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主子。”来人垂首出声。

权非同眼眸危险地眯起,“主子?你倒什么时候把我当主子过?说罢,你如今在那边混到什么位份了?”

“托主子的福,如今是那人手下最信任的人的副手。”

“嗯,随时等候我吩咐。”

“是!若无他事吩咐,属下先行告退。”来人轻声道。

“慢着。”权非同目光一动,唤住这敏捷利落的脚步,淡淡道:“你主子今晚成亲,你喝一杯再走吧。”

“谢主子,只是属下不胜酒力……”

“噢?”权非同笑得古怪,“你是不胜酒力还是不想喝我这一杯喜酒?”

有什么打在眼皮上,微微刺痛,似是阳光,素珍缓缓睁开眼睛。

然而,迅速夺过她视线的不是阳光,不是什么,而是眼前那张熟睡着的脸,眼底下半圈青黑,修眉挺鼻,散发着一股清冽又略倨傲的气息。

她头颈下是他的臂膀,他另一只手紧紧横在她腰上。

她被这幅景象灼伤了眼,整一个僵直在那里。

昨晚她在药物的控制下失去了理智,全然记不起做过了什么,可当她低头一看,身上一丝不挂,肌肤上尽是那些印子。他套着白色中衣,并未系襟,一片结实微纠的肌理便这样铺陈在她眼前。

她脑子里顿时一片抽空,浑身发冷发颤,他们如斯田地,她竟还和他做了这等秽事?

她一掌往自己脸上打去。

“你干什么!”

声音火燎败坏的从他嘴里低吼出来,他一个坐起,擒住了她手腕,一双清贵黑眸火苗四跳,偏又散发着寒气,十分的瘆人。

素珍想起昨儿看过的那些横陈尸首,血肉模糊的场面。

想起提刑府众人,一时竟不敢顶撞。

但心头明明白白揣着一道火,把她烧得好不难受。

终于,她还是向着他笑问,“你口口声声说爱着顾惜萝,如今抢人妻子,又做出这等事,算什么?”

连玉到底是皇帝,虽也是从苦日子过来的,可自登基以来,与权臣斗智斗力,把江山打理得井井有条,何尝受过这些屈辱和打骂,被她挑得心头火起,张嘴便冷笑出声,“灌你药,是下面人的主意,以为你我还有什么。你既知我贵为天子,我还能用别人碰过的女人不成?我也承诺过阿萝,昨晚我根本便没和你真正行事。”

“没和你真正行事”这话让素珍脑中那张紧绷的弦松了,只是,那句冷静自持的“我也承诺过阿萝”,却也如同腊月里的一盆凉水浇到她脑门上。

那厢,他已掀被下床,将中衣拢好,又拿起夜半沐宫人送来、整齐叠放在旁侧榻上的玄黑龙袍套上,很快神清气爽的出现在她眼前。

他也再没别的话,开门便出。

“连玉,你把我弄进来,是要惩罚我嫁人?因为我被你用过,哪怕如今已形同鸡肋,也不能嫁人是吗?”她扯着嘴角,问得连自己也发笑。

“嫁人?嗯,嫁人!”连玉鼻中一声嗤笑,没有回头,声息俱冷。

“你可以嫁人,自然可以嫁人,只是,你我既有过一段旧情,哪怕如今不再,朕也不能看着你丢了性命。权非同谋逆是早晚问题,你跟着他只有死路一条。”

门被重重摔上。

素珍这次没有叫,更没有疯。

噢,原来竟还有这等情份!一丝半缕的旧情,还有一鳞半爪的歉疚,她是不是该含笑谢恩?

在他手下人的眼中,她又是什么,给他泄火的工具?

他其实也不必拿追命他们来威胁她了,她不走了。

计划的时间提早了,也很好。

她下床捡起散乱一地的衣裳,手极快地探进内衫袖子口袋里,她们当时衣服摘得急了,并未留意她衣中物事,那东西还在,不曾跌出。

只是,如今,提刑府的人在他手中,她得好好想一想,怎么才能不受威胁。

她记得屋中柜子有替换的衣裳,简单洗漱过后,便去取来换了,而后静坐良久,拿定主意,唇角终浮上一层薄薄的笑意,终于要结束了。

在这之前还想做最后一件事,她缓缓打开门,对门外几名女官道:“我想喝酒。听说宫中有个大酒窖,我可以过去吗?”

女官们迅速交换了个眼色,想起天子昨晚宿在此处,想起明炎初离开前交代,只要是姑娘要的,宫中有的,都给,这酒窖应也不是什么大事,便答应下来,一改昨日蛮横态度,只道:“姑娘请。”

连玉携明炎初回到御书房的时候,朱雀三人已在屋外跪了半宿,很快,又多了个明炎初。连玉也不叫起,只是在院中缓缓坐下,手抚上嘴角,眼底一片戾色,半晌未语。几人相视一眼,心中叫苦不迭。

“连玉。”

院中是一片可怕的寂静,直到门外一道笑声将这霜僵般的气氛打破。

连玉微微抬头。阿萝带着梅儿和白虎从外走进来,本语笑盈盈,看到玄武几人情状,心里一咯噔,旋即又定住,惊疑出声,“你的脸……”

“谁动的手……”

连玉牵牵唇角,淡淡答道:“不碍事,昨夜回来,为是否让舅父的儿子慕容定执掌兵权一事与母后生了些争执,母后说朕不孝。”

他话到此打住,阿萝上前,心疼的抚摸张看,“到底不是亲生的,这下手也太重了,你也不上点药!”

她说着便要吩咐梅儿去取药,却教连玉覆手止住,“小伤小疼而已,你来找朕什么事?”

“嗯,昨晚在我师哥府上喝了些好酒,酒瘾便这么被勾起了,听说宫中有座特制的酒窖,专雪好酒,想去挑些煮来喝。”她握住他手,微微笑道。

白虎曾说过,他特意为那个人在宫中建了座酒窖,那人昨夜已婚嫁,她要趁热打铁,将这人最后一丝影子从他心中剔除!

连玉似乎并未想到她会说起这事,目光一深,有过片刻的沉默。

“酒物伤身,不宜贪杯,朕让御膳房做些时兴甜食给你,如何?”半晌,他握住她肩,温声提议。

“不,我只想喝酒。”阿萝眸中透出一丝失望,缓缓道:“还是说,那是你情之所钟,舍不得分我丝毫?”

“是我逾越了,皇上。”她说着弯腰一躬,携梅儿便走,“酒物伤身,可在离开你的头些年里,有几天我不是借酒浇愁的?你何必现在才来和我谈伤身?”

声音带着苦涩,从前头一字一字传来。

连玉眉头一沉,大步上前,板过她身子,伸手擦去她眼底泪痕,“好,朕带你去。”

395

阿萝破涕为笑,看着他,仿佛看到当年二人上书房中,他看着她微微扬眉的影子。

“让他们也一起来吧。”

她扬手指指地上跪着的一众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酒是要人多喝才能尽兴。终”

众人听得她求情,都立即相谢了,连看去有些冷淡一身紧密装束包裹着头脸的朱雀也出言相酬,只是,每个人脸上并没有太多喜色,阿萝有些不悦,白虎却略有些奇怪,朝青龙使了个眼色。青龙摇摇头。

连玉看过来,淡淡出声,“既是顾妃相求,那便一起过去罢,这酒食用完回来再跪倒也不晚。配”

“朕这宫中也不是没人能使唤,你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朕不急。”

众人听他松口,脸上本露出些喜色,及听他说罢,又垂头丧脑的互看几眼,认命地跟在后面。

“他们做错什么了,这种时节跪上一天要人半条人命。”

二人走着,阿萝轻轻皱眉,出言劝谏。

“他们,”连玉一声笑,不置可否,“多做了不该做的事。”

阿萝见他说起,神色冰冷,便住了口,料是公事上的任务,既已求过情,做了功夫,多问惹他烦恼的事,她不愿干。

酒窖建在宫中深处,和原先的地下冰窖毗邻而建,阿萝此前堕马有伤在腰,窖中寒冷,连玉虽把她带来,却不许她进去,怕冻了身子,让管窖的内侍代劳。御驾亲到,几名管窖的宫人自不敢怠慢,立下便恭恭敬敬的摘录下娘娘想要的酒果,进去挑选。

窖外有亭地,明炎初体贴的让人取了手炉,阿萝也有些畏寒,拿着手炉,偎在连玉怀中等着。

连玉神色始终有些寒戾,唇角微抿,阿萝在他怀中看去,但见他下颚线条形如刀削,冷峻异常。

阿萝心忖他是为慕容家之事烦躁,明炎初几个都没有吭声,她也不多嘴,晚点儿提刑府那走水案才是她施为的地方,他后宫不干政,孰轻孰重,她拎的清。反正,他待她却是体贴的,不时摸摸她手,看她有否被冻着。

她唇角微弯,享受着这份天底下最尊贵的宠爱,也掂量着不远处那个颇为神秘的朱雀使,这个人,应是备受连玉喜爱的,态度傲慢,她直觉不喜,早晚得看如何对付。正思虑着,冷不丁旁地里走出几个人来。

却是慕容缻带着魏无瑕和宫女一行而来。

阿萝眸光微闪,连玉却并无变色,淡淡点头,“缻儿,过来是取酒还是有事找朕?”

慕容缻携魏无瑕走到他面前,给他见礼,笑道:“臣妾(民女)见过皇上。”

她心里明白,慕容景侯有错在前,连玉剥其爵位,囚其于府,却到底未夺其命,是慕容景侯心高气傲,自尽而亡,连玉念她丧父,又看在孝安份上,待她不减往日,冯素珍也已嫁权非同为妻,她还是备宠有望,然而,这阿萝被封官,更被赐宫中封号,却是她头号大敌。

孝安如今虽与连玉关系僵冷,但也嘱咐她要把握住这位表弟的心,她自是明白,毕竟,哥哥慕容定能否掌权,便看他了,何况,她也是真爱连玉。

连玉的行踪她不敢过问,但这阿萝的去向,早吩咐了宫人好生留意着,是以,耳目来报,立下便过了来。

阿萝起来给慕容缻行礼,连玉面前,她从不与慕容缻争,她心里知道,在连玉心里,慕容缻远及不上自己,她又何必去争,她要做的是……防备。

“顾妃妹妹客气。”慕容缻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又对连玉微微笑言,“今儿无瑕进宫看臣妾,臣妾来取个酒。”

闺中朋友过来,正好可以把话说得更溜顺点儿。

“嗯,”连玉颔首,目光在魏无瑕身上揣了揣,“晁夫人进宫了,是该当好酒相待。”

他说着亲手扶她坐下,又对魏无瑕道:“晁夫人也坐罢。”

他目似沉水,倒也并无什么,甚至给足面子,魏无瑕却觉得这天子那眼神锐利无比,像剑尖似的,能看穿人心底所思,况她心里也确实有事,不免有些心惊胆战之感。

“你需要什么,让奴才挑去,莫自己进窖,受了寒可便不好,朕也心疼。”

可是连玉的注意力似乎不在她身上,眼皮稍稍撩了她一下,便转而和慕容缻说话了。

慕容缻心里一甜,伸手指了指前面的酒窖,“那臣妾让人却挑几坛

L果酿,这时令没得尝鲜,不免馋的很。”

她指的是后造的酒窖,非原先冰窖。说起这酒窖,是处神秘所在。建造之初,连玉便下令,此窖不开。宫中各房主人仍用回原来的窖子。

当时,慕容缻也不为意,她知连玉生性喜洁,也许是不爱与人共用酒水果蔬也未可知,但便是刚刚,却看到这酒窖下了锁,宫人进内,为顾惜萝挑拣酒物,这酒窖竟似是为顾惜萝独开,她心里嫉恨,于是直接开了口。

连玉没有答话,他甚至取过桌上茶盅,亲手给她倒了杯热茶,却没有说话,他擎着茶杯,递到她面前,那修长白皙的手指看去那般优雅、却强而有力。

所有他的亲信、宫人,顾惜萝,还有她的朋友魏无瑕面前,他仿佛给了她一记耳光。她知道,顾惜萝是他的初恋,可,他对她的爱便重到连一杯酒都不能分她?!

她心头凉了半截,一时也忘了掩饰,直愣愣地看着他。

“皇上,臣妾想取新窖里的酒喝。”她从小养尊处优惯了,便是连玉也让她三分,是以,她竟忘了掩饰,脸上透出愤怒和失望来,冷冷盯住阿萝,眼中恨意表露无遗。

阿萝微微垂眸,聪明的没有作声。

魏无瑕却是有些吃惊,一时不知所措。

而连玉见她未接杯子,也没有一丝尴尬之色,只是轻轻放下茶盏,“那边的酒你喝不合适,你要的是果酿,旧窖才有。”

“若臣妾改变了主意,想喝其他酒呢?”慕容缻冷冷一笑,脱口便出。

她这算出言顶撞了,连玉却也不恼,唇角甚至弯了弯,“缻儿,改变主意,改变自己的习惯,不是一件好事。这世上的事,总归分合适,和不合适,不合适的东西拿了有时对自己不但没有好处,反而有害。就像朕在考虑,到底该不该让你哥哥重掌慕容家兵力,可副将和他旧有嫌隙,如今都不亲哪,倒更情愿跟着霍长。当然,如今霍侯不在,朕是希望,强施压力,至少把三分之一的兵士给他,好让他锻炼锻炼,至于其他,是否更进一步委以重任,便日后再说罢但至少,兄凭妹贵,妹凭兄贵,这道理你该懂得。”

“朕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因为,朕认为这是合适的。可缻儿却似乎不理解这合适与否的道理。

他说着低叹一声,便再也不置可否,只是手指微屈,敲了敲桌上茶碗,“这茶不错,缻姐是喝还是不喝?”

慕容缻脸色一片惨白,又一片涨红,目光瞬刻之间竟辗转过震怒、痛苦、惊喜、害怕……无数情状。

到底是宫里长大的,她很快接过茶杯,将茶几口喝了,随即又跪了下来,“谢皇上赐茶,这个种道理,缻儿想明白了。”

连玉“嗯”了声,亲手扶起她,“一杯茶而已,缻儿这是干什么?”

“谢皇上,”慕容缻眼圈一红,“臣妾突然不想喝酒了,和无瑕先行告退。”

“去吧,朕晚上找你。”

连玉目光却是温绵,似乎方才说出那般狠话的人不是他。

慕容缻又是惊又是喜,点了点头,便待携魏无瑕离去。

阿萝心里却是喜欢的微微晕眩,连玉给慕容家施加了压力,保护了她。这无疑出于政治考虑,他自己保存了兵力,也对慕容缻施放了好处,但同时也是向她告诫,以后,别要再来找顾惜萝的麻烦,否则,他会出手干预,这个出手,将是整个慕容家的倾覆。

桌下,她悄悄伸手过去,握住连玉的手。

慕容缻心里何尝不知,她心里百感交集,暗暗咬牙,知道,必须赢得连玉的心才能扳倒这姓顾的女人,这时,只听得旁边亦为连玉所吓、微微颤抖的魏无瑕指着前方,乍惊开口,“李怀素,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不是昨天出嫁了吗?”

396

素珍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些人。

她来时,阿萝正在连玉怀中,而慕容缻恰到,接着便是和连玉一番交谈,她离得有些远,听不清楚,但慕容缻满脸怒容,指着酒窖方向,又怨恨地看着阿萝,及至连玉淡淡几言,慕容缻脸上变色,跪倒在地,于是,她连蒙带猜也大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无非是,这从前连玉说送她的酒窖,转赠阿萝,两人兴致上来过来挑酒,却遇慕容缻有意寻衅阿萝,惹到连玉螺。

连玉是那种,只要不触及他底线,便淡如君子,一旦犯到他,权非同这种人也未必能取得了什么好去陆。

也是一时贪看热闹,竟并未及时离去。

魏无瑕这一声,倒没怎么到她,反观是其他人,脸色很是古怪。

明炎初那拨人,除去一个白虎,都迅速低下头,似乎有些心虚?!

其中一个紫衣青年是素日里并未碰过面的,妆容和玄武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她心里微一咯噔,寻思莫非这便是朱雀,但这朱雀似乎比青龙等还不待见她,见她盯着自己,甚至微微侧过身。

若是往日,她必定多做计较,但此时她心思不在这上面,并未再细看。

倒是那紫衣青年暗暗看了她几眼。

连玉和阿萝本是坐着,此时却是站了起来。

几名女官脸色煞白给二人见了礼,她也一并行礼,连玉没有说话,阿萝叫的起,她笑笑,先回了惊讶不已的魏无暇,“晁夫人,我确实嫁人了,昨天你来喝我的喜酒,我们不是还见过面,可你记错了,我不是什么李提刑,是岷州黄家一名粗使丫头,唤朱儿,当然,如果你不嫌我出身卑微,你也可以唤我一声权夫人。”

魏无瑕虽是魏家小姐,但到底嫁了人,夫婿与权非同的关系她不是不知,魏成辉和权非同虽无深交,但权非同她也是不敢轻易得罪的,虽知她就是李怀素,和魏无烟交好,心中恶极,但今日进宫,却是为……倒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她当即拍拍脑门,一副恍然模样,“看我这脑仁,就是这嫂子长相和从前一位提刑官几分相像之处,我一时头脑发热,倒冒犯了嫂子,也不想想一个是男,一个是女,还是权相夫人。嫂子千万别见怪才好。”

素珍道了句“无妨”便没再说什么,场面话说过便好,魏无瑕与无烟不和,她是知道的。

魏无瑕还想说什么,却被慕容缻一口截了,“不知权夫人进宫是为何事?”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