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们少说有四万人,我们只得一万七禁军。”眼看箭快要用尽,前面敌军已纷纷拿出软梯,狼虎凶猛,来势汹汹准备攻城,白虎喃喃道。

皇城一直戒备森严,又适逢京郊战事,守城禁军越加谨慎,但这场战争来得太突然,毫无预兆魏军便已分作两批,杀到眼前。

且人数众多。

这城能守多久?

明炎初闻讯,立刻带着白虎和蓝嘉绿来到城楼,与几名禁军侍卫长一起指挥战事。

黝黑使此时也是眉头紧皱,他平日也是训练并掌管禁军的副侍卫长之一,这皇城存亡他有责任,突然,他目光一亮,道:“明大人,白虎大人,你们快看。”

远空里,那是连续数枚铺散下来的焰火。

“那是我们军队所用焰火。这是在通知我们。”

明炎初不无激动,厉声道:“众侍长听令,我们大军已到,就在城外与另一批叛军厮杀,他们很快便能进京支援,我们务必死守,绝不能让叛军攻进来,为皇上把家守住守好!”

“我明炎初虽是一名阉人,但生活在这皇城大苑之中,今日定与此城共、存、亡!”

“是!”

众侍长也是精神大振,相继震呼,“大军即将赶到,众禁军死守!不能让贼子把皇上的家了去!我们是皇城禁军,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L”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众禁军跟着振臂大呼。

其中两名侍卫长更是亲自率军铺下软梯,下去厮杀,阻止敌军上城。

城墙上禁军待得他们下去,连忙撤梯。

攻城的是备受严格军事训练的精兵,哪怕皇城禁军至少是能以一敌二的武艺,但到底还是一批批倒了下来,然而,众人竟也是抱了必死之心来守住这座城池。

君臣之义,禁军之名。

眼见城下站着的禁军所剩无己,眼看城上禁军纷纷拿刀拼命挥砍不断爬上来的敌人,最后一名侍卫长率一批禁军从云梯爬下去,脚底沾地的一刹,又全回头把将梯子斩断。

不给敌人前进铺桥,也不给自己留后路。

有在城下被四五个敌军围攻的,死不往后退,仍往前阻挡攻击,直到被敌人多刀刺死,有和爬上来的一个又一个敌兵厮杀得浑身是血的,无力再御,便抱着敌人跳下墙去,摔个肝脑涂地。

明显,魏军没有禁军这般不怕死,这才是他们的首战,他们还要保存实力,于是这敌我颇为悬殊的城池,魏军竟一时无法攻下来。

城楼以下,内宫这一边,宫女内监,都已吓得往宫墙深处跑去,只有一批人是逆风而行的。

魏成辉所领一批十人黑衣。

他自然也知道此时外面是什么情景,他眉头也是微微锁起,他把魏军的精锐部队都集中在此处,若久攻不下,司岚风那边未必能抵得住慕容军。

这些人均是武功高强,但城门下还有二三百禁军守着,他们一定要把这些禁军杀掉,才能去到此前城墙薄弱处,把豁口击碎!

就在他也杀得眼红之际,突然城墙上空十多道身影纵跃而过,其中,为首鹰眸男子高声道:“魏大人,贫道带领门徒来助你和公子一臂之力!”

城楼上,明炎初几人也是大惊,这批人武功竟是奇高,突然从远处奔跑到来,施展轻功便从两军交战中上了城楼,竟也无需软梯踏脚,甚至在他们头顶经过,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束手无策!

白虎和黝黑使欲过去拼杀,然城下涌上来的敌军越来越多,黝黑使拼命杀敌,白虎还要保护明炎初,两人身上也已负了伤,根本分身乏术。

然而下一刻,更让他们眼冒火星,他们把禁军冲杀散开,为首那鹰眼钩鼻的白毛老道和魏成辉已抢到一处城墙处,二人相互一笑,连出数掌。

碎石迸溅,火花四射。

墙上登时被打开了一个硕大的缺口。

眼看魏军如水般从豁口处涌入宫,明炎初疯了般捡起不知是敌军还是禁军跌在他身边的一把大刀,跳出白虎的保护圈,往还在软梯上的敌军砍去。

他很快被人回砍了两刀,但他只是哈哈大笑,也不在乎,黝黑使身材魁梧,见状眼眶一红,“今日城是守不住了,但白虎大人,明大人对我有栽培之恩,十年来的爱护关照,就等同我的师傅,你们莫要作无谓牺牲,留下命来,回到皇上身边重整旗鼓。”

“他是内疚李提刑被捉,我不是苏扶风,我永远不会背叛他和皇上。”

他说着,忽而挟住白虎飞身跃到明炎初身边,他一个手刀把披头散发的明炎初打晕,交到白虎手上——

白虎一咬牙,抱起明炎初,施展轻功,从城楼内宫一侧滑下,她武功高,此时也无人会理会她,很快,她便逃离战圈,在将要往内宫深处的秘道逃去之际,她忍不住转头回望,只见城楼上禁军还在不断拼杀敌人,黝黑使负隅顽抗,被白毛老道和魏成辉跃上城墙,一人一掌打到身上,他也着实顽强,不是他们对手,竟还疾跑多步,又忍痛刺杀了两个敌军,最后被四五个魏军举刀穿身而过。

他跌跪在城楼上,不肯倒下,浑身浴血,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城墙豁口打开,不到半柱香功夫,皇城内宫被攻破,禁军杀剩百人,却誓死不降,被尽数屠杀殆尽。全部殉国。魏成辉携二儿子无均,与白毛老道无量上人、和余京纶毛辉等人,与司岚风大军汇合。

464

与魏成辉的军队胜利会师,让司岚风的军队实力大增,原本是两相僵持不下的局面,瞬倾发生改变。

谁都知道,皇城已经破了。

连琴和慕容定等人都熬红了眼,连捷冷冷看着魏成辉,“大隐隐于朝,我们虽知你并非善类,倒没想到你竟效忠晋王。糌”

“晋王的时代已然过去,你何苦还要挑起战乱?”

“老夫挑起战乱?七爷这话却是不对,你既如此道貌岸然,为何不把这皇位交出来?”魏成辉也不怒,自若笑问道楮。

连捷怒火中烧,那厢,连琴也机灵了,咬牙问道:“那场瘟疫是你们作的好事?”

魏成辉淡淡道:“噢,那不是上天的警示吗,凡皇帝昏聩,必有祸灾。”

“你……你放屁!”连琴气的跳脚,他眼尖,陡然瞥见魏成辉身边白毛老道下首二人,顿时恨气横生,“毛辉、余京纶,竟是你这两个贼人,从前你们几乎了欣儿,便不该放过你们!”

魏成辉旁边,司岚风本一直微微笑着,听到“瘟疫”二字,此时脸色也是有些变化,他看着魏成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无量上人道:“宵小之悲,魏大人何必和他们多费唇舌。”

“正是。”魏成辉牵眉一笑,指挥军队再次冲杀上前,带着方才带来的血腥。

慕容定等虽是怒勇杀敌,但形势高下,还是分了出来,大半时辰后,慕容军开始节节后退。

后方目不转睛盯着战情的高朝义一拍大腿,急如热锅上蚂蚁,“严相,这时候一定要请皇上出来了,皇上睿智,定有应对之法,哪怕……哪怕一时没有对策,皇上出来,总能鼓舞士气,到时是进是退,也好拿个决断主意呀。”

严鞑咬咬牙,二人牵过马,便要向城外一里暂设的军帐而去——兹事体大,事关皇城,孝安和众臣等也随行,把沉睡着的连玉安置在里间,由玄武几人还有连欣照料。

这正要上马,却见几骑疾速飞驰过来,为首骑者也不打话,直接策马跃上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二人又惊又喜,是连玉。

同样在军队中后翼指挥作战的魏成辉等人,也看到了连玉。

魏成辉眯着眼睛似笑非笑,虽是敞着嘴巴,目中杀气却阴森狠绝。

连玉冷眼看着,目光从他身上越过,落到远方,距离太远,自然看不到什么。而那里也是硝烟已息。

前方,慕容军陷入苦战,血染战袍,有人倒下,便有人冲上去,以血肉之躯堵住杀上前来的敌人!

他两颊绷得紧紧。

他招过身边的灰衣人,正要说什么,突然玄武大声道:“主上,快看,那是,那是什么?”

连玉一怔抬头,另侧魏成辉和司岚风等也注意到了慕容军后方忽而扬起的漫天尘土。

军旗飘飘,很快,一队骑兵约千余众,毫无征兆,突然出现在众人视线里。

临近,魏成辉脸色一变,那军旗上并非慕容二字,它只得单字。

——霍。

“霍侯!”

慕容军的欢呼声大作,尘土过后,前方一骑当先,马上人的容貌也随之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双男女。

男子英俊骁勇,女子容色无匹。面对眼前血流成河的惨象,不仅男子下巴微仰,女子模样秀弱,竟也毫无惧色。

从千军万马中而来。

我们去寻找自己的路,但有一天,当你们需要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回来。

连玉唇角微微扬起,多日来深锁的眉眼终于打开一丝,而除了连捷浑身一颤,目光复杂外,从连琴到慕容定,严鞑、高朝义乃至慕容军重钧等数员副将,都几乎是眼中一热。

也许是因为双方主帅都紧盯着这不速之客,两军的交战似乎为嘎然而止。

男子策马靠近,连玉毫不迟疑,亦驱马而下,二骑很快交汇,各自伸出手去,空中一击而过,一声清脆,落到声音浩大的战争上,仿佛也能激起一圈涟漪。

霍长安脸色似乎有丝不自然的苍白,但丝毫无损他的气势,他哈哈一笑,突然把怀中的魏无烟一扔,无烟一下落到连琴马背上,连琴有些傻眼,“为何是我?”

“你六哥那里,怀素可不会放过我,你七哥,哼,哪能给他便宜!替我保护好我妻子。”

无烟回头微笑,“九爷,要承蒙照顾了。”

连琴脸一红,忙道:“应当的,应当的。”

连捷悄然看去,无烟与他目光碰上,朝他颔首,他一笑以回,朝冷哼一声,却策马朝霍长安的方向驰上去,不落于他后。

“慕容军,听我号令——全数、后退!”

前方,传来霍长安高昂的声音,“长缨枪、戟儿张,领兵随我上,我们打头阵!”

慕容军都是他往日带开的,闻言都立刻后退,慕容定等也是不明所以,却也依言随着往后急退!

魏成辉心中不无疑虑,公子曾说,他让人把一个假的线路指给这人前去求药,途中,已派人把他们引开并设法……围杀,当时手下人送信回来,任务是完成了的,莫非霍长安当时只是诈死?!他目光阴鸷,缓缓笑道:“霍长安,你方才称无烟为妻,那老夫便是你的亲人,怎么,你就如此对待你的丈人?”

“我呸!”霍长安挽缰冷笑,“就凭你对无烟的‘好’,我早就该要了你的命,丈人。”

“无烟,今日我若要取狗贼性命,你可会反对?”他转头,遥望连琴马上的女子。

对方摇头,“他,不是我父亲。”

魏成辉也没怎么把无烟当女儿过,闻言不怒反笑,他知眼前这人行军打仗手段厉害,并无败迹,少了这个敌手是好,但他也并不多畏惧,他手下是经过严酷训练的精兵,哪怕攻陷皇城时折损了上万人马,他们所拥也是多于连玉四万的兵力。

就凭借他带来的千余人能将他怎么样!

连玉和权非同相争,力量削弱,这一仗,不求能把连玉杀败,但将他杀个落荒而逃却不是不可,李兆廷那边是有把握的,当时只消那边军队回京,连玉必死无疑。

“杀,谁拿下霍长安,老夫重重有赏!”他拔刀向天,厉声下令。

“很好,兄弟们,冲吧,你们曾助纣为虐,皇上既往不咎,如今正是报效国家的时候,你们身患瘟毒,难以痊愈,既抱必死之心,就把这些灾难都带给你们的敌人吧。你们的呼吸,你们的血液都将为他们带来死亡的恐惧。”霍长安仿佛没听到他说什么,只是淡淡笑着,大声说着。

魏军冲锋之势似乎突然之间被什么定住……

两个时辰后,慕容军回到出发的地方,再次安营扎寨。

上京已然失陷,他们无家可归。第二仗,他们又相继死了好些弟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后来,魏军没能在他们身上捞到什么好处,最后反被他们杀了三四千人马。

上得战场,有些士兵是抱着死心的,但更多士兵希望活下去。

瘟疫这两个字太可怕——他们没有想到,由他们自己亲手制造的瘟疫最后会祸害到他们身上。

当然,那是假的,只是他们以为罢了。

霍长安还没有狠到要把那些正在病困中的降兵强征去送死。

“是,我们沿途听说战事,一路寻到你们原先驻扎之地,来到才知,这大军又开往上京保卫战中去了,我派戟儿张和长缨枪前去刺探军情,知道上京战况不利,就想了此法,这千余兵丁是留下在此照顾病兵的士兵,身体好端端的,魏成辉作贼心虚,真是活该。”

篝火下,他笑说着,脸上被无量上人划了一道口子,血痂难看,也毫不在乎。众人大笑,连玉问道:“你此前留信求救是怎么回事,你们路上可是遭到围捕,后来如何化险为夷?”

他这一问,连琴叫,“咦,六哥,这不是你和霍侯定下诱敌之计吗?让敌人以为得逞,实是霍侯故意失踪……”

众人也是讶然。连玉微微一笑,“你以为朕是神仙,哪来如此多的诱敌之计,这打仗就好比下棋,你只能猜对方如何下子,却无论如何不能预测每一步。长安的事,朕原先确不知情。”

“表哥,你们当时到底遇到什么事了,最后是如何脱身的?这魏妃……不无烟的毒解了罢?”连欣好奇,再次问出众人疑问。

连捷本一直低着头,拿树枝拨弄着火堆,闻言几乎立刻抬眼。

霍长安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朝无烟努努

嘴,无烟往他手上猛打一下,众人碍着连捷,不敢笑,只听得霍长安淡淡笑道:“此事说来话长,等战事稍缓我再告诉你们吧,路上奇缘,无烟得高人所救,已经没事了。”

“如今战情仍然险峻,下次要对付魏贼便没那么容易了。柳将军此时肯定也和边关魏军苦战,我们无法指望,必须从长计议。”

众人都点头称是,脸上的笑意在火光中隐去,这重逢的喜悦不过一时,连玉目光极利,却看出丝不妥来……无焰烟一直沉默,她与霍长安交握着的手也一直在微微的颤动。

他们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无烟为何是如此情状,难道她身上之毒尚未解除?但按日子推算,若毒性未除,她此时已是病入膏肓,绝不是今日唇红齿白的模样。

他正打算私下找霍长安一谈,此时,一个士兵过来,把一封信恭恭敬敬交到玄武手上,又低声在玄武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玄武一惊,连忙把信交到连玉手上。众人的目光立刻转到连玉身上。

这是谁的来信?为何玄武会如此惊讶?

连玉开信一看,半晌,他捏紧信笺,站起身来。

眉上却是青筋跃动,指节更是攥得泛白。

众人皆惊,这到底是谁的来信?

——冯素珍身受重伤,误入臣府,其乃皇上心爱之人,臣自当好生照料,不知皇上何时来迎?若皇上不至,她伤势颇重,又挂念皇上,怕是熬不上三天。

臣魏成辉叩禀。

这是连玉看到的信。

465

“皇上……”

“六哥!”

见势不对,众人纷纷追问,但连玉心思根本不在他们身上,目光幽暗戾鸷,深陷进思绪里,唯眉额不断跳动,双手骨节作响,彰显着他的怒气楮。

开战以来,条件艰苦困难,他总是镇定自若,唯一一次失态就是跟素珍有关,只有在遇到和这个人的事情相关时,他才表现得像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而不是那个枯燥恪己的君王糌。

素珍失踪多天,众人知他忍得辛苦,霍长安和无烟与素珍交情极深,回程路上,便被严鞑拉到一旁,悄说前事,二人心中万般难受,却也不敢安慰连玉,只与他谈心。此时,霍长安突然朝连琴使了个眼色,连琴会意,忽地欺身上前,把连玉手上的信抢了过来。

众人凑首一看,连琴“女良.的”一句又破口大骂起来,“那魏老贼要不要脸,原来是这老不死杀千刀干的好事。”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