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魏成辉劝道:“好了,你也别伤心了,他们就带了那么一句话,是看在你爹面子上给带来的,倒那有什么要跟你交代的!日后爹定会为你找门好亲事,爹大业若成,你还怕找不到如意郎君吗?”

“去,把人带下去!”魏成辉虽疼惜这女儿,但看她哭哭啼啼的模样也委实心烦,对跟随而来的魏夫人吩咐道,又指了指两名小婢。

魏无瑕仿佛丢了魂魄似被母亲和婢女搀扶着走,到得府中庭院,魏夫人不觉停下,也抹起眼泪来,“我儿呀,你出身富贵,怎如此命运多舛,你也别再责备你爹,如今可比不得昨日,你是个新寡妇,依为娘看,你爹这不是帮那晋王世子打天下吗,这一旦成了,他可是最大的功臣,你妹妹无泪呀,是必定会嫁给那世子为妃的,你却攀不上这门好事了唉。”

魏无瑕一听脸色都变了,她红着眼睛大声道:“他就只会利用我,呵呵,攀上世子的好亲事,我才不稀罕。这世是圆是扁,如何模样还不知道,我倒要看看无泪那小蹄子能帮到他什么!”

她咬牙说着,姣好的面容都显得有些狰狞,一声冷笑便率二婢回屋。魏夫人长嗟短叹,这女儿的还年轻,当.娘的却不能糊涂,她改道到厨房吩咐炖些补品,毕竟,这无瑕日后的婚事还是得依仗这个当爹的。

……

魏无瑕回到厢房,掩面大哭,这时,她那大婢想起什么,迟疑了一下,试探着说道:“小姐,奴婢有一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小婢不若大婢能说会道,只在一旁看着连连点头,魏无瑕正在悲恸之中,哪理得她说什么,当即厉声斥道:“我什么也不想听,你们给我滚出去!”

双婢惊惧,浑身一抖,但那大婢还是不死心地道:“但那人说,那是跟晁将军有关……”

魏无瑕一怔,猛地捉住她臂,“你在说什么,把话给我说清楚!”

那大婢一听有戏,连忙把当日古怪见闻和盘托出,无瑕心肝砰砰急跳,又仔细问了她那三名男女的容貌,随即喃喃出声:“我此前听说,连玉派人过来,虽不知所谓何事,但若依你形容,那定是他的贴身侍卫,玄武、白虎和青龙。”

“晁晃……晁晃是连玉的囚犯,他们这些话到底是何意……”她蹙起眉心,苦苦计较着,既而,一把拉过婢子,“走,立刻带我到假山瞧瞧。”

三人很快到了当日连玉相截之处。魏无暇心中顿时一咯噔,这是无烟出阁前所住偏院,这几个人到底为何过来?

她也是个聪明人,略一思索,便进了假山背后的小洞——那是个仅能容一人弯腰而过的洞穴,里面怪石嶙峋。

她也不假婢女之手,自己在洞中石头缝隙里探索起来,这里敲敲,那里摸摸,两名婢女看得瞠目,突然,只见她呼吸一重,两指已从两块石头间中夹出一幅残布。

小婢惊叫,“小姐,这是什么?”

魏无瑕狠狠看她一眼,“莫出声。”

她心中也是紧张,虽并未全然清楚个中蹊跷,但隐约知道,如今所为决计不能教人看到!

L

她几乎立刻把布帛打开,数行红字迅速映入眼帘,当时情势必定甚急,对方手中亦无笔墨,这赫然便是撕下衣裳用血所书的信函——

“若想再见晁晃,明日巳时京郊驱风坡系马亭一晤,若此事教汝父得知,则晁晃必落挫骨扬灰之下场,汝亦无须赴约。另赏你大小二婢,若你能见此信,当是二人之功。”

魏无瑕紧握着“信笺”,浑身还在颤抖,但她到底是名门闺秀,心知进退,并未久留,随即便回到自己的院里,取了两枚首饰赏了婢子,又严厉吩咐此事绝不能泄露半字,否则她定把多话之人弄死。双婢得赏,十分欣喜,诺诺答应着退了。

厢房一片安静,魏无瑕心底却是风起云涌。

玄武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玄武的主子是连玉,这话必是他替他主子带的!

那皇帝又是什么意思?许她出城凭吊晁晃?大婢曾说若她想晁晃死而复生……难道晁晃尚未身死?但连玉为何要卖她这个天大的人情?

她左思右想,却始终不得要领,但却做了决定。无论晁晃是生是死,她都要过去一趟,亲自瞧瞧,这几年,他待她不薄,她舍不下他!

晚膳过后,不必魏夫人相劝,她亲自拿了鸡汤去找魏成辉。其时,魏成辉正与无均还有几名江湖男子在书房商量着事情。

她来的倒是时候。

魏军盘踞上京城内,慕容军却仍驻扎于京外皇陵山林,魏军粮草今日下午从地方到达上京,却遭连捷和慕容定带兵来劫,幸好魏成辉早有准备,后又亲自带兵增援,方才保住了粮草。此事,连玉似乎也不知,他后来匆匆带兵赶到,喝止了连捷二人。

粮草无恙,魏成辉也松了口气。见女儿过来,便暂放了手头军务,接过汤羹,倒是和颜悦色。

魏无瑕恳求出城拜祭晁晃。如今城门被魏军重兵严守,没有魏成辉的命令,谁也不能随意进出京师。

魏成辉一听,脸色便沉了,“你疯了吗?你到连玉军中去,岂非要他把你拿住当作要挟为父的人质!”

“老夫原来就奇怪,这连玉怎会如此好心派人过来通知为父晁晃的死讯,原来如此!好啊!”

魏无暇连忙跪下禀道:“爹,您误会了。女儿决非要到连玉军中去祭奠,女儿只是想到京郊往日晁晃与女儿常去游玩的一处所在烧些银宝。那方向能看到皇陵山谷,算是隔空凭吊一番。”

“爹,您就答应女儿吧。女儿心里再惦念夫君,也知人逝者已矣,怎会到敌军帐中求见,给爹徒添麻烦?再说,爹有成就大业之心,纵使女儿被捉,爹也不可能因此受到威胁不是?女儿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说着低声哭泣起来。

魏成辉怒容稍霁,心知她与晁晃夫妻一场,颇有些真情,旁边,那无均与无瑕虽非一母所生,但无瑕因自己母亲无男丁,自己虽是嫡出,但到底不如儿子,自小便有意与无均交好,无均往日也多有依仗无瑕,是以,也帮了几句,魏成辉如今对这与自己性情颇近的儿子相当看重,大有传己衣钵之意,最后,终答应了魏无瑕的请求。

翌日一早,魏无瑕便拿着魏成辉的手令出了城。她骗了魏成辉,她去的可不是一处什么游玩好去处,而是上京有名的乱葬岗——驱风坡。

当日,素珍便是被人冯少英与无量等人联手,密捉到此。

她远远便下了马车,不许家丁与婢女跟着,手挎盛满纸钱的篮子走了进去。

也幸得是光天白日,否则这里杂草横生,杳无人踪,阳光好像也照不进来,实在是阴森恐怖。

走了小半个时辰,快到系马亭之际,前方杂草咕咕响动,她心头一跳,不由得尖叫出声,背后,一双手探来,脖颈一凉,已是被紧紧勒住!

470

那冰凉如蛇的手——她惊恐地大叫挣扎,背后的声音叹道:“夫人莫叫,是我。”

魏无瑕心魂慢慢定住,这才发现,那手并非禁锢着她,只是她惊怕过度而已,而这声音——她缓缓转身过去,只见那是一个高大英武的男子,浓眉大眼,不是晁晃是谁?只是他头戴毡帽,一身普通百姓打扮,和往日华贵不尽相同。

“你没死?”魏无瑕喜极而泣,一头扑进他怀中楔。

晁晃抱住她,心里不由得也有些感慨,他对连欣颇有想法,但和魏无瑕一样,到底少年夫妻,这数年下来,感情匪浅。此次虽说受权非同所托,但他自己对这妻子也颇为挂念,见她对自己也是一片真情,心里也着实感动贰。

“你夫君没死,就是确曾染病。”他替她抹抹眼泪,逗她说道。

魏无瑕脸色变白,“瘟疫吗?”

“夫人莫怕,是疫症,但我身子强壮,当时亦不曾大量进食,喝的又是热水,只是轻患,已然痊愈,就是我的兵,相当一部分如今还在鬼门关前挣扎着。”他说着微微冷笑,眼中透出丝恨意,“这一切都拜你那手段高明的爹所赐。”

“我爹?”魏无瑕神色都变了,紧张地攀着他双臂,“他做什么了?虽说各为其主,但你是跟连玉打,怎会跟他闹起冲突?”

“我和大哥败了,成了俘虏,你爹怕我的兵会成为连玉的助力,便在我们的水源里动了手脚,让我们喝下泡着因瘟疫而死的腐尸的水。”晁晃冷冷地道。

魏无瑕整个愣住,好半天,方才垂泪道:“他怎能如此,我对他一向孝悌,你是我夫婿,他明知你在军中,他还……是因为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吗?”

晁晃低头吻了吻她眼睛,“夫人莫哭,如今看清你爹的真面目也不晚,他只把你当棋子使,但对我来说,你是我的夫人,我爱的女人,只要你不嫌弃,就还跟着我过如何?”

魏无瑕一时喜,一时惊,此时尚还沉浸在伤心之中,闻言却缓缓点了点头,晁晃没死,对她来说是真心欢喜,天大欣慰。

她依偎进他怀里,“我爹让我改嫁,但我不愿意,我心中始终惦念着你,我今日跟了你去,你日后也要好好待我,莫要三心两意。”

晁晃颔首,“那自是。无瑕永远是我的好夫人。”

“只是,”他略一沉吟,又低声道:“你如今还不能随我走,你莫要忘记,我是个战败了的将军,我还有我大哥的命都还捏在连玉手上。”

魏无瑕被他紧抱着,本微微闭上眼睛,闻言一颤,如受惊的兔子般睁眼四处张看,“皇上的人就在这四周埋伏着监看着对不对?我们要怎么办?”

“莫紧张,我们若想如愿,便替他办成一件事。”晁晃抚住她双肩,缓缓说道。

“我就知道,连玉是不可能如此轻易让我们相见的,原来这当真是他的局!”魏无瑕咬牙说道,“到底……到底什么事?”

“帮他救一个人。”

“救人?谁?”

“李怀素。她被你爹囚禁在府中。”

“什么!”

魏无瑕惊愕异常,半晌才回过神来,凭她与慕容缻的交情,自然知道,这李怀素与连玉到底是什么关系!但她很快摇头,恨恨道:“我不能救她!她是魏无烟的朋友,和那小贝戋人好的很!”

晁晃低头凝住她,“无瑕,你就不想和我一起了吗?”

“我……”

“若你不答允,你我今日只能各奔东西了。无瑕,明炎初当日给你爹传的话,倒也并非完全虚假,无论我是生还是死,如此情势你我一起实属渺茫,你还是好好回去过你的生活罢,他日另觅佳婿再嫁,”他低声苦笑,“我是个大老粗,这些年是委屈你了。”

魏无瑕看着他有些发怔,随后连连摇头,”晁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愿跟你,我只是不想……”

“除了不想救李怀素,你还不想忤逆你父亲吧?”晁晃也是摇头轻笑,“你家中还有几个妹妹呢,若我没猜错,你爹将来倚重的就是她们,他不是打着晋王世子的旗号谋的反吗?一旦成功,他能不把你的姊妹嫁给晋王当妃子,届时既是国丈又是大功臣,啧啧。”

魏无瑕双眸通红,“他是。他就是这么想的。”

“好,我替连玉把人救出来,我随你走

L。”

“无瑕。”晁晃暗松了口气,心下也不无欢喜,毕竟,这不仅完成了权非同的嘱托,这妻子能回到自己身边,也给魏成辉一个教训,倒是一举三得!

“可我要怎么做?”魏无瑕随即又蹙起眉头,“我虽不知我爹把人囚到了什么地方,但我爹那个人你不是不知道,老谋深算,要囚一个人,能不派兵日夜看管?何况是连玉心爱的女人,他能简单对待吗?”

“纵使我插手,但要把人从魏府救出来也还是太难了,这魏府府内守卫森严,府外如今更是重兵把守,哪怕让我侥幸把人带出府,这上京城门成千上万的兵守着,没有我爹的命令,便是雀儿,也插翅难飞。今儿若非连玉使计,就连我都出不来。我爹让我出来祭你已是他的最大容忍,他不可能让我再次出城的。”

“无瑕,无瑕,冷静,这确是很难,但听我说,首先,今儿你带出来的是否都是你的心腹……”晁晃眼前涌起那两个男人在帐中的话。

又半个时辰过后,魏无烟扔了手上篮子,晁晃拉低帽檐,与她一同走了出去。

魏无瑕回到府中,已是黄昏,她找下人问话,得知魏无均尚在府邸,并未到军中去,便让婢女给魏无均送了个信,请他晚上过到院子来小酌一杯。

入夜不久,魏无均便至,他笑着坐下道:“无均不日便要回军中效命,幸亏姐姐是今儿请的客。姐姐今儿既去拜祭了晁将军,这事儿也算了了,莫要再放在心上。”

魏无瑕挥手,让婢女下去,亲自给他斟了一杯,叹着气道:“是啊,再晚姐姐就请不起你了,今晚你能过来,姐姐心里倒是感动。晁晃的事,哪能说放就放,慢慢来吧。”

那魏无均佯装斥道:“姐姐哪里话,自家兄弟姐妹,无均自小又是和姐姐亲近的,虽非一胞所出,但心里早就把姐姐当成是我亲姐姐一般,日后,小弟定会和爹爹一道为姐姐再觅良婿的。”

魏无瑕脸上绽出丝笑,“那姐姐先谢过兄弟了。今日唤兄弟过来,一是喝喝小酒排解排解心中抑郁,二也是想说,你姐夫死了,姐姐今时不同往日,但祖父好歹是国中有名富贾,你看爹爹的军中粮草,我们也帮衬不少,祖父又素来疼爱姐姐,兄弟将来虽前途不可限量,但偶尔想也须钱财打点的地方,兄弟尽管向姐姐开口便是,只盼万勿要与姐姐生疏了去。”

魏无均闻言十分高兴,他一来与魏无瑕是有些姊弟之情,二来他城府随魏成辉,着实不浅,的确看重魏无瑕母亲外家这份财富,他当即举杯道:“姐姐再说,就是折煞无均了,这钱不钱的,兄弟以此为敬,姐姐但凡有用的着我的无泪是我亲妹子,无瑕姐姐就是我的亲姐姐。”

“好,好。”魏无瑕笑逐颜开,举杯与他相碰。

两人相谈的十分愉快,魏无均被劝着喝了不少酒,他半醺之际,只见面前魏无瑕也是娇颜半红,笑笑咧咧道:“兄弟,你知道吗,今日我娘还跟我说,让我求爹爹把自己一并嫁给世子,她也傻,爹相中的必定是无泪妹妹。”

那魏无均听她说着,心中一凛,不动声色道:“那姐姐自己呢,可对晋王世子有意思?”

“笑话!”魏无瑕闻言,柳眉一竖,脸上当即如罩寒霜,“你把你姐姐当什么人了,不说我是已嫁之身,那世子瞧不上,那世子如何模样,是俊杰还是纨绔,我都不知,岂能对他有兴趣,我这心中还惦记着晁晃呢。”

魏无均目光微深,良久,方才淡淡道:“姐姐若是有意,倒也无妨,无均说过把姐姐当亲姐姐,并非妄言。这世子呀,无均可以告诉姐姐,他不仅模样清俊,一表人才,这行军打仗的策略便是他摆布的,这个人,姐姐也是知道的,他便是此届榜眼,当朝侍郎,李兆廷!”

471

不久,魏成辉开始每日携魏无均从魏府到城楼看兵士操练,与司岚风商量军务。魏无瑕因当日与父亲冲撞,每日都亲自过去与父亲用膳,有意修好。

一天傍晚,魏无瑕的兔子又走失,窜到了无烟的偏院,她和两名小婢女前去捕捉,走到深处为卫兵所拦,她虽是魏府千金,也知道规矩,没有继续往里走,而大婢眼尖,不久在假山附近发现了兔子踪迹,主仆逗留了一会,把兔子逮住,便迅速离开哪。

数日后,连玉再次派人到魏府看望素珍,只是当守城兵士把来人带到魏成辉面前时,魏成辉却心生疑虑,哪怕对方礼节周全。

因为这人竟是孝安的近身侍婢——红姑。

按说若是男子来探不便,这连玉身边也并非没有女侍,但他虽说对这不请自来颇为不悦,倒也并未拂连玉意,还是答应了蝗。

“如此多谢太师了。”红姑盈盈一福,笑道。

魏成辉点了点头,心中却道,此次可不比从前,不能再任由你等自由说话,否则,连玉难免得寸进尺。他手一招,把屋中余京纶和毛辉召上前。

“你们跟着,”他说着撩了红姑一眼,“红侍官呀,这冯氏身子骨不好,老夫既答应了皇上要好生照料,不能让人累着,你探看的话,盏茶功夫也足够了。何况,此处你来,这皇上没有知会,这先斩后奏,委实不合规矩,可别怪老夫无情啊。”

红姑拍拍手中挎篮,仍是笑盈盈的道:“应当的。就是皇上思前想后,仍是心疼姑娘,让奴婢送些补品过来。奴婢伺候着吃下便走。”

“皇上是怕老夫因粮草的事向那冯小姐撤气罢?想来看看人如何,这皇上大可放心,老夫向来是明理人,此前之事既非他指使,是慕容将军他们按捺不住所为,老夫不会怪到他头上去的。”魏成辉淡淡说了几句,便打发人下去。

众人走到门口,门外士兵又带了几人进来,魏成辉顿时脸色一沉,冷笑道:“老夫此处是开的大善堂不成?你们一个个来去自如,倒把它当自家后院了?!”

他说着冷森森地把几名士兵盯住,“你们是疯了吗,这随随便便就把人一拨拨的放进来!”

“岂有此理,军法处置!”

他一挥衣袖,几名士兵惶恐跪下,其中一个看着是校尉模样的男子连忙禀道:“太师恕罪,非是我等有意,而是这两人急至,说前面来访的并非皇……连玉派来的人。”

随他而来的正是玄武青龙。这次玄武有求于人,也不再是先前那种冰冷冷的态度了,而是抱拳急道:“太师莫要怪罪,事出突然,我二人少顷再向你解释。”

那边,青龙手脚也快,他说话之际,已一脚踢掉红姑手中篮子,篮中汤盅随之摔下,溅了一地的汤水。

鸡香的味道,顿时在空中淡淡拂散开来。

红姑冷冷问道:“两位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青龙喝道:“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皇上并未派你过来,你奉的是太后之命,想把李提刑毒死,好让皇上了无牵挂!”

魏成辉脸色大变,那厢,红姑亦是冷笑道:“笑话,你等胡乱怀疑太后娘娘可有证据?我虽非奉皇上之命前来,但太后娘娘也是一番关心,只是顾虑怕皇上多心才没跟他说明而已。”

玄武上前,眸光已是十分严厉,“若非公主与李提刑情谊深厚,暗中听到,报禀皇上,你就奸计得逞了,一番关心?我说这汤必定有毒!反正,这种事情太后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他说着,突然欺身到屋中一个侍茶婢女之前,手指成爪,往她头顶探去,那婢女惊叫之际,他手中已多了一支银簪。他随即蹲下,把簪子往地上残羹戳去。

毛辉突然叫了一声,却是那簪子顶端瞬顷发黑。

红姑脸色这才将将一白,魏成辉大怒,向毛余二人下令道:“把这女人给我杀了!”

玄武和青龙却又是一惊,连忙拦阻道:“太师且慢!这红姑到底是太后的人,还请让我们把她押回去,当面对质,也好让太后心服口服,不再多生事端。”

魏成辉怒不可遏,但二人旋即跪下相求,这是连玉的贴身侍卫,倒是给足了面子,他知连玉还要依仗慕容定,不想与孝安撕破脸面,最终允了。

然而,玄武二人并未立刻离去,玄武试探着道:“不知太师能否再行个方便,让我们去探一探李提刑?”

Lp>魏成辉教这红姑搅了心情,但并未拒绝二人所求,连玉对这冯素珍越心软,他越高兴,只是同样,他不允二人久留,仍命余毛二人监看。

进了内院,从假山经过的时候,玄武青龙二人停了一下,后面,毛辉眉头一皱,“鬼头鬼脑的这是在做什么呢?”

余京纶是个心细人,心眼极多,眼见青龙似往假山洞里张看,他大步上前,青龙目中透出丝惊意,见他走近,不由愠怒,扬手便往石上一掌,“你们几个意思?这魏成辉也准我们前来探看,非得要紧赶慢赶?”

毛辉大怒,便要上前动手,余京纶却往假山中看去,只见碎石一片,地面有颗金锭,其他的倒不见任何异样,这院子卫兵众多,忖是谁不小心丢了这家伙,那青龙被银子光芒所引,他把银子捡起,塞进袖中,对毛辉说道:“走罢,来者是客,早晚战场见分晓。”

青龙冷笑一声,“那东西不是你的罢?”

余京纶目光一沉,阴阳怪气地道:“唷,我还以为皇帝身边油水极多,瞧不上这点东西呢。”

毛辉哈哈大笑,接口道:“如今人家便如丧家之犬,这天为盖地为被的,早晚温饱都成问题,老怪,亏你自诩精明,怎么不解这个理儿?”

青龙勃然大怒,倒是玄武推了推他,低声道:“走吧走吧,莫要惹事。”

余毛二人谩笑着,不久到了无烟的厢房,守卫把门打开,素珍仍是被缚在木桩上,不知是因多日不见阳光还是伤病,唇上干涸,洁了层白沫,脸色蜡黄,歪斜着脑袋闭眼靠在桩上,整个人瘦了一圈,看上去恹恹的,听到声响,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玄武青龙二人,目光一亮,玄武二人看着觉得难受,玄武上前,低声问了几句,声音极小,听不真切,但素珍摇头,只说让告诉连玉,她很好。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