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对方身形明显一僵,他缓缓转身瞬间,素珍也看清楚,这人背后的那两块墓碑,碑文所示,一是她爹娘,一是红绡。

他看到她,眸光带疑,却又光亮逼人,他虽带着疑问,却没有像他那些兄弟姐妹那般,问她话,而是缓缓答道:“我一直联系不上霍长安,但前几天收到疑似是霍长安的信函,信中也没别的话,只有西边一个国家的地名,他和无烟似乎出了事……”

“什么?!”

素珍大惊。

“你莫慌,我已派人沿路寻找他们,只要他们还在世,便一定能找到。霍长安是出生入死的沙场悍将,不会那么容易就丢了性命,更不会让无烟出事。”

素珍这才稍松了口气,仍冷淡地看着他,胸.脯激烈起伏。

“你为何在这里?”她再次问起,“这衣冠冢你来立合适吗连玉?”

连玉自嘲一笑,看了眼沾满泥土的双手,淡淡道:“收到长安的信,我便知道,我和权非同还有一直隐藏在暗中的晋王党势力,交战的日子不会太远。”

“到时,是哪里都不能走开一步。我趁这最后一点空暇,出了皇榜,赶到这边一趟。看看你出生、长大的地方,也想亲身拜拜你父母。”他侧身指指两块墓碑,“这并非衣冠冢,是我从乱葬岗拣回来的骸骨。当初虽是草草掩埋,严鞑还是在上面做了标记。”

哪怕,不久前,恍惚间仿佛看到父亲对她说,珍儿,一切已经结束,也知道,在连玉的立场上,他没有错,甚至她父母的死是孝安下的命令……素珍眼泪还是夺眶而出,“你有什么资格来埋葬我父母?这天下的人谁都有资格,唯独是你。我不再去谈仇论怨,但不代表你有资格来做这件事。”

“请离开,不要打扰他们的安静。”她指着门口的方向。

“好。”

他想过去狠狠地抱住她,但把肮脏破碎的双手攥得骨节泛白,他最终只是低沉地答应了一声,心笑,我知道我没资格,只是怕你哪天回来替他们下葬的时候,会伤心难过。把至亲尸骨从乱葬起出来的心情,我很清楚,十多年前我曾做过。

他走了几步,突想起什么,“权非同呢?拜祭父母,他不陪你吗?我把人留下,你有什么用处可——”

“不必!”素珍看他双眉微拧,大有对责难之意,心中一怒,几乎脱口而出——我的事和权非同又有什么干系!

但他既然这么想,她何必去解释,只道:“他有公务在身,我先行一步。”

说完这话,她再不言语,走到墓碑前,缓缓下跪,低声道:“爹娘,不孝女素珍回来了;红绡儿,把你坑苦了的小姐妹回来了。”

连玉看着她单薄的身影,想起权非同杖刑时曾舍她而去,如今又让她孤身上路,他心中怒火横烧,枉费他曾想,若这场战役他不敌死了便罢,若他能胜,除霭太妃,余人他是必杀无疑,但他也许设法留下权非同的命,让他和她江湖逍遥。

他深吸口气,抑着满心疼怒,快步离开。

多留一刻,他便越想将她带走。

出得院落,众人迎上来:“六哥(主上)……”

他打断他们,“回客栈。”

“六哥,你看你和怀素这般也能与遇上,不是缘分是什么,我去帮你说去——”

“朕说,回客栈,明日即刻启程回京,谁都不许去打扰她,别让朕说第三遍!”他冷冷打断连欣。

连欣被他狠狠一斥,也是气怒,“本公主不管了。”

连玉已大步而出,众人虽是焦急,但也知他心意已决,也只好跟了上去。

青龙白虎走开,到前面的地方把两辆马车驾过来,众人等在外面。

“那匹马好丑,是不是李怀素的?”连琴发现了什么似的,指着前方,极其没品的抚掌笑。

“这风格看着还真有点像是她的。”

朱雀不大厚道的附和,引得众人一阵笑,但随即看到连玉不苟言笑,负手静立,于是谁也再笑不出来。

连琴和连欣过去逗瘦马玩。

瘦马鄙夷地看二人一眼,旋即转了个身,把屁股对着二人,气得两人哇哇叫。

惹得玄武和朱雀也加入逗马行列,却教瘦马一个马蹄子踹来。

后来,所有人都试过,均遭鄙视。连捷自诩帅气,也没能幸免。

这时,青龙白虎驾车回来,众人要待上车,连玉却走到瘦马旁,轻轻拍拍它脑袋。

瘦马本独自在嚼草,嚼得不亦乐乎,不知为何连玉靠近,它却十分喜欢,见他跟自己亲昵,马头过来蹭他脸颊,看得众人目瞪口呆,心忖这匹丑马的格调还真高。

连玉一直紧皱的双眉微微舒开,朝玄武打了个手势,玄武会意,扔了一包东西过来。连玉取了些在手,瘦马凑过来嗅嗅,欢快地吃将起来,也不怕这长得英俊的陌生人会它毒死。

连玉喂了把上好马饲料,便上车离开。

路上,众人互有说话,连玉却是安静,拿了本兵书在看,直到玄武警惕地一撩帐子,“不好,后面似乎有追兵!”

“我们出行的消息如此紧密,不可能泄露出去。”连捷和连琴也是一惊,连琴的声音随即带着笑颤传来,“我靠,那丑马在追我们的马车!”

“我们这是千里良驹,万里挑一,它居然追得上?!”连欣大为惊讶,把脑袋也挤出去看。

这时,也到客栈了,连玉闻言,也是微微一讶,随众人下了马车。只见瘦马果在后面,见到他,兴奋地跑上来,轻轻咬了咬他的手,似有意所指。

朱雀和连欣被它那模样逗得不行,各抓了把饲料喂它,但它理也不理,连捷等不信邪,也效法了一把,依旧被它嫌弃。最后,依旧是连玉微微一笑,拿了饲料去喂,那丑马才乖乖吃了。众人再度看傻了眼。

连琴忿忿道:“肯定是匹小母马。”

连捷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接着道:“这马是有些灵性,但是为食色随便抛弃自己的主人不是什么好马——”

他话口未完,瘦马把连玉手上那点饲料吃完,一口咬过玄武手上的饲料包,身影随即消失在众人面前。

这时已到了晚膳时间,众人笑骂着进店打尖,以为这点小插曲会让连玉高兴些,连玉的笑容却只昙花一现,众人坐下他便上了楼,让明炎初把膳食送上去。

明炎初下来的时候,一脸愁苦,“他又在看信。”

“那信他都看过多少遍了?”众人面面相觑。

连玉此时确然又在看信,连她养着的小马,他都有想宠养的心思,何况人?这千里一面,一念相思,心中被压藏的情愫又起,灼得他烦躁、易怒、疼痛。

他目光一暗,从怀中拿出她给她哥哥的信,他知道他这样有多魔怔,但和她有关的,能知道多些都是好。

他冷眼看着函上印泥,把封口撕开。

素珍最后是满面泪水抱着爹娘的墓碑入睡的,她自小最怕鬼怪,但自己父母的墓冢她又怎会怕?

她怕的是……连玉。

每见一次,心便下陷一分。今天一见,她……可他们又怎能再在一起?

此时,撑着苦涩的眸,睁眼醒来,已是漫天黑暗,银河在目。

腹中饥饿,她缓缓起身,想出去买点吃的,身上银两不多,她一路省吃俭用,干粮也已吃光,现在不得不出去——

桂树似乎微微一动。

她心中一凛,有些发毛,低喝出声:“谁?”

葡萄架上这时也似乎动了动。

“被你害死的人,李怀素李提刑!”树后,一道声音阴侧传来。

森然恐怖。

她头皮发麻,浑身一颤。

就在这当口,多道影子从天而降,长发飘飘,身上皆穿红衣。其中一人手上,抓着一把匕首,那匕柄上图腾特别,一只狼头狰狞恶毒,她不会记错。

这把匕首曾经插进了她的身.体。

——

29、30两更一起。

426

这把匕首和镇南王妃当日刺伤她的如出一辙,这是奉镇南王夫妇命令来杀她为裴丰机报仇?!

可她是冯素珍的事知道的人不少,但她还在生的消息,却怎么会泄露到魏国?

但现在不该是她想这些的时候,她不能死在她父母墓碑面前,她不能让他玷污了她的家!

这前面一圈十数人,有男有女,看去都是好手桎。

而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自其中一人亮出匕首,刀光刺眼,余人相继亮匕首!

每个人也在此时抬头,脸色惨白,中点红脂。

就似那些纸扎的童男童女。

她不禁毛骨悚然。

妈蛋早知道就不阻止连玉的“好意”了!

眼见他们朝她步步逼近,她压抑着心中恐慌,突然开口:“你们是什么人?被我判罪的仇家?生前作恶,死后懦弱。连名字也不敢报上来吗?”

“李怀素,不必用激将法来拖延时间,本王妃要你死得心服口服。”

树后那道声音再次响起。那是个女人的声音,字字恶恨,如似要喝她血、噬她肉方才解恨,阴森叵测。

随之一个人从树后慢慢走了出来,那些红衣男女也迅速撒圈,朝她逼去。

“果然是你?!”素珍往侧退去,惊颤叫道。

黑魈昏暗中,镇南王妃嘴角下沉,“将她捉住,把她的肉一片片割下来,我要她受尽千刀万劐之苦而死!”

为首两名男女颔首,五爪凶利,像素珍抓来,素珍脸上变色,镇南王妃冷笑,却突见这人半身已退进葡萄园中,突然凌空而起,弹跳到半空——

镇南王妃印象中,这人只是个文人,没想到这飞身而起,武功竟似不俗,不禁震怒异常,而不待她下命,那些红衣男女已施展轻功,立时追截过去!

你道素珍为何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奋起,绝非她那垃圾武功突然升级,却是她故意与敌人说话悄悄退进葡萄园中,一手握住秋千上绳索,将之拉后,随即闪身上去,借助那拼命一荡之力,将自己抛出墙外。

她身子业一落地,立刻施展轻功,往河边飞奔,耳边只听得背后追兵咫尺!

“沙琪玛,驮姐姐走!”

星光下,瘦马在河边不紧不慢的扭着屁股在吃草,听到她声息,丑马竟一改常态,四蹄如电,向她疾跑过来——

素珍热泪盈眶,她多怕他们之间默契不够,或是这瘦马根本不鸟她,如今……

一道利刃突地划破夜空,她一惊,只听得一声厉嘶,瘦马蹄下一滑,竟摔倒在地。

素珍目眦,有人放匕首伤了瘦马,马前腿血水喷溅,她胆战心惊,听得背后冷笑阵阵,就在这时,只见瘦马后蹄往后一刨,竟跃了起来,素珍又惊又喜,却见它扭转头,“嘶”的一声……跑远了。

“我靠!”素珍心情大起大落,但她明白,瘦马若驮上她,结果只有一起挂掉,它能逃出生天,她也是欣慧。

而也是这须臾之间,那些红衣男女已将她包围起来。

黑幕如漆,素珍放弃逃走,负手而立,她快速打量四周一眼,相邻几家虽无灯光,但再远一点,还是有人家,只是,她很快打消呼救的念头,高手环伺,把人招来,无异害人性命,这不能做,和镇南王妃佯谈,拖延时间,设法无论如何也要杀回她一个两个杀手再死……

一时之间,她心中转过无数念头,最后遗留下来的竟是方才为何……不和连玉再多处一会?

她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就在这时,手足遽疼,她低叫一声,跪跌下来。

四个红衣男女持刃和她擦身而过,刃上血珠簌落。

另一拨四人又持刃向她逼近,这次看似是要将刀下到她身体其他部位!

“李怀素,你也有今天?向我儿跪下忏悔吧。”后方,镇南王恻恻的笑,眼中又现出悲恸狞色,“奉儿,看到没有,母妃给你报仇了,你是被这贝戋人宣判斩首的,母妃要她百倍痛苦偿还!”

素珍额上疼出冷汗,她知道这时,几无存活可能,虽曾“死”过,心中亦不无颤惧,但她半跪在地上,忍住那钻心的痛楚,也不讨饶,反哈哈笑道:“裴丰机这种渣滓死得好,忏悔?我只恨没早些宰了这小畜.生!”

镇南王妃大怒,“凌迟,就似凌迟那般,把这贝戋人身上的肉给我割下来!”

“是!”

持刃待去的四人听命,纵跃过去,两往素珍脸颊上割去,两往她肚腹而去,素珍咬牙,待要跳起险险一避,却被后面又冲上来的两个人按住肩膀。

素珍心知,这女人是要将她剃成骨架子,饶是她再大胆,一阵酸水寒意,也立即从胃腹冒出来——

她猛一闭眼,刃器在脸颊划下,一阵劲风急过,她后领突被提起,她只听到王妃厉喊:“什么人,竟敢坏我大事!”

她讶然睁眼,只见一个蒙面白衣男子将她半挟在怀中,仗剑而向四周杀手。

他们脚下是两名倒地的男女,就是方才按住她的那两个人。

两人眉心各有一个血点。

好身手!

她心中喝了一声,大是快慰,抬头一瞥,黑夜氤氲不明中,对方一双眸子如宝石,熠着清冷的光。似有些熟悉,她下意识叫了声:“哥……”

“我不是你哥哥!”

对方冷冷一声打断,这声音是故意乔装的还是——似也透着三分熟悉,可又实在说不上是谁?

她本想换“冷血”,但对方竟似洞穿她在想什么,先她开口,“闭嘴!我谁也不是。”

素珍被斥责也不怒,有人救命她已感激涕零,那顾得上给对方服务态度打好评还是差评,这人也着实了得,揽着她,躲、闪、刺、削,转眼已将近身的三个人又撂倒!

“给我把他们杀了。”

镇南王妃怒不可遏,嘶声下令。

剩下约七八个人齐攻过来,然而这下却不甚妙,这白衣男子武功高明,但带着她却施展不开来,他皱住眉头,抱着她,突然变幻了打法,只攻不挡,这做法是,他和她身上不大要害的位置,他都不防守。

在他肩上中了一剑,素珍肩臂各中一剑后,他又料理了四个人,虽然他极度不顾素珍感受,素珍还是很振奋,拍拍他肩,“加油!”

这剩下的几个人就好办许多,但男子分明也已消耗了不少内力,额上的汗滴到素珍眼中,他喘息也微重,

“在下劝夫人还是带人走的好,否则,剩下的都教在下料理了,这便没有人护送您了。”男子目光透过前面最后几明男女,淡淡落到镇南王妃身上。

“你——”镇南王妃怒极反笑,“好,留得青山在,这仇我终会报的。”

素珍松了口气,然而,男子搂着她的手却骤然一紧。

“不好。”他突然低低出声,素珍一惊,但见冯家之畔,李家大宅墙端跃出十多名蒙面黑衣人,其中一人站在檐上,眼中闪着诡光,突然,他手一挥,那十多人同时跃下,向他们攻来。

镇南王妃长笑一声,“看来想要你命的不只我一个,李怀素,你的仇家不少呀。这下我放心了。”

素珍暗中咒骂,那男子双眉沉了下去——

接下来的战况可谓有些惨烈,他消耗得厉害,只杀了二人,身上已中三剑,其余两剑还好,只划了两道口子,但其中一剑正中要下腹要害之处,看去虽非甚为严重,但也伤了内腑,素珍暗暗心惊,正想开口,让他独走算了,这番救命之恩,她已感激不尽。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