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后生到底是谁的人,晋王党,或许是魏老头的手下?”他略一沉吟,问道:“战事既起,这无情有消息过来吗?”

黑影颔首,“遣人送过信来,连玉让他暂且按兵不动。”

“好,我就等着看好戏了。”权非同摸着鼻子,微微的笑,指着卫兵道:“你随他下去换套干净衣裳回去罢,这霍长安的消息本相姑且信你,连玉营中有任何动静都要设法通知。”

“是,属下明白。”

黑影随卫兵出,冷不丁背后声音再起。

“你罚是领了,但我没说李怀素的事你不必去办。这事你需抓紧。你知道吗,我先前给你的……既是解药,也是毒药。”

黑影背脊微微一震,半晌,沉声答道:“属下明白了。”

权非同见他出去,突然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字迹遒劲挥洒,正正是“李怀素”三字。

Lp>他盯着看了一会,把纸揉了,扔到地上,用力跺了几脚。

“莫让我把你揪出来。”他道。

这时,晁晃的声音在帐外传来,“大哥,这和探子谈完了罢?我和兆廷到了。”

他把那纸团一脚踢到一角,清清嗓子道:“进来吧。”

晁、李二人很快步进,晁晃手中拿着一张地图,权非同招呼二人坐下,随即问道:“我大哥情况如何?”

李兆廷笑道:“仇大人气坏了,正和霭太妃数落着。兆廷忖度大哥心思,跟仇大人说,这七王爷想不通,大哥不恼,让他也莫要放在心上,这人还在就行,到时把他推上位,这皇帝他不想当还是得当。”

“嗯,”权非同点头,“连捷总是要推上去的,算是还了先帝遗愿,反正也不是要他主事。行,你既安抚了我大哥,也不必我走这一趟,倒省了我不少功夫。”

李兆廷帮着晁晃把地图舒展开来,边问道:“探子可给大哥带来什么新消息?”

“不曾,”权非同眯了眯眸,目中透出丝不明所以的光,“只是说到我那探子,兆廷,等哪天我时机合适了,我给你引见引见,你与他定必投契。”

李兆廷心中微有丝异样,吃不准权非同这话的意思,只是他没说什么,只欣然颔首,道了声“好”。

权非同也不再多说,伸手往图中三个地方一敲,“都部署好了罢?”

他手上所指,却非京畿地域,而是边城。

襄壁、咸平、季城。

那是晁、慕和魏三方边关军所在之地。三地都在大周西北地区,襄居至北,咸在中,季以下,

是以,当日,北方“游牧族”首“攻”的第一道关卡便是晁军所在的襄平。在情在理。

“我们原伪装成病员的四万兵马仍驻襄壁,另有十万在境外,与魏国兵和游牧族一起,边关慕容军接连玉令后必定从咸阳直接取道回京支援,来不及攻打我们在襄的兵马,而魏成辉率军队抵达季城后,集结季城所有兵力一起赶赴襄壁时,我们境外十万兵马已悄悄绕过襄壁,赶到咸阳到上京必经之路城‘绥’埋伏起来。”

“如今,慕容军接到连玉命令方才动身回京,沿途赶路,难免辛劳,我十万军队在‘绥’以逸待劳,四万军队从后赶上夹击,形成前后包抄之势。”

“表面上看,我们只有十四万人马,然而连玉二十万兵力中有七万是柳守平旧部,其中几名部将所率四万人马因斩杀柳将一事已被我们暗中劝降,加上我们在民间筹集的解甲归田的一万柳军旧部,也已集结在绥,我们统共十九万兵马。连玉只得十三万,数目上已是大优之势。”

晁晃淡淡说着,目中却透着狠光,这一仗,是权非同和他事先亲自布置的,是至关重要的一役,这一战拿下,上京就再也守不住!

李兆廷伸手一点图中咸阳所在,“连玉即便能想到我们会前后夹击,要防也只会防我们这部分的兵力,但他就如瓮中之鳖,首尾环敌,就像我们此役,怎么走也走不脱,何况,到时防不可防的,是他军中的柳将旧部。那四万兵马突然起乱,前、中、后三方作用,他兵力将迅速瓦解,这十三万人是无论如何也回不到上京了。师兄,如今,我们虽吃了败仗,但只消以静制动,静待边关破军消息到来,他军心一乱,我们便即出战,给他京中军队一记重击,他便再无回天之力!”

权非同缓缓合上地图。

虽然,连玉打了胜仗,但素珍一行还是按原定计划在翌日黄昏离宫。

素珍没有想到,这暗道竟是挖在连玉幼时与生母所居旧址,也是当天她查案的地方。

连玉命白虎带人将地窖挖开,这条甬长的密道直通宫外。

收拾了细软,明炎初和小周正要携素珍出门,内侍却带人求见,说是皇上圣旨到。

来人见到他们,微微一笑,道:“传皇上口谕,着李提刑到京郊见驾。”

“噢,你们主子终于改变主意了?”素珍咬着牙低低道。

453

“改变主意?”

因几人正待出门,殿中只余一只烛台照明,灯光微弱。来人见状,从怀中拿出只小烛,取出火折子燃着,停顿了一下,颔首道:“是,皇上想把李提刑接到身边,可能是战事向好的原因吧,属下也不知,李提刑,请。”

他说着笑笑,做了个相请的姿势敦。

“走吧,怀素,如此也好,省得你小命在,却牵肠挂肚的。”小周说着,冷不丁叹了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誓”

明炎初点点头,也欣慰地看着素珍,来人和他见过礼,道:“朱雀大人好文采,好兴致。”

“你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小周狡黠地笑。

“属下书读得不多,这好像是出自诗经……说的是征人一去经年,出门时和归来时的景象已是不同,来时柳絮随风起舞,回时已是雨雪风霜。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下面好像是这么一句,不知对不对?”来人也低低叹了口气。

虽然不过少顷光景,一场大战却席卷天下,突如其来,二人都不由得有所感慨,此时,正走到殿口,小周突然拔剑往来人胸口狠狠刺去,明素二人一惊,来人也是震了震,但他身手脚尖一点,身子灵活得像泥鳅,提气往后一纵,那剑尖便从他身前打滑而过,而小周仿佛受到了什么震荡似的,剑身忽而一歪,一口血便吐了出来。

明炎初惊惑,“朱雀,你为何要杀他?”

素珍却素知小周,警惕地往后一退,与此同时,小周也提剑挡到她面前,冷冷看着来人,“下一句应是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主上临走那晚,要我誓死保护怀素。他说,怀素在他身边不安全,但留在宫中也只比军中稍好,不一定便能平安无恙,他怕途中会出什么差池,这便是我们约好的暗语。谁说诗词一定要对仗!想不到,相识多年,你竟然也别有用心,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明炎初震愕非常,因为这是跟了他几近十年的心腹。

瘦高侍!

也是在这半年间,他认为他通过了考核,才开始让他在连玉身边做事!

相较对方的惊震,瘦高侍显得平静许多,他淡淡开口:“我本想静静把人带走,何必要撕破脸面?”

小周冷笑一声,“你休想!”

然而,她一挽剑花,目中迅顷透出痛苦,弯下腰去,素珍心惊,“朱雀,你怎么了?”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怒视看着几步之遥的男子。

瘦高侍把她看住,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

“你也看到了,我什么都没做。”他见明炎初脸色沉下,拿起小周的剑,想向他杀来,笑了笑,道:“明总管,你虽身无武功,但这拼力运劲与朱雀强力运功是一样,都会伤到脏腑经脉,重则毙命。”

“其实,你们可以多等一会,不消多久,你们便会浑身瘫软,我不愿伤人,这是最好的结果,可惜朱雀使太警觉……不过,也是无用。如今,我只能说,若你们阻挠,我必杀之。”

眼见明周二人随即面带痛苦跌到地上,狠狠盯着他,他低叹了声,声音中带着自嘲的笑意。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有什么击到他手上,他手中蜡烛应声而落,连同白烛躺在地上的是一枚银锭子!

素珍的手还扬在半空。

她看着他淡淡道:“是这东西吧,这玩意烛芯有毒,阁下好阴损的手段。”

“李提刑,你总是如此机灵。可惜,晚了。”他微笑,向她走来,“请跟在下走。”

小周把剑又从明炎初手上夺回,“你以为你能轻易离开吗?我高声一呼,这殿外禁军侍卫便——”

“何必扯谎?我进来之时殿外只余一名通传内监,禁军都被撤到一定距离之外了吧,如今就连那内侍都教我吩咐走远了,你还能喊到什么人?你们这是要秘密出门?哪怕是连玉的卫兵,也不想让他们看到,怕走漏风声,对不对?”瘦高侍嗤的一声笑。

小周脸色一变,随即道:“阁下是权非同的人吧?就连这贼.贱的笑都跟他如出一辙。我明白了,此前在桑湛族中,就是你把怀素带走!若非你当时以重伤掩饰,我们早就怀疑你了。”

瘦高侍目光微动,轻声答道:“是,我是权相的人。”

“真

L该死,我们不该信任你。”小周狠狠咬了咬牙。

明炎初声音沙哑,“是我的错。”

他二人奋力要起,然而药力发作,却无论如何不得动弹。

“信任?你们也不见得信任我,否则连玉能打赢这场仗?”男子声含讥诮,“好了,朱雀使,莫要再浪费时间了,你故意和我说话,是想等救援的人过来。”

“李提刑,在下不想再浪费唇舌,请立刻随我离开。否则,我定杀了这二人。”他再次看住素珍。

素珍神色倒是平静,“好,我跟你走,别伤他们,否则我咬舌自尽,你人带不到权非同面前,也无法交差。”

瘦高侍眸中突然现出一丝笑意,“李提刑,你的手这是放到哪里去?你怀里放的是灰粉面儿罢?”

素珍焦急如焚,暗下咒骂,这王八蛋倒对她了如指掌!

她目光突地一变,却是瘦高侍忽欺身上前,往她身上疾点几下,随即又俯身在小周和明炎初身上连点数下。

他挑眉一笑,把她抱起,踢开殿门,扬长而去。

小周和明炎初瘫跌在地上,哑穴和身上几处大穴被点,二人都是痛恨愤怒之至,明炎初更是悔疚,突然,小周大叫一声,弹跳起来,明炎初大惊,知道她是运功到极点,强行冲破所有穴道,她连续几大口鲜血喷出来,一身紫衣尽皆染成红黑,她却捂住胸口,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伸手往明炎初身上用力一拂,笑道:“抱歉,我的力气如今只能解你哑穴,但白虎等在秘道那边,晚了不见我们过去,定会过来寻人,你只要留着嘴巴跟她说话就行,她会帮你解开其他穴道的,我要过去……去拖延住那贱.人。”

“好!”明炎初大声答应,他不会武功,无法帮上什么,只能哽咽地看着她跌跌撞撞的拿着剑冲奔出去。

“我如果回不来,你替我告诉无情,我……算了,他和公主也算得上是桩好姻缘,告诉他我喜欢他又怎样,何必让他……”她出得门口,顿了一下,却随即笑笑,施展轻功飞快走了。

明炎初心中侵凉,多年皇帝身边的红人,已冷眼过太多人情世态,此时,眼泪却止不住流了下来。

他们这伙人身份地位全然不同,这些年来,却就好似一家人。

小周出得殿外,她目力极佳,远远看见瘦高侍抱着素珍折进前方一处林道,她瞥了瞥相反的方向,他们方才把禁军遣散到那边,妈.的那人来时看到了,如今竟向另一个方向而行,若她过去通知禁军,尚有一段路程,失去对方踪影,这人有皇宫出入腰牌在身,说不定就此出了宫。

她一咬牙,拔剑在自己左臂上狠狠一划,朝着他们远去的方向追去。

鲜血不停从臂上淌下,在路上留下了一条可以追踪的痕迹。

白虎,快带人赶过来!我快支撑不住了。她心中不停道。

鲜血不断从口中溢出,把她的衣服全数打湿,心腹绞痛得如撕裂开来一般,她深吸口气,把下唇咬得稀烂,不让自己倒下去,放轻脚步,远远尾随着前方的黑影进了林荫。

这是一片大密林。这是夏天宫中人乘凉的好去处。

这时,走到林腹处的瘦高侍正察觉到前方有人走来,他心中一咯噔,抱着手中女子,闪身藏到一株大树背后。

果然,很快,两名巡逻的禁军擎灯走过,这天几乎全黑下来。

瘦高侍警惕地审视着前方,只待二人经过,却又突然觉得侧方多道目光掠过来,他心中一咯噔,一股诡冷的感觉迅速涌上喉头,这里还藏了另一批人?

其中一道目光滑腻似蛇,突然笑道:“冯素珍?好啊。”

他一惊,那人出手如电,前方行走间的禁军闻得声音方才扭身过来察看,眉间已各中一枚柳叶飞刀,倒地毙命,竟哼也没能哼出半丝声音来!

他本能地施展轻功,往来路急驰而去,然而,噼啪数声,十数条黑影从空中约落,将他二人团团围住。

454

瘦高侍冷冷道:“什么人?这是皇上手下在办事,你们好大的胆子!”

“还不快快让开!”

“这当真好笑之极。”说话的还是那双蛇样阴森滑腻的眼睛,他讥诮笑道:“若我等忌惮皇帝,便不会杀了这两名宫中禁卫,皇帝?皇帝是什么东西!皇帝如今正在外面忙活着,也不知……还有命到这里不。”

“我认得你,你是连玉御前行走的人,不过我对你可没半丝兴趣,咦,你二人紧紧抱在一起,我猜猜发生什么事了,嗯,狗皇帝行军在外,你二人有染,哈哈,好一个不知廉.耻的李提刑。动——手,把这侍卫给我杀了,这女人给我捉住!别弄死,她如今大有用处。敦”

“爹,这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他身边一名男子轻声笑道,随即又“咦”的一声,“冯素珍似乎被点穴了!”

瘦高侍怀中,素珍本正担忧着小周二人的伤情——对于权非同,二人相交一场,她还是不太惊惧,但眼前情景,却让她暗暗心惊,这些不是权非同的人,但对连玉充满敌意,又能进得这宫中,来头必不小。

到底是什么人?为首者似对她无比熟悉,会是本来就是这宫中或朝堂上的人吗?慢着,这两道声音听去都有丝熟悉,但前者显然是经过乔捏,听去十分的沙哑,后者声音年轻,她在哪里听到过……她心中快速盘算着,对方可不等人,所有黑衣人已施展招式,围攻上来!

她狠狠看着瘦高侍,若非他替权非同办事,就不会引来如今大劫!瘦高侍目光一暗,抱着她凌空旋起,在半空的时候,他的手在她身上迅点几下,又在她耳边低道:“我说替权非同来捉你……并非属实,我是想把你带离上京!连玉早晚会败,他所在之地早晚会陷进无边战火之中,权非同早晚也会攻进宫中,你……”

眼见几道攻势凌厉到来,他来不及再说什么,只飞快地说了最后一句,“我将他们拦住,你趁机逃,逃到来路去,那边有大批禁军……”

这情景何等熟悉,连玉他……也曾和她说过这话。而这人,这人……素珍心中砰砰的急跳,他声音原来也是经过乔装的,他方才与她几话,声线与此前大为不同!

而且,非常熟悉。

熟悉到有两个字她几乎张嘴而出!

可又怎会是那个人!

小周说的不错,此前在桑湛部族,应是他把她带到权非同身边的——他替权非同办事,在宫中潜伏多年,而那个人她自几岁起就认识了,多年来一直在她身边,他们形影不离,是最好的朋友,最铁的兄弟。

这时间上怎么办得到?

而且要她相信,她的兄弟其实并没那么简单,他一直居心叵测,她办不到。

可这声音……

她突然想起,上京之初,她曾问他一句,你,我真的可以信任吗?

但眼前形势已轮不得她出声让他分心,至少,两相权宜下,不管他是谁,总比落在眼前这伙人手上要好!

她无法确定这个人的身份,但后面那道年轻的声音,她却记起来了!

那是在冯家故居,带头捉她的黑衣人!也许她和他平日并无太多接触,这人并无伪装音色,但这也说明了,今天为首的男子,他称为父亲的男人,这有着毒蛇眼睛一般的人,她必定认识,否则,他没必要乔装声音。

这伙人……事后连玉曾下狠令,命人追查他们的身份和行踪,然而对方神通广大,一夜之间,踪迹成谜,消失得干净利落。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

镇南王妃,不会了,太后,如今战局紧张,若在军中,难保不设法暗杀了她,但在宫中,对方应无暇顾及,也鞭长莫及,那么,在这非常时期,有能力进宫,又和她认识的、有着深仇大恨的,就是黄中岳之流,又或是如连玉曾作过的猜测,晋王党人?!

连玉曾说,晋王妃再现,很可能是晋王党中有人故意泄露了她的踪迹,为的自然不是要王妃死,而是要她冯素珍父亲的命!

如此深恨她父亲的,对她的命自也是念念不忘,何况,在晋王党看来,她与连玉关系密切,应属叛徒。

到底会是哪一边的人,还是说,还有第三种可能?

她胆战心惊,却也不动声色地在计量着,但很快一切想法葛然而止。

瘦高侍已到强弩之末。

L

他单手抱着她躲、跃、避、闪,又要阻挡这些人的攻击,他武功虽高,但对方人数众多,为首男子武功厉害之极,她武功虽是三流,也能看出,哪怕是这人和他单独喂招,百招之内,也必能败他。她见过的人之中,似乎就只有霍长安和晁晃能与之匹敌。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