第18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明炎初闻言,极快的站起,“权相谬赞,奴才区区,便是权相一个指头也比不上,能来相府一趟是大福分。”

客套过后,他也不废话,直接便道:“相爷是朝廷中流砥柱,皇上素来仰仗,今日听说相爷动了成亲之念,可这娶的竟是个乡野粗浅丫头,这岂非太委屈相爷?皇上自觉朝廷多年来只会倚赖相爷,却从无替相爷考虑过婚姻大事,十分愧疚,想邀相爷进宫一坐,好好一谈。”

这话说得简直挑不出半丝毛病,权非同不禁啧啧两声,“皇上对臣如

L此关心,想必臣若还不出现,这得十二道金牌过来,行,权某立下便跟明大人进宫。”

他可不比明炎初,含刺带讽的,明炎初只作不知,淡淡道:“有劳相爷把姑娘也一起带上,皇上曾跟奴才商量,想赐她个什么封号,别辱.没了相爷才好。”

“谢过皇上厚爱,可惜不巧的很,我那小妻子说成亲在即,日后嫁鸡随鸡,总是要在京中定居的,想回乡探探老父,这不,权某也是送了她老半天,方才延误了时间,否则,这会早该在宫中跟皇上喝茶聊天了。”

明炎初沉默片刻,好一会儿,方才慢吞吞道:“可不知这送别的人包不包括晁将军、李侍郎他们?”

权非同脸色微微一变。

李府。

素珍没有太多震惊,但目光还是闪了闪,毕竟,她没有想到,青龙竟会在眼前出现,后面还带着好些侍卫。

李兆廷拧了拧眉,在背后微微松开了手。

青龙却没有收回放在二人身上的目光,“这个调虎离山倒是不错,只是我们在晁将军府外有人,在李侍郎这边有,在权相好些得力臣下那边还有,这是跟李提刑审案学的。总有一处能逮住老虎。”

“李提刑,请,李侍郎呢,要不要也一起进宫面圣?”

他语气不善,李兆廷心中冷笑,脸上故意神色微变,低头道:“但看皇上主意。”

素珍坐了下来,只说了一句,“你话说完没有,若是说完,要带走便带走,若没说完,我在马车里睡一觉等你。”

青龙半晌说不出话来。

皇城。

半个时辰后,黑漆漆的金銮殿变得灯火通明。

只是殿上空旷,只有三人。一是连玉,一是刚被明炎初领进来的权非同。

连玉也没有在金銮椅上就座,命人在殿上备了桌椅和茶点。

“权相请。”他坐在里间椅上,指了指旁边椅子。

明炎初退到他身后。

“谢皇上。”权非同笑笑坐下,他也不客气,连玉并未用茶,他却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臣今儿陪臣那小妻子喝了点酒,又吃了她嘴上好些胭脂口红,皇上这茶赐的真是及时,雨前龙井,这茶味儿又嫩又香,这下可终于把那酒味胭脂气给解掉了。”

连玉正拿起杯子,闻言微微垂眸,沉默了好一阵子,方才把茶放下,淡淡道:“权相好兴致,只是说到妻子,听闻只是个粗使丫头,这如何担得起权相的身份?”

“不妨,”权非同略略一勾唇,“得皇上眷顾,臣如今也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倒还贪图个什么富贵人家的小.姐,再门当户对,也比不得臣受天家隆恩,权势至此,臣图的就是个……两、情、相、悦罢了。正好,臣喜欢那丫头,那丫头也喜欢臣,再好不过。皇上不必为臣操心。”

连玉并未变色,低头看着碗中茶叶,以盖碗轻轻撩搅,“权相啊,你如此说来,若无其他,朕赐个封号给那婢子,风光出嫁便是,只是——”

“只是什么?”权非同眯了眯眸,倾低身子,仿佛洗耳恭听。

“只是,今日街上一遇,公主跟朕说,那丫头竟似是她宫中一名因犯盗窃而畏罪潜逃的宫女,这朕可马虎不得,一个逃犯,焉能让她嫁进堂堂相府!”

权非同看了眼对面年轻男子眼里那抹诡谲,仿佛是上了年岁的老谋深算,他顿了好一顿,方才笑出来。

“谢皇上替臣着想,臣真真是命途多舛,每次娶妻,总要出状况。”

“皇上办事迅速,敢问皇上,那丫头现在是不是已被逮回宫中?”

“应该快到了罢,”连玉啜了口茶,“权相稍安勿躁,待宫中审讯过,若果真是逃犯,那朕给权相另指一门亲事,朕亲自替权相主婚,相信此次必定和美,再不出任何乱子。”

“主上——”他说话之际,禁军把守的殿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之是青龙的声音,不知为何,语气竟略带焦灼。

386

“进来。”

连玉缓缓出声。

门开,几人看去,殿外现出的哪只是青龙一人,孝安、顾惜萝和连欣,霭太妃并连月,还有李兆廷,连月背后,素珍微微露出一张脸来鹿。

连玉目光极快地闪了闪,霭太妃启唇一笑,“见过皇上。辊”

连玉起来,形容十分客气,“太妃不必多礼。”

他又给孝安见礼,随即淡淡命道:“青龙,把人带走,怎么可以让一个盗窃的宫女和太妃站在一起?”

权非同一声轻笑,似乎是在笑他指鹿为马到底。

霭太妃捂嘴笑笑,“皇上,朱儿这姑娘本宫看着喜欢,意欲收为义女,这若真是在公主宫中拿了什么东西,也可看作是在姐妹那里拿的,总不太过。而这郡主身份嫁给权相,也不辱.没,不知皇上意见如何?”

“听说皇上本便有此意,想给朱儿妹妹赐个封号,”连月接口,“如今倒是正好,不知老祖宗认为如何?”

“欣妹也不是小气之人,这姐妹在自家家中拿点东西又算得了什么。”

她说罢笑眯眯看向孝安和连欣,连玉眉目沉峻,目光从权非同身上掠过,权非同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他未语,默然看向孝安,孝安也正看着他,目中讳莫如深。

“皇上,哀家以为霭妃这主意不错。欣儿,姐姐在你宫中拿点东西,你不会在意,是不是?”良久,她淡淡出声。

孝安和霭妃竟有意见一致的一天,这是多年以来第一遭!

连欣脸色难看之极,畏怕地看看孝安,又瞅瞅素珍,最后,目光落到连玉身上,语气也嗫嚅起来,“六哥,我……我……”

连玉腹背受敌,青龙和明炎初脸色比她更糟百倍,却只听得连玉轻声道:“没事,本来,姐姐在妹妹那里拿点东西确然没什么。”

“六哥,”连欣眼圈微红,连玉却朝她点点头,他环众人一眼,声音仍旧极轻,“很好。”

“只是,若朕就是不放人,那又当如何?”

轻淡却倨傲的声音,刹时敲打在銮壁四周,也敲进每个心里,霭太妃脸色顿变,孝安紧紧皱眉,紧绷的额角仿佛是压抑之深的怒气,随时会迸发出来。

李兆廷暗暗看了权非同一眼,他也是微微拧眉,只是,未几,又走到素珍面前,开口问道:“朱儿,你可是自愿嫁与本相?”

此话一出,所有人将望过来。

素珍一直静然未语,淡淡看着脚上土地,闻言,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没想到权非同这样问,她目光有些变幻,不过片刻功夫,却仿佛盏茶支香功夫那么久,她轻轻开口,“自然是。”

“皇上,她如今并非逃犯,又是自愿嫁与臣,臣真想不出什么原因,皇上反对这门亲事。”权非同淡淡道来,双眉却略有些凌厉地抓起。

连玉并没回话,仍似街道上那般,盯着素珍,眸色同样凌厉。

素珍答完话,恢复回方才的姿态,仿佛有些漫不经心,也仿佛没有什么焦距。

连玉突然一步上前。

有人从人群中走出,“皇上,臣妾先告退。”

连玉停下脚步,望住阿萝。阿萝眼中挂着一丝灰黯,转身就走。她走路的步子有些不自然,似是早上堕马落了伤,李兆廷不觉看了几眼,连玉已是几步过去,用力握住她手臂。

素珍似是没有想到,也似有丝预料之中,只微微笑着对面前的人道:“奸相,我们回去吧,该没有什么事了。”

她说着先走出去,从连顾身边快步走过。

在殿外等了一会,权非同携霭太妃等人出来,权非同一揖到底,对霭太妃道:“谢娘娘援手。”

“既是权相互开口相求,本宫哪有不帮之理?只是没想到权相还让人通知了孝安等人。”霭太妃并无动怒,嘴角反而挂着一丝薄薄笑意,“你说我和她明争暗斗二十多年,今日第一次与那贝戋人‘联手’,感觉竟还不赖。”

“臣想试试孝安对连玉态度如何,何况,她本来便记恨‘朱儿’,怎会让她留在宫中?慕容景侯自杀,朝廷封锁了消息,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还能猜的出来。好了,夜色已深,臣今晚打扰,实属该死,娘娘先请回,余事……稍后

L再议。”

霭太妃也知此地并非说事处,扫了素珍一眼,淡淡搁下句“慕容的事倒要谢谢李提刑”,便与连月离开。

权非同转看住素珍,李兆廷从背后走上来,权非同居中,握住素珍手,一行走出。

“兆廷心忖此次有负师兄所托,心中正惴惴难安,没想到师兄妙算,早便暗地里通知了霭太妃,又派人知会了太后和顾惜萝。”

夜空下,有飞絮飘过,莹白无暇,竟是下起雪来,李兆廷呼出的气息很快凝成白烟。

权非同淡笑,拍拍他肩,“你们与我交好,连玉什么人,怎能没有想到?无论如何,今晚辛苦贤弟了,快快请回,好好歇息。”

李兆廷颔首,他也没多看素珍,只向权非同告辞。

“等等,”权非同突然在背后将他唤住,他缓缓停下,侧身倾听。

“三天后,到哥哥府上喝杯水酒吧。哥哥成亲。”权非同微微笑着说道。

李兆廷身形一僵,随即一笑点头,“是,兆廷到时自当备上厚礼早到。”

眼见他背影迅速消失在暗红宫墙一角,权非同方才蹙了蹙眉,有些迟疑地看向身边的人,眉目间第一次没有了平素飞扬的颜色。

“三天后,可以吗?”他低着声音问。

素珍笑了笑,“你方才不问,现下问,不嫌有些晚么?”

“你若不同意,还想待些时日,我——”他看着她削尖得不见一丝血色的脸,紧跟着出声。

素珍摇头,“你既跟李兆廷也说了,我让你改,岂非不好?”

“就这样决定罢,若说还有什么,我只是有丝好奇,若连玉当年没有将阿萝强行弄进宫,若你不曾与连玉为敌,若连玉不曾喜欢过我,你,今儿还会带我回府,还会娶我吗?”

她突然将肩上的大氅解开,用力将氅上碎雪一抖,踮脚将它披到权非同身上,“木大哥,你出门太急,心里也有太多事,竟忘了添件厚点的衣服。我记得你说过,先吃酸葡萄,再吃甜葡萄,从前有些日子肯定没少吃苦,平日里也注意多保重罢,你在黄府就病过,顽疾,都是经年累月的积攒下来,发作的时候,会很难受。何况,你前面还有那么多的路要走,不像……”

说到这里,她缓缓停下,没有再说下去,有些畏寒地将双掌拢到嘴前,呵出几大口白气,又淡淡看了远处一眼,牵牵唇角,先动了脚步。

权非同身上一震过后,便那样定在原地,半晌没有说话。好一会,他侧身凝去,只见宫人掌灯,分成两拨,一为太后公主,一为帝妃,后者,一袭玄黑环着一身薄粉,向宫中深处走去。

权非同回身,盯住前面那抹同样默默前行同样浅粉的身影,心头涌起一丝尖锐疼感。他大步奔上前,第一次,心里感到真正的痛。

李府。

回屋后,李兆廷没有立刻捻亮烛火,早在进屋前,他已敏锐地觉察出空气中那抹异样。

“你来了?”他关上门,淡淡开口。

桌边一声细微声响,黑暗中,一双锐利如兽的眼睛看过来。

“她和权非同怎么回事?”来人轻声问。

李兆廷顿了一会,方才淡笑答道:“他们之间如何,我如何得知,你不是不知,权非同用我也忌我,还是处处小心的。我只知道,你那好妹妹三天后和权非同成亲。”

“你身为她兄长,你的话她也许还听。自视甚高真不是件好事,过了就是愚蠢!与虎谋皮,别有一天哭死在你面前。”

冯少英没有出声,良久,他起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我再找你。”

李兆廷也不多话,眼见他合上门,他脱下外袍,也许是连玉上前探视阿萝那幕太刺目,他突然走到床头,从床头小案中抽出一本书来,将之前随手夹在里面一封信笺抽出,狠狠撕掉,碎屑如雪,落了他一身。

-----------------------------分割线---------------------------

大家节日快乐,下节连玉封妃阿三成婚,不知是不是都顺顺当当。

387

冯少英从后院出了门,又回头看了一眼院子,淡淡道:“若她真喜欢权非同,权非同又能对付连玉,我为何要阻止。”

他说罢,走进夜色之中揠。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匆匆穿梭在宫墙之间,半个时辰功夫后,又从皇城而出。

一个时辰后,又一处,有人把熟睡的众人叫醒花。

追命揉了揉眼睛,声音很是委屈,“小周,你半夜把我们叫醒做什么,我们明天还要当值和埋伏等人呢。”

“我把你们叫起,当然是有急事。”小周白了他一眼。

“我想过了,我们明儿就把这地儿退租,回提刑府住。”她缓缓说。

此言一出,众人都惊愕万分,福伯先开的口,“可如今怀素已然辞官,提刑府是不能再回去了的啊。”

“回去,是为让怀素能找到我们。”小周一字一字道。

“找到我们?”追命铁手异口同声,脸上讶色更重,“可怀素当日把我们忽悠到别的地儿,不是因为有心避开我们吗?她会主动找我们?”

“是,”小周颔首,看着二人道:“我们曾分析过,怀素和我们分手,很可能是出于某个原因可若有一天她要找我们,我们已从约定的地方回来,她要到哪里找我?”

“我还是不懂,她应该知道我们不在提刑府了啊。”追命摇头。

“你意思是她可能会提刑府看看?她会想,我们若也在找她,在提刑府是最好的选择,那是我们双方都知道的地方。”无情微微侧目看向小周。

小周微微一笑,“还是你聪明。”

几人都是行动派,说干就干,连夜回到提刑府。

霰雪纷飞,落到众人肩上,冰水沁入肌肤,寒夜如澈。提刑府已不复往日风光,门口上交叉贴着两张大大的黄色封条。

他们走后,官府将这里封了。

里面一片漆黑,没有丝毫人声,众人离开的时候,福伯将家仆散尽,众人也没有觉得太多遗憾,大约是素珍一路磕磕绊绊,风波不断,也没少被扣俸撤职,但最后总能闯过,于是,众人想,这次也一样,他们早晚会回来。

可如今终于回到这里,前后也不过数月,纵使各怀心思,心中那份感知却无比清晰:从前的时光已一去不返,提刑府的他日即使再有主人,也不会是素珍。

新科状元既已诞生,同样,新的提刑官也会再有,李提刑的时代已然过去。人总是善忘的,既有新好,旧时的人们再怀念,但仅限少数,也总会随时间过去而淡忘,素珍还没能将愿望完成,这段旅途便已然结束。

他们从前倒是恣意飞扬,如今竟也要像老鼠似躲在这里。为了一份情义。

福伯见众人一时默然不语,他老人家叹了口气,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上前把封条撕了。

众人进屋后,街口拐处,悄无声息走出几个黑衣人,为首者,目中杀气如鸷。

权府。

权非同自诩能言善辩,词锋犀利,竟也有懊恼的时候,从踏上马车到回府,除了把外袍强行披回她身上,二人没能说上一句话。

她一直坐在角隅垂首不吭一声,他几次想说些什么,竟不知从何开口。直到两人一前一后下车。

她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行。

“奸相……”突然,她转过身来,低喊了一声。

权非同心中一喜,迎上前去,“怎么?”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