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是做好了耻笑他的准备,没想到他一双手握朱笔,握刀剑,样样皆通,这画眉也——她呆呆看着镜中一双黛眉,形如新月,十分欢喜。

连玉也是爱极,细细摸了几把,几乎又摸回床.上去,后来他出去洗了个澡,又回来把她拽到厨下,让她烧饭给自己吃。

素珍哪肯干,反过来缠他,但最后却是被他逗弄得没办法,恨恨去淘米洗菜,胡乱念道:“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连玉“啧啧”两声,“媳妇儿,这你夫君亲娘吧,是吃不上你的饭菜了,母后会吃才怪,小姑也已被赶走,为夫勉为其难倒是可以一尝。”

素珍看他好不得意,掬起一把水,浇到他脸上,被他抱起来连转数圈,直转得天旋地转,连连尖叫才放下来……

这顿饭甜蜜是甜蜜了,但素珍出品,果属难吃无比。

她自己苦着脸吃了半碗就再也不愿动,连玉却很是喜欢,扫了个干净清光。于是乎,本来还有点羞.耻之心的素珍觉得也不必怎么改进了,下次可以让大伙也尝尝自己能让皇帝入口的手艺。

这通折腾下来,素珍的睡意全都被赶跑,想出去遛马,但饭后连玉却想睡了,素珍被强行带回屋中,她随即终于明白了他那句吃饱才有力气“睡”的意思。

无情是在婚宴第三天的下午回到六扇门的。才刚敲开追命和铁手房间的门,追命便迎上来,一脸惋惜道:“哎哟,老大,你要早两天回来就好,真真可惜,差点便能赶上怀素的婚宴了。”

无情却顿时皱眉,“你说什么?怀素的婚宴,她和谁的婚宴?”

“当今天子呀,”追命压低声音道:“上回权非同没有跟我们说明白,我们只知她没死,却不晓得实是连玉暗地里留下了她的命……”

他还要待再说,旁边铁手突朝他使了个眼色,他一怔,只见前面无情脸色已是大变,俊美的面孔一瞬变得狰冷、十分骇人。

“老大……”他正惊疑,前襟已被狠狠提起,“怀素现下人在哪里?”

“老大,你这是怎么了?我知道怀素没等你你难免生气,但她也不是故意的——”

无情为人冷漠,但却从没如此凶狠过,追命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惊怕,连忙赔笑解释。

“我问,她、人、在、哪、里!”无情一字一字道,那表情那声音,寒彻入骨。

“她在宫里,老大,她此刻自然和皇上在宫中啊。”旁边,铁手也忙搭话,“你若是找她,我你到皇城门口送个信。”

“不用了。”

追命只觉领子骤然一松,耳边是无情突然一声笑,他随即走了出去。

二人面面相觑,半晌,追命有些迟疑的道:“老大是不是也喜欢怀素?”

铁手一拳过去,“你没看到怀素嫁权非同的时候,他并不如此。”

“那必定是认为连玉还是不能被信任,毕竟皇帝三宫六院的,怀素跟着他终会吃亏。”追命挠挠头,又想起什么,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倒真要到皇城一趟,让守门官兵给宫中那位小祖宗送个信。上回被她缠得没办法,不得不答应了她。本来这信要送也该送给小周,这坏姑娘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

宫女给连欣送来追命简函的时候,连玉在御书房办公,她正在连玉寝殿和素珍聊天儿,听说是追命来信,立下大叫一声,还没拆信,便冲了出去,素珍对她的性情早见怪不怪,走到门口,淡定地问,“上哪去?”

“追命来信,肯定是无情回来了,我要去趟六扇门,素素,今晚就不陪你和六哥用膳了。”连欣转过身来,又跳又笑。

珍听说无情回来,也是一喜,但如今她不能轻易出去,徒惹连玉担心,便笑道:“你放心好了,你六哥原本也没打算和你一起晚膳。”

连欣撅嘴,“讨厌。”

不过嘴里说着讨厌,却是高高兴兴走了,素珍在背后道:“替我给无情捎句话,说我想他,过些日子见。”

“知道了。”

声音已到了院外。

素珍失笑,正要进去,却突然发现,原本和白虎在殿外守着的朱雀,不见了。

连欣是公主,到得六扇门,门中人自然恭恭敬敬的把她领到副统领的住处。

无情因职阶高,有自己独立的院落,连欣站在院中,心如鹿撞,半晌才去敲门,却久不见应,她心中不安,试探着推门进去,一阵浓重酒气顿时扑鼻而来。

屋中人听到声响,冷冷抬头,眸中带着寒光,也透着醉意。

“你这是怎么了?莫要再喝了,伤身的……”他桌上是四五个酒坛子,连欣蹙眉,快步过去。

她才要拿开他手中酒坛,却被他狠狠擒住手腕,那掌中热力逼人,连欣浑身一颤。

“无情……”她低声地叫,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谁?”他眯着眼,摇晃着站起来,凑近她看。

“我……我是连欣啊。”连欣看他有些站立不稳,嘴角还残留着酒液,有些心疼,空着的手便探进怀里拿手帕。

“连欣,连欣。”无情口中默念着,突然低喃道:“你是连欣,今上的妹子!”

“是啊,我是,无情,你真醉了,你是不是执行任务遇到什么不遂顺的事儿了?”

连欣担心地问,掏出帕子便往他嘴上擦去,却很快被他扯过帕子,扔到地上,他一手抓着她,一手用力拂落桌上的酒坛,遽大的响声中,酒气更浓,连欣被呛得咳嗽了一下,却旋即被他抱到桌上,她失措地睁大眼睛,他已重重吻了下来。

连欣开始有些羞涩,伸手抵在他胸.膛上,轻轻推拒,但这到底是她朝思慕想的男子,而他的强势也让她迷醉起来,她悄悄伸手怀上他的宽厚的腰背。

两人热烈交缠,他狠狠动作,连欣有些吃疼,她咬紧唇瓣,细碎的声音却还是从牙关浅浅逸出。

她明显感觉到他身体变化,她欢愉却又害怕,心想:若他……若他……她到底该……

她是公主,他们之间并未婚娶,不可以的,母后知道会……可她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她颤抖着抚上他的脸,他却伸手罩住她的眼睛,她于是看不清,他眸中的深鸷的狠意。

“无情,你真的很好。公主,你那真的是一个公主的所为吗?”

门外,带笑的声音轻轻传来。

连欣一惊,无情极快地从她身上起来,他脸色有些难看,“小周?”

来人手中还搭在两扇门上,听得他唤,她冷笑一声,转身就跑了出去。无情脸色一变,出门追去。

连欣垂眸,慢慢从桌上起来,将几乎被拉下的裙子重新束好。她看到他地上还放着几坛没有开封的酒,来回走了三四趟,吃力地把酒搬到院外藏起来,想了想,才觉得自己真傻,把酒摔了不就行,他回来也不能再喝了。

——

抱歉,今晚晚了,这是14、15号的更,16号请个假,停一天。

437

“小周!”

无情速度讯疾,很快便在大街上追到小周。

小周冷笑一声,只是继续往前走,无情凌空一跃,落到她前面,阻止了她去路唐。

“好狗不挡道,滚、开!”她冷冷道泗。

但他却突然伸臂抱住她,在热闹大街上,人们诧异地纷纷相看,小周又惊又怒,“撤手,信不信我杀了你!”

“那你便杀吧。”无情淡淡笑笑,眼见她一掌朝他胸前打来,他也不避,倏然出手,点了她腰间两处穴道。

“你……”愤怒凝结在小周脸上,却无法动弹,但她这一掌也重,无情嘴角沁出几缕血丝,

他伸手一揩,把她抱紧。

“对不起,若你我都能简单些便好。你调查过我来历是吧,我在……嗯,师门曾遭杀戮,对谁都提防,我也不知道你具体身份,我心中很是喜欢你,可是,我们的过去注定我们将走不到一起,因为我们彼此都不信任,连欣倒是简单。我和她……没什么负担。”

“我知道,我不是好人,我配不起你,我们就这样罢。”

他说着紧紧抱住她不动,人群穿梭,二人却在这天地间静止下来。

“要杀要剐,你若能解气,我绝不二话。”

终于,他缓缓把她放开,深深把她看着,目中却噙着复杂的自嘲。

小周一动不动看着他,末了,狠狠一个耳光过去。

无情没有躲,只是笑着。

“别伤害连欣,我不喜欢她是一回事,但你若伤她,我会……杀了你。”她盯着他,眼中夹着深寒,慢慢说出这句。

随之,她倏然转身,快步离开。

无情没有动,盯着她背影,直至消失,方才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院落,连欣已然离开,他眯了眯眸,往晁晃的院落走去。他此前借执行任务暗中却是去了远方一个县城,但任务方面,倒是要向晁晃作个汇报。就是不知晁晃今儿在还是不在。

途中遇到此前在玉妃案中协助过素珍办案的青衣捕和无名女捕,二人热络地和他打了一招呼,现在他们都是他麾下,他在这里做事期间,收获颇丰,收服了一批人。

当然,晁晃非常不喜欢。

“你要不在我这儿休息休息,我一会再送你回宫。”到得晁晃的院落,他正要进去,却听到对方声音。

这声音倒不似平日,颇为温和。他没有立刻进去,脚步一停,略作探看。

这一看,倒微微一诧,里间那是连欣?

连欣此刻正微醺,坐在院中石凳上,她离开的时候,心中堵闷咋,喝了半坛子酒,路至半途,遇到了正从外走进的晁晃。

晁晃看她模样,把她搀扶进来。

“不用你管。”连欣一手挥过去,起来着要走。

晁晃皱眉,伸手把他拉住,“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喝酒了?”

“与你无关!”连欣使劲去挣,不耐叫道:“你烦不烦,滚开!”

晁晃看她一脸酡红,虽是叱责,但模样娇憨动人,心中一动,忍不住低头吻下去。他对这刁蛮公主甚是钟情,认为她性情和自己相近,但当初皇室不答应他的求亲。

连欣是有些酒醉,但并未烂醉,见他无礼,顿时一怒,一掌扇过去,却被晁晃抓住手。晁晃也是一惊,暗骂自己糊涂,连欣背后是皇室!

这不是他现下能逾规的,只有将来大事既然……

他很快将她放开,低头道:“末将糊涂,公主恕罪。”

连欣惊怒,本想再打去,但吸了口气,终放下手,狠狠一眼,扭头走了。

晁晃倒有些意外,他本打算受她几记,日后讨回,没想到,她脾气倒不似往日。

见连欣走出,无情飞快闪进树后,眸光微微深了去。

魏府。

书桌后,魏成辉看着推门而进的儿子,开口问道:“如何?”

“按爹爹吩咐,已然办妥。”魏无均答道。

“不错,”

L魏成辉点点头,魏无均却皱眉道:“爹,为何皇帝过了这许久也不把那顾惜萝接回宫中?我们明明送了信,这顾惜萝也不动静,做点什么吗?”

魏成辉闻言,冷笑了下,方才道:“连玉在淮县几乎能不要命的相救冯素珍,这不把顾惜萝接回去,也不尽奇怪,无妨,我们还有后着,你既办妥,便好。”

宫中,素珍看着桌上酒壶,吸了口气,倒了些出来,没有喝,凑到鼻前一嗅,倒也一脸满足,背后,连玉正在更衣,将龙袍换下,套了件普通袍子,手上忙着,眼睛倒没怎么离开过她。

“怎么不喝?多不行,一两杯我还是能让你喝的。”他微微一笑,说道。

“舍不得喝,是我家桂树结的果子吧。”素珍回头,朝他问。

连玉目光一深,“嗯”了一声,“当时看到,暗下便命人取了。桂子冬日里结实也不多,倒是桩美事。”

“待此间事了,待我把你带到天下人面前授你份位之日,我便带你回去看他们,把你跟我说过的树下酒取出来,我还没能为你做些什么,这酒不敢私.取。”

“连玉,等你把这场动.乱平息,我们回去把爹爹酿的酒掘出来庆贺,这天下太平,是他毕生所愿。”

两人看着对方,几乎同时出言,又几乎同时一诧,相顾而笑。连玉走过来,把她抱起放到膝上,拿起酒杯喂她喝了半盏,自己把剩下的干了。

他随之又把她抱起,头抵在她额上,“陪我打个盹儿。”

素珍知他公务繁忙,夜里睡得也不多,有些心疼,伸手抚抚他脸,“好。”

“李提刑,”这当口,门外却传来明炎初的声音,“朱雀回来了。”

“知道了,明公公,你先忙去。”素珍立刻回道。

“好嘞。”

门外明炎初离去,素珍歉意地看着连玉,“朱雀回来了,我有事找她,你先睡,我一会来陪你。”

她说着便从他怀里溜了下来,连玉掀掀眼皮,“什么时候朕的人都能让你随意遣用了?”

素珍挑眉,“你的东西都是我的,别说区区个明炎初,你这后宫都归我。”

连玉听她大言不惭,顿时被逗乐,女孩儿家之间的那点事,他也不多问。眼看她离去,他眸中愉悦也渐渐敛去,眼里透出丝深沉的思虑。

……

连玉四侍除执行任务,平日多是轮流带领内卫当值,护卫连玉安全。这是除宫中禁军外的第二道屏障,今日是朱雀与白虎。

素珍经过寝殿大院,出到院外,果见朱雀已然回来,垂着头,盯着地下出神。

她走过去,在白虎惊诧的目光中,拉过她手就往外走。

“李提刑,你这是做什么?”

路上,朱雀一言不发,直到素珍在殿外一个小湖边站定,她才缓缓开口。

眼角漆金花蔓微微抖动。

“小周,你和连欣还有无情没有怎么吧?”

朱雀本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闻言微微一震,但她为人冷静,随即道:“你都猜到了,主上也放任着让你知道。”

“你别怪主上。”

“嗯,我明白。”素珍点头,“他当初放你在我身边,是想看看我这新任提刑是否值得信任,毕竟,这官儿不大,能管的事情也不小,与民生相关。”

朱雀也点点头,“你心里倒是透彻,这我就放心了。对不起。”

素珍摇头,“你只是执行任务。”

“你们——”她再次问起,担心她尾随连欣出去,闹得不愉快。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