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今天权非同来了,你……怎么想?”

素珍一怔,他见她突然没了声响,用力把她身子板过,“你心里怎么想?”

他知道她爱他,但他不确定,在他缺席的时间里,她对权非同到底是怎么一种怎么样的感情,

他跟自己说,她回来就行,那之前是他的缺失,他不怪她,可每每想到他们也曾如此亲密过,他的心就似被万千虫噬,整个人狂躁不安。

所以,那个他改变不了的事实,他无法,但他必须要她一次一次亲口向他承诺感情。

他不放心。

他眸光暗得有些骇人。素珍被他忽如其来的情绪和脾气吓了一跳,双臂也仿佛被两块铁压着,她心中复杂归复杂,但她和权非同之间……她突然意识到什么,也许是那件事本来就子虚乌有,她没放心上,但他却似乎记住了。

她踮起脚,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一句。

他听罢,半晌没动,只是死死望着她。

她觉得他这样子很傻,第一次,她觉得他这样一个睿智自持的人也会如此——

“你敢骗我!”她噗嗤一笑,却被他狠狠一瞥,拦腰抱起。他踢开殿门,把她摔在床上……

半夜,她被噩梦惊醒,却发现自己深陷在他怀中,他呼息均匀,还在睡着,她怕把他吵醒,把他环在她腰肢上的手轻轻拿开,拖着酸痛的身子起来,跨过他,爬了下床,从散乱一地的衣物中,拣起贴身衣物穿了,又套上他的便袍,慢慢走到桌前坐下。

自跟他回来,她很少去想权非同,也许,该说,她刻意让自己不去想起这个人。她很清楚,她对权非同的感情,不是那种感情,但他们之间的情谊不谓不深,今天他的目光,着实让她难受。

一山不藏二虎,这场仗终归是要打起来的,她很笃定,连玉若败,她会陪他死;但若权非同败,她又该怎么做,他是奸臣,可她……不想他死,可是,这是政治,若她向连玉求他性命,连玉能承吗?连玉不会,若她以死相逼,连玉答应,可权非同能就此退隐山河,不可能,这卷土重来,又是百姓一场劫数。

她抚住眉心,只觉一颗心就似是被一条看不到的绳索缚住,绞得隐痛。

她没有看见。

黑暗中,连玉在背后缓缓坐起来。

L她从他怀中离开一刹,他就醒了。她静静坐着,他也不说话,深深看着她背影。两个时辰前的疯狂喜悦,渐渐散去。

和那个霰雪纷飞的夜晚不同,那时,他认为她想和权非同在一起,他曾生若把这个人打败,余党革杀,但留他性命的念头,可自打她回到他身边开始,他就不那么想了。

如今,更不可能。

哪怕,这个人不曾得到过她,但他绝不能让他再多在她眼前出现。

他不能容忍,其他男人在她心中留下念想。

手轻柔的抚摸着枕畔她送的劣质玉佩,一丝杀气却从他眼中冷冷划过,却始终无法盖住,他心里的嫉意和难受。

半夜起来的发疯的结果是,翌日素珍几乎睡到晌午才起来,隐约记得,她支肘在桌面摇摇晃晃睡着,他下来把她抱了回去。

她洗漱穿衣的时候,小周端着饭菜进来,“怀素,主上上完朝后便与七爷严鞑等人在御书房议事,今儿不回来用午膳了,让我陪你吃。”

素珍一笑点头,“我原想着一会就去看你,正好。”

小周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不用担心我,我这边,公主那边,你两边跑不累?倒是有些话我想和你说。”

“怎么?”素珍坐下来,有些意外。

小周沉默了一下,方看向她,“昨天我随你们过去的时候,看到权非同了。你来劝我,可我还想劝你,别给太多负担自己。”

“你和权非同的事,有些我也是看在眼中的。你不是没有给过机会他,你们大婚那天,你曾问他,愿不愿意和你一起走。”

“是不是,连玉让你来找我?”素珍略一迟疑,问道。

小周摇头,“这事我没告诉主上,没敢告诉他。我怕他会掐死你。”

素珍微微垂眸。

“我不是主上的说客,只是站在朋友的角度来劝你,你既给过他机会,便不欠他多少。”她低声道。

素珍看着她关切的眼神,心中难受,不是因为她叫她放下歉疚,而是她心中有事,却还来关心自己。这姑娘毒舌、犀利、高傲,却是一个很好的姑娘。

无情轻言分开,不怕后悔?

连欣也是,但愿无情别再伤她。

连欣此时正在寝宫看信。

这次的事后,孝安再次禁了她的足,连玉也没帮劝,更不批她出宫令牌,只怕她出宫再次出事。

但幸好,无情的信通过城卫,及时进了来。

她看罢信,原本悲恸难熬的心情慢慢舒展开来。

——连欣,昨日之事,万分歉疚,也让我再次感到自己低卑无力。我只是六扇门一名副统。第一次,我希望自己拥有更大的权力,这样,我就能保护你和怀素。期盼再见。无情。

她想着他信中所言,把信仔细收好进自己的妆奁中去,随即出了门。

到得连玉寝宫的时候,连玉也已回来,正在榻上研看奏折,素珍在旁把他批阅过的奏章放好,见她过来,两人都是高兴。

连玉停下手上事物,有些爱怜的看着自家妹子,“怎么,有事找六哥?但你出宫这事,六哥暂时不能答应你。”

“不是,”连欣摇头,迟疑了一下,方才低声开口:“六哥,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无情是素素最好的手足兄弟,又救过我,你为何会不把六扇门统领的职位给他,就像缻妃有慕容家撑腰,那素素也有一个强大的后盾啊,你却把它给了定表哥,我不懂。”

连欣的疑问其实也是素珍的疑问。

当然,她从没想过外家后盾什么,也不会因此揽权谋私,在这宫中,连玉就是她最大的后盾。但按理说,以连玉性情,却会为她把这些都考虑到,以她与无情的关系,这职务给无情是顺理成章的,哪怕撇开这个不说,这职位给无情似乎比给慕容定更为妥当,这无疑是进一步增强慕容家的势力。

她没有问连玉是因为对他信任,知道他每一个安排都有他自己的想法。

但这时连欣提出来,她也是心中一动,侧耳倾听。

连玉摸摸连欣头发,“欣儿,六哥知道你心系无情,但这职务给他,只怕母后不会赞

成,当然,朕若坚持,她也只能听任,但这只是明面上,背地里,她会给无情使绊,这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

“而你也有所不知,开国之初,六扇门本由慕容家先辈所创,所以当日母后任命无情,朕也准了,因为慕容家本便也这个权力,只是,后来,先帝宠爱霭妃,权力才回落到霭妃权派之手,如今,朕把它交回到慕容家手上也是应当。有朕在,谁敢动你嫂子?哪怕无情没有这个权力,朕的女人朕自己还保护不来?”

连欣本想了一肚子话来劝连玉,但一番话停下来,又觉得兄长所言有理,无可辩驳,她心中暗急,却怕说多惹连玉不快,到时再求便难,遂拉着素珍说了会儿话,便打道回她自己宫里了。

眼见连欣离去,素珍心中疑虑正要开口,连玉眼毒,微微一笑,“怎么,朕方才的理由说服得了朕的小妹子,却说服不了夫人?”

“为什么?”

他既说得爽快,素珍也不与他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昨天的事,若非晁晃临时起意,便是有人暗中所为,权非同起事在即,晁晃不该如此不小心。这人为的因数大。当然,这人为不一定就是无情,可能是有人陷害他,但也有可能是他,哪怕他待你情如手足,但这非常时期,朕不能冒任何风险。别小看这六扇门的力量,落在懂得运用的人手中,就是一队精英军队。慕容家和朕共坐一舟,断不会让这船沉了,朕反倒放心的很。”连玉把她抱到自己腿上,缓缓说道。

这天深夜,李府。

李兆廷回屋的时候,再次看到冯少英。

“如何?”看到对方在自顾自酌桌上清茶,他轻声问道。

“早知这事不会如此顺利,否则连玉就不是连玉了。”对方淡淡一笑,把茶盏放下。

李兆廷问道:“可有我能援手之处?”

“有,”对方颔首,“帮我查一查,这宫中,哪个大宫女和红姑走得较近?”

“噢?”李兆廷微微一怔,随即答应,“好!”

接连数天,连欣一直闷闷不乐,直到再次收到无情的信。

这次,她看罢信,微微一愣。

这天傍晚,她到了红姑的住处。

红姑见她过来,十分欢喜,“公主怎么过来了?”

她自然没有儿女,对孝安又忠心耿耿,自然对孝安唯一的女儿疼逾己出。

连欣没有说话,突然跪了下来。

442

红姑吃惊,“公主这是做什么,可折煞奴婢了。”

她说着连忙伸手搀扶连欣,连欣却是不起,“红姑姑,我知道你最是疼我,你帮帮我。”

“公主快起,有什么你说,只要不是出宫见那无情,其他事儿奴婢一定——”红姑深知她脾性,心中虽是疼爱,也还是阐明立场篁。

“我不是要出宫,是想求您别的事情。”连欣低道径。

“好,好,不是这事便好,你说。”

“红姑姑,我这辈子是非无情不爱了,你能不能替我向母后求情,让她把六扇门统领的职位给他。无情还是这般无权无势,晁晃不会放过他的,我求求你。”

红姑大吃一惊,没想到她竟提这么一个请求,这比出宫可更难百倍。她硬是把她拉起来,“公主,你怎能如此糊涂?那无情出身草莽,又和冯素珍关系亲厚,太后是断不可能让你嫁与他的,别说这职务万万求不得,便是见面,你母后也不会允你。”

“可他救我两次了,冯素珍也不会害六哥,”连欣苦笑,“我知道母后心里是怎么想的,六哥喜爱素素,缻姐姐就会备受冷落,连慕两家的联姻就不稳,她的权势就没那么牢固,可是,有没有缻姐,六哥也把她当成母亲,而我也不该是她用来笼络哪位朝臣的工具,我知道,她有心把我赐给严鞑或是六部哪位大人的儿子,在她心里,权势真比儿女的幸福还要重要吗?”

“红姑姑,你疼我我是知道的,你看母后跟了我父皇一辈子都不快乐,你难道希望我将来也顺从母后赐婚,嫁一个我自己不爱的人过活?我不会快活的,红姑姑,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悄悄告诉你,将来若我夫婿不是无情,我断不会嫁,最多我是自尽了当。”

“红姑姑,我求你了,无情他救我两回了,上一次还身受重伤,为人所掳,那时他对我还是很讨厌的,却也能这般相护,这样的人不值得我爱慕吗?”

“这……”红姑看她双目红透,但眉眼间一股绝决之色,却并不似往日时的撒娇洒泼的模样,她知道她所言不虚,她从没想到连欣会对一个男子萌动如此之深的感情,她无儿无女,连欣就像她的孩子一般,当初,冯素珍在法场冲撞了连欣,也是她去做的处理。

如今是她第一次这般细声软语,满脸泪水的相求,她怎能没有那么一丝动容心软,想起晁晃那丑恶的行径,这无情虽和冯素珍关系密切,却当真好上许多,但她主子又岂是那么容易劝服的?何况,她也不敢肯定,这无情到底是不是就是公主的良人?

是以在她把连欣送回寝宫后,自己反坐在榻上,陷入了沉思。

“红姑姑,红姑姑。”

她精神微恍,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眼前人朝她喊了好几声,她方才回过神来。

“萧司膳?你怎么过来了?”她问了一句,但倒也不特别奇怪,这于司膳那边出了什么新款式,这萧司膳都会把菜肴端过来让她先尝,因她最是熟谙孝安的口味,这萧司膳又是个会说话的,一来二去,二人私交颇深。

此前,冯素珍死而复生,孝安迁怒于验尸入殓的几名女官,众人虽言明是公主途中插的手,但孝安还是不无余怒,也是她求的情。

果然,那萧司膳笑道:“奴婢那边研制了新菜式,拿来给姑姑先尝一尝。”

她说着把手中食篮放下,却又随即有些殷切地问道:“姑姑可是有心事?这眉目不展的,奴婢可能做些什么替姑姑解忧?”

红姑叹了口气,把连欣方才来求的事详细说与她听。

萧司膳“哎哟”一声,低道:“这可便真真棘手了,公主怎就喜欢上如此一个江湖草莽呢?”

“可不是孽缘。”红姑抚了抚眉心,微微苦笑,“你说,我这不帮,她肯定要伤心,颓靡不振,我如何能见得她如此?若帮吧,老祖宗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岂是能轻易被说服的,我一说,只怕她连我也恼了,何况,我也不笃定,这无情救公主,是要见机上位还是出于真心?”

萧司膳不住点头,“姑姑为难,奴婢明白,还真应了那句,说不是,不说不是。该怎么办才好?”

“你坐吧。”红姑夹了筷子菜,明显没什么胃口,很快便搁下箸子。萧司膳蹙紧眉头,趁隙在苦苦思索,突然她一拍桌案,“有了。”

“噢?”红姑心中一喜,“怎么说?”

“姑姑,奴婢听家兄萧越提及,这权非同与我大周宗室终有一战,奴

L婢提议,姑姑还是向太后娘娘提议,但你要公主做个配合,另外到时……”

……

连欣接下数天又是茶饭不思,听说期间冯素珍把她带到连玉寝殿用膳,也只将将吃了几口,另外听说慕容定接管六扇门并不顺利,当中有捕快并不信服,内外都是事情,孝安又是生气又是心焦,到连欣寝宫把她狠斥了一顿。

连欣这年来性情大变,也不似往日与她大吵大闹,只跟她说了句“我想见无情”。

“这小子哪里好?爱上这么个人,你早晚得后悔,到时别向哀家哭!”孝安旧话重提,一怒之下回了宫。

为无情的事,母女关系再次陷入僵点。

晌午听女侍来报,饭菜又是没动,想起女儿苍白的脸色,还有晁晃的事,孝安再硬的心肠,终归还是软了软,她是知道这个女儿的脾气的,你越是强硬,她越是和你对着干,无奈之下,打算过去哄她一哄,出门之际,却教红姑拦住,将连欣相求的事一一告知。

“这丫头胆子也太大了,还想为那小子谋权,好啊,她不吃就不吃,饿死了哀家就当没这个女儿好了。”

孝安听罢,气得七窍生烟,朝红姑狠狠说道。

但话需如此,看到女儿憔悴的模样,心里还是不忍,咬了咬牙,还是打算出门劝去。

“娘娘,奴婢倒是有个想法,不如你先承了公主。”红姑见状,压低声音道。

孝安不由得大怒,“阿红,哀家知道你疼连欣,但她糊涂便罢,你怎也不知分寸?这权力哀家焉能随便给一个外人,还是和冯素珍有关系的人?”

“不,太后,你且听奴婢把话说完。奴婢这两天派人到六扇门打听过,这无情在当中甚得人心,他与冯素珍感情深笃,冯素珍如今是皇上妻眷,再者,晁晃与他势成水火,他更不可能置身事外,这不久若大战爆发,无情必定与权派为敌,他既是人才,何不借他些力量,让他全面收服六扇门众捕,成为对抗反贼的一股势力?两厢交战,他若被晁晃所杀,我们是已物尽其用,若他侥幸逃脱,战争将结,我们暗中派人把他除掉,伪成是晁晃所为。如此一来,公主也只能死心,不再纠缠,到时我们再为她安排婚事,岂非顺当许多?”

孝安本来沉着脸,闻言蹙眉沉思,良久点了点头,“如今定儿掌军,也无余暇兼顾太多六扇门的事务,那些捕快出身江湖,不比军兵入营便接受严格训练,有自己一套脾气,不易驯服,若叫无情暂时接管、教他为我们卖命,届时再除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如此,这傻丫头也能消停下来,不再与哀家争拗,一石二鸟。好,就依你所言。替哀家拟旨,下达六扇门,将无情擢升为总捕统领,慕容定不再代管。”

“是。”红姑一笑答应,心中也松了口气,这萧司膳在宫中历练多年,手腕计谋,倒真有一套。

当日,红姑除带去孝安懿旨,还带去了孝安的话,准许无情与连欣再见上一面,但无情必须与连欣说明,大事既定后,再谈儿女私情。无情承了,只道绝不负太后厚望,将率六扇门保卫公主、保卫皇室。

连玉得悉孝安懿旨,已是晚上的事,他当即去找孝安,但孝安主意坚决,心中似有计较,而旨意频繁变动,也显得皇室言而无信,也只好作罢。

连欣却是春风得意,孝安又放了她行,这天一早,便出宫去了六扇门。

无情见他到来,放下公务,到马厩取了马带她出去,铁手和追命都有些看傻了眼,没想到,无情的真命天子最后竟似乎是这位刁蛮公主。

连欣好不快活,无情与她共乘一骑,策马郊野,他在她背后圈着她,属于他的气息把她包裹起来,四周有名川古刹,禅院钟声,虽途遇不少虔诚男女前来烧香拜佛,但倒似远离了俗世烦嚣,偷下半日浮生清闲。

连欣只觉,这是她一生中最快活的时刻。

无情在沿途的茶寮买了些小菜馒头,又沽了盅茶水,两人牵马在一条小溪前停下。无情把东西拿给连欣,“委屈你了,这里也只有这么些吃食了。”

连欣三两口吃了个馒头,双眸微微眯起,“好吃。”

无情看她倒似真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掀了掀唇,随手掰了块馒头,放进嘴里慢慢嘴嚼。两人中间有些空隙,连欣慢慢靠过去,依偎在他身上,无情没有推开,轻声开口,“六扇门的事,谢谢你。”

“我也没做什么,你说看着红姑姑疼我,也

许可以让她说说情,我便去试了把,没想到真凑效了。”她开心的笑,又咬了口馒头。

无情自然知道,背后那有这般简易,而最关键的人,还是她。他自然不会说些什么,只淡淡道:“接下来,我要专注处理六扇门的事,你我只怕要等些日子再见了。否则,方才接任,便不务正业,你母后会不高兴,你也别偷走出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