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六哥,那怀素这事,对于这批黑衣人的真正身份,你说我们该如何追查下去?”连捷又问,看的出紧张。

不仅因为素珍是连玉最重视的人,而且,那当中很可能涉及晋王党。可到底是慕容定、黄中岳还是晋王党,又似是山中迷雾,教人看不分明。

众人都看向连玉,这事如今已非棘手那般简单了。每个人心头都是沉得像坠了颗大石。

连玉此时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他在地上泥土松软的地方猛戳下去,众人但见那枝干没入一半,却不明他意。

“我们再用力,也不可能把树枝没柄,因为这泥地底下是石。十多年之功,晋王党休养生息之势已成,找,找不出来的,防和随时准备攻才是御敌首要。”

十年前,连玉还年幼,孝安、慕容景侯手段虽厉害,但对付同样势强的霭妃一党,几乎已耗费所有精力,如今,连玉要对付的是权晋两大势力,而无论是那方,都是至死方休!

中间又还夹集像慕容定、黄中岳这些说不清的变数,慕容景侯不在,最能统率连玉手中大军的霍长安生死下落又不明。

但他声音如雾霭晨钟传来,不大,却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量,让人迅速安定下来。就像,那年他从和他们截然不同的底层世界而来,他们看不起他,但他却成功成为他们的支柱,成为推动这大周王国从暴政走向清明富裕的人。

他下令不再彻查,集中攻防。

“这江山和她,无论是哪一个,朕都不能让它出事。”目光从不远处和连欣争菜抢肴的人身上掠过,他拿起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圆。

“如今她尚在人世的秘密,已不是秘密,回宫后,朕将下令——封后,以冯素珍的身份。”随后,他面向众人,如是说。掷地有声,是宣布

L,亦是命令。

众人闻言却大吃一惊,谁都知道连玉爱素珍,经过这么多的事情后,谁也支持这个决定,可是,这却不是封后的时间。

他们还需依仗慕容家的支持!哪怕如今,连玉已在百官当中建立心腹圈,也从慕容家拿回绝大部分兵权,逐渐把这些兵洗成自己的兵,但这些兵始终是慕容家的兵,和多名副将有嫌隙的慕容定指挥不了,但当中还有不少将领是愿意听孝安的。

不说慕容缻,单是慕容景侯的事,孝安和慕容定便绝不可能同意封素珍为后!

以如今连玉兵力与手腕,连权非同都要忌惮三分,无疑早胜孝安,但局势之难,也是大周建国后再未遇过的,这样,会让他的路走得更艰辛。

白虎一直站在最后面,因她曾对素珍不善,连玉相当一段时间,不曾把她放在身边。

连玉是个好主子,却绝对是个赏罚分明甚至严厉的人。如今重回,她知连玉心里只有素珍,虽仍心存爱慕,但对自己的位置,已摆正不少,然而次时闻言,虽明知会惹连玉不快,还是腾地跪到地上,“主上三思,这个后不能此时封!”

白虎性情执拗,平日除去青龙,谁都很少附和,但此时,所有人却随之跪了下来,齐声恳求,“皇上(主上)三思。待大定再封也不——”

连玉抛了树枝,“若无人害她还好,朕可将她暂时安置在外地,待一切过去再行迎娶,可如今外头哪个地方都不再安全,她必须立刻进宫,朕决不能让她无名无份跟着。”

“朕意已决!”

那沉沉一声,枝木簌动,冬鸟齐飞,直震每个人心扉。

“是。”

众人一惊,俯首称应。连捷一咬牙,还是悄悄给朱雀递了个眼色,朱雀心中骂道:臭老七,又要姑奶.奶当丑人。

可这丑人必须有人来做!她似乎是最合适的人了。

“六哥,”连捷突然想到什么,“那对怀素相救的白衣人我们可需继续调查?也许是一股对我们有利的势力?”

“不必。”连玉回绝。

这个人十有八.九是李兆廷,素珍既没想到他身上去,他自然该尊重她的想法不是吗?

这时,连欣蹦蹦跳跳过来对连玉道:“六哥,素素说买来的饭菜不好吃,让你去给她煮点好吃的,喏,林子前面就有个面摊,你可以去借个锅。”

众人听得惨不忍睹,连玉却不以为意,竟点了点头,瞥了眼前面的空地,又淡淡问:“素素呢?”

“她回马车上睡觉了,让做好叫她,对,她让你给我也做一份,说是犒赏我的。”连欣笑嘻嘻说完,便挽了连玉的手臂,急吼吼走了。

青龙带人随行保护安全。

众人都看得没了脾气,连琴道:“妈的六哥肯定是厨子当中身份最屌的,皇帝当中厨艺最好的。”

众人正笑,玄武眼尖,突道:“李提刑?”

众人都有些怔忡,只见素珍从马车上跳下来,朝他们走来。

“他是不是跟你们说了封后的事?”到得众人面前,素珍站定,微微笑问。

“你怎么知道?”众人大为惊讶,她方才与连欣在那边玩得不亦乐乎,且相隔一段,也不可能听到什么,没想到她却猜到了。

“他曾向我提起过,你们方才又是一副僵持的模样,如今倒还有什么比这更为难?”

连捷神色一振,抑住激动缓缓开口,“怀素,你故意把六哥支走,是想跟我们说什么吗?”

素珍点头,“我想让你们宽心,这事我不会答应,我会让他以大局为重。”

众人本是要劝说她的,听她这么一说,反不知道如何反应才是,后位,是天下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毕世尊荣,虽说不争早晚,但真要搁那个时刻,多少人会不争早晚?

但见素珍半蹲在地,指指地上那个劲道十足的圆,“江山是他的野心,也是他的责任。”

随之,她捡起连玉方才扔下的木枝,在旁边也涂了一个,但歪歪斜斜的,简直是东施效颦,好不难看。她说:“我知他爱我,可他不知,对我来说,成为他的妻子,这一笔便已成,为何非要是妃子、或是皇后不可?媒妁之言,亲友见证,婚书为证,我便是他的妻子。我不需要昭告天下,亦

不需要凤冠加冕。”

“若日后天下大定,他让我成为他唯一的后妃皇后,他敢给,我敢要,但那已是以后的事了。”

432

众人都是大喜过望,没想到她根本不在乎这个名位,倒一时又是意外,又是敬佩。

连捷一揖到地,“谢嫂嫂!”

连琴也赶紧仿效才。

朱雀心里松了口气,正想过去拍拍素珍肩,只听得前方一声笑,“原来你把朕支开,就是为了安抚他们?”

那笑意让人心头有些发毛,连捷等人相互做了个“不好”的眼色,素珍倒不怎么慌乱,转身过去,但见数步开外,连玉双手环在胸.前,唇角抿紧,目中一派冷峻摹。

旁边连欣一脸苦逼,不是她演技问题,是她这哥哥太厉害。

“我的好吃呢?”素珍反问。

“没有。”连玉冷冷答。

众人顿有种刀来剑往、火花四溅的感觉,看素珍势均力敌,还颇有皇后的架势,一个个蹑手蹑脚悄悄往后退,准备把战场留给两人。

“陛下,你到底在生什么气?”没想到,这场“架”似乎打不起来,素珍笑笑走过去,挽住他手臂,一脸温软。

连玉一声冷哼,把她手挥开,众人一看势色不对,很快消失了个干净。

“就这样办,挺好的。”

见四周没人,素珍也不抓他手臂了,走到一株树下,和他对峙起来。

连玉挑眉,这货变脸还变得挺快的!

“不陛下了?”

“你弟弟手下面前,我当然要给你点脸面啊,现下自然是据理力争。”

连玉看她一副“看我都为你着想”的样子,一时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几步过去把她手擒住沉着声音道:“其他事情我都可以依你,唯独此事不行!你是必须进宫的,在宫里没有位份,别人会怎样想?会怎样说?那些言语你不在乎,我在乎!没有这个身份加持,你也镇不住母后她们。只要我稍一走开,她们发起难来,你就会吃大亏。”

“万一你怀上龙嗣,子凭母贵,这也是为你我骨血太子之路作铺垫!”

素珍脸上一下红了,连孩子的事他都想到了……她倒是从没想过他们也会有孩子,若是像他,能让她欺负欺负,也是好玩,她想想有些羞涩,心中又一阵柔软。

连玉见她又在晃神,当真想把她掐死算了,他咬牙,“李、怀、素!”

“嗯……”

她突然抬头,往他唇上亲去,连玉身子顿时一颤……

林子外头,众人靠在马车边上,都是屏息静气,满腹的紧张。

“我六哥真是,凶都凶死了,还不是为他着想!他们会不会打起来?我方才该给素素留件兵器的。”连欣嘀咕道。

“公主,你想多了,要真打起来,也是连玉被揍成猪头。”玄武啧啧两声,一脸“你穷担心个什么劲”的笃定。

连琴、明炎初和青龙同时道:“这话要敢当你主子面前说,我们就服你。”

玄武:“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他才说完,连捷突然一声“出来了”,众人看去,但见连玉脸上还是绷着,素珍双手圈在他臂上,叽叽喳喳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基本都是在她在说,他也不怎么搭理。

突然,他甩开她手,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青龙玄武怕他迁怒,远远尾随保护。

这就是没谈成了!众人气馁,连欣连忙充当和事佬,叫道:“六哥,不是出发了吗,你去哪?”

“借锅。”

连玉声音如霜传来。

众人一听傻眼,朱雀生怕素珍不开心,走过去趴在她耳边道:“别郁闷,你看他虽没答应你的要求,到底还是惦记着你的口粮。”

素珍摊摊手,“谁说他没答应,就是答应了才不高兴的。”

众人愣了半晌,相继高呼起来。

……

一个时辰后,马车继续行走,踏上官道,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素珍趴在连玉怀中睡得香甜。

连玉撩起帐子,月色清冷,照映在她脸上,他轻轻抚着她脸颊,她的吻她的话仿佛尤在耳畔。

L“你放心,我会跟你进宫的,若我住在外头,你少不得为我的安危分神担心,我不想也绝不会成为你的负累。而你若想我开心,就别做难为自己的事情,待天下大定,你就把欠我的一一还回来。”

她不知道,当他听到她说愿做他妻子一瞬的心情,那是当年登上太子之位时才有过的感觉。那种看到权力巅峰在望的澎湃,只觉得为之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可当听到她说她不需昭告天下,不需凤冠加冕时,他转瞬震怒,因为难受。

太难受。

他把她抱紧,抬头瞭望夜空,月盘仿佛变成了另一张脸。

阿萝。

他最初注意她,是因为,她像阿萝,但窑洞相处的数月里,他知道,她们不像。在以后好些年里,他不曾再爱上谁,为死去的阿萝在心里留一个位置。可是她来了,一切都有了不同。

这场仗,他绝不能输!

李兆廷这时已回到上京。

书房里,司岚风搀扶李兆廷坐下,没有立刻离去,问道:“公子,可需属下追查黑衣人的底蕴?”

李兆廷闻言,眼皮一抬,“岚风,你手上的事还少吗?这是冯素珍的事,与你何干?”

司岚风一惊,连忙道:“他们伤了公子该死——”

“他们本来也无意伤我杀我,一切不过是因冯素珍而起,”李兆廷扯扯嘴角,眸中划过一抹讽意,“这是谁的烫手山芋,便该谁管。”

“是,属下明白。”

司岚风不敢再多说什么,他明白,李兆廷在暗讽连玉。实话说,他一点也不讨厌冯素珍,但也还没到为她说话的地步。他心中隐隐明白,将来若公子大事可成,这女子的下场只怕会很惨。

“走吧,近日我会找你和老师,只待东风一好。”李兆廷挥挥手。

他颔首告辞,脚踏出门口刹那,李兆廷提起魏成辉,倒让他想起一件事来。

临离京前,魏成辉曾找过他议事,当时,他无意出口,说是到淮县去找冯素珍……他不确定魏成辉听到没有,因为对方当时问了一句,他即搪塞过去。魏成辉也没有再问,似并未为意。

随后,李兆廷找到他,让他不必远行,自己将走一趟,但他担心李兆廷安危,仍请求随行。

这批黑衣人倒不知和魏老师有没有关系?若有,那真是阴差阳错,自己人打自己人!但看魏成辉当日情形,又委实不似!话到嘴边,他很快吞了回去。既然李兆廷对冯素珍已从顾念旧恩,到全然绝情,魏老师有没有做这件事也不再重要,否则,若公子问起详细,自己左右不是人,反引火烧身。

魏成辉此时正在府中书房,再次找次子无均密议。

无均道:“孩儿有什么能为爹分忧,上次淮县的事孩儿没能办好,孩儿——”

“这与你无关,只是成事在人,谋事在天罢。”魏成辉淡淡打断他,又拍拍他肩,“已经办得不错!”

他让无均先通知镇南王妃,本想借她手把那孽障除掉,没想到半路倒杀出两次程咬金,让他的人不得不出手!

其中,那神秘的白衣人,他猜忖是司岚风,若教对方看出什么,报于李兆廷,则很是棘手,毕竟,在李兆廷心中,对冯少卿的恩情还有一鳞半爪的惦念。爱屋及乌,对冯素珍也是还有点感情的。

魏无均大喜,略略一顿,又听得父亲问道:“当时那个白衣人,你再给为父说说。”

“武功极高,判断精准,这人不简单。”魏无均寻思了一会,如是说道。

见魏成辉沉默不语,他又道:“父亲还怀疑是司岚风?只怪孩儿当时没有多想,差点伤他性命。”

“嗯,他武功不错,又是受命过去,时间上也对。”他点点头,心里却又觉得,这人的感觉,比司岚风不凡……他心中一沉,想到一个人去,但这些天,连玉对外称巡察京郊兵营,并无上朝,这人也不必上朝,是否在京中是不得而知。

也罢,他这二儿子行事还是相当谨慎的,应并无泄露什么,这次,先留冯素珍一条命。谁教他并未想到连玉这变数,万万没想到,这小子竟对冯少卿的女儿钟情如此,生死以搏!

他想了想,研墨写了封信,交到魏无均手上,“为父听无瑕说,顾妃出宫静养,去,派人把这封

信暗中交到她手上,千万莫泄了你我身份。“

433

午,京中一处宅子。

院中冬树下,一个女子在弹琴,但她分明意不在此,才拨弄了几下瑶琴,这弦便断了两根,她神色一冷,索性罢了手,喝了盏茶,脸色渐见缓和。

这是一场硬仗,她必须得沉住气。她想。

这时,她的丫鬟急匆匆的从前院走进来,语气带着奇怪,“小姐,奴.婢在门缝下面发现了这个。摹”

被唤作小姐的人正是阿萝,看着梅儿递来的信函,她眸里也浮出一层疑色。

那上面干干净净就“顾惜萝”三个字。

“什么时候发现的?”她问。

“就是方才,你的奴婢想出门买点东西,就在院中门内的位置发现了。”

“问过门房没有?”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