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到底是谁污蔑谁?这般的好意阿湛少爷承受不起。”阿奴上前,咬牙说道,字字清脆,但她很快被鹰炎背后几名青年上前团团围住。

“你们别逼人太甚!”阿奇大怒,与阿布奔上前去,想阻止几人的凶狠。

“阿奇,你算老几,你只是桑湛的走狗,谁给你这个资格在大祠堂说话!”那微须老者大声喝道。

更多的族人立刻围住阿奇和阿布。

桑湛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把眼前一切望住。

“素素,你上去检验尸首吧,指不定能找出证据,帮一帮这桑湛,我看他怪可怜的。”

背后,传来连欣小小的声音。

素珍侧头一看,但见众人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个来到她身边。她没有回答连欣,她想

起当日杖刑,虽是一场惊梦,但当时,没有一个人替她……真正出头。

新科状元册封的时候,也早已没有多少人还记得她。

她连自己都过不好,又有什么资格去替别人出头。

“有些东西碎了,补回来确然已非当初模样,譬如你我之间。可有些东西,打破了,就去重塑。千万人来去,你还是你。”

另一把声音在后面淡淡响起。

416

“李怀素,我始终相信,有些东西是永远也不会变的。”

素珍尚未动作,堂中气氛已变得异常尖锐,桑父驳斥鹰炎,却被鹰父和另外几名大家长严厉喝止。

眼见鹰炎的人便要把桑湛这边所有人捉住,兰娜紧紧盯着桑湛,似在思索营救之法,目中既有严厉,也有失望、痛心刀。

“住手,我愿束手就擒,把他们放了。”桑湛看向族长,还有几名大家长,傲然说道恍。

他目光极快地从堂中的心腹族人身上扫过,他们原本得到他的命令,按捺不动,如今都积怒难平,蠢蠢欲动,他却以眼神止住他们,先保存下力量。

“请慢。”

鹰炎唇角噙笑,与父亲对望一眼,却突听得有人道:“兰娜姑娘无疑是最好的大夫,但在下曾从事过仵作的工作,这尸体能不能让我察看一下?”

“女仵作?”

“这世上竟还有女仵作?”

人们都大为诧异,相顾私语,却见朗朗声中,人群中一个白衣女子缓缓走了出来。

“那姑娘……”阿布先激动地大声说道,桑湛也是不无惊喜,但他终是朝素珍摇了摇头,阻止她这种以卵击石的行为,兰娜也充满疑虑的看了过来。

鹰父冷笑,劈手指责,“神泽被我族,赐玉石大矿,若非我等怕扰神,望尽快矿藏挖掘完毕,又怎么会让你等外族人来此参与开掘?”

“原来你们也敬畏神?我还以为敬畏神的人是不敢杀人的。”素珍淡淡反问,毫无畏惧。

连玉明白,她不愿和他破镜重圆,但却希望她,不管还会不会爱他,也还是要做她自己。不需要被万民拥戴,不需要被绝大数人理解。

爱情的裂痕,有时是穷谁一生也无法修补,但自己的尊严和价值,却是生可带来,死能带去。而她也可以笃定,只要有他在背后,她便可放手做她想做的事情。

不管,她是不是还爱他。

“你说什么?你竟敢诬陷是我们杀人?”鹰父冷冷道,目中透出一丝狠色。

“你们是桑湛的人,所有人都亲眼看着,这女子是随桑湛而来的,鹰炎挑眉笑,决断命道:“将前来捣乱的外族人给我捉住。”

素珍皱了皱眉,还未答复,连玉从人群中出来,边走边微微笑道:“外族人是不该管你族人的事,我们也不想徒惹麻烦,然而,此人死于金针刺穴,你们说是有人故意杀人,冒充神灵,但会不会有一种可能,这人果真是神灵发怒天谴所杀,这金针是有人在阿川死后方才刺进去,伪装成是人为,不顾神怒,继续开矿。”

“我们和这什么桑湛可并无交情,只是,他家雀鸟落到我家树上,内子替他捡拾方才认识。就凭这一点关系,我们能为他说话?我等一心来挖矿,只为‘钱’之一字,我们要搞清楚的只是,这到底是人为,还是神灵降罪,若连命也保不住,再多的金银又有什么用?”

“你们大可以现下便将这姓桑的宰杀了,看我们会不会说一句,过后只需让内子验证一下,消了我们疑虑便行。”

他在她前面一些的位置停下脚步,面向祠堂外所有族人,侃侃而言,眸如墨玉,白袍肖雪。

“什么……”

许多人脸上都现出恐色,迭连出声,纷纷看向族中几名大家长和族长。

素珍没想到这男人会反其道而行之,不说另有凶手,而依然将矛盾引往神灵身上去,什么来挖矿赚钱更是“信口开河”,但这番话却刺中了族人心脏,又是从一个号令天下的男人口中说来,竟把绝大多数人镇住。

就在鹰炎脸色微沉之际,素珍趁隙上前,半蹲跪到尸首旁,阿川尸首方才才被检验过,身上并无衣物,只以一幅长条白布盖住。

她迅速揭开布幅,将布帛掀至半腰。

玄武、朱雀上前,将尸体移成侧躺状。

那是具壮硕的身体,因是冬令时节,死后时间也不太长,倒暂未出现腐败肿泡黏液等状,但肩、腰、手各处却已布积了好些红紫颜色的斑纹。

尸首头部兰娜既已检验过,素珍也便先暂不查察,手,从他皮肤沿骨骼节节而下,手法娴熟,速度如电。

“斑物最快可在人死后四分之一个时辰里形成,晚则半到一个时辰不等,”她边检边道:“若身死

L超过一定时间,斑物不会再变,然而在最初几个时辰里,如遇外力挤压,斑物可消失不见,尸身也可因更改停放位置或遇新压力形成新斑——”

“就似这样,”她说着,手指在阿川半腰处用力敲下,但见那处紫红斑纹瞬间白化,她手又往下滑去,继续检验,突然眸现愕色,往腰部某处猛力一按。人们本对她突兀动手,本十分不满,但眼见她一弱质纤纤的女子,面对死人,竟毫无惧色,五指到处,变幻精准,都一时忘了言语,更有被她神色所惊者,几乎立刻问道:“如何?”

“此处按之坚硬,手起颜色不变,只怕是被深厚内力所致隐伤,死后血液沉积显现,非是普通斑物……但颜色如斑,若不注意,可误作斑物处理。”

“内伤严重,可致人死亡,为何还要针刺头部致命穴道?除非是,行凶者要隐藏自己武功。”素珍说着缓缓起身,盯着族长慢慢发问,“请问族中谁会刚烈掌法?”

“鹰炎,他修习的就是厉害的外家武功!”

那边,被众人包围的阿奇和阿布立时大声说道,人们也都惊得瞪圆了眼睛,族长和几名大家长也都面面相觑,鹰父眸中狞色狰现,“你故意说阿川死于内伤,分明是指鹿为马,还敢说不是桑湛的人!”

“我到底有没有指鹿为马,把尸体剖开就知道。兰娜姑娘是最好的大夫,请她来看,请她来说。”和他的凶狠不同,素珍眉目间带着从容的笑意。

兰娜上前一步,一双秀眉蹙得紧紧,有惊又有喜。

“大伙听我一言,这分明是桑湛勾结外族人,嫁祸于我,来人,给我杀了这妖言惑众的女子,还有那个姓慕容的男人!”鹰炎脸色如鸷,他四名手下立刻抛下阿奴,向素珍袭来。

“保护素珍姑娘!”

桑湛厉声道,他说着一脚撂倒身边一名鹰炎手下,抢了过去,族中他的数十名心腹也立刻上前,阿奇和阿布也和围在身边的人打了起来。

然而,拥护鹰炎、誓要开矿的人极多,在鹰炎眼色下,扑上前来动手,将众人悉数拦下。

今日审批桑湛,他们早被鹰炎下令佩戴刀剑,且人数众多,桑湛的心腹不免节节后退。

“住手!”族长等人大喊,却那禁止得住,这疯了一般的形势。

眼看两厢搏斗,中有刀剑霍霍,普通族民皆都惊恐慌乱起来,大叫着四处逃跑。

此时,鹰炎要格杀勿论,连玉一行即便表明身份,也不会有作用,玄武跃到连玉身边,另一边,就在素珍身边的朱雀,神勇地将素珍拉到身后,人群中,连捷连琴护住连欣,青龙一脚把不会武功的明公公踹了个狗啃泥,踢进人群深处,让他离开战局,别帮倒忙。

“保护六少和夫人。”连捷边打斗,边对明炎初手下两名护送素珍过来的心腹沉声命道。

那瘦高男子二人武功也是极高,不待他出声,已各自飞身来到连玉和素珍身边,连玉命道:“注意,不能伤及无辜百姓!朱雀,先带夫人离开,到安全的地方等我!”

朱雀点头,然而鹰炎父子恨极素珍,竟奔跑来到素珍身旁,连玉此时正和鹰炎手下交手,他武功不俗,玄武更是凶残,但他带伤在身,玄武又分身保护,虽还有那黝黑内侍挡着,但族人如潮水般涌上,一时竟无法脱身。

眼见那二人向素珍攻去,连玉目光骤变,可他被鹰炎点名,身前无数攻击,根本分不了身,过去,他从一族人手上夺过一枚长剑,刺翻了对手,眸中狠戾乍现,“听我命令,对强攻者,格杀勿论,玄武,别管我,你过去保护夫人。”

玄武见连玉白袍染血,不禁迟疑,正犹豫间,素珍身边,那瘦高内侍高声道:“玄大人,你保护主上,属下纵死也会带夫人出去,让我们的人赶来支援。”

朱雀闻言,毫不犹豫,立下出手接过鹰炎父子所有攻击,让男子突围。男子一咬牙,趁机将素珍抱进怀中,旋身跃起,从人群头顶飞踏而过。

危难中,素珍很清楚,她死去的心还是会为连玉的安危而担忧,但她知道,留下是负累,只大声道:“慕容六,我在外面等你。”

她看到他抬头,目光中千言万语,都化作唇边一抹浅笑。

417

“捉住他们,别让那娘.们给跑了!”

背后,传来鹰炎狠狠的声音,接着一拨人追了出来。

素珍计上心来,对瘦高侍道:“小哥,你找个地方把我藏一藏,你呢,就回院子那边搬救兵,没有我负累,你能跑快点。”

“夫人,不行,”瘦高侍立时驳回,他看着渐近的追兵,忽然将素珍放下,往腰侧摸了一摸,随即又往另侧摸去,掏出一个竹筒来,“事到如今,只能一搏,两地不远,希望我们的人能看到这白日焰火。恍”

他说着,一簇火花在“哔”的声响中便飞到半空,爆散下来。

“看,这帮外族人果然没安好心,还有帮手,不能让他们坏了开矿的事。”

追兵到来,为首之人见状冷笑,二三十人将二人围堵住,刀剑锋利,杀气毕现。

瘦高侍眉头紧皱,一手把她护在怀中,一手持剑与众人对峙,素珍自觉不喜此人,但面对此种情景,却出奇的没有多大畏惧,不知是知道他是连玉手下的人,强将手下无弱兵,还是其他什么。

她低声道:“你一会给我弄把剑,我也会点武功。”

“属下会拼尽全力保护夫人。”瘦高侍本全神贯注御敌,闻言,不客气地笑了笑。

他说着眼梢斜下一动,眸光突亮,“看来属下走运,可免一场恶斗。”

素珍听闻,心下也是一动,侧身瞥去,但见数丈开外,背后数十黑衣人,目挟厉光,施展轻功而来。

族中人吃惊,似不意这外族人援手如此之多,且一看便知是武功好手,然而,此时,瘦高侍却忽又眸光一变,“不好!那并非我们的人……”

素珍也是一惊;“这浑身漆黑的,你居然还能认出来……”

她话口方落,两名黑衣人迎面而至,口啖轻烟,往二人脸上轻轻一吹,素珍头目一眩,迷蒙中,只隐约看到,一剑从她背后那人肩胛而过,一剑从他腹下穿入……

“别杀他!”

她满头大汗,坐了起来,却旋即被眼前景物惊住。

手,也微微颤抖起来,抚摸过这身下满床红艳。末了,她翻身下床,朝这屋中四周打量起来。

为什么会……会在这儿?!

难道此前都是梦?

可那些经历过的东西又怎会是梦?

她抚着疼痛的额,慢慢推门走出去。

月华幽幽,满园静谧。那镀着银色光泽的花卉前,一人负手静立,侧轮深刻挺拔,俊美绝伦。一身素竹青袍,广袖微微鼓起,光影如晕中,素珍想起,桑湛他们口中所说神祗。

但显然,这不是什么大地母神,而是个男神。

“奸相。”她心中被什么盈上,满住,低唤一声。

那人闻言立刻返身,目光交错中,他眸色变幻,有点幽深莫测,似乎看到她,也没有太大的喜悦,他缓缓走了过来,脚步极慢,就像个早已数见红尘的老者。

一瞬,素珍心中说不清什么感觉。

她从没理所当然的觉得,再见,他会如何殷切、激动,甚至,她曾一度不想再见,因为这辈子还没过完。

可是,他眼中隐藏的疏离,让她觉得微微发凉。

“……”终于,她嘴唇轻动。

“我的人只重伤他,没有杀死,算是给连玉一个教训,也给你一份心安。”他仿佛知道她心底深重的疑问,先开了口。

那瘦高男子没死……她略松了口气,她不是什么菩萨心肠,但也绝不愿意有人为她而死,心中有两个字也几乎要冲口而出,他唇角泛起微涩的弧度,再次淡淡截住她,“连玉也没事,那小子聪明着,屡遇险情,都能掌握局势,化险为夷。”

“当然,”他眸光攫住她的,语气有些轻描淡写,“我若偷袭,他此次只怕也麻烦。”

“这本来是一次好机会。”他视线下移,微微落到地上,“我心中也不仅仅……”

他说着,又止住,上前携她而行,“此处风大,你身上还有伤,这冷,回屋再说。”

他靠近一刹,她鼻中环绕都是他身上清幽香气,素珍突然没有了言语。

Lp>

二人回到他卧室,坐到桌边。管家进屋,送上夜宵和手炉,又静静退下。

她拿着手炉取暖了一会,他把碗碗碟碟中一碗热奶.子推到她面前,“喝口祛寒。”

素珍把手炉放到一旁,低头吃喝起来,连玉那里没有大事,她也算放了心。但眼前情景却让她很不自在,不知为什么,他对她,竖起了层篱笆。

虽几经生死,心思早与往日不同,但她素不喜冷场,还是把话找来说,“你怎么知道我其实没死?你的人怎么就到了那边,你知道那个桑湛最后怎么样吗?”

权非同拨弄着自己碗上汤匙,“我不想多谈。连玉有办法从我这边把人弄走,我也有法子把人从他身边夺去。总之,我和他之间,谁都不能小觑了谁,否则将会输的很惨。”

素珍突然觉得有些讽刺好笑,他似不愿再见她,也不懂为何还把她弄回来。

也许是此前的做法,还有她的信,伤了他……

她吸了口气,站了起来,笑道:“奸相,我很高兴今生还能相见,你好好保重,我走了,希望,以后还有再见的机会。”

她说着看他一眼,往门口走去。

“冯素珍,你许的倾盖如故难道都是哄我玩的?可我却当真了。”

背后,他声音微哑传来。

“你是不是觉得这辈子还未完,所以便不作数,嗯,那确实不该作数——”

她站在门口,听得他浅浅笑,紧跟着便是他极快的脚步声,她心头一跳,却是他在背后把她紧紧抱住。

他两支手臂如铁烙横在她胸.脯上。

“我知道,我没有救你,你心里其实恨我,信中的承诺,我失去了资格。”

“我把你带回来,其实自己也犹豫,该怎么面对你?”

“当时我不知连玉有心放你,我若要救你,舍的不仅仅是自己一条性命,作为男人,我愿为你冒险,但作为权非同,我无法抛弃经营多时的抱负,还有一些人的期望。”

“若当时不是那个情况,有人要伤你杀你,我必舍命阻止,你懂吗?”

“你走也不过短短日子,我却觉得时日难过,你留给连玉的话,我心里在意,却也会为你对我说尽早遇上而窃喜。给我一个机会,我想照顾你一辈子,就像你爹对你娘一样。我不会似连玉,拥三宫六院,我只要你一个,你就是我永远的管家婆,好不好?”

他温热的气息吞吐在她的耳畔,不是年少男子的迫切表现,而是一个成熟男子千帆过尽、深思熟虑的承诺。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