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本来不想如失仪,可是,我身边没人了,只有你这么个亲人。有何得罪之处,你莫要见怪。”“亲人”二字,她有意咬得甚重。

“是因为连玉死了,是以觉得身边没人?”

但他关心的明显不在此,他似笑非笑的忽地问道。

素珍一惊,背脊都是紧跟着一凉,她随即答道:“是,他待我不薄。若说不想,怎么可能?”

“只是,他已然死了,我又还能怎样?”她低声说着,顺势道:“兆廷,他如今也已不在,你是晋王之子,再继大统,再名正言顺不过,你能不能放过连捷、连琴,他们是你的堂兄弟,这等宽大胸襟,必为百姓称颂。我和他们到底一场相交,实不忍见他们身首异处。”

她一字不提他们是连玉的兄弟,只从自己身上着墨,说罢,甚至不敢抬眸与他对视,怕被他看出眼中对连玉的怀念。

他半晌没有回答,但头顶目光凝聚着的阴冷寒气,却足够让她手心尽湿,头肩创口上的痛也格外清晰。只是,旁边的再非会把她的命看成是自己命的连玉,会骂她却爱她的连玉,是以,她只能受着,只能在这宛如窒息的气氛中等着。

“冯素珍,你以为自己是谁?还能从我身上讨得两条人命?当年,先帝可曾因一时恻隐饶我家百十口性命?你可知道,这些年来,为了复仇,我付出了多少?我凭什么饶过他们的性命?”

终于,他冷笑开口,眸中是簇簇的火苗,嘴角微抬,却并非笑意,而是嘲讽她的不自量力。

素珍点着头,“我从前不知你难处,但我知道,李兆廷很寂寞,因为李公子总是不爱笑,我也知道自己在你心里是何等的微不足道,可是,能不能看在过去,我陪了你那么多年的份上,全心全意想让你开怀的份上,答应我这个要求?我只求你最后这件事,过后,我立刻消失在你眼前,从此,再不惹你讨厌——”

二人就在咫尺,彼此之间呼息可闻,李兆廷额角紧绷,眉骨一点一点在跳动。

“你既知微不足道,怎敢再提要求?你还以为你是有冯少卿护着的冯家小姐,还是连玉疯了而错爱的女人?在我心中,你跟外头那些卑微的宫女有什么两样?”

他猛地起来。把桌上酒茶摔在地上,那力道如此之大,水液全数溅到从后追到的素珍身上。素珍无法,正要跪地再请,她也没注意,直到膝上一股疼痛钻心而来方才发现自己碾在了碎瓷上,只是这些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在她身上了,她也不理会,咋正要说话,李兆廷冷眼看着一丝血红从她裤上渗出,在水中消融开来,一字一字道:“若非你父亲救过我一命,今日,你哪怕在我面前死掉,你看我会不会眨一下眼!”

他说罢,当即推门而出。微挑起的眼尾,但是嘲弄和不屑。

素珍慢慢起来,一瘸一瘸走回床边,坐了下来。

李兆廷的话,多多少少有些伤到她。不是因为李兆廷这个人,而

是,这会让她越想起连玉。

这世上再也没有人会在乎她。

浑身都是疼,她咬了咬唇,看到桌上药箱还在,便又慢慢走回去,从里面拿了纱布和刀剪。她卷起裤子,用剪刀把膝上瓷碎挑出来,末了,用纱布简单包扎起来。

她微微仰头,把那些伤恸倒回去。

轻轻拍拍肚子,仿佛里头的小东西能给她回应。

“我也许无法救下你爹的两个兄弟了,小鬼我是不是很没用?对李兆廷来说,我没有任何价值。我再努力一次,如若实在无法,我只能离开,我不能留在这宫里,一旦让他们发现,你会死得很惨。我要把你生下来,再回来找魏贼一家报仇,只有如此,我才能好好布置,放手一搏。”

李兆廷出殿后,门外的家臣附嘴到他耳边低语几句,他罢随之走进身旁的天子寝殿。这里如今已默认为他的寝室。而这本来也是他的寝实,他步履从容,笃定得并无一丝迟疑。

屋中已有人在等候。

却是从来只在暗中见面的人。

昔日的冯少英,今日的无情。

“六扇门捕快是出了名的厉害,怎么,后来你的人可曾追捕到慕容军逃离的确切路线?”他拍了拍他肩,以示对方辛苦了,随之极快地问出迫切的问题。

看的出无情神色也并不舒坦,他眉宇紧紧拧着,“找是找到了,但绝非全部。”

“怎么说?”李兆廷问着,忽地意识到什么,“化整为零!”

他声音是不无阴沉的,“这化成多少队人马?”

“无数。”无情沉默了一下,末了道,“我手下的人发现了几伙疑似士兵的男子的行踪,如今还在暗中跟着,先不打草惊蛇。”

李兆廷低低笑着,眸光已全然暗鸷下来,“好,将几万人的大部队拆成每队几人,约定在一个地方重新集合起来,这不仅脚程快了,哪怕你六扇门有三千捕快,从一开始就可能追错方向,有些人根本是诱饵,不再与部队集合。连玉早就做好打算,此举倒是甚妙。”

“但也难保能跟到前往集合地的士兵。”无情眼底却还是闪过丝笃定,“若是连玉,并不好对付,但连玉已死,那些到底只是士兵,我的人还跟着,定能打探些结果来。”

“很好,务必紧跟,不容有失。”李兆廷眸中杀气凛冽,“这批残军,我一定要全数消灭。”

“我明白,你放心。”

“后来可找到霍长安?”

“霍长安已然战死,尸首就放置在城楼。”

“好!且派人守着,他和连玉的尸首,是用来震慑逃兵最好的武器。”

“明白。我此前通知你,我要找寻珍儿的下落,你后来回信于我,说有她的消息,并会设法把她找回来,她如今在哪里?”既已把重要的事情暂交代完,无情立刻问道。

想起素珍方才模样,李兆廷心中微微一沉,但他并未把怒意表露,只笑道:“就在侧殿。”

“人是魏成辉捉的,以作铲除连玉之用,我当时尚在边塞,将柳守平杀了,战事一毕,便匆匆赶回,把人从他那里给要了回来。只是,连玉死在魏成辉手上,她也在魏成辉那里吃了些苦头,她和魏成辉难免有些龌龊,如今该是恨他入骨。这魏老师此举是有失光明,但我望你以大事为重,莫要过于追究。”

“魏成辉还杀了我一个兄弟,但我知分寸。”无情微微眯眸。

他声音冷峻,但李兆廷知他确有分寸。

“行,你先看看你妹去吧。你的功劳,在登基大典上,我再给你论功行赏。”

无情闻言,唇角少见的抬了抬,“从前我确实也醉心过立业建功,自从家门大变,倒没了此等心思。”

他说着朝他一揖,快步走了出去。

“不,你还是会喜欢的。”

他走后,李兆廷淡淡说道。他随即把门打开,召来一名家臣侍卫,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对方立下点头办去。他吩咐既毕,传小四服侍洗漱,过后,往阿萝住处而去。

如同他所料,阿萝彻夜未睡,见他到来,她擦了擦红肿的眼睛,迎了上去。

他我深深看着她,又微微冷笑道:“

看来我是来错了,你心里在想的人不是我,我惦记着你却又是何苦?”

阿萝一惊,若说心里不甜蜜是假,她当即上前,轻轻偎进他怀中。

“兆廷,我心里一时还无法忘却他,但我希望你明白,我爱过他,但如今爱的是你。”她低声说着,半是真心半是假。

她确然已对眼前这个男子动了心,但她不仅爱过那个男子,如今也还惦记着。

李兆廷抱住她,伸手轻抚她发丝,“好,我等你,我对你,总是没办法。”

“兆廷……”

“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我知道你恨冯素珍,但她父亲到底有恩于我,你知道,魏太师不喜她,欲除之而后快,魏老师手握重兵,她一旦出宫,必死无疑,只有在我的护荫下,她才能把命保住。我想把她留在这宫中。”李兆廷轻声说着,微微眯住的眸,闪过片刻之前她忍痛跪在地上的模样。

——

还有一千,放下节一起。

480

阿萝心中一沉,她不是不知道,李兆廷哪怕不爱冯素珍,但对这个青梅竹马到底有些类似于兄妹般的情谊,最重要是,他看重冯家过去的恩情,他是一再强调了的礼。

但哪怕他不爱她,她也不想看到这个人!

然而,忽有什么升上心头!

该死!她怎么竟忘了,若冯素珍留在宫中,她才能复仇,她也要她尝尝当日自己看到连玉待她千万般好时候心头的滴血滋味,李兆廷不是她爱恋了十几年的男子么,她不信她没有感觉,在她经受痛苦之后,她就设法除掉她!

她脑中千回百转,但面上却是沉默起来,李兆廷轻轻把她放开,“怎么,不高兴了?我总是以为,你会体谅我,原来,我到底比不上连玉,若是连玉提出的要求,你会不应允?”

阿萝苦笑,“你不是不知我和她之间的嫌隙,留她在此,我自是不喜欢,但再不喜欢,我怎会不成全你的情义,我只是心有感触罢,她恨我夺走你,对我的厌恶,只会比我深,日后我怕多起事端。淌”

“你且宽心,我岂能让她碍到你眼,你是我的什么人,她又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李兆廷目中透出一丝欣慰和宠溺,又抚了抚她的发。

“有你这话,我便放心了。”阿萝脸上仍旧显出不安,心中却微微笑了。仿佛看到当日的念想慢慢实现,她欲言又止,李兆廷眼尖,柔声问道:“可还有心事?”

“孝安和慕容缻有消息了吗,孝安毁了我半生,这笔帐我想好好跟她算一算。你……不会反对吧?”她说着垂了垂眸。

李兆廷把她下颌抬起,给她保证,“你放心,这个仇你不报,我也会替你报!”

她面容清丽,这恸伤半带,犹如梨花带雨,昨夜,那留在掌心的感觉,让他看着眼前,心中微微动容,不禁低头吻了下去。

阿萝宛转成就,半晌,他离开,梅儿进来,给她请安。

“你回来了?”她轻声道,梅儿笑道:“是,小姐随李侍郎先行一步,奴婢连夜收拾细软,今儿李侍郎的人就把我带回来了。”

“是我傻了,这宫中日后还有什么没有?”阿萝说着,两行眼泪缓缓流了下来,但唇角却又盈上一丝薄薄笑意。

梅儿看得迷惑,她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这般难过,却又是真正的高兴。

李兆廷出了阿萝的寝殿,问了小四,接着到了魏无泪昨日暂宿之处。

看到他来,魏无泪惊喜交加,双颊酡红,赶紧给他见礼,“无泪见过世子。”

李兆廷伸手虚扶,“小姐住得可还习惯?昨日来去匆匆,也未来得及相谈一言半语,希望小姐莫要怪罪。”

无泪脸上一热,又是羞涩,又是喜不自胜。她是个城府颇深的人,平素对无烟无瑕不无复杂之情,但并不盈于色。无瑕是正室所出,高人一等,盛气凌人,是她所认同的,但并不艳羡无瑕的婚姻,晁晃那种大老粗她可一点也不喜欢,她喜欢的是无烟的婚姻,少年君王,才华满腹,容貌清俊,那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良人?

而今,她的姻缘却不比无烟差半分,自从战事开始以来,从二哥处得知,这位世子是今届榜眼,她便充满期待。昨日,当他一袭银白铠甲从马上跃下,月色郎朗,风姿无双,她一顾便倾了心。

而他此刻纡尊来访,言谈间更是彬彬有礼,她怎能不喜欢?她连忙回道:“世子这话是折煞无泪了,无泪能见世子一面,已是高兴,世子要事在身又怎敢叨扰?宫中是世上最好的地方,若还不习惯,那是要遭天谴的,何况……跟世子……就在咫尺,无泪心中……欢喜。”

李兆廷微微一笑,“小姐说话真是让人受用之极。住得惯就好,日后此处就是你的家。”

无泪闻言,一颗心砰跳,平素也是个口齿活络之人,竟一时说什么才好。随后,二人又攀谈了一会,李兆廷离开了,她还在门前张望,但尚未大婚,她就是在他眼前,让他多留些印象,一会她还是要先回府,否则,倒显得她不够自重。她不会像顾惜萝和妙音,就这样流在此处,直到婚嫁,大家闺秀就该有大家闺秀的范,将来,她要不仅要让世子看重她的家境,还有她这个人。

小四看李兆廷出来,笑嘻嘻的问道:“公子接着是不是要到妙小姐那里?”

李兆廷微微挑眉,轻斥一句,“你懂什么?妙音不是个会来事儿的人,最让我宽心,这样,你到御膳房,让司膳那边做些魏国小菜给她

L送过去,你也亲自走一遭,告诉她,我去了顾姑娘和魏小姐那里,等我手上的事一歇,我再找她,她会懂我的意思。”

小四点头,却又不解,“你为何还要告诉她你去了顾姑娘她们那里?”

“我不说,她就不知道吗?宫中没不透风的墙。岚风到了罢?”

“到了。”听他问话,小四连忙回道,接着又问:“公子,妙姑娘都爱吃些什么玩意儿?”

“司膳知道魏国的菜式。”

李兆廷的声音在远处传来,却是已快步往寝殿方向而去。小四这时倒是有些懂了,公子最爱的是顾姑娘,但最喜欢的却是妙小姐。

司岚风就在殿外候着等待李兆廷,见他进来,立刻迎上,行礼道:“公子。”

“辛苦了。”李兆廷拍拍他肩,“事情办成怎样?”

司岚风道了句“公子言重”,便立刻道:“依照公子吩咐,除了无情,岚风这边也已派人过去追查慕容军的下落。”

“好。”李兆廷点点头,又淡淡笑道:“魏老师今儿有没有和你说什么?连玉通过你给我来信叙述冯素珍被囚一事他可有怪你?”

听他这般问道,司岚风神色也显得有丝微妙,压低声音道:“今日一早便和魏老师碰面了,他问我,连玉去信,当时为何不先告诉他?”

“你如何回答?”

“我说,因为我也想你借此剪除连玉,但又怕事后公子怪罪于你,就还是瞒着你发信了。”

“聪明。”李兆廷颔首,又眯眸远眺,“有些事,他做得过了,瘟疫投毒,我尚未决定,他擅自行动,以冯素珍要挟连玉,此举也过于下作,不说我和冯家渊源,便是我和冯素珍素不相识,这样的胜利也非我所希冀的。”

“只是,他辅助我有功,我也不便过于追究。魏老师这人,既有忠心,也有野心。”

“但魏老师……依岚风看,目前对公子还是相当敬重的,不至于……”

李兆廷唇角微微动了动,“那是现在,谁敢说永远如何?当一个人越接近权力巅峰的时候,他的就越大,连自己也说不准。”

司岚风先是怔了一下,而后点头,“公子,魏军之中,好几名副将都是忠于晋王爷忠于公子的,哪怕魏老师有野心,他们都会追随公子,岚风也一样,我们手上也是有兵的。”

“是,我和他们建交多年,这就是冯少卿教我的,永远都要有准备,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所以你此次才不惜为冯姑娘与魏老师有所摩擦?”

“难道还能有别的理由不成?”李兆廷淡淡说着,话锋一转,“这女人没什么可谈的,岚风,你去替我办两件事,一、对连捷用刑,看能不能问出逃军集合的地点,连玉城府,嗅到边关的危机,以两万大军掩护,把剩下七八万人送走了,还有权非同的病军,这算下来,几近十万之数,哪怕我手中军力要多上倍余,还是祸患。”

“可便连霍长安也已战死,他们哪还有可将领军队之人?”

“别忘了权非同。”李兆廷的眸光一点一点深了,“不过,以孝安的性格,目前倒是绝不会和权非同合作。”

司岚风正疑惑,又听得他道:“第二件事,替我把一个人找回来。”

“谁?”

“就是权非同。”

“公子是要把他孝安的慕容军分隔开来吧?”

“不,我需要一个人来牵制魏成辉。他,是最好的人选。其他的人,不论是你,无情,还是黄中岳那老狐狸,在我看来,想与魏老师在朝中鼎足抗衡,都还嫩着。”李兆廷缓缓说道。

无情进屋的时候,素珍是恍惚无觉的,连有人进来也不知道,坐在床上抱着肚子不知道正想着什么,她头上裹着纱布,双肩血迹隐隐,从里面透到衫上,裤上膝盖的位置也是暗红一片,他的声音突然便哽在喉间。

“珍儿。”终于,他低低唤了一声,脚步一迈,便想过去把这个他自小捧在手心里的妹子紧紧抱住。

素珍一惊,猛然警惕看去,发现是他时,她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是你。”她微微一笑,突然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只破盏,用力扔过去!

无情本能地侧身避过,素珍冷眼看着,她想哭,却是再也哭不出,因为这世上会不避她打骂撒泼的人已然不在。

“你知道了……这就是你我重逢你送的礼物?”无情指着地上破碎成更多碎片的盏子,轻声反问。

“我还想打你,冯少英。”素珍缓缓说道,目中是满满激烈之意,“霍长安的命,追命的命,你还给我!”

无情把她凝住,“追命的事,我和你一样难受,甚至,我比你更痛苦,你当时不在,我却是亲眼看着……”

“人命不是席地翻滚,不是一句痛苦难过就可以表达!冯少英,你知不知道,你都帮魏成辉李兆廷他们做了什么?不仅追命和霍长安,还有那二万军士的性命……你怎么能助纣为虐,爹爹往日是怎么教我们的,你都忘了吗?”她一步一步上前,一字一字追问。

“够了!”无情冷笑一声,“我知道你在魏老贼手上受了很多苦,这笔账,我定要为你讨回来!但你有什么理由职指责我?冯素珍,你爱上了自己的仇人,怜悯灭你满门的敌人,难道这就是爹爹往日教你的?”

素珍哈哈大笑,眼中都是无言的悲哀。

“哥,”她低声道:“你为何一直不来找我?除去那一次,后来,你有很多机会可以跟我好好谈一谈,你是怕我偏向连玉吧,是以先判了我和他的死罪,可是只要你再和我见上一面,你会明白,很多事情,根本不是我们原来以为的那个样子。”

“珍儿,你从前对李兆廷是何等卑微?你从来就是个为情而犯傻的姑娘,对连玉亦然,我找你,你会把连玉的谎言转赠于我,有意义吗?”无情也是笑了。

素珍闻言,她低头半天,方才抬眸说道:“原来,哪怕在哥哥心中,我也是个为爱李郎而低贝戋卑微的姑娘。你和李兆廷一样,只有连玉,他知道我是什么人。这天和地它们知道我冯素珍是什么人!”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