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司岚风把他迎进屋,把他带到书房,正要到厢房拿伤药和干净衣服过来,却被他喊住,“先商大事,身上几处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

“是。”司岚风知情势必定有异,不敢怠慢,连忙坐下,只听得他淡淡笑道:“你明面上那个主子把权非同彻底打败了,这消息还没传到上京城中吧?”

461

“什么?”司岚风明显愣住,神色异常的惊愕。

李兆廷笑,“战事也才刚结束不久,看吧,明天消息便会流进上京,连玉必定是要安抚民心的,让老百姓知道仗已然打完。”

“可是,我真没想到权非同会败。”司岚风摇头,眸中还带着余震。

“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你那主子连玉露在面上的东西太少,是名劲敌,也罢,我们与皇族之间的恩怨正好一并清算,这一仗和他们打,倒未尝不是天意!幻”

“可这便麻烦了,公子,我们如今该怎么铺排?”司岚风眉头紧皱,不无忧虑。

李兆廷眉目间倒是非常镇定,“岚风,听着,我们当初的计划是针对其中一方打胜而行事的,当时,我们押的是权非同,如今结果虽有不同,但到底还是一个胜者,这就决定了我们总体的计划不变。只要稳住,我们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看着对方眸中坚定的流光,司岚风只觉信心大增,颔首相应。这时,李兆廷问道:“和魏老师见过面了吗?”

他颔首,“已见过,这些日子皇城进出盘查严密,魏老师好不容易进去,不敢轻易出宫。幸好魏老师宫中有人脉,负责出宫采办物品的宫监倒仍是出入无阻,每一两天能出来一趟,到此处把消息带给我。按原定计划,我与你接应,有任何消息,也可通过内监传进去。如今,只等公子一声令下。”

“很好。”李兆廷称赞,他眼角余光一掠,随即走过去把书案上的地图拿过来,司岚风知道今晚部署是所有关键所在,他是互通有无的人,是以打叠起十二分精神,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图纸。

李兆廷拿过桌上狼毫,指向地图上一处所在,“你和魏老师暗中回京,悄悄带回的兵马,途中并未被连玉的探子探到罢?”

“公子放心,依照公子此前吩咐,魏老师十分小心,境外敌军只是象征性般过来扰几次,魏老师迎战过后,便屯兵校场,每日练习,故意让探子看,待到数日后方才与我把十五万士兵悄悄撤走,大公子无涯让余人仍在校场操练,又把早空了营包装扮成有人模样。这探子需时回禀,第一次既看不到异样,随后回来,必定放轻戒心,不可能一个个营包勘察,以免暴露了身份。”

“好,军队回京后,可是仍驻扎在此前魏军京畿所在驻地【信水】?”

“不错,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还是原地。魏老师如今身在皇城,军队暂由由岚风和两名副将所掌。”

李兆廷又道了声“好”,方道:“如今,连玉二十五万大军在陵园以北,双方注定距离皇城路程相差不远。我们必定要抢得先机,在权非同投降之前进行攻城,剩余的晁兵一降,连玉便回班师回朝。”

“二十五万军队?”司岚风又是一惊。李兆廷把柳守平的事给他说了一遍。

“公子,那我们如今要如何应对?”他蹙眉问道。

“与此前计划对付权非同的军队的办法一样,只是当时原定由我来想法通知权非同边关魏军有变,如今,改为你!当初连玉把你派到魏老师身边当兵部侍郎,就是要你盯紧他,今日你正好大派用场,你通知连玉,魏军异动,十多万军马正向魏国方向而去,不知意欲何为,我敢肯定,连玉本便忌惮着魏老师,权非同一降,他必定会把柳守平派回边关,如此一来,连玉必定马上把人调走。”

“不错!他大军一走,这上京便容易攻陷了。”

“嗯,他必定会派出十五万以上军力拦截我们边关魏军,如此一来,他手上只剩十万军马,这十万兵士又是经过连番恶战的,不如我十五万大军养精畜锐,你届时便可立刻组织攻城,与魏老师里应外合,以迅雷之势把皇宫先攻陷了,而后让所有兵马进驻上京,一挫连玉气焰,届时连玉率兵进京,你二人便以上京为据点,与他正面对决。”

“好!”司岚风听他说罢,立觉豪气万丈,高声应道,仿佛从他身上的血甲看到来日激战的情景。

“公子,届时就等你一声令下,打响首战。”他道。

李兆廷一笑摇头,“不,我立即便动身离开上京,我们的假消息拖不了柳守平多久,我要在柳守平赶去截击我们的假军队之时,把还在季城由魏无涯掌管的十万军队带出来,从后袭击柳守平,否则,柳守平一旦发现上当,不必连玉通知,必知上京出事,立刻返程。这任务不能交与魏大公子,魏无涯书读得不错,但生性仁厚,绝非打仗的把手,碰上柳守平必败无疑。我不能让他有赶回来再次支援连玉的机会!”

“而且

L,我此前问人另借的友军,没有我亲自斡旋,只怕关键时刻会出问题。只有我在那边把柳军歼灭,才能将连玉彻底击败。”

司岚风心中一凛,他明白李兆廷口中友军意思,无论是与柳守平厮杀,还是借兵,确是需要李兆廷亲自走一趟。

但他也知道,李兆廷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他这一动身必定有万全的计较。他当即道:“岚风明白,预祝公子旗开得胜。”

李兆廷微微一笑,不似此前,为振对方军心,强调定能取胜,他很清楚,只有真正赢了才是赢。

二人又商量了上京开战时间、具体攻城细节、如何互通消息种种,末了,他衣衫未换,便出了门,但很快,他又匆匆折回。

司岚风正在收拾地图,见状一讶,“公子?”

李兆廷眉心微微凝住,道:“权非同此处尚有五万残余,依我看早晚会降,这五万军队连玉是不敢轻易使用用的,毕竟并非亲信。但对我们来说仍是个不小的威胁。他们一旦参战,十五万对十五万,我到时纵使能取胜来援你们,也需好些时日,如此一来,魏老师与连玉的仗便难打许多了,但在我回来前,你们若不能守住,这场仗变数便大。”

司岚风点头,“是,公子走后,岚风也在思量此事,正打算明日通过内监把消息传进宫中,与魏老师商量破军之策。”

“我倒是有一法。”李兆廷看着他,缓缓说道。

司岚风又惊又喜,“当真?公子请说!”

李兆廷眉宇却仍旧深锁,“只是此策过于阴损,我还在考虑,我先把办法告与你,你和魏老师务必等我消息再行动手,我若有更好的办法,此计便弃。”

他说着俯嘴到司岚风耳畔。

司岚风听罢,果是神色微变,而另一边,李兆廷毫不迟疑,已没进茫茫夜色之中。

翌日,司岚风通过前来屋舍收取消息的内监,把李兆廷所说种种写成密信,让对方带进宫中。当晚,另一名内监出城,把魏成辉的消息带回来,嘱咐他把一封密函交到京中几个人手上。

司岚风大为不解,这几个人带了一批人秘密潜伏于上京之中,是李兆廷安排协助魏成辉攻城所用高手。如今尚未开战,为何魏成辉现下便有任务布置?

但李兆廷既让魏成辉指挥京中一切事宜,他也没有过问,立刻把信函送到几人手上。

月光下,上京另一处房舍前,屋内人听得门外动静,开门相迎,那是三个江湖装束打扮的人,乍眼看去,屋中还有十多同样装束的男子!

这三个人,其中两个,曾于岷州大战霍长安落败,一个叫毛辉,一个唤余京纶,另外一个却是他们的师傅,无量上人。

这位上人可并非两名徒弟能比,那是武艺非凡,在江湖异端中赫赫有名。他曾秘密与提刑衙门的人交过手,那是大半年前李兆廷把人暗中借与冯少英,上演的一场好戏。

当时,他带领多名江湖高手出战前去营救李提刑的提刑衙门众人,仅以一人之力便把多人打伤,连武功高强的无情都不是其“对手”。

他有着一双鹰般的利眼,他把信读罢,立刻便道:“请回去禀报魏大人,他的任务,老道一定设法办成。我这就带人着手筹备。”

“好,如此,有劳上人和两位高徒了。”

司岚风与他别过,回到自己暂住之处,依照李兆廷吩咐,唤过一名亲信,让他换上一套肮脏的魏军甲袍,而后把早已写好的书信和印鉴交与他,“把信函带给连玉,说我被魏贼发现,正在追捕之中,也许已遭遇不测。”

462

突然收到的魏军有异的讯息把仍在休憩中的连玉也震醒了。众臣将商议,各执一辞。一是让柳将军立刻带兵前往边关拦截,二是等晁军彻底投诚再出兵,以防万一。

否则,大军一走,一直潜伏的晋王党趁此作乱,晁军又未降,便会腹背受敌。

连玉最终决定,两天后,若晁军不降,柳守平领十五万军士先行,务必拦下向魏的军队,将魏成辉父子三人扣下,魏成辉如无充足的理由,必要时,可格杀勿论糌。

两日间,连捷出面,对林中晁军进行多番诱降,言明重归天子麾下,可免死罪,并以食物相引。

而连玉营帐内外,臣将气氛不无紧张——战事方平,战事又起楮!

到得第三天傍晚,晁晃派出副将言和,提出要求,免权晁死罪。

权非同与连玉匆匆一面,看着他拧紧的眉心,微笑入铐。连玉脸色一沉,但君臣商议下,最终答允,将二人囚禁,重兵看守。

仇靖被带到霭妃和连月住处,并未下狱,但也不得自由,没有皇令,几人不得随意进出。

然而,这天半夜,方才接管过来的晁兵突然出现了问题,许多士兵出现发热拉稀和呕吐现象,一道圣旨回到宫中,太医院紧急出城,与连捷一起进行会诊。

诊断过程中,有病症严重者,竟然毙命。同时,连捷等人也得出初诊结果,疑似是瘟疫。

消息一出,臣将无不大惊。

按说,这战争大量人畜死伤,若遇春天多发季节,尸体腐烂未及处理,大量腐气堆积,加上一些诱发因素,很多时候都会诱.发疫情,此处经过数次大战,但尸体处理总还算及时,另外,晁军所居之地,也并无尸体大量堆积,反观慕容军近日不断处理尸体,挖坑掩埋,若说要疫情爆发,也该从慕容军方面开始才是。

众人本百思不可解,连捷却是个心细人,在连玉的急令下,经过一天一夜的搜索,终于找出了原因。

原来,这晁军所处林地,西隅有一湖泊,此处正是河流中下游,连捷溯源而上,在上游找到了多具腐烂严重的尸首,根据死者情状,生前曾感染过瘟病。

晁军因粮食短缺,这几日里多以饮用此处水源为生,更用河水洗涤烹煮猎物,是以竟竟染上了尸上病毒。

此前,孝安已派人把霭妃连月接回,而此时,除在晁营后方莫名失踪的黄中岳,梁艺达等一批官员均被带回,虽是阶下之囚,但诸如梁艺达等好些会见风使舵的,在紧急召开的君臣大会上,立刻提出看法。

原来,不久之前,在距离京城不远的一个小镇因故曾爆发过凶猛瘟情,发病迅速,并大有外延之势。当时地方上报到朝廷,吏部负责主理此事,梁艺达、高朝义还有李兆廷都曾奔赴过疫区勘察,朝廷更在连玉的令下,派医官和官兵过去救治,后经过医药施治和严格控制,终将疫情慢慢压制下去。

但饶是如此,此镇死亡人数逾三分之二,剩下的感染者也还在隔绝治理当中,期间仍是有人死亡,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凶狠可怖的疫情总算没有大范围传染开去,否则,绝对是一场大灾难。

梁艺达认为,这些尸体很可能来自此镇。死难者的尸体一般都会被烧成灰烬,但也难免有少数新死者还没来得及焚毁。

关于镇上病症具体情况,也立刻得到高朝义的证实,和如今晁军发病状况几乎一样。

可是,小镇的尸体并没有脚能走,却是怎么来到此地的?

全军上下,都惊疑不已。

众臣认为,必定有人暗中所为,将小镇新死者尸体偷运到此。一般来说,行军炊事,都十分小心,若是就近用水,必定查察水域,慕容军正是如此,然晁军犹如困兽,根本无法走出包围圈检查上游水域!

因晁军用水数天,瘟毒深藏,一旦爆发,虽已用药,但士兵还是相继死去,几达五千,剩下四万余人几乎全部出现症状,其中近万人情况危殆,只剩不到三百人并无出现太大不适。

消息传到被关押的权晁二人耳中,都是一惊。他们也遭到轻度感染,权非同笑道:“晁晃啊,所幸这几日里我二人并无进食,本相又素喜热汤,拉着你喝的都是沸水,倒险算保住性命。”

晁晃却没有他半丝冷静自若,愤怒出声,“连玉好狠毒,竟如此对待我的士兵!我们若是不降,就落得个死绝的下场,他军队吃喝另有水源,自然无事。”

权非同几乎立刻道:“不是他做

L的。”

“不是?”晁晃怔住。

“这不似他的作派,再说,我们纵使水源充足,也就最多熬个七八天,他只消多等几天,我们降,他便把人收了,不降,我们也饿死了。投放疫毒,有些太过,毕竟这疫情蔓延开来,哪怕他立刻撤走自己的军队,这沿岸百姓,也会遭殃。”

“到底是谁做的,要置我们士兵于死地?我可是还望着这些将士对你感恩戴德,不说这眼前,待我设法脱身,三五年后对你我必有用处。”他说着微微眯住眼睛,半晌,方道:“不管是谁,这京中数日里必有大事发生。这些人是要削薄连玉降军的力量,还要他焦头烂额。这一招,倒是甚妙。”

他眉眼之中有三分喜欢,又有三分不屑三分阴冷。

……

他所说的百姓问题,此时也正是连玉与众臣将所担忧的。

本来晁军一降,柳将军率兵启程,连玉便可拔营回京。然而此时,柳将军是率十五万兵士先走了,连玉与军队却仍未能立刻离开。

有朝臣建议把晁君全数杀光,放火焚尸,却教连玉压了下去,并颁下命令。

严鞑、萧越亲自监管士兵搭建隔离区,在把疫情彻底控制住前,不可让任何一个晁军走出,连捷率太医院众人在里间进行治疗,慕容定拨出千余士兵帮忙烹药烧饭。

期间所需粮草,由连琴率兵从外押回。高朝义与蔡中堂立刻乔装打扮,到原疫区探看情况,查清是否有人偷运尸首至此,到底是何人所为。

同时,连玉又从太医院调出数人,另派人到京中寻了十位名医作为协助,伙同一批兵士到河流两岸村镇进行诊。

果然,因饮用同一水源,沿岸村落受到了感染,幸朝廷动作迅速,药物运送及时,又立刻将人隔离开来进行治疗,灾情方才没有蔓延开来。却也有几近千户人家遭了大劫。

连玉几乎是强撑着身体安排这一切,到得一切暂时布置妥当,他再次倒下,陷入昏迷。

孝安含泪下命拔营。

然而,士兵才行进数里,便接到急报,上京出事了!

十数万大军从信水方向攻进上京,其中约十万兵马屯兵上京城内外,另外四五万兵马进了城,直往皇城内宫而去。

军队沿途宣称是晋王大军,当年合该登上九五至尊大位的该是晋王,却教先帝残害下狱,如今晋王后裔回归,拨乱反正,重登帝位!

当今天子并非天命,上天惩罚奸佞,甚至民间一度爆发瘟疫。先是京外小镇,如今又是京郊村落。

孝安惊怒交加,虽早知这晋王余孽将伺机而动,却不想竟趁柳守平离开、瘟疫爆发之际便立刻动手,消息如此迅捷,连连捷也不得不从疫区抽身,回到军中,主持大局。

柳守平留下了五万军队,加上京畿慕容军所剩人数,统共十万,一并开往上京迎战。

上京城外,城楼之上,早已被晋军占领,城墙上悬挂着几名守城大将的首级!城门下,大军如云密布,利兵铁甲,前排一将当先,数名副将一字排开,旁边兵士手擎大军旗。

晁军是枣红夹衫,慕容军是湖蓝军装,这些兵士却是绿衣铠甲。

这是魏成辉将士的标志。

然而,那军旗随风招展,中间却大大书着一个“晋”字。

众人见状,竟都一时面面相觑,好半晌,连捷怒意迸发,眼睛气得都红了,“司岚风,你不是被魏成辉杀死了吗,还派心腹报信来着,原来你和魏成辉都是逆贼,你就是晋王后裔?”

半里开外,那将领微微一笑,答道:“七爷,岚风投你门下,一直承蒙照顾,感激不尽。只是岚风身份低微,只是晋王家臣,我们公子的威仪,你和皇上很快便会看到。”

463

“晋王之后,你主子到底是谁?”不待连捷盘问,一旁连琴已气得破口大骂。

司岚风一笑回答:“我已经说了,你们早晚都能和他见上面,如今你们的敌人是我。”

慕容定冷笑直斥,“凭你也陪跟我打?毛还没长齐的小崽子!这晋王贼子既不敢出来受死,那便把魏老贼叫出来跟我们打!糌”

“魏老师?”司岚风淡淡笑,突然扭头,望向内城,“魏老师正在向皇城内宫进攻,没这个空。楮”

他话音一落,连捷等脸色全都变了,严鞑在背后急道:“七爷九爷,慕容将军,我们一定要进城支援禁军,决不能让皇城失落!”

“拿命来!”

慕容定大喝,抡起手中大刀,一马当先,驰了过去。

司岚风却并不迎敌,手一挥,副将得令,立下高喊,“弓箭手准备!”

这时但见前排兵士统统俯蹲下来,中排弓箭手手拿弓箭,同时,城楼上多排弓箭手倏然出现,瞄准了前方。

“放!”

司岚风一声令下,箭雨漫天而至。慕容定正在半途,举刀格挡,连捷与几名副将连忙率兵前迎,把他将将拉回!

司岚风箭阵虽迅猛,但慕容军也非弱小之辈,盾甲也充足,在慕容定的指挥下,边退边变换方阵,箭到底有限,时间一过,虽有不少士兵负伤,却也消了这波攻势。

见着箭势一弱,慕容军很快便冲奔上前,拼着再受些伤害也要攻城。这时还没火炮,攻城只能靠人力。城楼上魏军的箭本已用得七七八八,如此一来,更不敢胡乱放箭,怕误伤自己人,两军很快战到一起!

魏军约有十一万人,在军力上要略胜一筹,又是守方,但慕容军经过几场大战,虽是疲惫,却越战越勇,而论打仗,司岚风也不如慕容定几名大将,倒一时打了个难分难解。

司岚风偷隙一瞥后方,心房微微收紧:不知内城情况如何?一两个时辰内,他必定要守住,魏成辉攻下皇城内宫是早晚的事!

慕容军中后翼,严鞑也不退回到最后方,这位老相国亲自拿过士兵手上的焰火。

而一个城楼一墙之隔,偌大的上京城内,繁华一刹褪尽,此时已是兵荒马乱。

集市上人人自危,四顾奔走,抢回家中!

此时想出城已是不可能,前有两军交战,后又有军队向皇城内廷宫杀去。

而同一时刻,由魏成辉另两名副将带领的军队此时正在向皇城内宫进攻,这边情况恰好换过来——守城的禁军在放箭,抵挡大军攻城。

城楼上,明炎初看着蜜蜂一般嗡嗡涌来的军队,蹙起了眉头。黝黑侍蓝嘉绿和白虎一左一右站在他身旁。

与权晁之战结束后,连玉把黝黑侍调回宫中,让他协助明炎初和无情等继续暗中追查素珍的下落。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