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没理他,对朱雀笑笑道:“朱雀使,我总觉得你瞧着眼熟。”

朱雀被吓一跳,顿时蹦开老远。

头脑昏眩发热,素珍伤势在身,此时已有些支撑不住,她看了眼来路方向,“时候到了,我该走了。”

眼见她步下台阶,连捷几人相视一惊,却又不敢强行留难,“入殓”前,连玉亲自替她清洗、包扎,万一让她伤势爆裂,连玉回来,谁都吃不完兜着走。

“六哥!”

忽而,院外一行走进,为首一人正是连玉,连琴抚掌大叫,众人也暗松了口气。

雪又开始纷纷扬扬的落下来,素珍微微皱眉。她不知他方才处理什么急事去了,抑或实是逮空见了见阿萝,但他倒还有闲暇去换衣服?

他朝她走来,走得极慢,身上换了袭红袍,宛似雪中红莲,这种颜色,若换寻常男子来穿,难免显诡,在他身上,却显得他脸色愈白,就似最华贵的玉,倒带出一股子惊艳。

她却无心欣赏,慢慢走过去,只是很快弯下腰来,背部的疼痛,让她倒抽了口气。

他脸色一变,大步过来,将她抱住。

“我要走!”她几乎是朝他发脾气地吼道。

他颔首,“好,别动,我来背你。”

不知为何,玄武和明炎初脸色有些难看,素珍无暇管顾,也不想与自己怄气,爽快地道了声“好”。

他眼中竟隐隐透出丝笑意,慢慢蹲下身来。

--

三更一起。周一如果六点没更,将和周二一起。

409

她上去,他把她轻轻一托,背了起来,又对玄武、青龙命道:“取道北门,途经各径,传朕口谕,着禁军秘密封路。岑”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但这愿打愿挨的,又有谁插得上话?

两人立刻施展轻功而去。明炎初撑伞打在素珍头顶,连捷等也即跟了上来。

五更的天,漆黑无垠。

几名内侍在前面掌灯,一行人走在雪中,雪飘絮般落下,翻飞在两侧朱红宫墙内外,每个人身上。

玄武二人很快折回,安静地跟在后面。

素珍有些昏昏沉沉地伏在连玉肩上,隐约嗅到一股薄薄的血腥味,只道是自己身上的伤口,也没想太多。

“你说……”冷不丁他的声音突然响起。

“嗯?”她随口应了句。

“你说,若我当初没选阿萝,我们如今会怎样?”他声音微低。

“不知道,各分东西吧,我家的事就搁在那,我们谁也改变不了。”她有些困顿,但答的倒也不假思索欢。

他听罢,沉默了许久,她以为他没有别的什么话,他的声音再度响起。

“即使我不和阿萝一起,也不可以了是吗?”

“还是,你觉得,只要我能为你做些什么,你觉得,还是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到后面,他声音越发低哑了下去,以致她几乎就要听不清楚,然而,她还是听到了,但她情愿没听到,心里莫名地就涌出阵尖锐的情绪。

她索性假装没听到,为防再听到他说什么,也不想让他再说什么,她哼起小曲来。

他怎可能舍阿萝来就她,哪怕如今他真一时意气,她又怎会接受?

她知道,阿萝的死而复生,还有她的信,或多或少让他负疚。

甚至,说出想将她留下的话。

可这种愧疚般补偿般的爱,她要来做什么?

何况,两人之间,即使没有了阿萝,又能怎样,她是真的累了,淡了,心死了。

他走得越发缓慢,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她知道,以他的武功和体力,绝不至于,他是不是故意的?!她心里那股情绪膨胀开来,“你到底想怎样?若非真心相送,让我自己下来走便是,我不想再留在这里,一点也不想。”

她语气虽淡,声音却已是冷了。

“雪天路滑,这便走快一些。”他很快应道,并无脾气。

素珍闭上眼睛不说话,他果然走快了许多,但呼吸却也越发沉重,她突然想到什么,她真是傻,怎会被他这般诱误?本忖两个人从前什么也做了,既而此时自己也走不了,让他背一背又何妨?如此亲密接触,让其他男子来自然尴尬,可这宫中还能没有辇轿车马不成,没有女官女卫不成?

他却故意开口,给出方案,她凌乱中竟也没多想,看在他眼里,会不会反成了另一种意思?

“放我下来,让玄武驾车送我出宫便行。”她缓缓开口,语气坚持。

他却一言不发,把她微微下滑的身子,托了托,两手紧紧稳住,没有回答,只继续往前走。

素珍心头怒气,此时也被他的态度彻底勾了出来,冷冷道:“我说,我要下去,我要马车,我就在这等着!若你不肯,我便自己走出去。”

她突然拔高声音,所有人都被惊到,各自停下脚步,错愕地看着二人。

连玉却仍然没有把她放下来,“李怀素,我们真的就不能再谈一谈——”

他话未完,她一脚踢到他腿上,用力挣扎拍打,要下来。

“李提刑……别,皇上还有伤在……”

一旁玄武脸色微变,明炎初急得丢了伞,连声劝道,却教连玉一眼把话打住。连捷朱雀心细,已嗅到连玉身上什么不对劲,朱雀朝玄武使了个眼色相询,玄武眉毛皱得老高,摇摇头,打了个手势,先自退到数十步以外。

众人见状,也都无声跟着退了下去。

那边,连玉已把素珍放了下来,但他没有立刻吩咐玄武去备马,只把她望住。

她离了他,扶住墙壁,警惕地退了好几步。

雪,越下越大,落到她发上,斑斑驳驳,把她的黑发,染成半个白头。

恨不能一下就到白头。

他双眉拧紧,一时看得发怔。

“你出宫后,要去哪里?”他问。

“去哪里,也与你无关。”她漠然答道。

“会回到权非同身边去?”

他竟锲而不舍,素珍心中有什么在翻滚,索性再次闭嘴,只冷冷看着他。

“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不会再有阿萝,让我补偿你,让我爱你,就像从前一样,只要我能办到,什么都可以,李怀素,给我一个机会,我只求一个机会,若你觉得我做的不够好,再走好不好?”

他站在她数步之外,唇角带着笑意,眸中写着哀求,却亦嵌

L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侵略性,两手微抬,圈握在腰间,青筋如暴,似在极力控制自己冲奔上前,不惜一切将她强行留下!

素珍见他如此,心头怒气也终如浪涛,滔天而来!

“去你的!连玉,我去你大爷的!君无戏言,你答应过让我走的。”她扶着墙,朝他怒吼,“给你一个机会,然后再把我给甩开?你凭什么来这样对我?好,不说家仇,我就只跟你算阿萝的事,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可曾想过我一分的痛?拜你所赐,我什么样的滋味都尝过,我不要补偿,但求放过。连玉,我已经不再爱你,你让我跟一个自己不再爱的人一起岂非可笑!”

“我管你和顾惜萝怎么样,我不要你了,我他妈的不要你了!我和权非同如何又怎地,我们夫妻的事,你管不着!你再拦我,我便自尽死在这宫中陪你罢。”她故意把夫妻两字挂到口上,满意地看到他目光一变,猛退一步,她自嘲地勾勾唇角,扶着宫墙便向前走。

连玉也讨厌出尔反尔,他答应她放手的一刹,是真想过放手,去找阿萝,把事情说清楚,更是想以一个纯粹的身份送她,一个和阿萝再没有情爱牵绊的人。

可是,自背起她那瞬间起,他便知道,很清楚的知道,他放不开。

从前能放,是还能压抑得住,是认为,三年之约,总还有聚首机会,哪怕到时会死在她手上。但打从知道她的感情,知道,她竟没将仇恨看的比他命重,他所有的自制就这样分离崩析,溃不成军。

他眯眸看着她背影,一刹无数种做法在脑里闪过,就像以前在权力游戏中的每次战役。

不能操之过急,不能再逼她,不能让她对他彻底绝望,他是断不可能让她和权非同在一起的,断不可能让权非同碰她,断不可能再失去!

他要先把彼此的伤养好,莫说上京是天子脚下,便是大周,都是他的天下。

他要她,她哪里也别指望去!

心里,有个声音在说。

这声音冷静,城府,寒鸷,不善。

“李怀素,我道歉,我让玄武送你,你身上有伤,走不了多远。”他追上她,和她保持了距离。

素珍伸手按住腰侧伤处,狐疑看去,眼中依旧充满戒备,但见他微微垂眸,倒真没了方才某刻一瞥之下的狠劲。

她盯着他看,他也任她看着,好一会,她终于微松了口气,点了点头。但随着精神一松,身子也滑了下去。

连玉眸中这才变色,不顾她会压到自己伤口,连忙将她接住。

玄武等见势头不对,奔将过来,连捷也不避嫌,立刻抓起她手腕察看。

“怎样?”连玉沉声问。

“伤势颇重,又是怒急攻心,但应没有生命之险,六哥且宽心。”他立即回道。

连玉点点头,眉间稍松,玄武想起方才两人提到他,不合时宜的插嘴,“主上,是要属下送人出宫吧?”

“嗯,她既要出宫,便如她所愿,只是,朕也会一起出宫,不理朝政,做些日子昏君。”

此言一出,众人都诧异得瞪大眼珠子。连玉是个标准的工作狂。

“也正好让有心人做好布置,尽早起事。除了帝位,朕这辈子没想过一定要得到什么东西,当了这么多年的好兄长,好主子,我也累了,她既已认定我是个坏人,我本也不算什么好人,那何妨一坏到底,你们都去准备吧,随我出宫。”

耳边,只听得他淡淡说道,但每个字都充斥着一种近乎危险的笃定。

他有些吃力地把她抱起,往前走去。

留下几人一脸悲愤。玄武先开的口,“什么好主子,老子出师前各种强化训练,几乎没被操……练死。”

朱雀和青龙立下点头附和,连琴也嘀咕道:“小时候就会收买人心,好让我和七哥不跟他抢皇位。”

连捷翻翻白眼,“你不争,我来争好了。”

明炎初急的不行,“你们就只顾自己乐,这人还带着伤呢,虽不比此前凶险,也是不轻,又被李提刑这么一压……”

“怪不得方才便见他走路姿势不对!”连捷直皱眉,“怎么回事?他是大周之主,牵一发而动全身。玄武,你这货是怎么当贴身侍卫的?”

玄武摊摊手道:“要怪就怪他长的像个纨绔,办起事来却是个劳模,你看这些年来,他有什么没经历过,那次不都能扛着,这我又怎能有好发挥呢?”

连欣坐在床上,衣服也没换,呆呆看着天空吐白。一双眼睛肿的核桃似。

她想去宫,去见无情,暂居相府的无情此时肯定已从权非同处收到消息,会很难受吧?可她也需要人来安慰,又怎么去安慰他,她烦躁地抹了把脸,终于还是从锦被

里爬了起来。

“主子,皇上那边有旨意过来,明公公在大厅等着。”贴身宫婢匆匆步入来报。

连欣冷笑一声,“不见,以后,我六哥的旨意口谕,统统不接,他若不高兴就把我给斩了,本宫去找李怀素,在阴间作对鬼夫妻也好。”

“这……”她那宫婢听的瞠目结舌,“你不是说,李提刑是个姑娘……”

“那又怎地?”连欣横她一眼,正要起来更衣,眸光随即定在一处,勃然大怒,“明炎初,你好大的胆子,没本宫允许,竟敢闯本宫闺房!也罢,你来的正好,本宫今儿不把你治一治本宫不叫连欣!”

“奴才见过公主,”突然闯进的明炎初倒没丝毫惧色,甚至在她大叫声中径自过来,附嘴到她耳边,快速说了几句什么。

消息太突然太意外,连欣一下弹起,头“砰”的一下,撞上床楣。

素珍这次仍是被药味熏醒的,还有不断在她脸上揉着的什么东西。糯糯软软,香气怡人。

“连小欣?”

她随即微笑,撑着坐起身来,她床畔的人眼圈一红,把从她脸上捣蛋的手缩起,拿了张小被,垫到她后背,又握住她手,“我以为你死了。”

她说着,扑进她怀里,哇的一声哭起来。

素珍昏睡前冷硬的心肠顿被软化,拍拍着她后背,“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你那六哥虽非善类,也还顾念点情谊,饶了我一条性命。我没事,你莫要再哭了。”

“六哥,”连欣恨恨道:“他就是坏人,但也亏他还有几分自知之名,知道你恨死了他,请我来照顾你——”

素珍微微一怔,环视四周,已非宫中布设,天子寝殿,这是个素雅的女子闺房,但也不是连欣的住处,看那摆设一点也不土豪,似乎不是在宫中。

她心头一喜,连玉总算没有太卑劣。

但还是很快问道:“连欣,这是什么地方?”

连欣想起连玉此前的话,眼珠转了转,从她怀里起来,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我们坐了三四天马车才到的,是邻近京城的一个小镇,六哥说这里风景不差,适合你休养,等你好了以后,想住上一段也是可以。”

素珍点点头,“那倒是不错。”

连欣却几乎立刻摇头,“哪里不错,他也来了,就在隔壁!”

她说着偷看了素珍一眼,果见本正在打量死四周的素珍脸色微变。

她顿时有种心跳到嗓子眼的感觉,只听得素珍问,“他想怎样?”

那声音虽轻,却已是满腔怒意。

她被耳提面命已久,倒不露怯意,很快便笑道:“素素,你不用担心,有我在呢,而且,我六哥他如今身受重伤,也在养病,再也不会讨厌的在你面前晃。”

“他受伤了?”素珍又怔了一下。

连欣点头,“我听明炎初他们说,他去和顾惜萝说分手,为了偿还人,自己捅了自己一刀,还被顾惜萝侍女刺伤了,他为了不再拖欠她太多,也只能受着,活该是不是?你现在也不理他,他稳赔不赚,真是把我乐坏了!他是我哥,但他活该。”

“他大概想把你要回来,但你别理他。”

素珍听着,垂眸沉默了好一下,末了,轻声问道:“伤得重么?”

“有些深,不过他身上一堆的伤,肚子上有道旧疤,我看七哥给他整治,他迷迷糊糊的叫,说那里疼,所以这伤估计还好,虽然深,流了好多血,但不是很重吧,否则他还能叫别的地方疼不成?”连欣耸耸肩道。

素珍没有说话,连欣瞅着她神色,没太看出端倪,又道:“你可千万别心软去看他。”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