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那是玄武、青龙还有白虎的声音!素珍却是心头猛震,若非双手被缚,她此时必定揉住双睛,是不是她太挂念连玉的缘故,所以恍惚间竟产生了幻觉!

可门口那个男子的模样,她是熟悉的,那是玄武啊。

门倏地被来人合上。

“玄武……”

她试着唤了声,却是伤口疼痛,让人发热的缘故,声音沙哑如老妪,她咳嗽一声,又用力唤了对方一声,激动地问道:“连玉,他……他可还好吗?”

玄武却胆大异常,他本一动不动紧盯住她,目光已是说不出的深暗哑热,又死抑着一股什么强烈的情绪,此时,他突然几大步奔到她面前,连着桩子把她用力压进怀里。。

467

素珍浑身都僵住,虽然眼前的人确实是玄武的模样,但这个怀抱,这熟悉的气息,她几乎没有犹豫,便脱口而出,“连玉,连玉。”

她是个十分坚强的人,在父亲宿敌面前,装死归装死,但不管他们怎么动她,她从没开口喊过一句痛,更别说流泪,此时,却忍不住低哭出来,“我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

连玉看到她满脸满身的血痕,然而第一句问的却是自己的好坏,情绪几乎绷到一个极限,恨不得立刻便冲出去把魏成辉杀了,如今听她哭音,他的心几乎要绞碎,疼得不能自已,把她紧紧抱住,吻不断落到她发上、颊上,“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魏成辉这老贼,总有一天,我要将他千刀万剐,不得好死!”

素珍被他双臂如铁般锢着,触到伤口疼痛不已,但在他怀中是全然的安心喜悦,却不愿他松开,但“魏成辉”三字却让她猝然一惊,立刻便把他推开,“你怎么会过来?你也是被他抓来的……不,不,我听说你打了胜仗,他不可能抓住你,你疯了吗怎么就跑到他的老窝来了?”

她又气又怒,“人也看过了,走,你还有军队要指挥……”

连玉听她说着,只觉嘴巴都是苦的,当真是此前几次被权非同损兵折将也绝无如此难受,有什么如鲠在喉,想起什么又自责不已,连忙把她从桩上解开,在她唇上吻了吻,柔声道:“嘘,别说话,我先替你把伤理一理,这老匹夫!”

他狠狠一笑,随即把她抱起放到屋前桌旁的椅上,从怀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药瓶,细细给她脸上上起药来,而后打开她衣衫,替她涂抹楮。

她身上的伤,有些已长了脓,每看到一道,他眼皮就猛抽动一下。眼前这个是无论怎么对他,他也从舍不得打一下的人啊!

握着瓷瓶的手指骨节几要折断。

“连玉!”素珍却急如热锅上蚂蚁,她此时已是会意过来——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脸色一下煞白,“是他让你来的对不对?他果然用我来威胁你了!”

“来的是玄武。连玉没有来。”

男子目光一边疼怜地专注在她伤口上,一边低道:珍儿,听着,我今日冒险前来,就是要告诉你,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你绝对不能再起轻生念头。”

他说到此处,原本轻柔用力的手由不住一重,素珍吃疼,惊愕地瞪着他,却恰触上他深沉蕴怒的眼眸。她竟莫名的竟有丝心虚,明明二人之间,从来她是更横那个!明明,她是为了他……

“你知道,当我看到你宫中留字的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我快疯了你知道吗?你给我听着,你若敢自尽,我便去陪你,什么大周,什么责任,再与我无关,没有你,纵使君临天下,又还有什么意思?”

他目光熠熠,当中是怒火,也是深情,每个字都斩钉截铁得不存一丝犹豫。

素珍一直认为,他可以为她死,但与大周相比,还是那头重,所以她不愿成为他的负累。

如果真爱一个人,是决不愿意成为他的负担的,无论自己的能力能做到哪里。但一定会倾尽全力去做。她不想死,也怕死,但她愿意为他而死。

就是这样。只是这样。

可是,她才知道,原来,在他心里,她竟和他的国一样重,她也是他的国。

泪水狠狠滚下来,跌到到他温热的手掌上。

她一声哽咽,俯身抱住他。

他手用力抚住她的发丝,声音轻轻落到她耳边。

“你知道吗,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在后悔,我恨自己不够爱你,亲手害了你。我与权非同还有暗中隐藏的势力早晚都要开战,这我心里一直明白,我若足够爱你,你当初走了,我就不该用尽各种方式,去找你。就让你带着对我的恨意走得远远的,无论怎么,总比我给不了你笃定的幸福,比你遇到危险要好。”

“可是,我当时实在是管不住自己,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那么想得到……当看到你走,我就情不自禁去找你。”

“昨日看到魏成辉的信,说你身受重伤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他,也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的力道大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但他的手在微微颤抖着,素珍心里又是欢喜又是疼痛,她抱住他的头,在他颈侧一字一字道:“连玉,我不后悔跟你回来。”

“你没有不够爱我,我求你放过我的时候,你最后还是放手了,是后来我遇到危险,我们重遇,你舍

L命救我,我也放不下你,才跟你回来的。若真要寻根问底,这也许就是宿命吧,就像我十几岁的时候遇上你,以为你只是路途上的一小段记忆,哪知道后来我竟会来到上京,来到你面前。”

“连玉,你的话我记住了,我的话你也记紧,我不会再寻死,我等你想办法救我,但你绝不能因为我而向魏成辉退一步。若有一天我不得不死,你也要好好活下去,就像你战时为我安排让我离开,望我好好活下去一般。你还有爱你的亲人,最忠心的兄弟和朋友,还有抱负,不像我。我会为你骄傲。”

“有过这刻骨铭心的一段,虽然太短太短,但我经历了寻常姑娘家一生不都不会经历,我不后悔,我已然活过。”

她想捧起他脸颊,想替他抚平自进门便皱得死紧的一双眉,却教他微微一直身子,疯狂地往她嘴上吻去!

唇舌交缠,她辗转承受,呼吸几要窒息,只觉痛并快乐着,终于,他猝然抽身,明明盯着她眼睛的曜锐双眸还带着深深的炙热和不舍。

“我要走了,等着我,我一定设法把你和朱雀救出去。”他说。

“好。”她点头,微微笑答,不让他看到一丝悲恸。

他走得极快,转瞬已到了门口。她想起什么,轻声把他唤住,“连玉。”

“你说。”他没有转身,似乎是怕一转身,就忍不住奔回她身边,无法再行。

“我能不能求你,若是可能,把姬扶风也救出去?”

他一怔,“他是权非同的人,珍儿,不能对你的敌人心软,若不是他,你根本不会被捉!”

“莫说相救,若他落到我手上,我定将他五马分尸!”他声音中尽是狠辣。

“他不仅是权非同的人,还是我的兄弟……冷血。”素珍苦笑。

“你说……”饶是他惯见风雨,也顿了半晌,但末了,终道了个“好”字。

“等我。”终于,他把门打开。

微微逆光中,他深深看她一眼,她缓缓点头,他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她把桌上他留下的瓶子捂进怀里。

有几次,话都到了嘴边,她多想告诉他,他们有了一个自己的孩子。她想问他高不高兴。

他自然会高兴,会欣喜若狂,她可以替他决定,他高兴。

她认为他们达成了共识,她不再起那种念头,他也不许强求,若他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把她救出去,魏成辉要杀她,他绝不会退,更要活下去。她也一定等他到最后一刻。

她无法保证自己的生死,此时给他加倍喜悦,到时他就会加倍痛苦。

对不起,小莲子。她低头看着尚且平滑如镜的小腹,哽咽道。

穿行在兵士四处的魏府之中,连玉一路唇角紧抿,从侧看去,下颌弧线如刀刻般凌厉、尖锐。青龙白虎不敢为问他素珍的情况,一来此处并非说话之地,二来,他必定不愿意谈及那个叫李怀素的人。那是他心里的痛。

“哎呀,你怎能让它走丢了,还不赶紧捉去,仔细大小姐剥了你的皮,那只兔子是晁将军送给小姐的,如今他被俘,生死下落不明,小姐有多伤心,这茶饭不思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焦急传来。

“是,是,我知道。”另一个少女惶恐应道。

声音从前方传来,连玉猛然顿住脚步,给二人一个眼色,随即从所处的长廊中跃出,隐进身侧的假山之后,缓缓探身,审视地看出去。

二人大为不解,这听着就是魏府的两名小婢在捕捉一只走失的兔子,了不得也就是她们的主子是魏府大小姐魏无瑕。可这又如何?

就在他们惊诧之间,连玉突然一探手,把两名婢女扯了进来。他出手如电,在二人反应过来前,已封住了对方的穴道。

二婢惊恐失措地瞪视着前方三名陌生男女,却喊叫不出,身子更是无法动弹。

“听着,我不会伤害你们。只想忠告一句,当你们小姐听到晁将军死讯的时候,告诉她,若想让她夫婿死而复生,就到秘密这假山来。若你们想小姐高兴,得到奖赏,今日之事,切记万勿对他人提及,哪怕一个字,否则无赏不说,还是杀身之祸。”眼前,那个面容无比丑陋的男子缓缓说道。

468

对方也无多话,二婢穴道很快被解,一脸惊颤地看着看着这几个人走远。

回到客厅,魏成辉起来寒暄,抱拳笑道:“几位大人辛苦了,玄侍卫,就快通知皇上过来把人接回去罢,老夫和皇上打仗归打仗,那是政见不同,这与其他倒是不相关。你说是也不是?”

青龙白虎听得心头大怒,直想拔剑,玄武盯着他瞧了片刻,方才不咸不淡开口:“主子怎么想,我等当奴才的不敢干涉,便是如实禀报罢了,魏大人,请吧。糌”

魏成辉被他看的有丝不适,他心中冷笑一声,说了声“请”,派人把人送下去楮。

当天下午,连玉修书一封,派人送来,言及身子不爽,军务繁忙,暂无法抽身来接人,待数日后一空当即拜访,这人望太师多加照料云云。

魏成辉与无量相顾一笑,连玉虽并未答应,但态度较此前是软化了,让他的人来见这一面是对的。魏成辉倒也不像当晚去信进逼,虽暂无法拿下连玉性命,但已争取了时间,只待李兆廷大军到来。有冯素珍这筹码在手,他不主动进攻,连玉也决然不会。

只消一接到李兆廷回京的消息,他便可以把人杀掉,哪怕杀不了连玉,已是一件快事,这守住上京,更是大功一件。

他回信过去,只道自会好生照料,但望皇上还是尽早把时间定下,否则,旦夕祸福,这人是生是死,谁也说不定。这是稍后的话,暂且不再赘述。

这边,连玉马不停蹄回到大营后,立刻找明炎初问了些魏家的事,众人关切素珍情况,但他并未多述,单独见完明炎初,便即召霍长安、慕容定和连捷兄弟开会。

此前上京一役,魏成辉既无法将他们一举拿下,便起了忌惮之心,并不立刻发动下轮攻势,而是在拖延时间,如此而为,必定是在等待援军。

司岚风既是晋王党人,此前所报便是故意将柳守平诱走,此举一石二鸟,既为魏成辉在京创造了战机,二来边关魏军只怕不仅十万,那头必定有着意想不到的陷阱在等待柳守平。

他们已失先机,如今虽已派人日夜兼程联络到边关寻找柳将军,但路途遥远,一来一回没有十天半月无法办到,他们不能坐以待毙!

听得连玉此番分析,众人心寒,霍长安提议,将慕容军现有兵力悄移三万,赶赴边关,突袭魏军,以援柳军。由慕容军副将重钧统帅,此人为人稳重,尤擅突击作战。他与慕容定则死守上京。

这一下兵行险着,若教魏成辉发现,出兵攻打,这后防空虚,结果将难以想像,但连玉素来果决,几无犹豫,立下答允,同时让慕容定、连捷连琴三人带兵截击魏成辉运往京中的粮草。

“这截击魏贼粮草,你不怕他老羞成怒,转而对付怀素?”霍长安当即问道。

“朕怕。”连玉眼眸微垂,原本在图纸上比划的手缓缓定住,“但朕没有办法,只能赌他们援军未到之前,魏成辉不会轻易动她。而只有这样,让魏成辉不得不派兵增援,将其注意力转移,我军赴关的动静,才能瞒过。”

“是以,这截击敌军粮草,只图扰乱,不求成功。只要粮草尚能安全到达,不至让魏成辉真正发怒,那怀素还是安全的。”

“是,我等明白。”连捷三人齐应。

“魏贼利用怀素谋朕性命,谋取时间,朕也要利用此隙设法救人。时间紧迫,若这几日内不能成事,则……”连玉说到此处,声音淡了下去。

不必他多言,众人也知道,万一突击失败,边关魏军取胜,援军回京,消息一到,素珍必死无疑。

部署既毕,也已到了晚膳时间,士兵把饭菜送上来,连玉却要出帐,连琴急了,“六哥,这饭菜都上来了,你这是要到哪里去?不吃可不行。”

“皇上”连捷和慕容定也劝道:“你纵是铁打的身躯,也得吃饭。”

倒是霍长安没有多加劝阻,他知连玉必有急事要办,而此举多半与素珍有关,只道:“我与皇上一同去。”

“不,朕自己过去。”连玉眉头微拧,“朕要与权非同谈一谈。”

众人都是一愣,霍长安道:“你不是要筹措营救怀素之策吗?怎么有空和这逆贼见面?”

连玉目光透出一丝复杂。

“因为这营救之法,就落在他身上。若他能助,朕也许能将怀素救出。”

众人一听,都是惊奇,

L但连玉素来多谋,他若说方法落在权非同身上,则一定有他的原因,可问题是……连捷与连琴相视一眼,权非同能帮吗?

权非同对素珍是有些感情,但后来婚约既销,素珍又与连玉一起,他不记恨已是不可思议。

这厢,连玉已然出帐,除去慕容定与素珍存有嫌隙未动,几人都当即跟了过去。

……

连玉进去的时候,权非同也正与晁晃在用膳,因着他曾为素珍失踪一事卖过人情给连玉,连玉虽恶他作乱,这伙食却不曾有半丝刻薄。

连玉并未让士兵通传,是以他进来的时候,晁晃意料未及,嘴巴微张,模样十分古怪,倒是权非同依旧一副笑吟吟的样子,他斟了杯子茶,甚至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皇上,若是未曾用膳,又不介意与罪臣同食辱.没了身份,请。”

连玉不管他话中夹棍带棒,也不与他客套,掀袍便坐,晁晃冷笑一声,低头吃饭,却听得他道:“朕有事与权相商谈,不知晁将军可否行个方便?”

晁晃一凛,疑心顿生,紧盯着他打量起来,权非同却道:“晁晃,皇上若要杀我,甚至不必自己动手,你出去罢。”

“好,大哥小心。”晁晃素来对权非同言听计从,冷冷看了连玉一眼,拂袖出了去。

连玉命门外士兵多取一副碗筷过来。权非同看着也不打话,直到士兵退下,方才淡淡开口道:“皇上厌恶本相,本相亦憎恨皇上,无事不登三宝殿,说罢。”

连玉把手中盖碗放下,道:“权相果是权相,还是那般快人快语,相较与魏成辉打交道,倒更喜与你厮杀。”

权非同摸摸鼻子,呵呵一笑,“臣也听说皇上与魏狐狸干上了,臣心中欢喜,这看着不久臣便能换个牢房,更好地改善伙食了。”

他暗讽连玉会输,连玉也不动怒反驳,甚至没有拐弯抹角,直言道:“朕来拜访权相,确是有事相求。”

权非同当即笑了,一双凤眼也微微颤动起来,“皇上这是打仗打闷了,来寻臣开心罢,臣一阶下之囚,能帮你什么?”

“怀素的事,有消息了,她在魏成辉手上,情况危殆,我需要你的帮助,把她救出来。”连玉忽而起来,低头便揖。

权非同目光一变,整个顿住,半晌方才冷笑出声,“你们郎情妾意,她在谁人手上,与我何干?”

“哪怕是她死了,又与我权非同何干!”

桌上到地下一阵碎响,却是碗碟等物教他突然伸袖一拂,尽数落地。

“皇上可还好!”

“六哥……”

帐外,几人同时闯进,连玉眸光顿时沉下,斥道:“谁教你们进来,统统给朕滚出去!”

连捷几人见他无事,连忙退出。

权非同冷眼看着,声音也越发冰冷,“连玉,我不知你葫芦里卖什么药,但你若想与本相做成这桩买卖,那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放我和晁晃离开,带上这几万伤兵。”

连玉没有擦拭身上被溅到的汤汁残羹,他缓缓开口道:“权非同,在她心里,你纵使不是伴侣,也是一个无法代替的朋友。朕也信,你待她有真心。她被杖毙的时候,你曾为她求过情,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她。事关大周,朕不可能答应你的条件,但朕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再放弃她。她的生死,如今,全在你手上。”

两天之后,连玉军中传出晁晃因瘟症病殁的消息。因魏成辉是晁晃的丈人,连玉派人进京通知。

对于这个曾经的乘龙快婿,接到消息的魏成辉面上现出一丝悲戚的表情,心中却笑想,这晁晃死了,病弱的晁军更是一盘散沙,不足为患。

他叹着气,作势谢过前来通知的明炎初与青龙,明炎初回礼,又道:“太师,不知可否让大小姐出来片刻,奴才有几句话代为转达。”

眼见魏成辉双眸眯住,一脸审视的模样,他笑道:“是这样,晁晃这叛逆死不足惜,但皇上念他为大周戍边多年,虽说功过无法相抵,但他死前苦苦相求,便替他向他夫人传了这句话。”

469

“若是小姐不便相见,则请太师代为转述。他说一生追随权非同无悔,唯一遗憾的是,未能实现当初诺言,与夫人白头偕老。他死后夫人若遇如意郎君,务必嫁娶,勿以他为念。糌”

明炎初说罢,又道:“请太师代为转告,奴才先告辞了。”

见他并无坚持传话,魏成辉的疑虑倒是消了,他皱了皱眉,终是吩咐人把魏无瑕唤到大厅来——晁晃随权非同与连玉开战,晁府既空,魏无瑕前些日子便已住回家中。

魏成辉对这女儿倒还有几分疼惜,这孩子自小骄纵,但对他颇为孝顺,言听计从,不似那魏无烟反叛。他原打算将这女儿许配给李兆廷,但其时望能通过联姻利用晁晃的兵力,当然,晁晃不肯,那是后话。当时无烟与霍长安正好着,其他几个女儿年岁尚幼,就只有无瑕和无泪年龄合适了,但无泪到底比无瑕小上两三岁,不如无瑕会说话,最后还是让无瑕结了这门亲事,无泪则留着将领许配与李兆廷。

此次攻陷皇城,也有无瑕的功劳,晁晃的死讯若瞒着不说,日后教她获悉,难免记恨。也罢,他随之让人把魏无瑕叫来。

魏无瑕听他说罢,几乎昏厥。她早年心慕霍长安,但与晁晃数年夫妻,他是她第一个男人,二人倒也建立起颇为亲厚的感情,她不禁哭道:“爹,你为何不早点让人通知我,我好亲口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呀,看看晁晃他还有什么跟我说的……楮”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