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晁晃枣红铁甲服,慕容家湖蓝青铠装,双方的兵将倒是十分好认——不仅陵园内外设下埋伏,两边早将自己分别在京郊【洛岭】和【芣阳】的兵马全部密调到此,在山林中布下重兵。

晁晃哈哈大笑,举起手中大刀,慕容定大喝一声迎敌,双方军队当即陷入激烈厮杀之中……

晁晃兵士高喊着“清君侧、诛国.贝戒”的口号,越战越勇,而连玉此前并无否认弑君一说,军队士气

L底气不足,相较慕容定,晁晃又更善于沙场用兵作战更为勇猛,而连玉更派人保护混乱中不知该如何站位的第三方臣子,连串下来,十万对抗八万,又有随连玉出行保护的禁军侍卫三千多人相助,明明在数量上占优势的慕容军开始出现颓势。

战到半酣,再次出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一队接一队的枣红铁甲兵从附近两个山坳杀将过来,以鹤翼方阵左右包抄,截击慕容军尾翼,晁晃竟似不止八万兵马!

脑袋从颈项掉落、鲜血从残腔喷溅而出,残肢,肉末,滚滚而来。慕容君本便处于劣势,如此一来,军心顿乱,死伤加剧,青山碧水,瞬成红汤……

三个时辰后,在权非同示意下,晁晃鸣金收兵。

双方分布向两个方向行军,各退十里,建营扎寨。

一番清点,这一仗慕容军死伤上万,而权方只有不足三千的损耗。

连玉主帐内,浓重的血腥之气不时钻进来,连捷随晁军离去时如淬毒刀子的眼神还在眼前沉浮,此时这种怨毒的东西又在连琴眼中出现。

“六哥,我的心真好痛!哈哈,这本是我兄弟一起迎战杀敌的时刻,可如今却告诉我说……你才是那个篡国的人!你有什么能解释的,你倒是说呀!说呀!”

连琴素来敬重连玉,但此时当众大吼,也不顾及孝安、慕容缻、连欣、严鞑、慕容定还有三四侍在旁。孝安目光一沉,怒不可遏,“连琴,你要放肆到别处去,大可追随你七哥投靠叛军!你六哥的迫不得已、你六哥的艰难苦痛,你根本不懂!如今生死存亡之际,你不为他分忧还在”

“叛军,谁才是叛军?太后娘娘,你不把父皇当夫君,但那是我的父亲!”连琴惨笑出声。

孝安大怒,正要喝斥,连玉微微摆手止住她,他把连琴、连欣都望住,“六哥还是那句,王伦所说并非全部真相,父皇当时要杀了我们,若我不出手,只有死路,霭妃权非同一旦掌权,不会放过我们,你,和欣儿都不能幸免。”

“朕言尽于此,信、还是不信,离开还是留下任凭你们决定。”他最后重重看了眼连琴,捏住疲惫的眉心,缓缓转身,负手再也不语。

连欣咬住唇,目光几次变幻,最后坚定道:“我明白,六哥,父皇从前看在慕容家份上,待我不差,但他要杀你和母后,若要我在他和你们两者上选,我自然……选你们。”

“连玉,你倒说得好似是为我们好了!”连琴冷笑一声,也不再说话,揭帐大步而出。

孝安气得双眼通红,咬牙吩咐慕容定,“派人跟着他,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母后,莫监视他,”连玉阻止,“朕不希望让这唯一的兄弟也再生嫌隙,他若要离开,方才就跟老七走了。让他静一静罢。”

“缻姐,欣儿,你们随母后先回去休息罢,严相、慕容将军,晁晃的援兵来得古怪,把军中几位将领唤来,我们需要和严相斟酌下一步该如何走。”

“是,他们正在帐中商议,末将这就把他们叫。”

二人当即应道,转身出帐。首仗便败,且颇为惨烈,人人脸上都愁云笼罩。

慕容缻看着连玉,颇有几分依依不舍,孝安低斥道:“还不随哀家出去,都什么时候了,就还在此添乱!”

连玉撩帐而望,目光从夜色营帐和坐在帐外狼吞虎咽的兵士身上缓缓掠过,带着血丝的眸里揉进一抹苍翳。紧紧握着袍上那枚劣质玉佩,他仰望苍穹。

暗夜无星。

“怀素,我对不住这大周兵士,”他心中笑得寂莽悲凉,“但这场仗不能不打,如果我说到得今天我为的更多已非君临天下的野心,日后史学家也不会相信吧。若我退,让七弟就在今日上位,大周早晚还有几场夺权的腥风血雨,每次争夺,百姓都会陷入无边的灾难之中。我是大周国君,哪怕只是命运出了错,把那似乎原本不属于我的东西硬推给了我,可我既忝为这个国家的君王,这个国就是我的责任。

十六岁初遇,是你教会了我责任的重要,再见你被逼上京考取功名为官,那原本不是你目的,那些案子你也可以全身而退,可你一次一次的争。因为身在其位,于是有些东西也渐渐成为了我们的抱负。

母后她们是皇族,今日必须出席面对,你不同,是以我把你留下了,不在我身边,是最安全的,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一定争取再见你。

447

权非同大帐,此时一派热闹,兵士不断把炙嫩流油的肉食和醇香浓冽的佳酿搬进来。

众人落座,霭太妃欣慰地笑道:“捷儿,你如今迷途知返,母妃真替你高兴。”

连捷却没有看她,脸色阴沉地盯着权非同:“为何不尽早把这密诏拿出来,还有王伦,你不是该一早就把他带来和本王见面吗?还是说你其实是打着匡扶本王的幌子来实现你的……野心?磐”

霭太妃和仇靖眉头顿皱,权非同微微一笑,“七爷,其时王公公还在养伤,未能把藏在大内的密诏拿出来,纵使把真相全部告诉你,你只怕也不能尽信,反容易在连玉面前露馅。你与连玉不同,他满腹城府,你却是真性情,是以臣一直以来只是暗示王爷,让你先有一个准备,又不至于太过怀疑他,从而保住性命。啮”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如今连玉的心你已见到了,臣到底是为您为先帝还是为自己,时间会证明。”

这密诏是不假,可再早些儿,王伦还没造出来呢。他心中淡淡想。

连捷垂首,没有作声,看来是默认了的权非同的话。李兆廷笑道:“既已把话说开,来,我等为七爷今日弃暗投明、即将到来的锦绣大业喝一杯,也为晁将军庆贺。”

晁晃道:“不敢,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这是晁晃的份内事。先帝之后,七爷就是我晁晃的主子,这杯该为七爷而喝。”

王伦目中含泪,举杯道:“李侍郎和大将军说得对,七爷务必继承先帝遗志,斩杀奸佞,继位为皇。”

连捷眉宇皱成一个“川”字,末了,目中一丝恨意一缕狠色迸出,终缓缓举起杯子,权、仇、霭几人相视一笑,觥筹交错间,连捷看着连月,突然道:“姐姐,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霍长安能回来?”

连月本无表情,听到他问,淡淡说了一句“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你们有大事要议,酒我也喝过了,先回帐了。”她说着搁下杯盏,走了出去。

霭太妃怒其不争,猛地一拂袖子,但看了看儿子,最后嘴角还是盈上了笑意。这时,权非同却道:“七爷,说到这霍长安,据我探子报,却是出门求药去了,现下可有消息?是否正在回程途中?”

“首仗连玉虽折损甚重,但此人为人处事多留后路,霍长安若回,战局难保不会被扭转。”

连捷目光微动,回思一会,肯定地道:“连玉此前待我倒还算推心置腹,霍长安是失踪了,目前原因还不明。”

霭太妃大喜,她再爱女儿,战事重要关头,可不管连月怎么想。仇靖是个老深算的人,道:“连玉小子年岁虽浅,心思可不浅,谁知道他是不是对捷儿留了一手?万一他已和霍长安互通消息,只是作为军机秘密瞒住捷儿,届时开战,让霍长安突然出现,势必军心大振。”

“依我看,今日你们援军少说有二万,而据你们方才清算,连玉士兵死伤逾万,你们才折损二三千,如此算来,他如今不足九万兵马,你们却几近十万,连玉还能轻易扭转过来?”连捷咬牙说道,目中透出丝暗色。

曾经有多亲密,似乎此时就有多痛恨。

晁晃赞叹出声,“七爷好眼力。这援军确是有此数,但哪怕再多——”

权非同朝他使了个眼色,晁晃平日狂放豪爽,但在打仗用兵方面一点也不含糊,权非同略一表示,他当即明白,一笑顿住,并没把底子透露出来,只道:“我们必须争取时间做次抢攻,再重创他一二万兵马,如此,才能奠定胜利的基础。”

都是不会因一点胜利便冲昏头脑的人,酒宴过后,众人便聚开始议事,很快定好作战部署,设定在五更天来次突攻,一鼓作气,趁势追击。

然而,权非同虽没说什么,眉眼间始终有所闪烁,李兆廷察言观色,一下便看出来,“师兄心中是否尚有所虑?”

这下引起霭太妃、仇靖和晁晃三人注意,晁晃问,“大哥,怎么……”

“他们必有所防,利用地势,以守为攻,以退为进,设下埋伏和阵法,我们急行军数里,兵士勇猛,虽不至于疲乏不堪,但战斗力肯定不如他们充沛,有晁晃将领,我军必不至吃亏,但如此一来便未必能重创连玉,反而激励了敌军士气。可若不尽快再折他一批人马,我又恐有变数。慕容定气候未成,但连玉这人不得不防。”权非同沉吟片刻,缓缓开口。

晁晃眉头顿蹙,“大哥说的是,是晁晃思虑不当,正如大哥所说,我原想着

L即使他有所防备,我军骁勇,必不会有大亏损,但若天助我也,他阵法稍有疏漏,我却能再重创他一次,如此便胜券小握了。却没想到士气一节,我若强攻不成,杀不了他们多少人,哪怕我军不损一兵一卒,这防守得当,对他们来说也是种鼓舞。”

这时,连捷正走到帐门口,闻言猛地扭过头来,“我也许有法助你们抢攻。”

连玉营地。

“我们跟着皇上,会不会没有出路?”

“谁知道?但他是将帅,我们只是卒子……”有人苦笑。

“我懂,卒子是要用来牺牲的,可要死也得死得堂堂正正,而不是为篡国.贝戒而死!你们看如今有多少弟兄心底里是不满的!”

很快,另一人忿忿不平搭口,但几乎立即被人喝住,“别说了,让军官听到还想不想活命。”

……

连琴低着头,专拣偏幽的道路走,走到一处,听到有一队士兵巡逻走过时的窃窃语声,其时,他正在一个营包后面,闻言也是微微冷笑,随即走开。

“皇上是真命天子也好,国.贝戒也好,自他登基以来,我们的日子总是过好了,我倒是愿意为他打仗。”

继续前行中,有人突然出声道,随之,倒引来不少人附和。

连琴这时已回到帐中。他是个粗中有细的人,站在帐内,隔着缝隙望将出去,似意在防备连玉派来监视的人,目中充满冰冷和不屑。

连玉帐中,食物被放置在一张小几上,已然冷却,却还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大桌上,是铺陈开来的地图。

“皇上,严相,我们如此布防,你们看如何?”在各副将叙述过后,慕容定问道。

连玉思索片刻,“各位将军的安排不错,岗哨紧密,以数千精英结合地势埋伏在要道上,如此他们突然来攻,我们也可随时应对。但我们想到的,他们必然也能想到,他们会设法破军。”

“其二,他们军队人数也是朕目前最担忧的。”

众人闻言面面相覷,严鞑立时反应过来,慕容定更是声音微颤,“皇上是怕他们的援军根本不止二万?”

在连捷的示意下,权非同一众随他出了帐。

“不知七爷有何妙计?”

帐外,兵士已用罢晚膳,入夜休息,但灯火粼粼,一队队巡逻兵士依然严密有序地穿梭于四周,权非同向连捷做了个“请”的姿势。

众人也甚是好奇,倒不知这个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儿有甚行军妙法,霭太妃倒是十分高兴,笑吟吟地看着儿子,连捷凝着远方山林,压低声音道:“火烧连玉兵营,里应外合。”

“连玉三千随行禁军护卫中,有我平日掌管的五百亲信。”

“可你既随我们离开,这些人少不得被连玉派人监视着,甚至已捉了起来。”李兆廷向来话不多,但都是一针见血。

“不,连捷缓缓摇头,冷冷笑道:“有个人连玉还是很相信的。”

清晨两军于京郊陵园交战的消息在傍晚的时候,传遍京城。入夜后的上京失却往日热闹,连酒馆勾栏风月地也变得悄无声息,宛如湮灭。

街上只有皇城禁军在悄悄巡夜,以便接受从“前线”探子随时传来的消息,

个把时辰前,战况乍到,整个上京乱成一锅粥,消息一说,皇上和权相叛军打了起来,又有人在京中散布风声说,皇帝诛父篡位,是权相拨乱反正,扶持原定继位的七王爷重夺帝位。因合符天道,首战便取的捷报。

一时,人心惶惶,竟不知谁真谁假,盼谁打赢才好。

夜静风急,就连地上一点落叶被卷起,也让巡逻军紧张地竖起耳朵!

皇城大门紧闭。

此时,皇城内,一众内监在明炎初的指挥,各宫尚算稳定,未见大乱,但各处皆都不似往日明灯艳火。

天子寝殿内,却还透着光亮。

看着推门进来的的男女,屋中女子嚯地站起,“明炎初,朱雀,带我去见你们主子!”

她声音清冷低缓,听去便知是深深压抑着怒意。

448

明炎初闻言,连忙赔起笑脸,他也着实可怜,才匆匆赶回打点,又遇上素珍这烫手山芋。

“李提刑,这并非奴才不想带你过去,而是皇上的命令……”他为难的道,又连忙瞟了旁边的小周一眼,让她帮口揠。

素珍静静看着他,也不说话,但那冰冷的表情让他毛骨悚然,纵是心思玲珑,口伶齿俐,也一时说不出话来,幸好小周和素珍平素是相处惯了的,见状勾住素珍肩膀,低声细语起来,“我知道你心情,换我也气,主上又何尝不想你在身边,但他不能。你看,战事才开始,便死伤不浅,这再打下去,时局只会越来越乱,他没有办法照料你。”

“我不需要他照料,他知道的。”素珍一声低笑,微微咬牙道。

小周摇头,“可他担心。你想,太后和慕容定就在军营,这平日在宫中还能避开,这军中营帐之间,才多大地方?太后明面上是答应不再对付你,可在兵荒马乱的时间里,你又在她眼皮底下,谁也说不准她不会伺机再动,无论皇上处事多么严谨,这战事吃紧,他必定要亲自指挥,难免不给太后可乘之机。花”

“哪怕太后不去动你,几帐之隔,和仇人日夜同宿一处,你不难受?最后,两方交战,谁的军中没有对方的探子,你和主上和好,权非同心里能不记恨?他会不会暗下派人拿你,谁也不知道!”

“怀素,只有你是平安的、无恙的,主上才能安心作战。他心中最记挂的不是谁,是你。”

小周小心翼翼说罢,悄悄打量素珍脸色,打算一见不好,便又说些软话哄哄,倒没想到,素珍点了点头,直接便道:“好,我知道了。我就在这里等他回来。”

她和明炎初反而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就搞定了?这也太没难度了吧?本来连玉最初下令的时候,是想把玄武和青龙留在素珍身边的,毕竟这两人的组合战斗力更强,但考虑到这哥俩说话远不及她和明公公奸狡,就换上他们了。

没想到素珍和别个娘娘不一样,那些小性脾气都没出现,而且……独立的很。

不过二人到底松了口气,明炎初更是擦了擦汗。

“李提刑,你不能一直待在此处。”

两人相视一眼,正要说话,有人推门而进,先出了声。

却是近日甚少出现的白虎。

素珍看过去,“怎么?”

小周摆摆手,示意素珍稍慢,先向白虎问话,“你那边竣工了?”

白虎脸上是一种如释负重的神色,她极快地颔首,“刚好,是以立刻过来通知你们。”

好,每个人都知道,就只有她被蒙在鼓里……素珍几乎把一口牙咬碎,连玉,回头见面看我理不理你!她狠狠看小周一眼,“怎么回事?”

小周笑嘻嘻的先答道:“白虎奉命挖了条密道。”

“是,李提刑,主上命白虎带人挖掘密道,一旦战起,到第三日上,不论战况如何,都必须带李提刑离开。”白虎连忙解释,“我们不能从城门口取道,必须偷偷撤离。”

“若他后面打胜仗,我也要走?”素珍审视地看着三人,“这场仗他没有胜算,否则便是胜算极低,对不对?”

说到最后,她握住微微颤抖的双手,“他到底怎么告诉你们的,你们如实告诉我!否则,我哪里也不去!”

白虎不知如何应答,焦急地看着小周和明炎初,明炎初上前,压低声音道:“李提刑不必担心,皇上怎会打无把握之仗,你看今日权非同造反,这千军万马的悄悄带着,皇上不也应付过来了吗?”

素珍心道:折损了上万人马,这亏果然“小”。但她也不反驳,只紧紧盯着明炎初,明炎初一阵心虚,只当作没看见,仍笑着道:“皇城是皇权的象征,谁也不知道叛军会什么时候派兵突袭,城中虽有几近两万禁军侍卫,但还是不安全,暂回民间是最权宜的做法。”

素珍几乎立刻明白了连玉的用意。

他要她等三天方才行动,是想让有心人以为她仍在宫中,随后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悄无声息地从密道离开,偷天换日,撤出皇城。

她眼眶酸软,心情复杂,但终于还是没有追问下去,不管让她离开是因为胜算渺茫还是预防叛军攻城,杀戮流血,她总等着他就是了。

明炎初出去的时候,问她可有话带给连玉,他一定派人把话送到,素珍本想过去研墨写

L信,最后却只说了这么一句。

夜深,明炎初宿到偏殿,白虎领着大批内卫在殿外守着,到得一定时辰,与小周相换。

这个非常时刻,他们谁都不敢离她太远,警惕着方便随时保护!

小周贴身守护,但连玉的龙榻和软榻她都不敢轻易上去,可怜巴巴的在龙榻之下打了一地铺。

素珍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末了,小周的声音从黑暗里幽幽传来,“怀素,睡吧。”

“睡不着,在想些事。”她笑笑答道,“你睡吧。”

小周却不依不饶地问:“想什么?”

“我在想,若他战败被俘,我该怎么做?”素珍也没瞒她。

小周直想抽自己一个耳刮子,让你问!

她危颤颤的天人交战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出来,“你会怎么做?”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