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仰头说来,嬉笑怒骂,虽是个姑娘,也是个垂死之人,但一双眸子亮得出奇,竟是一身气魄。

魏成辉点着头,紧抿的唇中挤出几个字,“好,很好,老夫就看你冯家全家都死绝了,还怎么口硬,如何赢我!”

眼见他握住素珍伤肩,将她从地上猛提起来,无量目中透着计量的光芒,出言道:“太师,我们是不是该把这丫头的命留下来,毕竟连玉对这丫头爱逾性命,有她在手,一

L定会回来!”

“不行,公子要回来了,我不能把这孽障留下来!何况上人,我们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魏成辉沉声说着,又微微笑着把素珍望住,“有些事,你还不知道吧,慕容军今晚攻城,慕容定和霍长安俱都战死,还有,你提刑府的追命也死了。”

“你说什么?”素珍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魏成辉眸中透出一股饶有兴致的恶意光芒。

城门前的一幕幕情景再次在眼前掠过。

霍长安、慕容定带两万军队突然来袭,攻击异常凶猛,大有舍命之势,开始他们的军队竟被杀了个了措手不及。

他本以为,这是二人无法忍受连玉不战的做法,方才来挑衅。

然而,激战之际,探子来报,连玉剩下的军队已撤出上京。

他恍悟,这两人是先锋部队,是来牵制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大部队安全离开!否则,他一旦收到消息,肯定发兵攻打,绝不可能让其离京。可现下,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连玉竟果真舍弃了冯素珍的死活!

他只觉愤怒勃发,哪怕眼看着对方人马越战越少。

突然,霍长安长啸一声,与慕容定竟见机离开,后面的兵丁拼死阻止魏军来截,一时竟无法靠前,霍长安这小子明明已负了伤,如今却还能安然回马遁走,他心中怒火几要灭顶。

就在此时,远方尘土飞扬,那情景就好似当天,霍长安突然出现一般。

他们挡住了霍长安和慕容定还有他们剩下的士兵的路。

霍长安握紧手中长剑。

看去那是支足有二三千人的军队,是公子回来了吗?

可公子的人马不可能如此之少,再者,公子来信说了行程,是不日便到,但绝不是今夜!他策马上前,在精兵的保护下驰到一处高坡,终于看清为首的人。

怎么会是这个青年?!

这是冯素珍提刑府的无情。

那这些,就是六扇门的捕快吧?!

可他怎么会?

难道公子一直说的其中一个盟友,就是这个人?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很快,慕容定被围攻至死,霍长安武功厉害,为人强悍,但他厮杀魏军无数,久战疲惫,他后面防御的慕容军也越来越少,无情和几名心腹捕快和他交上手,步步紧逼,司岚风也率军队赶了上去……他心中大喜,这小子走不了了!

哪怕,今晚让连玉带兵离开了,但能杀死慕容定,拿下霍长安,那也等于斩了连玉一臂!

他紧紧盯看,眼见几柄刀剑刺到霍长安身上,无情夺命一剑也同时往他头上戳下,这时,急空里一箭却突至,竟插进无情臂中,无情吃疼,手腕一窒,霍长安也是骁勇,厉啸一声,已把其他人的刀剑从身上震出。

他一惊,只见两骑急驰而出,背后的人厉声喊道:“追命,回来,你忘了老大跟我们说过的话了吗?”

“铁手,你莫劝我。”前头那人手握弓箭,却是不管不顾,仍是大声喊道:“老大,对不起,我不该伤你,但你不能杀霍长安,他是怀素的至交好友,怀素若知他死在你手上,定会伤心欲.绝。”

他大怒,却也灵机一动,立下从马腹抽出弓箭,瞄准霍长安。

哪知,那追命却眼利异常,竟看到了他弯弓,又一箭射来,将他射出的箭打偏,霍长安反应极快,纵身一跃,竟已跳下马身,落入士兵之中。

此时,追命策马上前再次阻止无情,目带恳求,“老大,你的仇,我们可以多杀连玉的士兵来报,但你不能杀怀素重视的人!我求你了,莫要伤怀素的心,他是我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朋友,也等同我妹子一般!”

他惊怒交加,连引三箭,破空而出——

三箭齐中那少年胸腹。

那追命一声惨笑,手中弓箭跌落,人也倒在马背上。无情一震,冲上前抱住兄弟尸首,目带狠戾,朝他扫过来。那铁手疯了般朝他冲来,可中间千军万马阻隔,又岂是容易,他不禁冷笑一声。

此时,府中精兵被带到他面前,跪下急禀,“太师,二小姐命小的前来通知,冯素珍被大小姐火烧太师府、用计救走,如今正

往皇城方向逃去,估计那头还有人接应。二小姐已通知二公子,追赶过去。”

他闻讯一惊,什么让明炎初来通知晁晃死讯,什么孝安派红姑来毒杀冯素珍……统统都是假的!连玉是要他不疑有他,那末,今日霍长安来攻城,他自然便以为仍是孝安所为,而非他连玉的命令,否则,他怎能不将冯素珍杀了,不杀也会转移,而非留在府中。

如今,慕容军所剩兵士已然撤走,冯素珍也被救走。

好一个连玉,好一个一石二鸟!

他怒火中烧,恨不得能将这人碎尸万段,面上却不动声色,笼络无情道:“无情兄弟,那追命根本不把你当兄弟,你理他作甚?今日你已立下大功,且与司侍郎一起把这些余孽都杀干净,若能将霍长安也杀死,那就再妙不过,切莫辜负了公子的期待。”

“岚风,霍长安已身受重伤,此处交给你。”

他说罢随即朝司岚风一喊,随即率一队精兵,策马离开。

此处大局已定,霍长安伤重频死,除非有神仙搭救,否则,前后都是狼虎之师,必死无疑。可这世上有神仙吗?

冯素珍他是万万不能放过。冯家的人一日不死绝,永远是他心口上的一根刺。

……

他把这些情景,一点一点诉与素珍。素珍肩上创口被他狠狠抠住,血流如注,她唇白似雪,却只是呆呆看着前方,仿佛失去了焦距。

“无情他……追命,长安……你在说什么……”

可前方宫墙朱红,亘远绵长,却不会回答她。

她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她的哥哥,也许根本从头到尾一直……一直就在她身边,和他哥哥一样喜欢吃锅贴的无情,呵呵。

他在以他的方式在报仇。

冯少英,你为何不来找我,听我说一次,仇恨把你的心智都蒙蔽了。

霍长安,她该如何向无烟交代,还有追命,她的好兄弟,追命,为她殒了命!

为什么,到死,还要她再经历一次生离死别之痛?

“爹,你当初为什么要让我活下来?我宁愿活下来的不是我,我好痛,我好痛……”她头疼欲裂,捧头嘶叫,一股湿热从腿根缓缓流下,把裙子打湿,只是,她本便全身是血,也不会有人注意,和理会。

魏成辉心中的恨怒终于得到平息,折磨一个人的身.体,不过是下策,要从心上把她击溃才好!他一把把她拖到入口门前,指着仿如碧海却苍茫没有尽头的夜空,“输?冯素珍,成王败寇,历史都是由胜利者来编写,你和冯少卿满口为国为民又如何?千百年后,大周只会留下我魏氏一门如何忍辱负重、辅助恩人遗孤重登帝位的传奇,权非同,连玉,都不过是我们传记中的一笔笔墨,你冯家又是什么,乱臣贼子!”

“方才还有那内监救你,这一次,我看谁还能救你!连玉把你救走了,你又把他给救走了。若非你,今晚,连玉必死,大局便可全定!你,和你那爹一样,真该死!”他目光狠鸷,扯起她的发,狠狠往墙上撞去。

饶是魏无泪颇有胆量,看到素珍头破血流,心中虽有快意,也被她那浑身是血的模样惊得微微后退一步。

“魏成辉,放开她!放开!”连捷疯了般想挣开余京纶的钳制,却被对方一拳击到肚上。

“魏成辉,要杀要剐,别对一个女人,冲我来啊!”晁晃也是红了眼,厉声怒喊,魏无瑕喃喃道:“李提刑,对不起,是我,都是我害了你们……”

魏成辉冷笑一声,“你二人等着,若非看在魏无瑕你的外祖父面上,老夫今天岂能饶你们!”

“冯素珍,上京城城门已封,任连玉有通天之能,都绝逃不出京畿,我定会把他揪出来!你今日就死不瞑目吧。”他说罢,拔剑往素珍心窝用力捅下去。

素珍却是已然麻木……反正连玉已然脱险,她信他,定能再次反败为胜,她这便偿还了追命和霍长安的命,为冯少英赎下这罪孽。

可是,这次,魏成辉的剑却还是没能要她命。

月夜无声,四周静得如同死去一般。

一个人忽从殿门口跃进来,他眉宇一挺,伸手抓住刀刃,血顺着他白皙的手掌流下来,一柄小刀从他另一只手急射而出,直取魏成辉面门,就在魏成辉吃惊躲避之际,他紧紧握住素珍的手,冲了出

去。

本来这是绝不可能的事,但在场每个人都过于震惊,竟都是在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

因为这个人,容颜如玉,一身清贵,一袭单衣,半身是红,胸、腹处还留着两只箭头。

他该躲起来或是离开了的,但他却回来了。

“追!”魏成辉暴跳如雷,一声令下,所有人这如梦初醒,随魏成辉追了出去。连毛余二人也拖着连捷兄弟奔了出去,见证这场惊变。

整个前殿之外,只剩晁、魏二人无法动弹,坐在原地眼睁睁看着。

……

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胸腔因急跑而生疼,素珍却仿佛活了过来,她心中怒疼无以复加,质问的声音都是嘶哑的:“为什么要回来?谁想死,可就是为了让你活着出去啊,连玉,我……你不傻吗?”

他带着她沿皇城出口的方向跑去,因是在奔跑中,他注视着前方的路,没能看她,星光照不透他的侧廓,她只听得他微微笑道:“我们所有人今晚本来注定都是要死的,是珍儿厉害,救了我。在连玉心中,你和这个国一样重要,你是我的命,我做不到放下你,无法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我眼前。”

“可是,哪怕你回来救我,我还是要死,把你自己也赔上,傻子,你又何苦?我不甘心,我不想你死……”她哽咽道。

“珍儿,其实我……”他说着又止住,最后只笑道:“答应我,好好活下去,你会明白我救你的意义,你不会死,会活到齿摇发白,在连玉心中,无论为你做什么,你都值得。”他似在侧耳用力倾听着什么,突然抱住她往前拼尽全力一跃,而后把她紧紧压到身下。

素珍听到箭刃入肉的声音。

两箭、三箭、四箭……还是多少,她后来没再数,只听到连捷撕心裂肺一句“六哥”,然后便没有了声息。

但她知道,魏成辉和无量上前,往他身上一剑一剑捅下去,他们本想把他踢开,奈何他把她抱得太紧,他们一时竟弄不开来。

有些刀剑穿透他的身体,也微微刺进她的肉里,不深,也不疼。再深,也不疼。

心疼到极致,世间再无大事。

从此,再没有什么可以伤到她。她知道。只要她不死。

终于,他还是被无量和魏无均抬起扔到一旁,魏成辉举剑向她刺来。

她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却仍撑着身子一点点往后挪去,眼中的泪水也干涸了,脑子里唯有几个字:齿摇发白……逃,报仇!

齿摇发白……逃,报仇!

但魏成辉的剑还是劈了下来。

箭声再次破空而来!

与此同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在夜空中沉沉响起,“老师,刀下留人。”

刀从魏成辉流血的手掉了下来,他脸色十分难看。

十数骑从皇城门口驰进,很快在她身边停下。来人纷纷下马,而她也看清楚了他们的脸。她不是不吃惊的,只是她依旧十分平静。

前面四人,竟都是故知。

司岚风也就罢,另两个是两名女子,一着红衣,一穿白裙,红的是许久不见的魏国相女妙音,妙小姐,白的是,连玉曾经的恋人李兆廷如今的心上人,顾惜萝。而最后一个,她忽然想笑,她第一次看到他铠甲英武的模样,在她心中,他总是翩翩公子,白衣胜雪,那也是她曾经的心上人。

李兆廷。

——

昨天和今天的更。明天如果大家看不到更,那就是放到后天一起。这么写有人想打我的吗。。

478

但素珍不知道,为何妙音和阿萝会和他一起,也不知道,李兆廷和妙音早在半年前就交情匪浅,不知道,李兆廷班师回京的时候,接到瘟疫在京郊两岸起发的消息,阿萝就在那里,他担忧之下赶了过去,把她也一起带了回来。不知道,李兆廷已让两名女子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不知道,他太多太多的秘密。

顾、妙二人和司岚风都有些惊愕地看着她,而他则双手抱拳,飞快地朝魏成辉一拱,“老师辛苦了。”

目光又随即落到她身上,大约她浑身是血,半身狼狈的模样有几分惊到他,他眉宇蹙得有丝绷紧,冷冷出口,“你可还好?才”

素珍微微咬牙用力站了起来,与他平视,缓缓一笑:“原来你就是晋王世子,原来,我爹把我许配给了晋王的儿子。摹”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这大大隐却是隐于邻?呵呵。这么多年来,她竟从来不知。

“可我们的婚约已然不在。”李兆廷把她看住,目光微深,语气益发冷峻。

“宫中应该还有医官在,我找人给你瞧瞧伤。”

“那多谢了。”素珍淡淡回了过去。

“公子,”魏成辉眉目一沉,迅速上前,“这女子与连玉关系匪浅,你万万不能把她留下来。”

李兆廷却摆手止住他,“老师,无论如何,冯少卿救过我母子二人,总算是对我有恩。”

“那是从前,他后来已然背叛公子,从他不赞成公子复仇一刻开始,这功过便已相抵了,公子何苦枉作好人呢?不值哪!”

“老师,兆廷知你好意,老师对兆廷的功德,也远非冯少卿所能拟,兆廷更是铭感于内,不论何时,兆廷总是个有恩必报的人,对老师一样,对其他人也一样,此事就此决定!”

李兆廷这么一说,魏成辉竟一时无法反驳,而若再说,也有以下犯上之意!一道笑声此时张狂地响了起来,“哈哈,魏老贼,你费尽心思要置怀素于死地,哪知人算不如天算,我六哥是什么人,告诉你,他早便做下两手准备,让你女儿从魏无均那里探得晋王世子的秘密,冀以冯家对这位世子相救的恩情来游说他保怀素一命,没想到,这世子竟不是别人,正正就是怀素的故交。他随后立即密信司岚风,把事情告知,我们不知道这晋王世子何在,但司岚风却知道,这,就是天意!”

魏成辉心头一震,随即劈手往不远处,背脊朝上,插了不下十数箭的尸首指去,“七王爷,你兄长如此厉害,如今还不是死在老夫手上,你倒有什么可得意之处!”

他说着余光极快地朝李兆廷方向一瞥。

李兆廷能在今日赶回,却原来是这原因,这些日子定必日夜兼程。

连玉死了也要他糟心!

而且,这人死是死了,公子却不知能不能满意,这位公子有才华,也有傲气,未必能认同他的做法。且如今,又让他亲眼看到冯素珍的状况,心中倒不知道会如何去想?

李兆廷目光此时也正从尸首上收回,朝他看来,“老师应当再记一功。”

魏成辉略松了口气,欠身道:“公子言重,这是老夫的份内事。”

李兆廷又朝后面的无量颔了颔首,无量也连忙欠了欠身。

素珍突然有些明白那个人方才的话,救她的意义……玄武带着他往城门方向撤离,他途中醒来,必是看到李兆廷的军队,方才设法摆脱玄武折了回来救她,若她还没死,他就出来拖延时间,等李兆廷赶到……

她静静把他看着,而另一边,阿萝听闻,却浑身发抖,她一步一步地走到那具尸体前,吞了口唾沫,半晌,她伸出手去,猛一用力,把尸身翻转过来,随即“啊”的一声,吓得坐倒在地。这个血洒一身,躯.体破败的人怎么会是他?

她怔怔的想起些事来。

战乱前,依照李兆廷安排离开的那晚,她把架在后院的那把古琴忘了,遂折回去找,屋门前,她看到一队人马停下,下意识和梅儿躲到暗处,未几,却发现来人竟是他,还有他的侍卫。

“把盘缠交给阿萝,另外派些好手保护。”他在马上淡淡吩咐道。

他那心腹内监明炎初为人十分机灵,立刻问道:“主上不进了?”

他道:“不了。今生注定相欠,进去倒徒惹其伤怀。何况,朕既把怀素视作今生唯一的妻子,进去岂非让她难过?”

这时,那玄武使坏,打趣道:“主子,反正天知地知你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