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几人又相视一眼,却到底拿定了主意。

半个时辰后,青龙和玄武是在冰窖门口找到连玉的。

说是冰窖,该是酒窖。宫中本来有一个冰窖专门镇酒雪果,供宫中主子享用。

后来,他又下令,专门建了一个新窖,把旧窖里最好的酒全部移了过来,又让内务监派出数十人外出搜罗各地美酒,回来贮藏。

但他实际并不太好杯中之物,旧冰窖平素多是供孝安和的连欣使用,也不知怎地便发了这酒兴。

他一向爱洁,但那身染满鲜血到衣袍却还没换,皱巴巴黏成一团,他也不在乎,坐在地上,一脚竖起,一脚横在地上,两颊潮红,手中拿着一坛子酒。

身旁放了好几个酒坛子,还有一地碎瓷,酒气浓厚,一下便扑上人鼻息。敢情有的是喝了,有的是摔了。

旁边两名内侍苦着脸小心翼翼侍候着,见二人到来,登时有有丝如释重负之感。

“再给朕进去取……”他仿佛没有看到两人,两眼浑浊,只厉声吩咐两名内侍,“两坛女儿红。”

“是,是,奴才遵命。”两名内侍恭声应着,又飞快地向二人使眼色,低声道:“皇上不知道怎么了,两位大人快劝劝皇上。”

“主上,属下有事要报。”

眼见两人推门进窖,玄武二人相视一眼,由青龙开口,他抓阄输了。

连玉一双带醉却依旧锐利无比的眼眸瞥过来,青龙心下一颤,背后玄武一个掌刀,狠狠劈在他背上,青龙把心一横,咬牙说道:“主上,李提刑中了药,你……你最好过去看看。”

“什么药?”连玉几乎立刻弹跳起来,揪住他便问。

“就是宫中拿来……拿来助兴的那种药。”青龙一口气说完。

连玉脸色瞬时变了,他一脚把青龙踹到地上,凶狠地盯着玄武,声音如暴,“谁给她用的?”

玄武转动着小眼睛,尚未回答,他已冷冷问了出来,“朱雀在哪?”

“她出宫了,说是出去看看权府什么情况。”玄武打量着他脸色,暗暗叫糟,但事到临头,也只好豁出去了。

“很好,你们告诉她,朕必定亲手剥了她皮!你们几个也是同罪!”连玉一声冷笑,眼神嗜血。

但他随即摔了手中酒坛,跌跌撞撞便往奔。

此时,两名内侍拿酒出来,却不见连玉,不由得奇怪,“这皇上呢?”

玄武劈手拿过酒,一屁股坐到地上,“兄弟,我们喝吧,再不喝我怕明天没机会了。”

青龙也拿过一坛,黑着脸坐了下来。

连玉赶到素珍屋中的时候,明炎初正坐立不安领着三名女官在外徜徉,不是他想杵在这里,而是朱雀这货药下得太狠,他不得不领人在门外守着,万一里面的人跑出来,可是十个脑袋也不够摘!

眼见连玉到来,他讨好的笑,“皇上——”

连玉一脚把他踢翻在地,一言不发推门进屋。

隔着纱帐,他整个呆住。

床前灯火明艳,她有些神智不清地在床上扭动着,低声呻.吟着,身上不着寸缕,他们竟还让女官剥了她衣裳!

394

他额头跳了一下,有些什么瞬间冲到脑门。

他握紧双手,声音蕴怒,“明炎初,滚进来!”

“是,是。”门外,明炎初连忙从地上爬起。

手还没沾上门,门已被骤然打开,腹上一疼又已被踹倒在地。

“皇上,”明炎初吃疼,憋屈着小心翼翼道:“不是您让奴才进——”

连玉眸色霜冷到极点,明炎初愣了下,到底心思灵巧,一下明白了什么,这位主子喝高了,开腔让他进去,却随即想到那位衣不蔽体……是以他便当了这个灾。

这位向来英明神武惯了,当然不会自认疏忽,但这和他无关好吗……明炎初哭丧着脸等候吩咐,连玉声音从头顶冷冷下来:“你立刻派人出宫,把朱雀追回来,告诉她,若不把解药一并带上,朕立时杀了那个无情。还有你。”

他说完,再也不看他,一转身便进了屋。

“谁也不许进来。”

里间,他声音如云,听得出仍带着盛怒,也听得出沉着一丝颤抖和压抑。

纱帐几分朦胧,却凭空增添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旖旎。

床下是一堆逸散的衣物。

红罗裙,白内衫……

宫中妃嫔不乏挑dou者,不是没见过这幅景象,她身段也不是最好……燥热的酒气被强制压着,连玉低下头,缓缓坐到桌边。

已是严冬,床前虽燃有暖炉,桌上茶水却早已凉如冰侵,连玉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喝下。

接连喝了三杯。

“热,难受……”不远处,带着极力压抑却仍透出哽咽的声音,低低哑哑传来。

连玉心脏仿佛被什么贯穿,手紧紧捏着杯子,却终于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当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已走到床帷之外。

床上双眼紧闭的人好似一尾小白鱼,一头乌发披散在枕上,脸上脂粉明明已被冲掉,却仍酡红如脂,显得肤色更为白嫩,仿佛一掐便能掐出水来。

但鱼是没有手的,她似乎是在纾解某种痛苦,蹙着眉头,额上都是细密的汗珠,手胡乱在身上拨打,耸起的地方被乱捏得微微变形,几道淡青的痕迹布错。

他看得眼睛都红了!

耳畔只听得一个声音,杯子打翻,瓷末四射。

杯子掉了。

素珍觉得浑身都难受的很!

脑中隐约闪过方才的情景。几个会武的女官进屋强行抓住她,把她带到院外,饶是她见惯尸骸,那满地血肉、支离破碎的惨烈场面还是让她几乎张口欲吐。

那些宫人告诉她,主子方才在此撤火,若她敢以死相胁,她的人也将是这个下场。

而后,她被带回屋,再次被强行灌了一碗汤水,然后,她们剥掉了她的衣裳……

她怒恨已极,想起来穿衣,可突然便通身如火灼,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便这样窜了上来,困热,可又很热,很想有人帮她摸一摸……她脑子开始模糊起来,爱恨一下澄空,只想甩掉此时身上这种痛苦的感觉。

一股清凉在上方,她顾不得许多,伸手勾过去,便听得一声低喘,那东西似乎想离去,她脚本能地圈了上去,想阻止,脑里却似乎又有个声音在说,不行,不能这样做!

她哭着忍着,便放开了手,可是那东西却陡然压了下来,很沉,很实,有什么冲进口里,逼得她张嘴,又勾住她舌头用力吃起来,另外一股股清凉又顺着她脖颈而下,在她身上蜿蜒而过,她舒服得轻轻哼出声来,比她会摸……

她又听到一声喘息,沉在她身上那股力气更大了,舌头也被吃得发麻,她伸手想摸摸什么,碰到一个微微凸出的软骨,那里似在上下吞咽着什么,还有浓烈的气息,是酒,她有些馋,推开在她嘴里的东西,自己滑下去,在软骨上面舔了口。

“你是要逼死我。”

隐约中,那东西在她耳畔咬牙怒斥,将抱得死紧,她吃痛,同时一股子血腥味扑进鼻中,她觉得难闻,手脚并用,“不要,血……”

那东西却不放手,她虽被弄的舒服,却直觉骇怕他衣上那种重戾血腥的味道,不由得哭叫起来,那东西低叹一声,“我去洗洗……”

身上很快轻了,却又被迅速拍打几下,身体变得无法动弹,一床被子下来,将她严实裹住,随即又听得那东西和人说话的声音。

“这水烧开需时,皇上只怕要等一等,宫中有温泉……”

“哪里也不去,让他们上冷水就行。”

“可这天寒地冻……”

“朕说冷水!”

“是。”

“人派出去没有?”

“派了,派了。”

不久,又听到几人进来的声音,关门声,还有水花的声音。

她不知道屋里在做什么,那阵不适的感觉又利索传来,从肚子到下身,热,空,痒,她无所依从,可全身仿佛被锁住,无法动作,不由得痛苦地叫出来,“……”

那东西很快过来,在她身上轻轻拍了几下,她于是又能动作了,他似乎通身带着凉气,她伸手挠过去,手足并缠,抵抗下面古怪的虚空感觉。

“真想把你弄死。”

她听到咬牙切齿的声音,有什么带着凉意送进那处……她咬牙颤抖,腿脚陷入被褥,不知过了多久,她一个哆嗦,叫了出来,那东西也一声呻吟,和她截然相反,他似死死忍着什么,声音哑抑。

她舒张了不少,很快,那种痛苦的感觉又来,她不由自主向那东西靠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弄了几次,她终于舒服许多,通身疲惫,满头汗湿半昏过去。

朦胧中,背上有些地方干燥微痒,她本能的去拉他,听得他无奈地问,“哪里?”

“这里……”她有些迷糊不清的出声。

那东西于是轻轻替她挠,低声哄她睡觉,她不觉流泪,恍惚中仿佛回到母亲怀里。

然而,那阵潮热过去,一身汗冷愈发明显,虽盖着厚厚的被褥,她还是觉得脚下冻得难受,不由得蹬了几蹬。

很快,一双干燥温暖的掌心将她双脚捂住,放进一个地方。

那地儿暖和柔软又坚实,可惜,上面一道粗粝类似疤痕的东西坏了这份舒适。

因感硌脚,她使劲踢了踢。

他闷哼一声,往她腿肚上打了一下,她有些吃痛,叫了一声,狠狠蹬了几下方才解恨,他又打来,只是这次手劲极轻,倒似方才挠痒,她很快便睡过去。

睡梦中,腹下又开始酸胀,她难熬的扭动了几下,那东西又上来咬住她舌头,他嘴里似乎含着什么,但没有立刻给她,而是勾着吸了好阵子,方才把那颗带着甘香的丸子哺进她口中……

三个时辰前,权府。

权非同喝过连玉的敬酒后,咬牙告罪,说新娘子突然身子不适,连玉笑说不妨,让他去看新娘子要紧,他便舍了满门宾客去,去了新房。前堂,李兆廷作为同门,和几名副管负责招待,晁晃和大管家悄悄退下,转身跟了过去。

权非同脸色铁青看着大床,上面只卧了一个昏迷的喜娘,新娘和新娘的朋友都不见了。

他旋即出去追问守门兵卫,说是两个丫鬟搀扶着醉倒的喜娘和周师爷出府。权非同二话不说,让晁晃点拨人追去,未几,回禀说,一路去都是马车轱辘的痕迹,他们已分头追去。

晁晃眉头直皱,权非同已一拳砸到门上,知这众花拂眼,已是回天乏术。

他大步步回新房。

管家拿起桌上茶盅,正往喜娘脸上泼去,喜娘浑身一颤,睁开眼睛来,目中却还闪着一派迷蒙,“这是怎么——”

才说得半句,便被一掌挥到脸上,嘴巴也几乎被打歪,她张皇失措,只看到那个身穿大红喜服的华贵男子面如沉霜地站在她面前。

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里,没有了平素的款款笑意,只剩浓重杀意!

“我夫人哪里去了,还有那小周呢?”他语气森然,逼视着她。

喜娘心肝噗跳,她知道,这位权相爷可不比那小娘子,是真正的绵里藏刀,若她答不好,小命难保!

她颤抖开口,“回相爷,当时我们三个吃了些桌上的食物便晕将过去,先是小周,接着是夫人,最后便是老身,这……府里的食物有问题,老身是千万个不知啊,爷饶命哪!”

她说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老婆子话里的潜台词实是:是你家中食物出事,与我无关。

晁晃听得火起,一掌便要往她天灵劈下,没想到,权非同伸手过来,“饶她贝戋命,否则日后你大嫂得知,会不高兴。”

“滚,”他沉喝一声,修长的手指定在门口方向,“今日之事,你若敢乱嚼舌根子在外多说一个字,那末,便等着瞧你家中各人身首异处,曝尸街头罢。”

那喜娘如获大赦,忙不迭的颤声应下,顶着一张糊满眼泪鼻涕的脸跑了出去。

“慢着。”男人又突然出声。

她抖着身子,惊恐地返身,等待他的判决。哪知他却淡淡道:“你跟管家到账房支二千两银子。”

那喜娘哭哭啼啼,乍惊乍喜,冰火两重天地走了。

晁晃有些愕然,换作是往日的权非同,这喜娘倒不知死多少回了,没想到……

“大哥?”

权非同仿佛知道他想问什么,眼眸垂下,“她说,要赏给这婆子的。”

晁晃一时竟不知搭句什么话才好。

权非同双目已犀利地在地上扫过。那是一地瓦砾,还有燕窝、银耳、莲子、百合等物,他目光微闪,又扫了眼桌上吃食,都是一款一双。

“大哥,如何?”晁晃知他看出些端倪。权非同脸色冷得似冰,“那小周很可能是连玉的人,只怕从提刑府走水开始,连玉便在谋算。他的人进不来,他便逼你大嫂主动出去见他们。提刑府那般光景,你大嫂怎会不把余下的人带回来。这小周在此,可以办的事情太多,下药,放人进府,伪装成丫鬟。”

“当然,也许他早安插了人,毕竟那小周也是晕了被驾出去的,是真还是假,说不清楚。连玉啊连玉,你倒是越发长进了,前院喝酒,后院放火。”

他脸上肌肉抽动,忽然拂袖过去,桌上轰隆隆一片厉响,所有东西被尽数扫下地。

“大哥,这……大嫂失踪,我们向外可要报?”晁晃见状,低问了一声。

“不报。”权非同唇瓣冷冷吐出两个字。

“这事传出去倒正中连玉下怀,倒教他看场笑话。何况,到时,这女子失踪,坊间难免想到什么去,到时人回来了,却顶个不洁的名头,这如何能行。”

“嗯,晁晃明白了。大哥,人我们一定可以夺回来的,不过是早晚问题,如今你且冷静,千万莫要做出什么——”

“你倒还怕我领兵杀进宫里不成?”权非同一声嗤笑,“晁晃,我懂什么时候干什么事,不过是一个女人罢。”

“一个女人罢。”他眼神变得有些遥远,良久,他眸中淡淡现出一抹紧乍,幽幽道:“你说连玉会不会按捺不住……动了她?”

“师兄,”这时将将打理好前院宾客的李兆廷正拾步而进,过来查看情况,闻言先晁晃出了声,“师兄莫虑,连玉后宫妃嫔三千。”

他顿了顿,又道:“便是到底是名年轻男子,从前可着个新鲜劲不免做了亲近,如今,顾妃也回去了,他又怎会轻易对一个丢弃了的女人做出什么来,把人抢了,泰半是和师兄过不去罢。再说,冯家书香门第,冯素珍怕是宁可自裁也断不敢做出有辱家风的事来。”

……

李兆廷的话还淡淡回旋在权非同脑中,屋外天空却已星芒点点,漆黑,光亮,遥远。宴席早已散场,宾客也已被一一送走,只剩下他懒懒地卧倒在她此前睡过的榻上。

门突然被人轻轻推开,一道灰影慢慢踱了进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