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朱雀突道:“你说的桑湛,莫非就是他们提到的下任族老的人选?方才不是听到有人说这事正中桑家下怀,桑家大家长都绿了脸。”

众人谈兴甚高,素珍却是想回屋。杖刑后她心境有了很大改变,从前不明白她父亲一腔热血,曾为民请命,为何后来甘愿隐居小县,县中但凡有案事,他也只淡淡看着,不会去过问。

如今倒有些懂得。

只是,这到底发生了案子,涉及到她老本行,无伤无事,突然毙命,颇有些古怪,又和今晚遇到的这个桑湛大有关系,她还是留了下来,把众人的话听完。

一花一世界,这族中竟也宛如是一个小朝廷,一个小江湖。

这里握有最大掌事权的也非今日所见老者,也即是族长。

而是长老。族长只负责管理平日此间琐事。

若有大事,当由长老决定。这长老也不似他族,由好几个老头子组成,这里只有一人,也不论资排辈,而是有能者当之。

上任长老身故前,曾举荐过族中两个年轻人,一是鹰家鹰炎,一是桑家桑湛。

两人当中,鹰炎为人处事手段严酷,桑湛则清正开明,呼声更高一点。

自外乡人挖矿后,这不算特别富足的族群,便动了发财致富的念头,鹰炎支持,桑湛反对,鹰欲请人回来大幅度勘测,将所有矿藏挖掘出来。

桑湛亡母是汉人,他时常外出学习,在这种情况下,曾延请外间名士回来勘探,开了一块矿地,将个中所得悉数分给族人,在改善了经济情况下,族中本也偃旗息鼓,但后来,在鹰炎的鼓动下,又请人找到新矿,族中人不少被打动,毕竟,世上有几个人嫌钱多?

几乎四分之三的人都赞成此举,连与桑家订下娃娃亲,族中另一大户兰家,在鹰家的许诺下,也都站在鹰家一边。

桑湛未婚妻兰娜也支持这项举措,甚至和桑湛起了争执。

而这兰娜不是普通人,若非女身,也将是长老的备选人之一。

这不,明日大会族中便是等兰娜回来,她不仅是族中几个精通医道的人之一,更是是族中巫医。

此前,是送家中妹子到上京的女子学堂学习。按路程,明日便该可赶回族中。

朱雀说到这里,别说素珍,其他人都颇有些目瞪口呆之感,明炎初道:“你怎么知道如此清楚?”

“方才我们分散玩,”朱雀刮着鼻子,“找了三个姑娘聊天,在我的美色引诱下,就什么都清楚了。”

玄武道:“你没说你还给了她们几锭碎银。”

众人都笑,朱雀狠狠瞪了他一眼,又道:“我们是来度假,没想到还卷进了一堆是非之中,这看着倒也刺激好玩,但主上安全为重,也许该向他奏禀,换个地儿?”

“是啊,我是想去感受民族风情,不是去看死尸的。方才那人站在中间跳舞,突然直挺挺的栽下来,吓死我了。”连欣也皱眉道。

“有人的地方,便有纷争,有利益的地方,便有苦斗。到哪里去不是一样,就在这儿留着,如今出了人命,他们虽非我族,但同属大周子民,朕也想看看,这是谁在主导这场角逐,必要时,出手调停。”边角有人淡淡出声。

众人一看,但见连玉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手中还端着一碗药。

连捷颔首,“我赞成六哥。”

他说着又突然蹙眉上前,执起连玉的手把起脉来,连玉止住他,把药递过,“给李提刑。”

连捷把药拿过,走到素珍面前。

“是,主上。我等会做好防备。”

明炎初以下,各人都应了,一是连玉的命令,二是看的出也都对这里起了些兴趣,只有连欣苦着脸,连琴甚至开始在游说各人博彩,看谁是凶手。

素珍没有接药,看向远处黑逡逡的山,“陛下,你该回去了。是药三分毒,是伤就会好,但好不了也是永远好不了。你的战场不在这里,何必在此耽误时间,你缺朝一天,朝臣的心只怕便会散一分。”

月明星稀下,近郊灯火处处,远山沉黑无伦,听得她轻轻道来,每人心里都沉甸甸。连琴连忙道:“李怀素,你莫误会,六哥不是真要在此当昏君,他是希望借此让权非同他们尽快把所有东西都布置好,我们也好出手。”

素珍眉心微微一缩,回头笑,“原来我是你的棋?”

连捷和明炎初同时喝道:“你没文化便不要开口!”

眼见素珍转身回屋,连玉伸手想去拉,但最终任她从身边走过。

“连欣,你回去陪她。”

他命道,连欣难得乖巧地点点头,赶紧小跑过去,跟上素珍。

院外,人人无声。

连玉背手望月,良久,淡淡问道:“阿萝那里可都安排好了?”

明炎初垂手回道:“已从玉牒除名,安排由阿萝姑娘提出静养,名义上到寺院,实已送出宫去,置了田宅,与顾夫人一起生活。”

“嗯,听雨大儒那里也知会了?”

“是。”这次,朱雀回道:“权非同如今虽与顾惜萝颇有嫌隙,日后万一……但有听雨大儒在,权非同不至于乱来。”

连玉顿了顿,“老七,霍长安那里可有消息?”

连捷摇头,“还没有,自从第二封信后,霍长安便和我们失去了联络。”

他话口一落,众人脸上都有凝涩,连玉却只道:“再探,另外,加紧搜查冷血的下落。”

“是!”

“都先散了罢。”

“是。”

“主上,你怎么还不进去?”

玄武没动,看连玉静立月下,问了一句。

“时势不易,你一定要多保重。”顿了一下,他又加了句。

连玉微微一笑,“她写给朕的信中曾道,倒也不曾后悔,但朕却想,如果可以,没有遇上最好,那末,我也没有了如今执念的理由,明知她不愿,却死也不肯撤手。人世不易,路路难走,少了儿女情长,倒自在许多。”

素珍不知连玉在院中站了一夜,但她也一夜没睡,她一夜无话,连欣也不敢多言,到了天亮,她才合了下眼。

朦胧中,连琴在外敲门,似乎是来唤连欣,连欣蹑手蹑脚下床,出了去。

起来的时候,院里已没有了人,她想起了昨日众人所说,知道他们到开会的地方去了。

院中,石桌放了一张纸条,简单一句,药汤膳食皆在厨下,落款是慕容六。

连他都出去了。

素珍回屋收拾了一下。她也要走了。

不和连欣告别也好,省得这丫头伤心。

她还是输给了连玉,她无法与他继续再处下去。她很清楚,她是再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但还是会为他伤情动绪。

这不是件好事。

才踏出院门,没想到,桑湛却再度来访,一双男女仆从手上均拿着礼品。

素珍对这人好感更多一丝,不为这些礼品,而是他对亡母那份心思,她想到什么,开口道:“桑公子,若你真想道谢,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只要把我带出这山谷便好。”

桑湛被她的话带出丝轻怔,他也是个聪明人,朝微开的院门微微一瞥,不动声色问道:“姑娘不是一大家子迁居过来的吗?为何突要独自离开?”

“我是被他家人强硬带来的,你莫看这家子的男主人长的人模人样,却是身有顽疾,无

法行.房,无法生育,发病时还直如疯子一般。我寻着机会自然要走。”素珍摇摇头,一番话说的面色不改。

415

“你来此不是自愿,是被逼?”

“是。”

那桑湛有些诧异,他盯着素珍看了一会,终是颔首,“好,随我来。”

二人才走了几步,两道身影如电,落在两人面前,却是一瘦高一黝黑两名男子恍。

“夫人这是要上哪儿去?属下两人请求随行保护。”其中,瘦高男子淡淡开口。

素珍心中一凛,这两人她有些印象,尤是瘦高男子,这声音,他曾开口堵塞过权非同,他们是……当日杖刑的内监!

她真是大意,连玉微服,怎会不带护卫?这院子四周只怕还不知藏了多少这样的人,她心下发冷,昨日明明有人,他还上树替她捡相思!

她看了这人一眼,焉知这男子也淡淡回看,言道:“得罪了。”

她心里莫名一动,对这人有些难言的反感,但她自不能连累桑湛,正要让他们带她过去找连玉,而桑湛两名仆从正露出警色,桑湛却缓缓挡到素珍面前,突然,后面又有一名华服男子匆匆走来,面上都是焦急,“阿湛,终于找到你了!几名大医联手检验尸体,兰娜从死了的阿川叔发顶取出一枚金针,证明这死是人为,在鹰炎的煽动下,族中大会上许多人都将矛头指向你,说是你暗中杀了阿川叔,再伪成是大地母神发怒,阻止开矿,原本支持我们的人如今也好些倒戈相向。这情况越发不妙,你看要怎么做?”

桑湛沉默未语,男仆阿布却已忍不住愤然出声,“我看这事分明是鹰炎做的,故意栽赃我们阿湛主子,这兰娜小姐也是,竟帮着鹰炎。”

“阿布你就别添乱了好吗?”那华服男子横他一眼,对桑湛道:“阿湛,兰娜向来是帮理不帮亲,也一心希望我族能复兴,而非让屈居在这等小地方,当然,不是说,理不在你,而是……总之,我的意思是莫要伤心,我们几个自小长大,你不是不知道,虽说亲事是父辈所订,但她心里对你最是有好感……”

桑湛止住他,“阿奇,我和兰娜不合适,但你放心,多年情谊,我绝不会因此恨她。”

“走吧,”他说着,又看向素珍,正欲开口,那女仆低声劝道:“主子,如今这种情况,阿奴认为,你还是出谷避避更好。否则,他们正在气头,对你很不利,万一大伙要把你捉起来,这鹰炎目前要的也是再无阻力地开矿,我们先出谷,看看怎么杀他一个回马枪才好。”

“不行,他们定要挖矿,我可以做的是不去祭兴,但如今族中同胞被害,我不能不去,为自己也为阿川叔讨个说法。”

桑湛微微扬眉,眼中透出丝苦涩,更多却是坦然和从容。

素珍心中叹了口气,冷不丁又听到他温道:“姑娘,随我过去,我在此处也还算有点小力量,待我稍一处理此间事宜,便遣人送你出去。”

他说着目光淡淡从素珍身前两名男子身上掠过,接着又低声对素珍道:“看的出姑娘方才所言虽非确实,但姑娘需要援手,我一定尽力。”

阿奇几人都有些吃惊,素珍也是微微一怔,他已是自身难保,却还对她仗义。她本想退回作这院子,待连玉回来,闻言,心中豪气陡生,决意跟过去,

也算是给这个萍水相逢的侠义青年一丝支持。

也正好和连玉言明。

“那素珍先谢过了,桑公子,请。”她笑笑,向他先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桑湛一笑颔首,阿布低声嘀咕,“姑娘,我们公子人好,可这当口你能不能别跟来再添乱?”

“阿布!”桑湛语气一沉,阿布惊,连忙低头。

阿奇和阿奴连连看了素珍几眼。这时,那瘦高男子皱眉,又欲再开口,却被素珍一眼瞥来。

“你们要拦我?”她含笑问。

黝黑男子立回,“不敢。”

素珍也不多话,只对桑湛道:“公子不必招呼我,和阿奇公子继续商谈正事便好。”

她说着自动走到两人背后。桑湛眸光微闪,再次出于意料,看了她一眼,也不客套,只和阿奇先行。

族中大会召开的地点并不太远,是在族中祠堂举行。

那祠堂院落极大,高墙敞地,里间也是极为开宽,羽翅彩服,好不热闹。

“桑湛来了。”一道道声音从堂上传来,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话语顿止,院中人们让出一条道来。

Lp>

素珍跟在后面,在院里前方人群中止住脚步,桑湛几人快步走进堂中。

又数道目光从旁侧过来,都带着惊喜,是连欣他们。

他们正好在院中另一侧人群之中。

“你不是不来吗?”隔着人群,连欣口型向她传话。

当中,唯独连玉没有吃惊,眼中波光如瀚,笼到她身上。

她朝连欣点点头,避开连玉的目光。

堂上人群也是两侧分开,倒是能看的清楚,地上一只担架,架上眠着一个大汉,双目紧闭,脸色痛苦。正中是七八个人,这些人分站在尸首两边,左侧,其中一个是昨日见过的族长,他背后是几个年轻男女,想是他的子女,他身旁是一个看去城府颇深的微须老者,旁边是一名青年,青年棱角分明,眼目精警含威,淡淡看来,让人尤感压迫!

他背后是四名服饰不俗的青年,尸首右侧,是一个白面无须的老者,眉心深蹙,他身旁是一个明艳绝美的姑娘。

这姑娘另一侧,又是几名上了年纪的男女。

素珍大约能猜出各人身份。族长旁边的就是鹰炎、和他的得力支持者,两个老者则很可能是鹰桑两家的家长。

这美丽的姑娘就是桑湛的未婚妻,兰娜,兰娜旁边却是族中几名权威的大家长。

眼见桑湛到,族长先怒而开口,“阿湛,这事你怎么说?你可敢当着死去的阿川承认,你犯下的罪孽?”

“阿湛卑鄙!”

“他不支持采矿,是想将矿物暗中占为己有!”

他此言一出,立惹来群情汹涌,堂上院中族人齐声声讨。

“人为财死,你们都忘了阿湛从前替族中做过的事吗——”

“他母亲是外族人,他怎么会为我族真正谋福祉?”

“让他滚出我族……”

无须老者又惊又急,辩驳了几句,但须臾便被人们压了下去。

鹰炎甚至还没开口,只是微微笑着望住桑湛。

阿布忠心,急得快哭了,“你们冤枉阿湛主子……”

可惜,这哭声很快被沸腾的人声湮没,直到鹰炎举手,四周偾张的激烈方才渐渐安静下来。

他缓缓开口,“阿湛,不能只是你家富裕,我们整个族群都需要富裕,我这人率直,做事得罪人多,但带领复兴我族昔日富强是我毕生所愿,长老之位我也可以不要,只要你消除私心,我鹰炎第一个奉你为下任长老,你莫要伤透所有人的心,伤透兰娜的心?”

“是这片土地给了你荣耀,你该好好珍惜。”

桑湛脸色微白,但只是微微的笑,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兰娜有话说。

兰娜握着手中金针,望住鹰炎,“阿炎,此事未经证实,你先莫要这般说。”

“阿湛,”她眉头深蹙,“告诉我,你没做过这样的事,阿川叔不是你杀的,你没有因为一己之私,而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告诉我,告诉大家,你已经知道从前不对,不该将矿物据为己有……”

桑湛突然道:“我没什么能承认的,若你们当真认为我犯下杀戒,那便按族中刑罚将我处置。”

他竟也不辩驳,这有些出乎众人意料,兰娜眼中透出失望,苦笑道:“我是为你好,为何你非要将我好意曲成是诬蔑?”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