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抬头摇头道:“我不会,我甚至不会在此久留,过两天伤好些就走,他怎样与我无关。”

“他卧床前曾吩咐七哥他们,说只要你好了,随时让你走,他说就是想亲眼看着你好了,才能放心所以一同过的来。他应是知你很不喜欢,不敢强行再留,冲着这点,你倒是把伤养好些再走不迟。”

素珍不置可否,“再看吧。”

连欣也不多话,“好,若你想走,我随时奉陪,和你一起溜走。”

素珍笑着

揉揉她发,“你走什么,到时你失踪了,你母后还不把整个皇宫掀翻。”

“我就跟你出去玩一段,会回去的。”连欣满不在乎的道。

素珍喜欢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想了想,道:“你若过去看他,让他回去吧,宫中条件好些,没必要待在这里,他在这里,我也过不好,何苦。”

连欣又喜又忧,喜的是她终于提到了连玉,忧的却是她的态度始终坚决的很。但有关连玉的东西,她牢记对方的话,每次,点到即止便了,遂仍还是笑道:“好,先不管他了,我先给你背上换些药。这次我们出来因是秘密成行,内卫带了好多,就是没带粗使丫头。只好由本公主亲自出马了。”

素珍也不跟她客套,背过身来,连欣粗手大脚,有时下手重了,一路都是她的道歉声和素珍的疼吟声。

门开了小道缝隙,不易觉察,有人在门外静静看着,眉目急皱。

好不容易上完药,连欣也累出身汗,又到桌上取了粥汤和药,手忙脚乱给素珍侍候起来,完了兴冲冲的钻上床,和素珍咬起耳朵来。

“你伤好了准备上哪儿去,会回到民间还是……去找权非同?”

醒来后,素珍还没时间好好思考过这个问题,她曾对那个满腹邪气的男人说,但愿下辈子和他早些相识,倾盖如故,只是,这辈子终究是还没过完呢。

新生没有了记忆,和记忆尚在到底不同。

又或许,她虽早有预料,知他定会按兵不动,但心里,还是渴望,有这么一个人,在她危难时,可以为她不顾一切。

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回去找他,也许,四海为家,如浮萍般漂泊一生就是她的下半辈子,但她不想连欣跟着出乱子,遂道:“会去,所以呀你到时还是乖乖回宫去吧。我会设法回去看你的。”

“骗子,”连欣哀嚎,“你肯定不会再来找我了……”

两人又说了好会子话,素珍给她做着保证毕竟身子还非常虚弱,慢慢倚到她肩上又睡去了,连欣吐吐舌,小心把她挪放到枕上,蹑手蹑脚起来,把门完全打开。

门口的人一直没有离去,连欣出去,他很快进来,走到床边坐下,和连欣一样,他脱靴上去,进到被褥里面,把喝了加有安眠汤的药的人扶起抱进怀里。

伤口被压到的刺骨疼痛,让他眉头轻皱,但怀中那种被填满的满足,令他通体舒畅,又有些心猿意马……

“奸相……”而他在外面站了许久,身上冰凉,她神智虽是朦胧,但身体还是本能的感知寒冷,不由得低唤了声方才日有所“思”的人。

410

唇角微扬的弧就此凝住。

他眉心一收,环在她肩上的手也不由得扣紧,倒引起她一声痛呼。

“你不爱李兆廷,也不爱我,你真爱上权非同了吗?”他看着熟睡的面容,轻声问道欢。

素珍自然不会回答,他也不愿她就此醒来,只俯耳到她唇边听,她却……再无呓语,睡得颇为安稳岑。

他瞪着她,心仿若被一根带钩的丝线勾住,酸酸涩涩的,堵的慌,好不难受!想起她曾对他说过的那件事,不知真假,他自诩睿智,最先的时候却已是辨不出真假,毕竟,她也曾亲见他和阿萝亲密携手,她会和权非同好,也不是没有可能……可她的信,他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她那么爱他,可现下……

他烦躁之极,目中映着她绯红双唇,心中几股子念头、一下就交织在一起,他抿了抿唇,一阵干涸,一手环着她腰肢,被下握住她双手的手,慢慢探出,往她唇上摸去。

她皱了皱眉,舌尖探出,有些不耐地舔了舔。

他如遭重击,立刻放了她,跃跳下床。

好一会,他走到门口,连欣出去的时候,门没关严,他往外瞥了眼,只见院中连捷、连琴在下棋,明炎初等在围观,连欣拿着一根鸭脖在啃,站在弱者连琴一方,诅咒连捷输,偶尔抬头,侧身往这边瞟瞟。

见他看来,咧了个笑,在她招蜂引蝶来看时,他微微皱眉,极快地合上门,又折回她身边,低头往唇上去……

他也不敢用力,在上面辗转数下,解了些渴望,便鸣金收兵。

这几天赶路,他身上有伤,有些吃不消,想抱着她再眠一刻,又顾虑她醒来,毕竟药性这种东西因人而异,他也没让他们放太多,怕引起她怀疑,心中正微微交战,门一下被推开。

连欣啜着油腻腻的手指头,一脸不快焦灼地出现在他眼前。

“六哥,”她快步过来,瞅着他不高兴地数落,“我东西都吃完了,你怎么这般不自觉,就不会自己出来么,还要我催你,说好是一刻半会功夫的,被她发现我可麻烦了,非但不理你,肯定得和我绝交……”

她还在喋喋不休,被连玉拉了出去。

院中,众人停止厮杀,都带着些意味深长的目光看来,竖耳倾听。

连玉却把连欣拽到最远一隅,“你若办不了事,朕便把你送回宫中去。”

“别别,你答应让我出宫看怀素,我也已答应你助纣为虐了,你还想怎地?”连欣鼓起腮帮,气鼓鼓道:“你再凶我,我便告诉她,再也不帮你了。”

“无妨,”连玉双眉一挑,却也不疾不急,“母后有意把你指给慕容定,到时别怪朕不替你说话。”

连欣立道:“六哥,您还有何吩咐?尽管说,别跟妹子客气,你看,咱们兄妹一场,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一定会帮你的。”

“你先告诉我,你问了权非同的事没有?她心里具体是个什么想法?”他淡淡问,目光却是显得有些凌厉逼人。

他是半个严兄,连欣向来怕他,心里有些发毛,赶紧回道:“问了,说会回去找他。其他的,就没再多说了。”

他半晌无声,连欣偷偷瞟了眼,见他垂着眸,好看的睫毛微微在动,不知在想什么,心中有种幸灾乐祸般的得意。

“我走了,否则她醒来看不到我会思疑的。”

“慢着。”

她咂咂嘴巴,便想走,却被连玉在背后勾住领子,她不爽地挣了挣,只听得他沉声吩咐道:“旁推侧敲地告诉她,权非同无疑是有些好处,但他宁肯要江山,也不肯出面保住她,你要一个在危难里舍你而去的男人做什么?”

连欣想了想,“这倒是对的,我不能让她刚从你这个泥潭中出来,又掉进一个大坑里。我会劝她的,不过,我觉得,权非同这次倒真和从前很不一样,闪瞎我狗眼。”

“你话还能再多一点吗?什么和从前不一样,若让朕知道你说了不该说的,你还是嫁给慕容定吧,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亲上加亲正好。”连玉摸摸她头,微微的笑。

“你妹!”连欣狠狠一跺脚,冲回屋里去。

素珍醒来后,连欣一张脸皱成一团,素珍拍怕她肩,“怎么了?”

“我想无情了。”

L连欣做了个鬼脸。素珍微微蹙眉,她也想他,总是要再见他们一面,告诉他们她没死再离开,还有哥哥,还有,或许权非同……

又想起无情和小周。

这连欣和小周,若说从前天平偏向小周,但如今两个真不知帮她谁好,不过感情的事她也帮不上忙,她自己就是一团糟,但她两个都是好姑娘,惟愿无论是谁都要少受些伤害才好。

她正想着,连欣嚷了句“饿”。

“素素,我去看看有吃的没。”她在门口扔了句话,一下便不见了踪影。

阳光如金似橘,映在桌上,方才醒来是中午光景,这时倒是傍晚了。看连欣神色总算颇为轻松,那个人伤势应该还不算太重,素珍想,她也没去看的必要了。

她休息了些许时间,身上虽还痛得厉害,但总见舒缓些许,反正他也在屋中养伤,也不会碰上面,是不是该出去走走?

可实在又不想和他有任何碰上面的机会,还有他身边所有人……若非连欣在这里,她醒来就走,但她舍不得这丫头。红绡死了,但红绡有点像她姐姐,连欣却似个妹子。

她知道,这一走,这辈子大约是再也见不着了,她想离开大周,是以才留了下来,等伤势稍好再行离开。

“素素,我们出去看热闹,有东西看。”才想着,连欣又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一脸大大的笑意。

素珍被她的欢乐感染,起来洗漱,有明炎初在,屋里什么衣服都有,她很快便挑了套白色晕花的素净女裙换上,只做从前在淮县的打扮,就是腰上伤势尚未全好,连欣又是个别人服侍的主,一来二去只把她的发捋了在半腰束起,一条鎏金缎带垂在发尾,没想到,倒别有一番灵动滋味,连欣大呼好看。

“李提刑。”

“李怀素……”

出得廊下,陆续有人给她打招呼,素珍却有些傻眼,偌大一个院子,这些人却都在做什么?

连捷在和一只鸡互瞪,突然,那小东西“咯”的一声,拍着翅膀飞出老远,连捷咬牙切齿,追了过去,连琴蹲在地上摘菜,地上两团,傻傻分不清那些是要的,哪些是扔的,朱雀几乎是趴在地上的炉子面前给生火,那火苗过大,一下把它脸上的布巾燎着了,顿时妈的一声叫起来,倒是青龙和玄武比较帅气,面前各横了两张桌子,两只砧板,各自拿了佩剑在比赛杀鱼,看谁的刀功更为厉害,空中簌簌几下就落下来几大块,但看样子,完全没有去内脏的打算。明炎初拿着帕子挨个去擦汗,不时严肃的说声“加油”。

“这是在演皇上去哪儿?”

素珍向连欣打听,觉得颇有些惨不忍睹,这帮人会做饭吗?

连欣看的抱着肚子咯咯笑,其他人也专注自己面前营生,根本顾不上答她,众人当中,明炎初算是最为闲暇,把窜到前面的鸡凶残的一脚给连捷兜回去,便赶紧过来答道:“李提刑,皇上说亲自下厨给你炖汤做菜,七爷九爷他们不信,说他根本不可能做出来,一来二去,便两厢扛上了,说是要比赛来着,皇上扬言绝对能单挑他们几个。噢,你方才问皇上去哪儿,他老人家就在厨下,你看。”

他伸手一指,院中一个所在,那屋子的窗子被撩开,里间一个白衣男子双袖卷在手肘,正在搓粉擀面。听到声响,侧身看来,见到她,微微一笑,又随即定住,盯着她看。

目光炙热而幽深。

“无聊。”

素珍淡淡说了声,转身往外院子走去。

众人注意力分散,玄武插了句,“我就说,连玉你演技略嫌浮夸。”

一根擀面杖落到他面前,把他的鱼阵打飞,连玉从窗子跃出,追了出去。

411

“李怀素。”

素珍正想四下走走,看看环境,被那声音背后一喊,蹙眉转身。

他素来爱洁,今日一身白色袍子,胸腹间却隐隐透出些殷红,双手沾满白色粉末,发丝也染了好些,她开口道:“你身上那是鸡血,还是你的血?欢”

连玉眼中一亮,竟顿了片刻才想起回话,“不是鸡血。岑”

“既然你没打鸡血就滚回去躺着,这又是何苦?”素珍踢着脚下石子,目光有些不经心的下移。

“你还关心我。”连玉微微眯眸,唇上绽出丝笑意,整双眸子都是亮的。

素珍扯扯嘴角,“我只是不想你在我眼前晃,连玉,我以为我说的够清楚了。你若是如此,我只能自己走。还是你想我立时自尽在你面前?你手上如今也没什么筹码再能威胁我,我虽死过一回,绝不想再死,但没有自由的人生,也没意思。”

连玉本来向前的脚步慢慢缓住。

“我没有强留你的意思,就是此处山清水秀,景物秀气,适合你我养伤,就把你也带来了,你说不想亏欠,我也同样,你不想跟我一起,我认了,只愿你平安健康。只希望能看你的伤完全好起来。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在此期间,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伤一好,想什么时候走便什么时候走,我也已吩咐下去,谁都不可以拦你,虽然,他们明白,我有多不愿意你离开。但我的命令,他们只能听。”

“再者,你这一走,回到权非同那里,日后和连欣也没什么机会再见了罢,她是把你当姐妹看待的,舍不得你,我跟她一说你没死,她别提多雀跃多高兴了,养伤哪里不是养,你便不想和她好好再聚几天?”

素珍这人花花肠子多,要动歪主意的时,常让人捉摸不透,颇为诡黠,但偏又为人甚是豪爽,平日倒不爱以什么坏角度去揣测别人,是以,一时有种一拳过去却砸在棉花上软绵绵无处着力之感,何况,她是真喜欢连欣,他有些话是说到她心坎里去了——

连玉看她皱眉,目光闪烁,又淡淡说道:“虽说我如今和阿萝分开了,心里也盼着你原谅我,和我一起,但是你不喜欢,我又勉强来做什么,到底是这个天下的主人,要想有个女人何愁没有,后宫里弄一堆和你相仿的妃子也是可以,也不是非要你不可是不是,你也没必要避我,除非你心里对我倒也还有些什么。”

“怕和我待在一起,早晚会发生些什么不该的事?”他背手于后,又微微笑问。

“我心里对你早没什么!”素珍心下一沉,虽说知他这很可能是激将,但她还是大为恼怒,她抬头冷冷道:“你不必激我,我便留下,把伤养好再走。”

“很好,我对你好,也望我敢送,你也敢收,莫要心软心动才好。”他慢慢走上前来,站到她身前,鞋尖灵活一撩,将她脚下那颗石子给拨过来。

他突然来袭,素珍愈怒,心中一句“我x你大爷的”几乎没又冲口而出,但终是按捺住,认真就输了,看她前几百回合输得多凉快。

“你不是要洗手作羹汤么?还不滚回去。你敢做,我敢吃,你敢煽情,我敢冷血。”她指着他衣上血迹,缓缓说道。

连玉也不怒,依旧唇畔噙笑,“好,那你等吃吧。”

他走了几步,突又转身,“是了,请教个问题,你从前也是这般对待李兆廷吗?指手画脚,又耍性子。”

素珍不知道他什么意思,顿了顿,“我待他千娇百媚,好的很。”

“怪不得你已经不爱他。”他笑意更大。

素珍怔了怔,他这是什么意思?但她也不再理他,让他自讨没趣,环了四下一眼。等等?

这是什么鬼地方?

近点的地方是田地,但远处连绵不绝都是苍郁山林,然后,他们背后是一排而过的房屋,看样子是个村落,屋舍麻密,一眼看不到尽头,竟是个颇大的村镇,但大都是简陋茅房石屋,了不起便是一户多屋,当中也有几进几出院落,看去颇为华丽的,但到底为数不多,他们背后这间小院,简直算是其中的豪宅之一鹤立鸡群了。

这哪里山青水秀了,水在哪里?景物秀气又在哪里了?哪里适合养伤了?

这地方,别说好好休养,素珍扶住额头,便是想安全走出去,也不容易。一个不当心,指不定成了野兽的食物。

“这是什么地方?”她有些抓狂。

Lp>“六哥说,这地儿有玉矿,和当年你们定情的地方十分相似,你心里一定喜欢。”冷不丁背后一声,有人冲上来,笑嘻嘻把她抱住。

素珍顿觉头疼,这不是一拳打进去棉花的感觉,而是十拳。她顾不上被没心没肺的连欣压着的伤处,疼的嘶了口气后,她即刻转身,按住她肩膀,咬牙切齿道:“我和你那六哥当年压根就没定情,还有,我一点也不喜欢这地儿,一看就是贫瘠,没酒没肉。”

“李怀素,当年六哥一身麻风,你怎么就看上他了?你对他绝对是真爱,麻风也不嫌弃。”

连欣还没回答,又一把声音插过来,却是连琴,正一脸坏笑看着她。

不仅他,方才里面一堆人都走了出来,都眼带促狭看着她,才眨眼功夫,饭都做好了?素珍想杀人的心都有,一口堵回去,“我那时还在肖想李兆廷,对你那麻风哥哥一点兴趣也没有。”

“可是,据说,你还为了他多做一份工,这不是喜欢是什么?”连捷笑咪咪搭了句过来。

当年的事都被他歪曲成什么版本了?那是同情他好不好?

素珍咬牙,但她怒归怒,不可能掉进他们的套子里,直接把这话题扼杀掉,“你们的比赛完啦,输了吧?”

“主上方才出来了,我们也不好占时间上的便宜,让他莫输的太难看。”玄武出声,倒是难得颇为正经,一副独孤求败的模样。

事实证明,有皇帝会干木匠活,有皇帝写的一手好书法,虽然最后亡了国,但也有皇帝是大厨。

半个时辰后,众人在院子吃饭,连捷等人再也没吭声,连玉做了四菜一汤,配有米饭和面食,还附赠饭后甜品,而且看去喷香流油,临时联盟几个做出来的基本看不出原来是什么东西。连捷和连琴各输了上京一座宅子,而且,最惨烈的是饭点到了,食材也都折腾光了,必须把自己折腾出来的东西干掉。

只有素珍和连欣有幸吃上大厨的东西。

吃的酣际,有人来敲门。众人微诧,这地方他们刚到,人生地不熟,谁来串门子。明炎初放下碗筷,去开门,院外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公子们初到鄙地,从此也便是镇上人了,给送些吃食过来。山野地方,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待客,但总是家中老婆子所做,聊表心意,各位官人别嫌弃才好。”

“是是,那个……几位慕容公子都在吗,能进去拜访一下么?”接着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

“谢谢大娘,两位稍等,”明炎初似乎是接过东西,礼律道谢,很快又转身过来向连玉请示。

连玉正淡淡看素珍喝汤用饭,眸中含笑,见明炎初看来,心情颇好的颔首道:“请两位老人家进来。”

那老者夫妇进来,连琴两眼发亮,立刻抢过老太太手上饭篮,老人看的暗暗摇头,看样子必曾是京中富贵人家,如今家道中落,连吃的也顾不上了,不得不到此挖采矿石。但这三个青年都长的好,一表人才的,看着讨人喜欢,若是并未娶亲,这肥水不落外人田……她拿眼瞥了丈夫一眼,那老者没理她,只笑道:“晚上有个新矿开采祭兴,几位公子也来参加罢,这镇上青年和姑娘都会过去,是祭奠,也有些歌舞玩乐。”

“是呢,几位公子若未娶亲,来玩更好。”老太太忙不迭说道。

连玉起身,淡笑答道:“两位老人家客气了,正好,鄙人带妻子一起去看看热闹。”

眼见老婆子失望地又朝自己瞪来,连琴连忙道:“我哥未娶妻,我是不能先娶的。”

他说着一指连捷,连捷没想到连琴突然耍贱,一时怔了怔,没有答话,那老太太正欢喜,玄武道:“好是好,但他喜欢的不是姑娘。”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