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想是向她询问病情。

余京纶冷眼看着,不久,便赶人离开,又把屋门锁上。

屋内,素珍静静看着,末了,仍旧闭目养神,轻轻咬着唇和病痛抵抗,积攒精神。

几个时辰后,玄武和青龙把红姑带回慕容军驻地,二人把她放一旁,进账给连玉报禀。连玉听罢,眼眸猛地一缩,他眸中流光变幻,显得复杂,似是微微的欣喜又似是无比忧虑,未几,他提笔写了笺,把一直在帐外守卫的灰衣人唤进来,把信交与他,低声吩咐了几句,灰衣人很快出帐,到马圈挑了好马,便跨马而去。

而后,连玉似乎并未顾得上追究红姑,径自去了权非同囚处,半柱香时间,他匆匆走出,又召霍长安、连捷兄弟还有慕容定等人开会。

军帐中,人人脸色紧绷。主要讨论了一个问题,柳军出发多日,按时间算,这两天该有消息传递回来,但非常古怪,竟是音讯全无。而支援的军队在攻击魏军粮草的时候,已避过魏军在林中查察耳目,从另一个方向离去,但还没到达目的地,暂不可能有消息回来。

柳军诡谲的情况让人异常不安!

这一晚,连玉大帐中,灯火到深夜未歇,后来,孝安、还有严鞑几员重臣都进了去。

十多天后,傍晚的时候,魏成辉还在城楼与司岚风一道观看兵士操练。入夜时分,慕容军突袭魏军。

率兵并非连玉,而是霍长安和慕容定。魏成辉大怒,知他们瞒过连玉,又来寻事,他一边与司岚风领兵迎战,一边让魏无均赶回魏府。

魏府府外千余魏兵驻守,一处固若金汤所在,何况,城门不破,根本进不得去,但魏成辉星城府谨慎,务必不能让魏府出什么乱子,这下,有魏无均和无量等人在府中坐镇,倒是完全不惧。

魏无瑕也在城楼里陪魏成辉晚膳,听说慕容军杀来,虽知魏军兵士比慕容军多出不少,城墙稳固无比,到底是姑娘家,还是吓得俏脸煞白,魏成辉斥她无用,让兵士驾车将她送回魏府。

472

虽说城池稳健,但魏无均却是一丝不苟,回府后与无量毛余几人亲自在外巡察。约莫半个时辰后,一架马车急至,四下灯火通隆,毛辉正要上前察看,魏无均看的真切,已先开了口,“毛大侠莫急,是我们的兵,应当是家姐的马车没错。”

果然,马车很快停下,两名兵士下来与魏无均见礼,后厢帘帐一掀,正是魏无瑕。魏无均一笑,正要上前搀扶,魏无瑕不待兵士俯身作踏,已先自跳了下来,但她看去不甚好,鬓发微乱,脸色甚白,哪有无往日半分仪态?

“姐姐可好?怎会如此惊惶?”魏无均心底一凛,赶忙问道句。

无量几人也颇为关注地齐看过来。魏无瑕边往腰间探掏什么,边促声道:“无均,爹爹有令,让你和上人立刻率兵赶赴城楼增援。这是爹的令……薛”

“不对,”她突然惊叫一声,“我的令牌——”

“姐姐!”魏无均眉头一皱,“这城楼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

魏无瑕苦笑,只是摇头,“我也不知道,当时好乱,我只听得爹说为何他们竟不止十万兵?然后,他就让我回来了,说府外的都是精兵,可援一时之急,只要等公子回来便好,他此前收到公子密函,估算着日子,他们也快到了,又让转告上人,将一众武林高手也带去,那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

“该死,我这令牌!约是上车的时候弄丢了,当时太急,爹给我,我往腰间一揣便……无均,我回去找令牌,你和上人且等着!”

魏无均不免沉了声音,“我的好姐姐,这紧急关头,你就别惦记什么令牌不令牌了,你传爹的口令也是一样,我这便和上人点兵过去!你先回府吧,这城定能守住,你也莫要惊慌。”

“上人,”他说着也再顾不上魏无瑕,立刻招呼无量,无量扫了魏无瑕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对两名徒弟说了几句,毛余二人进内,未几,便把先前攻城的一众江湖人带了出来。

府中还有上百侍卫,足够护卫安全,魏无均命人从厩中取了马,并未留下兵丁,把前门后门的兵都带走了。

魏无瑕也很快进了去。

府中气氛还算宁谧,这外头的生死打杀并未传到这里来,毕竟从此处到城楼,之间颇有些路程。

当下已是快要入夏,魏无均的生母三.娘和胞妹无泪、还有几房姨娘并儿女此刻都在魏府的大花园里纳凉,窃窃而谈的正是无瑕和晁晃的事,三.娘好不得意,先是无烟再是无瑕,从此不必再看大夫人的脸色。

其他各房也知如今魏成辉越发倚重魏无均,都纷纷夸赞无均本事,又说无泪将来必定贵不可言。无泪但笑不语,无瑕经过的时候,无泪还扯了母亲衣袖一下,轻声道:“娘,这些有的没的你就别多说了。”

魏无瑕不必细听,也知他们在说什么,她也不打话,只一眼过去。各房对她还是有些忌惮,一惊之下都住了口,只有三.娘大声道:“无瑕啊,这晁晃虽是亡故了,你也莫要太伤心,将来无均和无泪定央老爷替你再找门好亲事。”

魏无瑕并未与她争辩,冷笑一声,回了内院。

众人见她走远,又继续方才话题,倒多半是奉承那三.娘的,说得盏茶功夫,魏成辉最小那小子突然指着一处道:“娘,那是在放焰火么?”

众人看去,却登时吓了一跳,魏府一隅火光冲天而起,乌尘黑烟——这哪是焰火,分明是走水啊!

“哎哟可不得了,老爷的书房就在那阁楼里面呀!”当中,一房姨.娘失色叫起来。

魏无泪平日总是为无烟无瑕的容貌身份所压,如今年岁长成,倒出落得心思缜密,颇为镇定,她当即道:“府中侍卫众多,这火烧不了多久。”

她说着指挥吩咐几房姨娘带着年岁较小的兄弟姊妹到前院避去,又命几名年岁较长的兄弟与园中侍卫分头去找各处守卫同去救火。

众人说话间,后院火光再起,她眉头不由得一沉,厉声道:“许是进了贼人,有人故意放火,兄弟们立刻带人将前后院封锁起来,另外派人去通知爹爹,余人继续救火,”她说着又招过五名侍卫,“你们几个跟我来,我要把这歹人揪出来。”

“你莫要在此添乱!”众人正听她指挥而行,突然一声喝斥,却是魏无瑕与魏夫人从后走出,魏无瑕冷冷把人睇住,“魏无泪,你懂什么,适才战事爆发,爹爹现如今正在城楼与慕容军作战,根本是分身乏术,连无均也去了支援,这等小事还得劳烦他老人家不成?”

“娘,你与姨娘她们先到前院避避,无泪,你也一同过去,弟弟们率侍卫去救火,捉贼的事,我来处理。”

她平日发号施令惯了,此时虽有些失势,但寒眉霜目,气势犹在,几房人一时不敢违背,三.娘正想出言还击,无泪目中闪过丝冷意,随后却只是笑笑拉过母亲,低道:“爹不喜人惹事,我们且先让她一让。”

魏夫人道:“无瑕,你定要小心。”

魏无瑕点点头,突然神色复杂地看了魏夫人一眼,但并未久留,很快,便带着两名侍卫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到得拐弯之处,突有两手从墙角猛探过来,两名侍卫尚未看清楚是什么状况,已被人拂中面门,晕倒在地。

一道黑影从前方慢慢现身,也是魏府侍卫打扮,相貌威武,唇上短髭。

他才一出现,便迅速低下头去,侍卫的铁头盔让他面目看去有些模糊不清。

“走。”

魏无瑕迅速一声,二人随即往偏院而去。

那是无烟昔日所住院落,此时任是魏府另处熊熊大火,也未能惊动此处卫兵。院中守卫多逾六七十人。

魏无瑕才刚走到院子前进的假山附近,便教卫兵截住,为首之人道:“此处囚有重犯,是禁地,大小姐请回。”

魏无瑕一掌挥过去,叱道:“好大的胆子,府中走水,你等竟无动于衷,还不赶紧过去救火救人!”

那统领虽被责打,却依然不肯退让,“小姐,太师吩咐,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除非有他亲笔手谕,否则,我等绝不可擅离职守。”

他目光严肃,魏无暇竟一时被噎住!此时,她背后短髭侍卫突然上前,院中众侍只看到刀光一闪,那统领眼睛大睁,脖颈血喷,脑袋和身.体已然分了家!

“这是干什么?!”才有一人拔剑,已教那短髭男子一拳打飞,魏无瑕收到他递来的眼光,当即冷冷面向四周,厉声说道:“敌人来犯,太师守城而去,如今这府邸走水,人人自危,这人手不足,你等竟还墨守成规,是不是要等这火烧到你们眼皮底下,你们才肯救火?!”

“谁若再犹豫,不必太师治罪,我就先替太师把他了结了,这下场就如同他一般。”短髭男子横眼一扫地上死尸,沉沉一声,不怒自威。

众侍互视一眼,外头火势确是颇大,此次再没有人再反对,留下四人守着,余下全都出门救火去了。

待众人走远,短髭男子忽而走到那四名侍卫面前,其中一人才张开嘴,颈项便沁出数滴血珠,随即无声倒下,其余几人方才拔剑,也倒了下去。只有最后一个还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

内屋入口,几乎立刻张皇失措的奔出两名男子。

这是囚犯屋前最后两名守卫。短髭男子微微一笑。

须臾,魏无瑕进了内屋。

被缚在屋中的女子抬头,也是微微一笑,“晁夫人,多谢了。”

“他们已通知了你?”魏无瑕问。

对方道:“玄武此前到来,已告诉了我。谢谢你。”

魏无瑕点头,“不客气,各取所需而已,还望李提刑日后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给我夫妇一条生路。”

“别多说了,时间宝贵,走!”屋外,短髭男子探头进来。

片刻之后,在魏府中庭后院皆乱成一片的情况下,一辆马车从后门悄悄而出,直奔……皇城的方向而去。

魏府前院,火势并未波及到,但魏夫人始终担心魏无瑕,想了想,还是折了回去。三娘一推无泪,与她咬起耳朵来,“跟过去,这功劳不能都让那小贝戋人给领了,这火明明是你先带头救的,让你爹也看看你的能力。”

——

下两节是本卷颇为吃重的两章,大转折,虽说都已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473

“我知道了。”魏无泪点点头,两人悄悄尾随魏夫人离开。

“你去那边,还有个火秧子没浇熄。”

“行……”

魏夫人从中庭走到后院只看到魏成辉几房儿子领着侍卫在救火,人声嘈杂间,却一直没找到人,但这抵不住人多,火势倒渐渐控制了下来。到底是自己女儿,虽说火势已被控制,她还是不无担心,怕她和贼人碰面…话…

她到处找着,突然想到什么,截住一个搬水的家仆,“有没有见过大小姐?”

那家仆摇头,倒是旁边一个婢女想起什么道:“夫人,奴婢方才好像看到小姐往你屋里去了。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奴婢眼花……”

魏夫人点点头,虽奇怪这时候女儿到自己屋里去做什么,但还是进了后一进屋子,她怕吵,住在后院最后一叠屋子里。

火势并未波及到这里来,她匆匆进屋,“瑕儿,你还在吗?捉贼的事,你便莫要逞强了,你便放心吧,有外公和娘在,你爹定会为你再觅一门好亲事——”

她说着骤然住口,目光不解地落到梳妆台前的一封信函上。

她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她充满疑惑的走过去,却瞬时被函上的字咋慑住!

——母亲亲启。

这是无瑕的信?她惊怔莫名地把信拿起来,无瑕为何会给她留信?难道这妮子因晁晃的事备受打击,竟趁这缝隙离家?!

她气怒交加,颤抖着把信打开,信中是几行娟秀的笔迹:娘,请恕女儿大不孝,女儿走了,跟随晁晃而去。您不必担心,这走非是指死随,而确确是走,他其实未死。请原谅女儿这狠心的决定。自得知爹对晁晃的死冷漠,甚至晁晃的军队所得疫情实是爹所为伊始,女儿便自觉心寒,哪怕他再为我寻婿定亲,女儿终究意难平。更何况,他如今目光只在无泪身上,女儿才不屑与那小蹄子争。

女儿此一走,爹必定怪罪于您,只因女儿依照天子计谋,一步接一步,直到今日假传爹将令,将无均和无量那伙人连同府中上千精兵诱.离,爹囚在府中的重犯李怀素也给救走了!还记得我告诉过您,这李怀素原是女身?她是连玉心爱之人,爹本要用她来威胁连玉。我自知此次捅下天大篓子,是以必须把事情源源本本告诉您。

但您只管宽心,女儿已然去信外祖父,外祖父最疼母亲,如今已在来京路上,爹仍要依仗外祖家财力,有他在,爹必不敢动您,您若在府上居住不如意,可随外祖离开,回娘家暂住。

娘,我知您必定担心我的安危,生怕如今兵荒马乱,我无法安然出城,我本被晁晃叮嘱,绝不能把行踪告诉您,但为让娘不担心……女儿在此一并告知,我等将从皇城离开,宫中有密道,根本不必通过爹的城门,是以,您无须担心我的安全。

女儿本想带您一起离开,但这一路奔波跋涉,恐娘受苦,亦不知娘心意如何,只好作罢。日后安顿下来,务必通知娘。此信阅罢,请娘务必烧毁。

不孝女无瑕叩首

魏夫人看罢信,眼前一阵晕眩,她步履蹒跚地走出屋外,让夜风吹了吹,心中闪过无数念头:此事若让魏成辉得知,那真是剥皮煎骨的重罪呀!

按说无瑕才走不久,若是她现下通知老爷,能不能将功补过,让魏成辉饶过无瑕,否则,日后这无瑕落到他父亲手中,那真是必死无疑。可若魏成辉不肯放过她呢,她这一说,岂非害了女儿?

她一阵恍惚,手略松,信笺已教风拂了去,她一惊,连忙去拣,却见那笺子轻飘飘地落到一双镶嵌着珍珠的鞋面上。

对方信手把笺子捡起来,魏夫人嘴巴一张,一双眼睛几乎从眼眶凸出来。

“小贝戋人,东西给我!”她狠狠盯着前方两个女子,厉声喝道。

魏无泪拈着信笺,眉头一皱,说道:“大.娘,你嘴巴放尊重些!这呼呼喝喝也未免太过了。”

魏夫人目光变幻,咽了口唾沫,咬牙道:“无泪,请把东西交还给我,那是我的信。”

魏无泪正要还给她,她身旁的三.娘一把将信夺过,冷笑便道:“凭什么,这玩意儿你说你的就是你的?你以为还是从前,我们每个人都要听你母女的!”

她说着往笺上瞟了两眼,目光随即一变,“无泪!”

魏夫人见状大骇,便要上前抢信,三.娘大叫,“拿着,

莫要她夺回去!”

魏无泪是个机灵的人,一听她说,连忙将信接过,那边,三。娘已挡住魏夫人,两人撕.扯纠缠起来。

魏无泪拿着信,步步往后退,一边快速阅读,她脸上神色也不断变换,先是惊,后是喜,末了,她把信往怀中一塞,微微笑道:“大.娘,事到如今你还要争吗?”

魏夫人如斗败的公鸡,脸色苍白得纸似的,三.娘见状,心中得意,故意将她猛地一推。魏夫人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

她突然想其什么,竟不顾身份,爬起跪了下来,哀求地看着魏无泪:“无泪,大.娘求你,求你了,千万勿要现下告诉你爹……啊看在无瑕到底是你姐姐份上,你日后也是前程锦绣……”

“现下不说,更待何时?不消说,这场火也是魏无瑕干的好事吧?方才看到偏院的侍卫也在救火,我就觉得奇怪,偏院那边爹爹这火该还用不着他们,”魏无泪唇角一弯,她连看也不看魏夫人,掖裙快步步出,三娘吐气扬眉地跟在后面。半晌,魏夫人如梦初醒,连滚带爬地冲出去。

魏无泪脚步不停,很快走到众侍救火处,击掌便道:“众侍听令,叛贼晁晃未死,已与连玉结盟,魏无瑕背叛魏太师,伙同晁贼将李怀素救出,如今正往皇城方向逃去,要潜入皇城密道,还不赶快追!把魏李二人逮回,还能将功补过,若这人丢了,死的不只你们,并将贻祸家眷。”

一时,整个乱糟糟的院子迅速偏院众侍一听,都是惊骇不已,她话口方落,众人已往马厩方向狂奔而去。魏无泪眯眸浅笑,也随之往马厩而去。

未几,只见魏无泪竟也策马而出,却是往前门的方向而去,三娘正走出来,见状叫道:“无泪,你这是去哪?”

“我要去追二哥,二哥手上有武林高手和精兵,另外派人通知爹,他们才走不久,应当跑不远,如果皇城那边有高手接应,只是这六七十名侍卫应付不了。”她目中透出狠辣的光芒,说着一拉马缰,前方家仆争相躲避,身影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三.娘含笑看着自己的女儿,归根到底,只有她一双儿女才最肖像老爷!魏夫人在后呆呆看着,终于捂住脸面,发出尖锐的嘶哭声。

在还有盏茶功夫达皇城门口之际,“吁”的一声,从魏府驶出的马车骤然停了下来。

车厢内,魏无瑕冷眼看着,只见素珍一拍两个姑娘的肩,“谢谢你们,去吧。”

那是她的大小双婢,两名婢女怯怯地点头下车,素珍想起什么,从怀中摸出一把首饰,尽数塞到两个小姑娘手中,“拿着。”

“谢姑娘!”双婢又惊又喜,便要叩谢,素珍止住,只让她们向无瑕叩拜,无瑕本还有些惊奇地看着素珍那把金银,见状点点头,温声道:“去罢。”

两人很快没入黑夜之中,前路虽远,但有灯火的地方,便有人家。便有,希望。

魏无瑕不无诧异,她是极快地收拾了些细软首饰,但之前已赏了点东西给这两丫头,素珍临走的时候顾虑魏成辉追究,坚持把二人带出来,算是仁至义尽,没想到,她还赏了东西,只是,她语出微奇,“你此前受刑,有金银也教毛辉那些人拿去了,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素珍哈哈一笑,“从无烟屋中顺的,以我跟她的交情,她必定不介,何况这些始终是身外之为物。”

此时,那髭须男子也将马夫打发离开,走到她们面前,一扯唇上假须,对魏无瑕道:“在你家藏了好些天,终于可以解脱。”

“你们也是有幸,本将军亲自为你们驾车。”他笑道。

魏无瑕甜蜜地看着他,素珍以男子礼一揖,“谢了!”

真是个奇妙的夜晚,他们几个人绝不是朋友,对于天下,对于战争,心中价值观也绝对不同,今晚竟是同盟。

而她,很快就能看到,那个人。身上发热,伤痛虽让人痛苦,但素珍唇角上扬,又看了眼车中还在昏睡的两个人。

小周,还有姬扶风,也许是她的兄弟?

他们一个本来就重伤,一个被魏成辉用了大刑,打得脏腑俱伤,魏成辉后来把无法撤在素珍身上的气全都撤到了姬扶风身上。

连玉假借红姑来刺杀素珍,令魏成辉误以为今晚来攻城的是霍长安和慕容定,并没有把素珍提出来撤气或索性杀掉。魏无瑕此前和魏无均喝酒的时候,趁着魏无均半醺之际,按晁晃从连玉处听到的,把他们所

囚之处也打探清楚,他们就被囚在魏府地牢之中。

后者身上再无一块好肉,手指也被剪掉了两根,若今晚出不来,手指一根接一根会相继被绞断,这手早晚得全废掉!

因两人情况都非常糟糕,魏无瑕预先准备了些舒眠的药物,给他们喂了,索性让他们睡一觉。素珍从车上拿了张薄毯,盖到他们身上,又轻轻握了握姬扶风的手,鼻子一涩。哪怕是他让她被捉,以致生出如今许多灾祸,但他到底是她的兄弟,她再怒,又怎能不为之心痛?

很快,晁晃坐到了车夫的位置,鞭子一扬,车子继续飞奔起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