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男子却突然一记虚招,在敌人递来的剑阵中旋身而起,抱着她落到冯宅之前。

“你设法躲上半柱香时间,我去搬救兵,若你支撑不住,那也没有办法了。我不能陪你死在此处。”他说着,深深看她一眼,将她猛地抛了上去。

素珍是个极为聪颖、敏捷的主,脚一落到院中,立下便狂奔到屋前,踢门而进,跃入屋中,又立刻将门在里间锁死,随即她在屋门一侧重重一按,随即几蹦几跃,穿过廊下,来到她爹娘昔日的卧室。

一颗噗噗猛跳的心,方才稍定下来。

她掀掀嘴角,多想,无论遇到什么情况,生还是死,有一个人永远都不会抛下她。

但这人已算是仁至义尽,她再强求就是她不对了。

她跛着脚跳到床,把父母床上的被子盖到自己身上,屋子已空旷许久,被上都沾了尘螨,但父母的气息似乎还隐约传来,让她感到安心。

屋中惨叫之声迭起,她挑眉一笑——

方才若非那些红衣人挡着,她可能也会逃到这里来,因为她家屋中装有厉害机括!

那是她父亲生前所设定,当时她只觉好玩,直到后来才知道,冯美人摆弄这个是用来防御遽变,但,最后他还是没有用它来取他人性命,没想到今晚反暂时救了她一命。

她又心生疑虑,这个人对她应颇为熟悉,甚至知道这屋子有“诈”,否则一个普通宅子,前后一包抄一搜,根本挡不住任何人!

她想到一个人,却又觉得不该是他。

但这不是让她思考这个的时刻,这个机括厉害是厉害,但要破……也不难!

非常简单。

一阵浓重的味道扑鼻而来。

妈蛋……果然!她咬牙,攥紧被角。

客栈。

连玉楼下得急,出现的时候把楼面里连捷等人惊住。

“六哥,这是——”众人纷纷起立,都带着重重疑问,不知倒还有什么事,能让这位周天子动容。

他眉眼湛亮,嘴角含笑,就这样走下来,便引得客栈中好些姑.娘悄然相看。

连玉缓缓坐下,接过明炎初递来的酒,见每个人都脸色古怪地看着他,他一口把酒饮进,方才淡淡答道:“她没和权非同一起。”

众人沉寂了一刻,随即都相视欢跃起来,这就是他们的兄长他们的主子还有机会!

“主上,你怎么知道?”玄武有些迟疑,“别的是你癔的……”

他这一说,众人都变得有些犹豫,惊疑不定地看着。

连玉想起搁放在屋中那封开了封的信,淡淡道:“朕还有人在她身边,方才恰恰探到。”

众人恍然大悟。青龙道:“主上果然棋高一着。”

“自己要去找怀素么?”连欣最是高兴,凑着脑袋过来问。

朱雀瞥她一眼,淡淡道:“公主,要去只怕也不是现下,她还在气头。”

连欣没有出声,朱雀是她六哥的暗卫,是鲜少露面,不似其他三侍,她跟这人也一点不熟,但古怪的是,她莫名就对对方怀有些……敌意。

“是,待时间稍过,她心里的伤痛也淡薄一些,六哥再去才好。”这时,连捷也道。

“六哥,不如你也亲手做只玉笛什么给她。”连琴略一沉吟,说得十分认真。

玄武不客气地道:“李提刑不是那么肤浅的人,我觉得送一车子值钱的东西最实际。”

“主上……”

“明天和她去道个别,我们便启程回京。朕不能离开太久。”眼见个个出谋划策,连玉把正要开口的明炎初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中,“连欣,你跟着她,朕要随时知道她的行踪。”

众人见他眸亮似星,食指微屈,在桌上轻轻敲着,一贯的淡定,似是胸有成竹,有意松开些许时日,先忙国事,殊不知连玉此时心中早已惊涛骇浪,但他怕吓着她,只待先忍下相思之苦,先把这场硬仗打完,再想法……让她回到上京,日日纠缠。

谁都不知道,一瞬,他心中转过无数计较,只有,被连连干尽三杯的酒樽窥得他这些年来,早已冷硬的心,一时柔肠百转。

“嘶”——

“这马是不是疯了!”

就在这时,马的叫声还有人们的叫骂声突然传来,众人一惊,正待察看,一匹马却已冲进客栈,撞翻了靠近门口的数桌客人,它自己也跌卧下去,但随即长嘶一声,又站起身来。

“老子宰了你这畜牲!”其中有江湖人士的,立刻便有人大骂着的拔剑刺过去。

而玄武和青龙身形如箭,也已一跃过去制止,这疯了般闯进来的是素珍的那匹丑马!

焉知有人比他们更快,已挡在那两个江湖大汉面前!

那两人看眼前这人眉眼清贵,一身都是气势,竟先自软了,不敢造次。那掌柜和其他客人一时也不敢靠近。

“李怀素是不是没喂你,你想寻吃的惦记起我六哥,就跑到这里来了,小样儿,模样虽丑,这认路能力还真不差——”

“老九,你住嘴,这马前蹄受伤了!”连捷突然出声喝住

他。

此话一出,众人惊住,果见瘦马足下一片血糊,伤势竟是不轻,难道——它双目急遽的扫动着,忽向连玉方向咬去,连玉却早已发现瘦马异样,他脸色一变,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跃跃上马背,沉声道:“把我带到你主子身边!”

那瘦马仿佛听懂他说什么,四蹄发力,大伤之下,竟还神勇异常,嘶的一声奋起,负着他一下奔出客栈,众人追去,只见长街黑夜,灯火阑珊,那一人一马转瞬消失在星光下,凝成一个黑点。

“大事不妙,我们快追!”玄武厉声喊,招呼众人。

烟熏火攻。

只消用火,这机括在厉害也没用!

那从卧室外面传来的热力和烟尘,让素珍猛地咳嗽起来,她微微苦笑,她绝对撑不到那人来援的时候!

她相信,她爹在装置这些机关的时候,这屋中必定还挖掘了逃生暗门,也许就在这屋中某一处的地下。

但冯美人为了不连累老友,最后选择从容就死,并没用到,而当时怕引起她怀疑,也不曾告诉她。

妈.的屋外这帮人是铁了心非置她死地不可!哪怕知道,用火攻可能会引来邻居和官府,也在所不惜!

她忍痛从床上跃下来,她受伤不轻,方才追兵又在屋中,根本不可能四处寻查,如今,已没时间让她找去。

这是她的家,后院有她父母和红绡的骸骨,她不能让他们把这里付诸一炬。她大步走出爹娘的卧室,方才在门口按了触发机关,但她事先便知道各处陷阱所在,又是住了将近二十年的家,闭着眼也能安全无恙走出去,何况,屋外,火光跃然。

火已烧进厅堂,

很快,她冲过火海,跃了出去。

前院,镇南王妃与那黑衣人头目分立左右,几名黑衣人在院中驾起柴木,火光熊熊。其他七八名黑衣人和被蒙面男子杀剩的几名红衣男女持剑环伺。

看她出来,那黑衣人突然命手下灭火。

素珍心下一松,压中了,若她出来,他们还是不愿用火灾引起附近的人的注意。

这批黑衣人又是什么人?和镇南王妃似乎并非一伙,但又似对镇南王妃的行动很是清楚,他们刚才就藏隔壁空旷了的宅子之中。

“这人,是您动手,还是我们?”那黑衣人头目侧身问镇南王妃,后者缓缓道了声谢,“且让我来。”

她目中凶光毕露,为免夜长梦多,她向两名红衣男女下令,“杀了她!”

眼看两名男女一跃上前,眸光阴鸷,持剑劈下,她心中恐惧,浑身颤抖,这次却绝不闭眼,傲然看向镇南王妃。然而,她看到的不仅有刀剑,还有一匹……马!

等等,一匹马?

脑子还未反应过来,只见有人驾马跃过墙头,骑士一拉缰绳,马嘶如雷鸣,双蹄狠踢在快落到她面门的刀剑上。

在男女惊叫声中,那马却也似力有不继,倒了下来,马上的人本想伸手来接她,见状,跃下马背,一指墙身,“你驮不了人了,留下反是累赘。你忠心护主,做到这一步已然足够,你主子就交由我来保护!”

那马一嘶,似明他所言,双眸晶亮,骨碌碌一看素珍,踉跄一跃,转瞬来去,出了墙头。

“好啊,你竟也在这里!”黑衣人头目突然兴奋大笑,狠声道:“把这个男人一并除了,你们就立下毕世大功。”

素珍大惊,星光熠熠下,那个人却横剑挡在她身前。

——

31、1号

427

“娘.娘,让你的人也一起上。”黑衣头目看向镇南王妃,力邀之。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们呢!”素珍气急败坏,走到前面的人侧旁,低声问道。

对方极快地看她一眼,掠过她身上斑斑血迹,狠狠收了下眉心潼。

他没答她,也仿佛没看到步步进逼的黑衣人,仍把她拉到自己背后,只向数步外的镇南王妃笑道:“王妃别来无恙?桎”

“大周皇帝。”镇南王妃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似无论想不到这个尊贵的男人会单枪匹马在这里出现。

“王妃,”连玉说着,脚下轻踢,将方才被瘦马踢落的一名红衣男子手中的匕首勾起,别在腰间,“朕不知你跟这人是一伙,还是只有共同目标。朕武功不差,拼命一搏,至少可以支撑半柱香时间,即使你们把朕杀了,但朕很笃定,朕的人一定会在朕濒死前赶到。”

“你身边这位黑衣朋友可什么都没留下,但朕身上这把匕首,却是有你们王府印记,你说朕的人会想到什么?不说整个楚国,不说你那还有无数美妾的王爷丈夫,为了区区一个李怀素,赔上你楚国的父母,这场买卖你已是做、不、过。”

连玉下颌微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镇南王妃浑身一震,凤眸阴鸷,快速转动。

那黑衣男子目光一变,眼见这女人非凡不相助,竟似还要叫剩下的手下拦阻自己的人——他心中大怒,但这紧要关头,也不能罪了她,否则将她逼反反为不妙——

这人是要让他们窝里反,素珍心中正喜,人却被他一把捞过,他沉稳的声音轻轻落在她耳边:出了去什么也别想,只管策马拼命往前走,老七他们就在赶来的路上,你定会没事的。我爱你。

他凝着她,那一眼包含太多的东西,她尚有些怔忡,他忽而掷剑于地,把她拦腰抱起,旋身跃起,随即一掌打到她后背上,掌力催送。

这一切发生太快,从他说话,到她砰然落下,掉到马背上,瘦马闷声不响,只发力往前冲,素珍还恍在梦中。

她不知道,瘦马怎么会找到他。

她不知道,他路上怎么教的瘦马,一人一马竟同时使诈。

瘦马受伤不轻,带不走两个人,他方才让瘦马走,实是要它伏在屋外墙下……

她没想到,连玉却把一切都想到了。

黑衣男子附耳到镇南王妃耳畔,把内政秘密低语相诉:娘娘,大周大战一触即发,他发不了兵到楚国,危及不了您父母和王爷。

果然,镇南王目光一变,凤目随即盈上一层狠色。

她随即惊叫,“李怀素!”

这时,素珍已落到屋外马上。

那弹指一挥,却是可活命的关键。

他们反应再快,还是稍慢了!

风声在耳边疾呼而过,呜呜作响,屋外,素珍扭头看去,冯家宅院笼罩在黑暗料峭中,快速远去——

有几名黑衣人从庭院中拔身而起,飞到半空,要待追来,又一道蓝影冲起,举剑与他们战在一起,随即,更多的黑色和红色旋身跃起,将他包围住。

眼泪一滴滴掉在瘦马的后背上。

国案惨败,在千万人中抱住她,替她挡去万夫所指,黄府危急,始终不曾或丢,岔道奔驰,为她指路,让她在众人前树立信望,连驳十八道重臣谏奏,保她性命,古祠刺骨,桑族相护,权府一跪……

状元郎,从此可愿为朕保驾护航?

金銮殿上,笑如春风,也从此奠定半生宿命。

也许,除去客栈“初”见,他挟一身星光而来,故意藏到她背后,从来替对方保驾护航的都是……可从哥哥口中得知的家仇的痛,阿萝身“死”时,他暴怒眉眼的恨,始终绞噬在她心上。

“珍儿,冯家的案子我都已放下了,你怎么还放不下?”耳畔,有声音掠过幽幽叹息。

银河浩瀚,地河流光,剪碎万物,素珍环顾四周,茫茫四野,却空无一人。

那天,他恨她怒她打她,最后,饶了她。

她猛然定住缰绳,不顾瘦马怒嘶,策马回转,“你若不走,我便自己走回去。”

一路飞驰,再次回到冯家宅子门口。

她轻轻下马,爱怜地一拍瘦马脑门,“萍水相逢,从无想回馈,没想却得到你最大的回报,你走吧。没必要陪着我送死。”

瘦马看她一眼,慢慢走到河边,它也已是筋疲力尽,强弩之末,但它没走,只跌跌磕磕,在那处吃草。

素珍看着,眼眶湿热,她也没进去,进去对他来说反为是拖累,只会束缚住他手脚,忍着手脚的疼痛,她慢慢走到那方才被白衣男子杀死的尸体堆里,捡起一把剑。

她用力把剑插进地上,随即凝视前面宅院,倾听里间声音。

若里面没有了声息,她便拿剑进去,能杀一个是一个,不能,便死在他身旁。

“李怀素!”

“李提刑。”

突然,马蹄之声大作,随即几道声音从背后传来,她浑身一震,转身看去,只见连捷等人策马急驰而来,背后,还有数十劲装内卫。

“他在里面,快!”她心中大喜,扬手给他们指去,众人颔首,脸上都是要与敌人厮杀的怒火,到得她身前距离,各自舍马而飞身而起,跃进前方院中。玄武经过的时候,俯身马腹,顺手把她抱起,旋即施展轻功,将她放到檐上,自己则跳下加入战局。

形势几乎立刻扭转过来,且是一面倒。

连琴等人带着怒气而来,个个杀得兴起,黑衣红衣溃不成军,血肉残肢横飞。

素珍捂嘴看去,但见他浑身浴血,剑尖都淌着血水。他仗剑点在地上,撑住身.体,一双犀目光芒万丈,浴血观战。

似感应到她注视的目光,他忽而抬头看来,随即一掷长剑,飞身上来,盖住她双眼,“别看。”

声音破哑,却带着始终沉稳的力量,落到她耳边。

他掌心却也随即似被烫到一般,不易觉察的一颤,他几乎立刻抱着她跃到院外,暂离了战场。

“怎么?”他捧起他脸,有些慌乱地去擦拭她眼下越落越多的滚烫液体。

“很快便会结束,屋子我会带人收拾,让它恢复原样,从此,绝不许人再打扰你父母安静,一定能恢复过来的——”

他以为她是为故居被毁而难过,心中因她疼而疼,同时又喜悦倾盖,此生还有机会,如此贴近,给她安慰。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