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冷冷开口,她目中是极度的痛恨和厌恶,昨日非是嫁娶当场,今日若非天子面前,素珍相信她会冲上前来,又是狠狠给她一记耳光。

不仅是为她和连玉之间,还有那“杀”父之仇!

阿萝也淡淡看来,目光却较慕容缻复杂许多。

素珍突觉得有些好笑,眼梢从连玉身上掠过。

他沉着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她。若她据实以答,不知阿萝和慕容缻会如何?最要紧是,连玉不在乎慕容缻,对阿萝却是心心念念,这场戏想必好看。

阿萝会愤而出走?连玉只怕是想杀了她的心都有?

真是,想想都大快。

可想归想,追命他们的命还在这人手上,她几句话不打紧,若他们被拿来撤气,她又怎对得住他们?

再有,她对做这种事也并无兴趣。

看了眼旁边三个脸色青白已极的女官,她回慕容缻道:“民女今日是应公主的召见进的宫。公主知民女平素颇好杯中物,让民女过来挑上两坛。”

众人都有些愕然,她进宫,原来却是连欣的旨意?

只有明炎初等人却极快地看了连玉一眼。

连玉唇角仍旧紧抿,眉目之间冷冽幽沉,素珍的话,并没让阿萝受到伤害,他也无一丝高兴。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

“原来是公主的客人。方才我也想进窖选酒,皇上不允,说是这里面太冷,权夫人想用些什么酒果,即管吩咐奴才去取,不必亲自进去,受了凉便不好,我们倒如何跟权相交待?”阿萝微微笑道,“是不是皇上?”

连玉良久没有答话,阿萝心中微微沉下,她看了过去,他目光暗得不像话,她心中害怕,紧张,却只是仰着下巴,倔强而心酸地与他对峙。

终于,他开了口,“不错,朱儿姑娘请随意挑酒。”

阿萝一时喜忧参半。

宫中抢人后,因她动怒伤心,提刑府内狭路相逢,这人面前,他给足她维护,可方才,他应了她的话,却并未像拒绝慕容缻那样,让这人也到旧窖挑酒!

打理酒窖的侍从分为两批,旧窖与新窖。方才进去了两人,还剩好几个在外恭候命令。此时,阿萝指着新窖的侍从,让他们上前为素珍摘录。

教阿萝抢了话茬,慕容缻暗暗咬牙,又见她竟以新窖的酒招待素珍,心中更恨。

素珍想起路上女官们的嘱咐。

她们告诉她宫里有两个酒窖,皇上曾下令新窖不开,让她取酒但到旧窖。

她知道,那是他曾打算送她的礼物。

如今,已是阿萝的东西。

就像阿萝说的,吃进肚里也要统统给她吐出来,更何况,这是她还没吃进肚子里的?

她仍是笑笑,对阿萝道:“民女长在民间,平素用的都是寻常酒品,得公主赏赐已是福气,怎敢用娘娘私窖的东西,宫里的东西都是好的,就烦劳几位公公替我拣上两坛子送到公主寝殿便好。”

“不碍娘娘和皇上畅饮。”她微微欠身,便携众女官离开。

背后,很静很静,抬头的时候,只碰上阿萝紧蹙微沉的眉眼。慕容缻、连玉是如何,她不知道。

但能感到,他在看着,他全程在看着!

那种目光如芒在背,仿佛能灼出一个洞来。

对她越来越不喜欢了?

最好不过。

把那一丝内疚也磨穿最好,说什么,念在旧情,不忍见她跟着权非同一起死,她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施舍和同情!都见鬼去吧!

按计划她确实是要找连欣的,但没想,时间上又提前了。

回到住的地方,她再不迟疑,研墨写了两封信。

又在屋中一堆妆奁里挑了个三层高的首饰盒。这屋子是连玉为她布置的,里面多的是金银首饰。

她把里面的首饰全部倒出来,把信放到盒底,方才把东西全部装回去,将信盖住。

只是,和连欣见面倒是件高兴的事,连欣看到她,也高兴坏了,抱着她又啃又跳。

她也不避讳,将连玉把她弄进宫的事告诉她,包括追命等人被囚等等,当然,昨晚一夜的事,她带过了。

连欣听罢既惊又怒:“哥哥怎能如此?实在太欺负了!要不我去求母后,这天底下也只有母后的话哥哥才会考虑,可——”

她很快为难起来,“如今母后的话只怕也不管用了,他们两个……”

“这事你别插手,惹怒了你那六哥,你也是很麻烦的,若说如今还有谁的话能在他心中占一席位,只有顾惜萝了。”

看她微微笑着,仿佛若无其事的说着,连欣心中拧得疼!她正为如何安慰她而捉急,却被她塞来一个妆奁,“连小欣,我求你两件事,第一,帮我保管这首饰盒,盒里是结婚戴的首饰,你哥哥不喜欢,原是要扔了的,但我很珍惜。我总会离开这里的,我不担心……”

“我懂,”她还没说完,连欣已善解人意地连连点头,“权非同这人坏,但待你不差,你留着也是应该,你只管交给我。你走的时候,我给你戴上。”

“好,”素珍已是不易动情,此时闻言,竟也顿了一顿,伸手抱紧她。

连欣拍着她背脊,笑道:“肯定能出去的,李怀素,你最聪明了。而且,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出去的!”

“因为无情?”

“我是喜欢无情,但不为无情。”

“嗯!还有第二件事,”素珍哈哈一笑,放开她,将另一封信放到桌上,“请找人替我把这封信秘密送出宫,交到权非同手上。”

“好!”连欣想也不想,立刻点头答允。

“那我先回了。这辈子曾当街拦下你箭马,曾成为过你的假驸马,我的公主,我三生有幸。”临别前,连欣送到殿外,素珍有些不舍地看了她一眼,最后,她像个男子一样,向她作了一揖。

连欣愣了一下,随即也大笑出声,纠正道:“不是假驸马,是女驸马。”

冬日的白天短暂,转瞬已是满天晚霞,夕光披在二人身上。

--

即将杖毙。

397

素珍随女官回到自己屋中的时候,没想到院中来了人,明炎初、玄武和青龙几个规规矩矩的等着,

每人手上都拿着一坛酒。看已守候些许时候。

那个看去形容神秘的紫衣青年没在陆。

见素珍回来几人都脸有喜色。

“可算是把朱儿姑娘从公主宫中盼回来了。”明炎初笑眯眯道螺。

“嗯,谎也是要好好圆的。”素珍点点头,明知她是谁,他们不觉得这名字拗口,比权夫人还古怪,只是,无论他,还是他的人,都只是唤这个名字。

明炎初有些尴尬,干笑两声,“这是皇上特意吩咐奴才们带过来的好酒佳酿,姑娘请笑纳。”

“是说谎没让顾妃不高兴的谢礼?”素珍直白了当的问。

明炎初被噎,玄武和青龙交换了个眼色,幸好开口这种差事一般都由明炎初来做。但明炎初到底是明炎初,顿了顿,仍是笑意不减,“姑娘见笑,就是皇上的一番心意,这是宫中最是上好的女儿红,姑娘看看放哪里?”

素珍淡淡看去,按说派些内侍把酒送过来便是,没必要这三人跑一趟,再有,他们等归等,把东西放下等便好,这样拿着,一番下来,倒真算得上是贵重了。

而明炎初几人回去覆命的时候,连玉已将阿萝送回寝殿,御书房里掌了灯,正与连捷、连琴和司岚风商议兵事。

虽只是三分之一的兵力,连捷连琴二人还是不赞成把兵交慕容定,这人脾性过于暴躁,如今又有“杀”父之恨,他和慕容家一众副将教恶,两厢之下,日后怕是大患。

而现下兵力在二人手上,又有司岚风这位兵部侍郎协管,倒还是凑合,这才是连玉真正的亲兵。

连玉却仍是坚持己见,一是如今他和慕容家嫌隙已生,如此处理,慕容景侯的副将也是不喜欢如此处理,倒能让慕容定和他们两相制衡,不至于出什么大乱子。

另外,让他们尽快渗入到基层,笼络人心,逐渐让兵士脱离对慕容家的忠诚,转为天子卫兵。

连捷二人听着,方知他思虑甚远,不再坚持,都言听六哥意见。

司岚风近日越发得到重用,因是连捷的人,连玉不仅把他安放到魏成辉身边作兵部侍郎,随时监察这个手握重兵的所谓中立派臣子的一举一动,如今还参与到慕容家兵士辖管的事情上来。

司岚风一直仔细听着,闻言立刻禀报,只道魏成辉那边仍无甚动静,似无意卷入两派斗争中去,更多是看定而图,明哲保身。

连玉点点头,众人话势正浓,他却一下煞住话头,突然站起来,说了句“进来”。

其时,明炎初几人在院外正准备通传,进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惊愕,没想到他竟如此灵敏。

他们和他见礼,他目光却落在他们手上,没有说话。

众人顿时有种呼吸微促的压迫之感。

因为,酒,李怀素给原封不动的退回来了!

“她说什么了?”

静默半响,终于,他声音低沉的响起。

明炎初一脸痛苦的开口,“回主上,她说,这酒,她无福消受,不配喝。”

“告诉她这是新窖的酒了吗?”

“说了。”

“噢。”

连玉淡淡“嗯”了声,复坐下来。

“明炎初,这是上了年头的女儿红吧,光嗅着酒香便让人坐不住,”连琴素日里也好几杯,缩着鼻子,一脸馋样的站起来,“六哥、七哥,我们边喝边说,如何?”

他话口未完,却见连玉坐下,突又极快地站起,走到明炎初面前,一把将酒夺过,狠狠摔到地上!

顿时,室如酒香四溢,直扑人口鼻。

众人都被惊住,连琴把话咽回自己喉咙里。连玉一语不发,连把玄武和青龙手上的都摔碎在地方才住手。

“岚风,你先回吧,军事回头再议。”

他抬眼过去吩咐。

“是,”司岚风有感他要说些家务私事,知道不便多留,识趣地立刻便告辞离去。

出门前,他看了眼地上酒物,心忖,这她怕说的

L便是公子一直咋惦记着的顾妃,除去方才只至关的军事消息,这个倒也是可以一禀。

门重新关上,连捷二人对望了眼,又向玄武递个眼色。玄武分身乏术,同明炎初几人都有些头皮发麻地看着眼前的一脸阴沉的主子。

“她还有什么别的说吗?譬如,想要点什么?”他剪着手,有些森然的开口。

“这……”几人都有些为难,李怀素还真没说想要些什么物事,倒是玄武想起个事儿来,赶紧道:“主子,倒还有一事,她说,想见——”

他尚未说完,连玉掀了掀袍子,大步走了出去。

他一看叫了声哎吆,连忙跟上,“主子,她不是想见你,她说,宫中岁月寂寞,问能不能多见见公主?”

连玉在门口定住脚步,他许久未动,约莫一刻过去,众人才听到他低着声音说了句“可以”。

这氛围显得有些尴尬,没有谁先开口,怕惹他不快,半晌,还是玄武不怕死的先开了口,“主子,杀鸡何必宰牛刀,这次便不用我们三个一起过去了吧,派个内侍传话是不是可——”

连玉极快地打断他,“你去走一趟告诉她。”

玄武一脸愤慨!

玄武走后,连玉坐回办公的地方去,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看起奏章来。

连捷和连琴几次想脚底抹油,可连玉又没开口让他们走。

看样子,是后来压根没想起,他们两个还在。

可开口告辞,这当口,谁都不愿,怕一个不慎,便成了撤气的好去处。

青龙和明炎初也规行矩步站在一旁。

期间,只有,回来仍被罚在外面死跪的主犯朱雀进来嚎了声,“主子,腿要跪断了,这就不跪了吧。”

连玉头也没抬,冷冷道:“你倒提醒了朕,就罚跪到断吧,断了再来求饶。”

朱雀瞪着眼睛,垂头丧气地重新走了出去。端正跪下。连琴一脸哀嚎看着连捷,更不敢开口。连捷已是放弃挣扎,默默坐下喝茶。

又过了柱香功夫,外头报更,已是戌时半段,早过了晚膳时间,连琴饿得肚皮乱叫,连玉却仍埋头奏折,根本没注意到他,他欲哭无泪,门这时被玄武推开,“主上,任务完成。”

连玉“嗯”了声,也没别的话,玄武也退回到明炎初身侧,一起饿饭。

又过了好半天,他似想起什么突然叫道:“主子,属下忘了报告一事,她说,若你方便,请你过去她那边一趟。”

连玉缓缓抬头,一脸沉声,“你说什么?”

他虽是相问,却并未等他回答,已是推案而起,快步走了出去。

连琴走到玄武面前,既松了口气,又还有些余怒,“你榆木脑袋啊,那么重用的事,捂了半天才说。”

“我看玄武也是被主子吓到了。”青龙也舒了口气,不是为玄武说话,而是也不厚道的耻笑回去。

玄武挑高眉头,“你们以为我真忘了,我是故意掖着不说的。你两位爷,倒好,才饿了一顿饭,我们几个已饿了两顿了好不。”

“主子今儿自己没用饭,也不放我们饭,如今,大仇得报。”

几人面面相觑,这时,门再次被推开,朱雀拖着腿痛苦地走进来,“我方才看到魔头走了,我先歇一下,你们吃饭顺道替我捎些回来。”

连捷和连琴笑得弯下腰,末了,连捷问,“六哥和顾妃闹什么别扭了?”

连琴也竖起耳朵。

“不是那位主子,是冯素珍。”明炎初几人相视一眼,同时答道。

连捷二人再也笑不出来。

良久,连捷叹气道:“你们也宽心吧,六哥是对她存着愧疚之心,但这愧疚终有用光的时候。”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