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直接以李怀素称呼素珍,众臣听得惊震不已,看看连玉,又看看权非同。

这李怀素昨晚不是才嫁权非同吗?这一夜之间竟发生了如此大事?

孝安勃然大怒,“好啊,好个逆臣,她放肆!竟敢陷公主于不义,来人,带哀家过去。”

“你办事不力,不曾顾好主子,真该死。”

而在她发话前,连玉唇中吐出冰冷一句,一脚踢飞

仍在抽泣的梅儿,撩了袍摆便往内堂奔去。

梅儿腰背撞到殿柱,一口鲜血吐出,痛苦地掉下来。连玉应是看在了阿萝面上,否则,这一脚必定要了她命。连捷连琴等见势不对,也都和玄武等全部尾随而去。

权非同唇角紧抿:冯素珍,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二话不说,也往内堂而去——然而,身影即将消失在甬道入口处的连玉,背后仿似生了眼睛似的,突然转身,目似沉墨。

随侍的明炎初何等伶俐,立刻上前,拦下权非同去路。

“权相这是要到哪里去?内宫重地,哪怕是各位大人,也是非请勿进。”他淡淡说道。

权非同道:“本相只想问问皇上这朝会是否继续下去罢。”

明炎初“噢”了一声,目光示意殿外禁军进来,又微微一笑,言道“大人莫急,奴才问去”,便迅速进了去。

殿内,天子离去,群臣却无散意,都聚在一起,带着惊色,低声讨论起来。

“师兄,”李兆廷走到权非同身边,他话口未完,权非同已冷冷出声,“我知道你惦念顾惜萝,本相还知道自己夫人现下怎么了。”

他说着突然扬手招过手下两个官员,对方走到他跟前,低头,“相爷?”

“你快马去一趟护国寺,就说本相延请霭妃娘娘进宫,就在金銮殿相侯。你到本相府中让晁将军进宫,仍在此处相见。”

“是。”

两人见他脸色暗得不像话,不敢怠慢,立刻应下,转身便拔足跑了出去。

“霭太妃是这个宫中半个主子,谁也不能阻她带人进去。”

李兆廷眉头紧皱,只听得他咬着牙,一字一字说道。

窖外,孝安已闻讯而来,在外面命二人开门出来,素珍却丝毫不动。

孝安大怒,命人准备火药把门炸开。

里间,阿萝吃了素珍的酒,身体并没感到任何不适,她怀疑这人只是吓唬她,更多只怕是想要挟连玉做些什么,譬如进宫。

她有个感觉,这人在等连玉过来。

然而,窖门方才被这人以机括反锁上,哪怕她酒后便给她解了穴道,但她不会武,对方又坐在窖门口,她根本过不去开门。窖内温度极低,这才是要命所在!

她虽穿着厚实的裘袍,但已冷得浑身发颤,牙齿格格打战。

连玉到来前,她只怕要在这里丢半条人命。但她也没讨饶,打量看着眼前这人。

这人身上只是寻常冬服,不比她的御寒,情况比她要糟许多,头上、眉间都已结了层白霜。

她心中憎恨,却又寻思,这人可别冻死了在这里才好,否则,连玉……这样想着,她竟将身上外袍脱下,丢了过去,冷冷道:“穿上。”

这人不知廉耻,竟淡淡笑着把衣服披上。

“阿萝,听到朕说话吗,答应朕一句。”

终于,门外传来那道沉稳威仪的声音,语气中带着隐抑的怒火和焦灼,阿萝心中大喜,连忙出声,“连玉,我没事,你莫要担心。”

她被冻得嗓子疼痛,声音嘶哑,情急之下,她直呼其名,素珍微微笑着,站起身来。阿萝不屑地道:“即便你现下把我杀了,我也不怕,连玉就在外面。”

素珍没回,只是侧耳倾听,果然,连玉声音很快再度响起,“母后,容朕先与里面一谈,火药威力太大,朕怕伤到人。”

他虽说“容朕如何”,但声音中带着不容反对的狠劲,孝安没再出声。

“李怀素,”他终于缓缓唤出她往昔的名字,“你若要杀人,早便动手,朕来了,你到底想要什么,说!”

素珍听出他声中的冰冷和怒火,笑意不减,突然往门侧一拍。

轰隆声起,窖门缓缓升起。

她身形在升起门后和门前许多熟悉的面孔相遇。

连玉一张脸冷冽到极点,就如同这后面的千年寒冰。只是,似乎谁都没料到她会突然开门出来,都一时愕然,连孝安也疑虑地皱起双眉。

“将她拿下!”他下令,和她擦身而过,快步进

入窖内。

“得罪了,李提刑。”青龙和白虎过来,青龙出声,白虎将她用力扭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背后,白虎带着惊疑,低声问。

素珍没答,淡淡看着连玉从窖内搀抱着阿萝出来,阿萝冷得浑身发颤,连玉两道目光似淬毒的刀,看了过来,落到她身上裘衣上。

此间女官、内监一半随梅儿前去金銮殿,一半留下候着里面情况,却无一及明炎初心细,来路上已吩咐宫人取了大氅和手炉,见状连忙过来把大氅披到阿萝身上,连玉将用氅子将阿萝紧紧裹住,又招过一个女官,将阿萝交到她手上。

他走到白虎身边,在白虎猝不及防的惊叫声中,一言不发拽过素珍手臂,便往外拖。

冰窖势低,筑在地下,中间是一段深长的甬道。

微暗的甬道中,背后,宫人惶恐地擎着灯火,还有紧跟着出窖的一大群人。

二人走在最前面,他几乎是粗暴的拖着她走,手上劲道快要把她手拧断,素珍也不喊叫。

任他把她拖出地窖,回到地面。

那里另有一道木门,门微微掩着,连玉一脚踢开木门,将她拉了出去。

外面的天空,雪已然止住,园景开阔,树木、亭台、桥面为皑皑白雪所染,如云似锦,朝阳在半空探出头,给这天地辽阔镀上一层金光。

满园子的禁军见王下跪。

连玉也不打话,扬手一挥,禁军静起,不敢打扰,他挑着眉,将她推到一株老树上,这天地间,似乎只有他浓浓的呼息喷打在她脸上。

--

本想把情节写完再上传,大家各种信催,今天就先到这里,明天高chao接续长更。

401

“这边要我将人送出宫,那厢让权非同救人。这个陈仓暗渡的不错,这边借连欣将阿萝引来,那厢将她关入冰窖冻她、吓她。告诉我,你到底想玩些什么?我好奉陪到底!”

他目光乌黑逼人,好似这冬日寒冷刺骨的风,因着阿萝而起的盛大怒火,仿佛要把她捏碎靥!

素珍头上疼出冷汗,唇角却犹自挂着笑意,她轻轻拨弄了下身上裘衣。

看他目中陡暗的骇人,他冷笑一声,猛然伸手过去。

此时,二人背后,窖中人渐次而出,那裘衣却被他扯了开来,摔到地上,溅起一地雪花仿。

他在人前碾碎了她的尊严,她在融雪的寒冷中,冻得发抖。

她仰头轻笑,以所有人能听到的声音。

“我只是一个小县城的普通人,是你们把我卷入这场朝廷斗争,我只是一个没人爱的丑姑娘,是你把宠爱给我,可你给了多少,便双倍拿回多少。连玉,你错了,我不想要什么,我只要你亲眼看着你心爱的姑娘怎样痛苦地死在你眼前。”

他双眉本凌厉而又微震地紧紧皱起,听到最后一句,眼梢下意识向后眺去。

“连玉?”拥在纯白貂氅中被女官搀扶着的阿萝,仿佛福灵心志,也立即看向他。

素珍鼻翼不易察觉的抽动了一下。心爱的姑娘,她一说,他已本能做出反应啊。

心本也是麻木的,再痛一点,又算什么?

连玉已转过身来,与她对视,“我就在这里,你能做得了什么?”

“陛下,你在此,怀素自然不能做什么,可你不妨问问问阿萝,我在冰窖里都喂她吃了什么?算着时间,此时也差不多该发作了。”她牙齿在雪中打颤,看去瑟缩无比,双眸却透出丝丝危险。

她声音甚大,连玉眸中难得露出惊色,他极快地转身,阿萝明显也听到,她挣脱女官,朝他走来,脸上还带着微笑,“连玉,她就是吓唬你,想要你答应她什么,我还是那句,你若不,绝不能被她所挟,你若是喜欢她,把她纳进来我也无二话,毕竟,你这后宫往后总是要纳新人的……”

“你莫乱说!”连玉沉声打断她,“朕绝不会纳她,后宫也不会再有新人。”

“连玉……”阿萝眼圈微红,却陡然顿住,手捂住肚子,弯下腰来,眉目间都是痛苦。

连玉目中变色,箭步过去,刚好来得及接住阿萝跌下的身子。

这突然又一个急遽变化,让所有人都定住,眸中都是讶色。连琴惊住,喃喃道:“李怀素,你到底做了什么?”

连捷不待连玉命令,已快步奔上前。

“阿萝,你们在窖中还发生了什么事?”连玉替阿萝捂住肚子,紧紧抱住她。

阿萝腹中绞痛如刀刺,汗湿一额,眼中透出惶恐和愤怒,她凄然看着连玉,“她把下了药的酒灌我喝了。”

连玉猛地抬头,目中怒火似溅,攫住素珍,“你把什么给她吃了?”

素珍倚在树上,仿佛没有看到他眸目里的寒气,反笑问孝安,“老太婆,不是光你会下毒,我也会。何苦见一对拆散一对,年轻人的事又有你什么事?”

“把不是你儿子却如儿子般爱着你的两个孩子逼得越行越远,真的很有趣吗?你爱他们,可是你和先帝多年如同孀居的生活,让你一定要把东西都把握在手里?你畏惧他们喜欢的叛逆的姑娘会为皇室带来动荡,无烟,还有顾惜萝,若是如此,你老人家当年为何不做得彻底一些,把顾惜萝杀了!省得我来动这个手。”

孝安浑身一震,身畔红姑大怒,“小贝戋人,死到临头还嘴碎,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你给她服了毒?”连玉凛冽的声音把她的话全然打断!

素珍合上唇,嘲弄地看着他。

“老七。”连玉朝连捷一眼,连捷知道这目光的含义,郑重地点点头,他遂把阿萝小心地到连捷手里,明炎初领白虎过来帮忙,把她托出,连捷连忙搭手探上她的脉搏。

连玉站起,一双眸子暗如悬潭,深不见底,他侧身缓缓看了阿萝一眼,带着保护的姿态,阿萝也不语,含泪看着他,胸口起伏,嘴角不断溢出暗紫血沫。

他盯着素珍,声音带着杀气字字句句从唇中吐出,“朕最后问你一遍,你说,还是不说?

L”

“连玉,你威胁不了我,追命他们如今应已不在你手上。陛下,你是皇帝,这整个大周都是你的,你手下如此多能人,何必问我?”她答非所问,她已冷得双唇如紫,眉目却倒是依然从容,仿佛这对寒冷她来说不算什么,只是淡淡反问,“你从前总嫌我爱你不比你多,我为了爱你,可以把你最爱的姑娘也杀了,因为她把你给抢了,这还不是爱吗?”

“很好,”听着“追命”二字,他眼神更沉一分,整个脸部线条峻硬的可怕,他也笑了,“你不爱我,你爱的是你自己。你总是如此任性妄为。阿萝可以不要荣华富贵,情愿和我离开这个后来爱上了的樊笼,可以忍耐多年在我忘记她为你涉险的时候舍命去救我,你可以做什么?

你捅了我一刀,把你口中的是非曲直都抛弃,嫁与一个篡国的男人。因为我该死的捣毁了你的婚事,你便报复到一个无辜的人的身上。千万不是都是我所为,你要杀要剐,尽可冲着我来,为何偏偏要对付她!”

孝安大惊,上前几步,站到连玉身边,“你说什么,她伤过玉儿你……”

然而,她只说得半句,便噤了声,她发现,强势如她,也根本插不进眼前这两个凶狠得只想置对方于死地的人之中。

不管是从前,还是慕容景侯的事后,她都想连玉把这孽臣孤女杀了,但此时,有那么一刹,她竟为连玉眼中那种近乎绝望的凶狠和属于帝王的残酷而感到心颤。

素珍双眉突然跳了一下,她瞅着残缺的左手,半晌没有说话,最后方才缓缓出声,“我确然不会为你做什么,你爱上我那天起,就该知道我如此自私。”

连玉不语,只是勾唇冷笑,带着无比深刻的自嘲,侧身又看了连捷一眼,连捷脸色难看,朝着他缓缓摇头,低声道:“似是鹤顶红、孔雀胆,又似是断肠草,可又都不是,从症状看,只知是剧烈无比的毒,但测不出来。”

“传太医,将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召来,宫外不曾当值的也半个时辰内进宫,今日,解不开顾妃的毒,谁也别想离开!”他大喝一声,连琴指挥众禁军,调拔人手出宫“捉人”。

明炎初立刻起来,命内侍马上到太医院去。

“我有的是法子治你,别逼我。”最后,连玉目光再次回到素珍身上。

“你想看着她死是不是?朕也可以让你生不如死。将她捉住。”

他命令禁军,声音里已不带丝毫感情,只有彻天彻地的冷。

“我不说,我就是要看着她死在你眼前。”素珍与他对峙,眼中也不剩什么,只有令人痛恨的执迷不悟。

连玉垂手盯着她,半晌,他朝青龙看了一眼。

“给她用刑,把她关进窖里,直到……她肯开口为止。”他说。

青龙和素珍交情算不上好,但闻言还是震动了一下,“主上……”

这宫中的刑罚他们并不陌生,不需要刀鞭,也可以叫人痛苦难忍,但他只是迟疑了一下,还是走向素珍。

玄武朱雀二人在前头,两人对望一眼,玄武目光闪了几闪,青龙轻声问,“你们要拦我?如此,我只能得罪。”

玄武一声冷笑,“你能拦得住我?只是,我不拦你,主上的命令我是必定服从的!”

说到最后,他声音低了,闭了闭眼,缓缓侧身,让出路来。

朱雀却垂着头,“青龙,等一等。”

“李提刑,为报复一个女子,赔上你自己,值得吗?我本敬重你是一个奇女子,可今日你让我觉得看错了。”它扬声厉喊,唯一果露在外的双目,露出愤怒。

“你是朱雀?”这个一身紫袍的青年大约是最后吸引素珍的所在了。它直到现在才出现在天子身边,她觉得它很陌生,却又觉得似曾相识。但已没有深究的必要。

她只说了一句,便没有再说什么。

朱雀一声笑,在雪中狠狠顿了顿足。

两名禁军近身扭住肩手,青龙伸手猛拍在她身上数处穴道。

素珍大叫一声,这次的力道没有让她行动受限,而是全身如千虫万兽啃咬,她痛得一下把下唇咬破,也止不住痛苦,跌到地上,挣扎。

天旋地转间,是四周宫人惊恐的脸孔,连捷、连琴和明炎初都站起,看了过来,红姑扶着孝安,久经宫中,他们这些皇室子弟都知

道,这些折磨人的手段。

连玉黑的深的凌冽的一双眼睛,视线绞在她身上,却不为所动,定在半空的手,却是微微一动。

她背后几名禁军立刻冷硬无情地把她用力拖起,往窖中走去。

经过那段深长的甬道,轰隆一声,石门从外面被关上。

素珍心道,能坐稳帝位的人的手段果然不含糊!

蚀骨的寒冷和体内的疼痛让她在冰窖的地面打滚。

盏茶功夫,青龙公事公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