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等了些许,不见人来,便让女官传膳了。

她心里盘算,若他不来,她该怎么做,就差最后一件事了。没想到,才拿起碗来,外面便传来女官的声音,“皇上驾到。”

她松了口气,正要去开门,连玉已推门而进。

冬日里,他光洁饱满的额头却挂着一层汗。

他目光深沉的紧,盯着她也不说话。

素珍指指自己跟前,“要来碗吗?”

连玉还是没有说话,却很快走上前来,双手把碗拿起。素珍愣了下,那是方才女官盛的,烫手的很,她一碰便缩手了,他居然不嫌烫。

398

但这并非她关心的重点。

她让他来,是经过了反复考虑的。

她本想让他们直接把话带给他。可,她怕他们不会把话带到螺。

委实不想再见,否则早在第一次明炎初等人回去回复的时候,便让他们通传一声,让他过来陆。

她对他仅存那丝歉疚之心厌恶异常,可是,她还得借用这点疚意,这最后一丝的旧情。

见他不语,只是捧着汤看着她,她按捺着逐客的强烈念头,先开了口,“我找你是有一事相求。”

“出宫的事除外,其他你说。”这次,他倒是很快回了话。

“你把追命他们囚在宫中大牢里?”

“嗯,你想跟我讨价还价?”他淡声应着,仿佛没有觉得这是件多么不公的事。

“你是这天下的主人,我又能做些什么,我只希望,你别把他们囚在宫中。”她又另拿了只碗,盛了碗米饭,放到他面前。宫中吃用精致,头盘、羹汤、饭食、甜点、果品……种种都有不同皿器,他骤然到来,倒也不缺可用的物具,就是器具对不上号而已。

她夹了筷子菜放到他面前碟上,自己方才动手盛了碗汤。

他坐了下来,低头喝汤,仍旧无话。

一双眼睛却精利的很,一下一下在她身上擦过。

她会怕这样的目光,可同时心中又无比坦荡。也许,是什么都没有了,也不担心失去。

她看他喝完汤,开始用膳,就着她夹的菜慢慢嘴嚼起来,突然想,倘若阿萝没有回来,倘若她的父母只是被先帝斩杀,也许,眼前的光景便是他们理所当然享有的。

温馨而甜蜜。

她不觉笑了笑,一站而起,又跪到他面前!

“困住他们可以,但请别把他们放在宫中暗无天日的大牢里,我知道,我不是阿萝,没有资格向你提什么要求,酒窖我不争,也没资格争,我家的案子随你怎样,我已愧对他们,若连这点都无法办到,该如何自处?我只求你这件事,最后一件事。”

“把他们放到霍长安的别院里,派兵守着,行吗?至少,那里能看到外头的阳光,听到外面的人声。”

他仍旧没有说话,素珍咬咬牙,便要重重磕头下去,肩上突然一紧,不知什么时候,他来到了她面前。

“我答应你。”他将她拽起。

手劲大的让她吃痛,四目相交间,她看到他眼中绷紧的厉色。

素珍心中一松,他也随即松手,回到座上,继续用膳。

素珍低头喝汤,要说的已然说完,她已没有什么话能对他说了。

屋内四角煨着香炉,并不冷,但二人之间的气氛却犹如冰雪寒潭,凉冷诡异到极点。

连玉后面吃的很快,他也没另外夹菜,就着她方才随意给他布的东西,吃了两大碗米饭,她盛的一碗,他自己又动手添了一碗。

素珍心头平静,却还是忍不住眼中微凉。

不为爱,也不是怒,和恨。

“若无相求,你还会请我吃这一顿吗?”他将碗放下,站了起来,微微嘲弄的问。

素珍走过去将门打开,笑道:“能与你共进晚膳的人,早已不是我。请不请又有什么关系?”

“倒不如我问你,若非我终究喝不上酒窖的酒,你还会不会因为那些微的歉疚来吃这顿饭?”

此时,他已沉着脸走到门外,和从前的他不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整个人看去冷凝、强硬,让人望而生畏,闻言他眉心猛地跳了一下。

眸色阴冷的有些可怕。

素珍也不多说,缓缓关上门。

“冯素珍。”

屋外他冷沉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不是不让你嫁,而是,他真不适合你,我会放你走,等这场战争过去。届时,你要嫁什么人都随便你!这段期间,你若想见连欣,可以使人去传话,其他地方不能擅自走动。”

“好,别让我等太久。”

背脊紧紧压住门板,她妥协地答应。

她知道,他什么意思,他怕阿萝看到难受。

仿佛沾染了屋外寒气,冷的她微微一缩,紧紧闭上眼。

随着女官恭送的声音响起,他脚步声远去,她走回桌前,默默倒了杯酒,放到对面他方才坐过的位置,慢慢把自己碗中的米饭吃完。

过后,她唤女官取水沐浴,并让她们备些换洗的男装,这衣服的事明显让几人感到惊奇,但众人手脚倒是极快,很快备妥。

洗浴过后,素珍换过衣服,将头发打散,挽了个男式发髻,和进京时一样。

其后,又写了封信,最后一封信。

一切既了,她倚在床上,睁眼等天亮,去约见一个人。

那个他不喜她见的女人。

李府。

司岚风走的时候,李兆廷本想将他唤住,最终还是作罢。司岚风给他带来的两个消息都是好消息。连玉的部署,还有,顾惜萝似乎和连玉吵架了。

本还想问问是否见到那个人,但想起她的所作所为,他心头一冷,就此作罢。

将司送走,他让人驾车去了权府。

权非同的部署日益成熟,这节骨眼上不能掉以轻心。

没想到,到得权府,由管家引到湖心小亭去见权非同时,竟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魏成辉的女儿:魏无瑕。

“受大哥所托,本只想着碰碰运气,这人不一定在宫中,没想到竟真看到大嫂了。”

权非同习惯性的摸摸鼻子,语出悠然,“连玉是什么人,只有放在眼皮底下才能放心。人在宫中的可能性极大,不过我也只是跟你说说罢,毕竟,这人定是被藏起来的,能遇上全赖弟妹的好运气。”

权非同为人眼界极高,魏无瑕难得被夸,十分喜欢,将宫中见闻说了一遍。

“她说,是受连欣所邀?”权非同聚在眼中的光迅速散开,声音也微微冷了下来。

魏无瑕本邀功似的笑说,为他阴鸷的语气所慑,一时噎住。

李兆廷心笑,他知道权非同在想什么!

权非同不见得多喜欢她,多是与连玉为敌为乐,但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妻子为敌人解围说项?!

幸好,他与她始终没有交集!

他不喜她,她便向连玉示意,顾惜萝回来,连玉舍她,她便窖中哺血,想与他重修于好,他说考虑,并无立即答应,她便转向权非同投诚。

他知道她爱他,否则窖中不会用命来搏,可再爱他又怎样,他不愿回应,她便又从他人身上换取感情,她若像顾惜萝对连玉那般自重,说不定,那次宫中相问,他当场答应她也未知。

一路走来,她曾让他刮目相看,枉费他还夸赞过她聪明,他已向她哥哥说明,若他大事能成,她虽作不了正室,他也会给她一个名份,兴许还会给她一儿半女,但她竟先自等不及。

他负手静静看着权非同眼中冷笑,也不多言,晁晃夫妇也是不敢多语,就在这时,却见管家匆匆奔来,走到权非同面前站定,神色古怪,又莫名透着一丝兴奋。

权非同眼皮也没抬,“怎么?”

“爷,宫中有信过来。”

“我们的眼线?”

“不,是公主手下女卫,说是受夫人之托,送上信函。”

“她的信?”权非同几乎立时跳来。

管家连忙将信函从怀中掏出,恭敬地送到他手中。

李兆廷心中一凛,晁晃和魏无瑕也吃了一惊,这冯素珍竟使的动公主为她办事?!

权非同走到一边,迅速把折叠的纸宣翻拆开来。

上面寥寥数行,潦草无比,却亦字字洒脱,夺人眼目。

奸相:

见信如晤。明日请人晁晃亲自带高手到霍府,将我被囚的提刑府同伴救出来。如此,我在宫中便可不再受那人掣肘。这两天里,不必眼线,不必探子,你自然会听到我在宫中的消息,我会设法办到此项。届时,请进宫接我,把我带回。从此,我会永远安静的陪伴在你身边!只要你不嫌,不……怕。

妻,珍。

众人在后头,但见他肩膀微微颤耸,越发惊疑,冯素珍这信里到底讲了什么?!他这是愤怒,震惊、还是……什么?

“师哥,这信——”李兆廷心中疑虑越大,不禁开口相询,却见权非同缓缓转过身来,眸中粲然如星。

399

外面又下起雪来。

此时时辰还早,公主寝殿,连玉却难得的撩起纱帐,她还是困的紧,但心里头惦记着素珍,想过去她那里走走,又琢磨着要不要出宫一趟把素珍的情况告诉无情。

随即又想起,这素珍的信已遣人送到权府,无情也是在的,权非同想会知会一声,她再去说倒是多此一举螺。

但这是和无情见面的好借口,她嘿嘿笑了两声,终于一本正经的决定,不能重色轻友,先去看看素珍,然后……再出宫好了陆!

她素日里贪睡,这冬日里是万万起不来的,此时却蹭的一声,一个肥猪打滚弹起身来。

梳妆打扮完毕,正要出门,她家女官却送上一封信,笑道:“公主,正好你起了,否则,奴婢还要冒大不韪叫早。这是夏公公手下女官送来的,说是公主贵客的信函,请立时拆看。”

贵客?连欣不由得有些奇怪,恶狠狠道:“哪门子的客人,本宫哪里来的贵……哎吆。”

她突然叫了一声,似想起什么,将信夺过来,一抖抖开。

连欣:连玉限制我行动,请务必帮我一个忙。告诉顾惜萝我所在,让她过来找我,你莫要跟跟来,且到你母后处暂歇,在我找你前,切莫离开。请一定按我所言去做。

没有署名,但连欣一看便知是谁。

信中内容有些奇怪,但如说怪在哪处,又说不上来。她料想素珍有话要跟顾惜萝说,但是要避开连玉,只好让她转达。

是了,此时,朝会未歇,若想与顾惜萝见面,此时最好!

她二话不说,领着女官宫女一行洋洋洒洒出了门。

霍府别院。

老仆一如往日,拿着剪子在院中修剪枯树枝叶,只是,今日他有些心绪不宁,不时蹙着眉头,往屋内方向看去。

“老爷子,这院中第三进屋子,暂为皇上所用,活你照干便是,其他的莫要多问。可以办到吗?”

两个人从屋门走出,一是天子身边青龙使,他认得,另一个紫衫蒙面,却是不识,开口的便是这位,想也是天子身边重要差使。

他点点头,继续打扫。

那紫衫青年正是朱雀,朝他微微一笑,便和青龙离开。

老仆瞟了眼内里,来时十数人,带着三个带着黑色头套的男子,看身形去是两青一老,约莫是被点了哑穴和身体武功大穴,虽能行走,行动却有些颓萎,走时却只有两个,看来是要看守些什么武功厉害的人了。

只是,说来也怪,这囚人竟囚到霍府来了!

不过,公子临走前交代,万岁爷和李提刑永远是这座庄子最尊贵的客人。

他正想着,却闻府外一阵沉厚的脚步声,他微微皱眉,捏紧扫帚,但见七八个人从屋檐一跃而下,为首两个人也并不陌生,一个是那李提刑身边的是护卫无情,另一个却是早些年在霍家打点的时候见过的兵马大将军晁晃。

“无情护卫,这是……“他知道,晁晃是连玉政敌之一,疑问开口。

无情低头一揖,“老人家,打扰了。我们前来……救人。”

“救人?”他大惊,难道方才押进去的便是他们要救的人?一边是李提刑身边的人要救人,一边是天子的人要囚人,这该当如何?

“老人家,请让一让,里面被囚的是提刑府的侍卫,是无情的兄弟,李提刑的朋友,老人家也认识的,当年我们曾在此处借住过些时日。”无情上前一步,动之以情。

“李提刑的朋友……”老仆似在回忆些什么,他七十多岁的年纪,有些老了,脑袋看去并不太灵光。

“什么人?竟敢擅闯囚地?!”一声沉喝,从屋中传来,随即十多名黑衣男子相继而出,这批大内高手并未蒙面,看去眉眼锐敏,皆非泛泛之辈。

其中一人认出晁晃,脸上凝重,“来人是晁大将军?”

众人都吃了一惊,脸上同时现出警戒之色。

“就凭你们,也配与我打?”晁晃一声嗤笑,分明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晁晃,无情,你们怎么来了?”又是一声从门外传来,青龙惊疑地看着二人,旁边朱雀目光也沉了下来,“这囚犯身负高明武功,幸好我不放

L心,折返交代众卫务必要严加看守。否则,倒教你们捡了大便宜去。”

“噢?这位是……”晁晃尚未回应,无情凝目看来,眼中勾起一抹嘲弄笑意,“只是,你是谁又怎地?加上你们两人,便能扭转形势?”

“天子座下朱雀,请六扇门副统赐教!”朱雀猛一挑眉,冷笑一声,踢跃而起,首先挑上无情。

青龙也大喝一声,“谁敢强闯,格杀勿论!”

晁晃身形略动,也如鹏鹰般落到青龙面前。

老仆被无情轻轻一掌送到墙角,转眼之间,两边数十人战到一处!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