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黄中岳陡然一震,“这……”

“不,不管这黄大人所言有意还是无意,他和权相话中意思,皇上,您和太后……心知肚明!”

就在这时,天边一道闪电,随之一声雷暴划过,一道声音从祭台方向幽幽而至,那声音老朽尖锐,让人不寒而栗!随之,一人形同鬼魅,从祭台后面缓缓现身。

骤被点名,孝安本能的随众人扭头看去,见到来人眸光不由得一烁,“王伦,你不是已经死了?!”

“死?”那老者仰头大笑,“太后,您记岔了吧,奴才在先帝驾崩后告老还乡,这不是宫中众所周知吗?为何到了您嘴里奴才就是死了?还是说您知道,奴才根本没有离宫,而是遭人杀害?”

孝安何许人也,收到连玉目中迅速递来的示警,几乎立刻便镇定下来,眼中乍现的恐慌一闪而逝,道:“王伦,你乃先帝近侍

L,哀家念你侍奉有功,你返家后哀家曾遣人过去探看,得知你因思念先帝,回乡不久便悲恸离世。哀家说你死了,有何不对?倒不料你实是诈死,看来是另有所图。”

“此乃皇家陵园,你纵是先帝近身,但没有当今圣上旨意,亦决计不能随意进入,老奴才,你好大的胆子!到底受何人指派,这番闹作安的又是什么心思?”

她话音方落,连玉已冷然出口,气势赫赫,头顶那片嶙峋阴霾,也好似瞬顷教他压制了下去。

其他皇族与百官此时却是胆战心惊,这王伦是先帝心腹,昔日宫中大太监,对先帝忠心耿耿,先帝生前一次微服遇刺一次狩猎遭险,都是他舍身相救,极得先帝宠信!先帝死后,他随即消失宫廷,据称是思忆先帝成疾,不得不回乡养病,但其时走得极急,竟连先帝葬礼也没有参加,不是不蹊跷!

到底这王伦是带着隐情而来,还是如天子所说,这实是权派的幌子,借此实行另一番图谋?

青龙、玄武见机极快,一跃已跃到王伦身前,便要将他擒下,但百官中有人更快,一袭灰影到处,已挡到二人前面。

正是大将军晁晃。

与此同时,霭太妃沉沉开口:“皇上,姐姐,兹事体大,王公公是先帝心腹,贸然惊驾虽不合礼数,但分明是有事启奏,而这事看来与先帝有着莫大关系,何不让他启奏完毕,再作处置?”

“霭妃,这老奴看着便是个失心疯,哀家岂能因一个疯子延误祭天吉时,来人,将他拿下!晁将军,你若再拦,借用皇上的话,那便莫怪哀家不客气,只好连你也一同‘请’下去了!”

孝安冷冷出言,王伦听闻,当即喋喋怪笑出声,“太后,你为何拦我?是不是其实是你心虚先帝爷的死因?他并非病死,而是教你和皇上合谋击毙!”

又一道闪电劈下,仿佛是一张血盆大口,将黑沉沉的天撕咬下半片来。

半数人嘴巴大张,却哑口无声,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

其实,先帝为人残.暴,不见得有臣子会出来说些什么,但倘若王伦所言不虚,这却是大周之丑,这等倾覆大事,正是表态不是,不表态也不是!而对王伦的生死一说,孝安方才反应虽快,但这里谁不是人精,听不出来事有蹊跷。

有人试图从连玉脸上看出什么来,可天子目中此时深沉淬黑,依旧看不到一丝端倪。

“皇上,这王公公所言到底……”

“王公公,此事事关先帝,兹事重大,你可有证据?”

很快,另有他人出声,却是仍在祭台司礼的礼部尚书朱光启。这位朱大人,倒是百官之中少见的清正官员之一。

“皇上身正不怕影斜,依臣看,何不瞧瞧这王伦到底要胡言乱语些什么,一解各位大人疑惑之余,皇上也好将他治罪,岂非两两相宜?”

李兆廷突然开口,权派人旋即一个接一个出列,口宣“皇上明鉴”站到权非同背后,黄中岳嘴角微浮,最后站了出来。

连玉看李兆廷一眼,“李侍郎口才当真了得,区区一个榜眼位,真是辱没了你。也难怪当初她对你……只是,可惜了。”

李兆廷目光微闪,神色随即恢复如初,仿佛到了今天,他早已从一颗水滴化为千年坚冰,没有什么可乱心神。

权非同却是低低一声冷笑。

严鞑见状,脸上却是变了颜色,正要率蔡北堂、萧越等一众保皇党出列禀奏,一道声音幽幽响起:“六哥,臣弟信你,也望六哥别让臣弟失望,就让这老.奴才把话说完,一旦证实他是胡言乱语,臣弟第一个砍下他的头!”

霭太妃眸中绽出笑意,连玉目光却有些暗了,双唇紧抿,开口的是……连捷。连琴满脸敬惊疑,本扑向王伦的姿势顿时僵住。

未待连玉出声,那王伦突然以迅雷之势从怀中掏出一幅黄绢,竟是一幅老泪纵横之态,面向连捷而道:“七爷明鉴,这才是皇上的遗诏。”

“啪”的一声,那黄绢从他手上一泻而下——晁晃为防东西被夺,极快地接过,将之呈现在群臣面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自先贤之手接过基业,兢兢业业,强兵重武,未敢稍怠,今虽崩亦慰。七子捷德才兼备,定能仁政遍施,励精图治。今以国祚传之,着克日继朕即位,一登大统。太子玉生性暴戾,早晚酿成损国殃民之祸,更有慕容家外戚专权,今令太

子永守皇陵,不得擅离,如此安排,其必不肯从,若有异动,新君即可格杀勿论。

绢上朱砂暗红如血,潦草的墨迹下戳有两枚印鉴!

 

445

一是传国玉玺,另一枚却是先帝的私章!

说到这私章,朝中重臣或多或少见过——先帝下达私密任务时,喜用私章。

谁都记得,当年先帝薨于深夜,严鞑、孝安手持先帝遗诏,宣布连玉继位。

那份继位诏书上,是先帝墨迹,盖的是传国玉玺的印鉴,并无私章奋。

按说,这继位诏书不用私章也并无不妥,但多了私章的诏书却似乎多了份凭证?!

王伦目光激越,大声续道:“奴才记得,那日先帝白天尚好,既非病重,自然没有召见大臣商议后事,然而,到得傍晚时分这症候却突然加剧,卧床不起,先帝的侍卫亲随悄悄被人调开,先帝何等人也,还是有所察觉,命我吩咐霭妃先莫来探望,惹上危险之余也打草惊蛇,他不动声色暗中写下密诏,命我出宫去寻权相立刻进宫见驾,辅弼七王爷登基,哪成想,还没出门便听到皇后与太子上门的声音。”

“先帝曾在出巡的时候遇刺,皇宫虽说守卫森严,但仍在寝殿内修了密道。这密道除去我和先帝再无人知晓,我当时想将先帝藏于其中,不料先帝反命我躲进去……说若对方发现他突然失去踪影,必定明白殿中修有密道,地方虽是隐密,但经不起细找,还没走远,便被捉获。我在密道里,亲眼看着太子与皇后强迫先帝撰写传位诏书,立太子为王,先帝不从,太子竟用被褥将他活活闷死。”

众人面面相覷,一时都说不出话来,那朱启光更是从主礼台上踉踉跄跄跑了下来,不知所措地愣在当地。

“那情状之惨烈,我如今尚历历在目,我当时只想冲出去和他们拼命,可我身负先帝遗诏诏使命,不敢妄为……事后,我偷出密道,来到御花园。我将密诏藏好,借告老还乡上奏离宫。其时霭妃虽在宫中,但我是先帝近侍,一举一动都受到他们的监视,我虽有心通知,但始终不敢,唯恐连累娘娘。幸好,太子与皇后为不落人口,并没有在宫中出手加害娘娘七爷,和我。而我,出得宫便立刻去找权相。不想路上竟遭到他们杀手的伏击,我是先帝临死前见过的人,他们怕先帝有什么嘱托给我。我的随从尽数被杀,亏得我早留了心眼,将密诏藏于宫中,方才保住了这先帝真正的遗愿。也是老天有眼,来人将我重伤之际,权相神机妙算,派人赶到,将我救起,随后又伪造了我伤重不治的死讯。后辗转寻得机会,把我秘密带回宫中,找回密诏,乘先帝大祭之日将这天大恶行公诸于各位大人面前。”

王伦说着忽然下跪,老泪纵横,“各位大人定要主持公允,为先帝报仇雪恨,扶助真正的继承者七王爷重返帝位!”

四下一片死寂。

一直站在女眷当中的连欣全然愣住,连琴、连捷脸色惨白,后者目中更是辗转透出迷茫、恸怒、最后是铺天盖地的恨意,直指居中的连玉。

“你骗了我!所有的兄友弟恭都是假的!当不当皇帝我无所谓,但你为何要弑君杀父?为何要利用手足之情来欺骗我、利用我,枉费我还一直把你当作是好大哥!”

耳畔是连捷仇恨暴怒指控的声音,连玉脑中快速闪过的却是一些截然不同的片段。

如烟似雾。

……

帝殿外守卫森严,盏茶功夫前,皇后被传了进去。

带着四侍隐在帝殿前树之后,太子凝神看着前方,也是盏茶功夫前,皇帝一道圣旨过来,命十名亲兵把他到御书房,说派了严鞑和六部尚书与他商议继任大事。他一早命青龙、玄武暗守在帝殿外,在前往御书房路上,青龙、玄武来报,说王伦被派遣出宫。

这是去请权非同吧?!

他当即出手,携两名心腹将所有亲兵杀死,改道去了帝殿。

“来人,皇后这贱.妇意图行刺朕!”

太子一直如沉水安静,一动不动,直到殿内传来一声诡笑,方才跃出。他手起剑落,一个禁军侍卫的脑袋随即翻滚在他靴边。

“全数歼灭,即使赔上你们的性命,也不能让他们呼救,不能让一个人走出这里。”

在推门进入帝殿前,太子声如冰雪。

“是!”

四侍接令,玄武飞身落到院门之前,横刀挡住去路,余下三人和院中数十禁军厮杀起来。

谁都知道,这是场需要速战速决的战斗,决不能走漏一丝风声。

于是谁都不回防,只顾杀敌。

L

刀光剑影,血肉翻飞。每有几名禁军倒下,四人身上便添一道剑伤。

屋内,太子目光到处,皇帝站在床前,双手正掐着皇后的脖颈。这是个年近五十的男子,脸色有些蜡黄,浓眉鹰眼,唇上髭须,看去十分凶鸷,不似帝君倒似一名武将,但男人眼中若隐若现的深诡精光,却昭示了他不凡的身份。

这位君主习武,一身武功颇为厉害,纵是昏病在床,力道仍比皇后大上许多,皇后两脚凌空,脸色红紫,一双眼睛含泪带恨,舌头已是微微吐出。

太子目光冷得像朔冬寒风,不带一丝暖气。

他大步上前,一掌打到皇帝胸前,皇帝猝不及防,眸中极快地闪过憎恶和震怒,随之跌卧到榻上,一缕血沫从嘴角渗了出来。

太子扶住皇后,皇后眸中此时再不见平日一丝威仪,徒剩下一腔血红一抹灰败。那种绝望,让她一下子老了十岁。

“多年夫妻,我慕容家助你登基,我与你结发多年,你竟要杀了我?”女人受伤的喉间挤出来的声音沙哑不堪,带着无尽哽咽。

皇帝慢慢从榻上坐起,眼角撑出笑意,唤起皇后的小名来,“阿媛,朕怎会想取你性命?是朕病糊涂了,以为你是刺客,来,你莫怕,过来陪朕说会儿话,玉儿,你怎么来了?”

他说着,轻嗟一声,眼角余光有些惊奇地落在太子身上,仿佛这时才注意到他的到来。

太子唇角浮上丝薄笑,充满讥诮。这种笑容,是过去从不会在皇帝面前流露出来的。但此时,他似乎已看空一切,再不在乎。

太子没有说话,皇后却冷着声音一字一字说道:“皇上,你是时候立下遗诏了,正好太子也在。”

皇帝微微顿了一下,笑道:“阿媛,朕正有此意呢,否则怎么会让太子到御书房面见重臣?”

“玉儿,快过去吧,他们都在等着呢,都是大周的老臣子,你身份虽贵,但让他们久等不好。”

“父皇,若你果真要传位给儿臣,宣儿臣和大臣们来此商议便好,何必让儿臣到御书房一趟,有权力传位的不是儿臣,更不是他们,这有什么可议?御书房里等待着儿臣的只怕是一队精兵吧?儿臣今儿若年轻几岁,也便过去了,可儿臣长大了,这些年来和臣子斡旋,到地方办事,见识了太多的世情。”太子淡淡说道,伸手指指自己的脑门,“您想到的,一个在位者想到的,自然是深思熟虑的,但儿臣不傻。”

皇帝眸光微暗,但他并无斥责,不似平日朝堂暴冽,仍是笑道:“太子想多了,朕是累了,不愿被他们打扰,但你既有此提议,行,就让他们过来吧。”

太子尚未答话,皇后突然拔出太子腰上佩剑,抵到皇帝颈项上,“皇上,臣妾不想与你再费唇舌,这传位诏书你今儿写得写,不写也得写!否则,臣妾方才险些被杀,心魂俱颤,手上一个惊抖,误伤到你可不好。”

皇帝眼中虚伪的笑意终于悉数消失,目光转瞬尽化阴鸷,“你想弑君?来人啊!”

太子笑了,“父皇,你何必再惺惺作态?你方才与我二人周.旋,怕是心里早已有数,儿臣能进来,必定已是控制了你门外的守卫。”

“连玉,你别痴心妄想,朕绝不会传位于你,你若识相,现下立刻认错,朕还可以饶你一条性命,也不夺你日后荣华富贵。”皇帝冷冷地道。

“父皇,难道你真认为传位给七弟是最好的选择?你让王伦出宫,是要去找权非同面授机宜,让他成为首辅,扶助七弟登基吧,你没把霭妃叫到身边,是你虽爱她,却在犹豫,若有朝一日,野心城府的仇靖外戚专权,侵夺了你连家的江山该如何是好?”

“你会告诉权非同,让他在适当的时机铲除仇靖。”此刻,太子眸光深湛似潭,“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权非同就是下一个仇靖。你对他有知遇之恩,儿臣相信,他会报答你,可是,权力是这世上最甜美的酒酿,只要尝过,没有多少人能抵挡得住它的诱.惑。权非同的报答会慢慢变了质,他早晚会将七弟取而代之。”

皇帝原本憎恶的眼光有了丝变化,难得的透出一丝激赏,“你倒真是长大了。”

“是,朕是不信仇靖,但朕对权非同的是大恩,他不会背叛朕的,那统统只是你的猜测,朕不把帝位传给你七弟,难道传给你?你只是一个贱.婢所生的孩子,你血液里流淌着最肮脏最低贱的东西,就似那猪食黄泥,皇后,她慕容家朕登基有功,但朕就不喜她那副以功臣自居、阴沉刻板的模样。朕方才是想杀了她,

以防她日后作乱。权非同很快便到,也罢,你与她到底随朕多年,只要你二人安分守己,朕可以放过——”

他话口未完,双眼突然暴凸而出,不可置信地侧目看着皇后,“你……你……”

皇后手中剑的另一端,插在了他的心口上。

“皇上,你在骗我们。权非同到了,你是断不会再放过我母子二人,霭贱.人更不可能放过我们,既然你无论如何都不肯传位,臣妾只好先不放过你了。”皇后惨然一笑,泪流两颊,缓缓说道。

皇帝也是强悍,竟双手握在刃上,想把剑拔出,他唇角蠕动,似想垂危一挣呼救,皇后一惊,便要把剑用力按下去,那时迟快,太子伸手一拂,皇帝脖子一歪,血珠如线从他脖上渗出。

他再也无法动弹,跌在枕上,只余半口气。

太子白皙修长的手指攥着一把小匕,不似皇后双手颤抖,他的手稳稳的,只是脸色显得有丝苍凉。

“玉儿,”皇后方才尚算镇静,此时却大惊失色,“你为何要如此?这屋外无人进来,是被你的人控制了罢,即使母后不给他补上一剑,无人来救,他失血过多不消多久也会……”

太子一声叹息,唇上又微微浮上丝笑,“母后不必多言,您只是伤了他,杀他的是儿子。”

皇后眼眶发酸,她自是明白太子的用意,他知她不怕这后世评说,但内心的惶恐将伴随一生、至死方休,他是要替她背起这弑君弑夫罪孽!

这时,她只见他对榻上犹瞪着二人、目中充满仇恨的男人道:“父皇,儿臣和母后若落在霭权等人手中,是绝无生还的可能了,七弟做不了他们的主,日后好点是个傀儡皇帝,最坏是被仇靖和权非同拉下来杀死。但七弟和霭妃在儿臣手里,儿臣敢对天发誓,定保他们一生荣华。父皇,你今日要杀我们,我们不得不动这个手,不是你死便是我们亡。儿臣既作了大逆不道的事,日后报应再惨烈,也但凭天意。但你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夫君好父亲,更不是一个好皇帝,穷兵黩武,苛捐杂税暴政连年,百姓敢怒不敢言,儿臣虽疚不悔。”

皇帝不知是被气煞还是伤重,目中那点狠光,渐渐涣散开来,只剩怨恨,又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恍然了悟。

446

皇帝并非自然死亡,尸首该如何料理,是件大事。孝安当时提出交由她置办,给她数天时间,她能交出一具看不出剑伤的尸首,他看她把握十足,心中寻思她派人寻找模样相近的人,便并无插手,只负责阻挡权、霭等人。

权非同很快便进宫面圣,但却教他以帝君到行宫养伤为由拦下,他平日里多见皇帝手迹,这字墨临摹得极似,直可乱真,皇帝手谕下来,病情加急,养病期间不见任何人。

权非同与霭妃其时尚未做好准备,自不可能与他撕破脸面。而到得皇帝从行宫传出驾崩消息的时候,展现在众人面前确是是一具完好的尸骸,并无其他可疑伤势。

当时他曾以为,这是一具尸首相貌与先帝有着极高相,后来经历了顾惜萝的事,当即明白是红姑的杰作。

她们找了一具身段相仿的尸首甚至是活人杀了,做成了先帝的模样。入殓时,看不出伤势。之后,他顺利登基。

这个王伦是假的。当时,他们派去的杀手是提着王伦的人头回来的,怎么可能伪造得了死讯?

如今要制造一个假王伦并非没有办法,红姑可以,那个神秘的回春堂也可以肜。

密诏却是真的,先帝城府心重,当晚更早一点的时候便写下密诏,王伦出宫找权非同便把这玩意带上了,并非如假王伦所说,藏在宫中,假王伦也根本不可能看到先帝被杀,说先帝是被活活闷死的,就是最好的破绽,因为当时,先帝是身中刀剑而死。

而先帝欲杀皇后和太子这些前情也永远不会被提起。

……

而当连玉把后面这些情景再细细想起的时候,已是五个时辰之后,在营帐之内。帐外,黑幕低垂,远处是黑峭冷峻的群山。

山谷平地之中,营帐无数,灯火如白昼,空气中隐隐弥漫着饭香还有……血腥,混合在一起,那是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古怪味道。

但历经沙场的士兵们是决计不会理会这些的,哪怕是身上带伤的士兵,只要还能坐着,便依旧大口啖食着目前尚算丰盛的饭菜。

谁都不知道,这场仗会打到什么时候。接下来,是还能与同伴顽笑,还是马革裹尸。

五个时辰前,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发生了一场颇为激烈的战争。

那是王伦的话方才结束,早便存在多时的暗涌表面那层平静终于被彻底撕破,风云变色,便在顷刻之间,百官分作几派,拥护权捷的、拥护他的、不知所措的。晁晃把连捷迅速带离,连捷脸色阴沉,没有反抗。

乌天蔽日,雷电在空中打滚——陵园入口,权非同背后,涌入无数官兵,由仇靖零领头;与此同时,陵园深处,慕容定带着兵士,亦如如潮水而出……

双方不动声色,原来却都在暗中藏了军队。

权非同见状,挑眉便笑,“皇上果然好手段,探到了臣今日有所动作。也罢,这也是臣最后一次如此称呼你,”他声音微微沉下去,“我权非同与兵马大将军晁晃今日率兵誓清君侧,诛杀篡国.贝戒连玉,为先帝报仇,匡扶七王爷登基。”

“诛杀国.贝戒连玉,匡扶七爷登基!”

他背后,无数士兵在声如雷动,气势如虹。

孝安呲眼欲裂,正要答话,连玉止住她,缓缓回道:“先帝暴戾,以致民不聊生,二十年间百姓怨声载道,朕是不是篡国.贝戒,自有后世评定,今日,连玉誓不退位,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这连家百年江山交到佞臣手中,权相,权大人,且放——马——过——来。”

风过猎猎,把他鬓角发丝吹得微微凌乱,但他一双眼睛却清亮得出奇,权非同不屑地弯了下嘴角。

很快,两军将双方主要人物围拥起来,相继退出陵园。一是陵园是先人墓地,二是此处并非施展之初。

而从开始才数百人的阵势,到距离陵园数里外的一处山地,无数军兵从一南一北两个方向杀出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