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听说她当初假死时,也是由这些人入殓。可以。司膳……嗯,司膳不行,”李兆廷略一沉吟,“其他三人,你去打听打听,看看哪个办事能力较强。另让她带两名手巧的宫女过来。”

“是。”

司岚风领命而去,少顷功夫,便给他带回司珍房的郭司珍。郭司珍看到病榻上的素珍时,也吃了一惊,没想到又遇到这李提刑臌。

李兆廷撩了她一眼,她惊而低头,只听得他道:“好好照看着,药来了先侍候,我出去处理些事。”

“是。”郭司珍自不敢怠慢,当即应下,一时不知是祸是福,那边,这世子已带人出了去。

院外,魏成辉等人也还在候着,见李兆廷出来,无量先出声,“方才老道徒弟鲁莽,世子切莫见怪,贫道回去必定狠狠责罚,严加管教。”

李兆廷道:“上人言重。师傅是好师傅,但徒弟不一定每个都能成其衣钵。”

毛辉惊恐地耷拉着脑袋,无量却恭谦的点头,李兆廷这话批了毛辉,但也捧了他。

魏成辉道:“公子是一言九鼎的人,老夫这便遣人送冯素珍和连捷兄弟出宫,公子感念冯家之恩,这冯素珍的事到此便了,但连捷二人,是否就如小儿此前所提议,派人尾随于后,待公子应允的一月之期届满,立刻将人逮回。”

“老师是心细人,连捷二人的事就照此操.办,只是这人待明日再放,至于冯素珍,伤势未愈,先留在宫中,我再作定夺。”李兆廷拍拍他肩,淡淡说道。

魏成辉脸色微变,魏无均一惊,还想进言,却又教他一眼截住。

“今日所议边关之事就先到此为止,明日老师、上人、无涯无均连同几名将军再到御书房一趟。”李兆廷续道。

“是。”众人齐声应道。

“你既忙,我便先回去了。”阿萝微微垂眸,此时起,抚住脖子也淡淡说道。

李兆廷点了点头,吩咐梅儿,“回去给小姐好好包项上伤势,京中名医已入驻太医院,可去问讨些最好的药膏。”

“音儿,你也先回去。”他说。

妙音道:“我与李提刑总算相识一场,我想去看看她。”

李兆廷目光一动,道:“好。”

阿萝起行,梅儿却仍愣在那里,眼睛瞪大,仿佛觉得李兆廷所做的事,令她好生费解。譬如,他不把冯素珍赶出宫去,譬如,冯素珍明明伤了小姐,这李侍郎明明那么爱小姐……

李兆廷仿佛看到她的目中略带胆怯的质问,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只对侍卫下令道:“去把司膳房的女官带过来。”

他说着又冷声吩咐郭司珍带来打下手的两名宫女,“去把殿里的饼子给我取出来。”

“是,世子。”两名宫女福了福,连忙去了。

阿萝闻言停了脚步!

李兆廷余光朝她一瞥,眸光微微一深,但没说什么。

未几,御膳房内侍送来汤药,宫女传话,郭司珍亲自出来取,恰逢宿敌萧四膳正低着头匆匆前来觐见。李兆廷把手中饼子一把掷到她脸上,“这就是你们御膳房给宫中主子做的食物?”

御膳房有男御,也有女司,这女司负责的就是宫中女眷的吃食。萧司膳脸上吃痛,却不敢叫一声,她战战兢兢的抬头,撞上的却是李兆廷嘴角泠冷的笑意。

她心惊胆战,知是事发,却又对这饼子大为疑惑,妙音自然没有出声,倒是那一直规规矩矩站在背后的小陆子突然说道:“这不可能是御膳房送去的东西,御膳那边说世子不许送食送水,李提刑一直没有吃喝……”

他的声音在李兆廷沉青的脸色中低呐下去。

“不许送食?怎么我自己下的命令自己却无丝毫印象?”李兆廷冷笑睇去,眸光凶狠,如要放出箭来。

萧司膳吓得扑通跪倒,连连叩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世子曾

L在宫人面前说,这李提刑硬气,也切莫……切莫喝水吃饭才好,原话奴婢记不得了,但大抵是这个意思,便连这侍卫也不许为她通传,宫中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宫人们传开,奴婢就此以为,世子不让送膳,直到李提刑知错才……”

“本世子是向侍卫下过命令,但向宫人们下过令吗?向你下过令吗?”李兆廷又是一声冷笑,目光缓缓从偏殿值守的内侍宫女身上掠过,众人为他寒冽的目光所慑,跪在地上簌簌发抖,头几乎低到地上去。

“话既是你们传出的,如此嘴碎要来何用!每人杖打百板,死了的扔出宫外,不死的另罚俸两月。”李兆廷冷冷说道。

凡是在宫中呆过些时日的人,谁不知道百杖意味着什么,熬过不死也得重伤,方才从顾主子处领到的喜气一下变成丧气,众人呼天抢地地叩头求饶,李兆廷却只指着那小陆子道:“你可领二十杖。”

侍卫很快过人抓人,萧司膳惊得大气也不敢透一口,快到她了,但她绝不能说出不该说的话来,在这深宫之中赌的就是不怕死,一旦熬过了便——这时,阿萝走过来,轻声开口:“兆廷,我知道,里面那个是你的青梅竹马,我说的话你也许不爱听,但若换作是我,我可能也会如同萧司膳一样理解,认为你是禁了冯素珍的伙食,这位萧姑姑往日待我不薄,我斗胆向你求个情。”

李兆廷盯着她看了良久,最后抚抚她的发,“你的话我没有不爱听,何必用这斗胆来疏离你我之间的感情,她既待你有过眷顾,好,这次看你面上,二十杖,只给她一个教训。”

“谢世子,谢姑娘,奴婢日后定当谨言善行。”萧司膳获赦,连连叩首,又朝阿萝拜谢。

阿萝方才一直紧绷的神色也微微松开,他始终是最在乎她的。

但她也并没与他多说软话,只道:“我晚上在寝殿等你,你且先好好照顾她吧。”

李兆廷应允,她又对妙音道:“妙小姐,你我一同走罢,这冯小姐既然不适,也该好好歇息,你一番心意,改日再探也无妨。”

妙音一怔,眼见李兆廷微微颔首,便道:“好。”

二人一路无话,直至走到御花园,阿萝方才定住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妙音,“妙小姐是好人,可是,为他人作嫁衣、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还是少做为妙。有些人,面上看似无害,实则城府之深……我是连玉的青梅竹马,最后还不是被人横刀夺爱?而这人又是谁的青梅竹马,你不是不知道,这青梅竹马的感情,虽非男女情爱,但有时难免让人怜惜教人含糊界限,这真的是好事吗?”

她说罢,便携梅儿离开。妙音久久没有动作,十五在她背后低声道:“小姐,这顾惜萝不是什么好人,但她的话也并非全无道理。”

李兆廷进屋的时候,郭司珍已给素珍喂完药,又擦了脸手,换了干净衣裳,带来的宫女也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李兆廷见状赞道:“做得不错,以后,冯姑娘此处便交由你照料,现在先退下吧。”

“谢世子夸赞,奴婢定当尽力侍候好姑娘。”郭司珍福了福,指挥宫女们把换下的衣服、铜盆中的污水一并带出,又妥帖的合上门。

李兆廷再次在床边坐下来。

上回,她拉着他摸过肚子,此时,他迟疑了一下,缓缓伸手过去,轻轻搁在上面。

他方才踢了她。

连捷看诊的时候,他曾问她脏腑可有伤到,连捷当时用一种带着杀意的眼神看着他,但回答却是没有。

没有,他松了口气。

……

食物的香气一阵接一阵钻进鼻中,素珍慢慢睁开酸涩不堪的眼睛。

她不愿醒来。她和连玉的孩子大抵已经没有了。

她虽有满腹想将魏成辉咬烂扯碎的仇恨,一刀捅进李兆廷身体的念头,自己却没有了活下去的。

但生活终还是得继续,她还是要报仇,哪怕,她已累得没有了力气。

她虚弱地扭头看着床前昏暗的灯火,入夜了?桌上放了一桌子的东西,琳琅满目,都是宫中最精致的菜品。

她虽饿,但这些没有吸引到她,她的目光几乎是一下便飘到了桌前那道背窗而立的身影上。

一身蓝色袍子,长身玉立,是他!是他吗……

难道她也已经死了!

p>

她心中欣喜若狂,几乎立刻推被而起,便跑到他背后,伸臂把他紧紧抱住。

“对不起,对不起,我从前常惹你生气,但不要再离开我。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她把他抱得死紧。

对方身子微微震动,随之执着她的手缓缓转过身来。

“我没有生你气,只是,你日后不能再如此任性。这宫中你可以留下来,我会如你这多年来所愿,跟你成亲,给你一个……”他说着,蓦然停住。

因为看到她也蓦然变化了的目光,从无尽喜悦,变得冷漠、厌恶。

“你为何要骗我?你为何要穿这身蓝衫子?”她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只是偏着头,一字一字的质问,激动得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李兆廷压抑着脾气,“我沐浴更衣,随意换了套便服,什么颜色又如何?”

他说着却突然意识到她真正在说什么。

“你以为我是连玉?我们竟如此相像,相似到你自打娘胎便跟我相识也能认错?!”他冷笑着,扣上她双肩。

“是啊,从前我还真没发现你和他竟如此相似,这身段,这眉眼,不,你们模样其实不像,但这感觉……不,也不对,他那么好,你……”她呵呵的笑。

那种想亲手握上脖颈,把她一点一点的的感觉又铺天盖地而来。那种想把她这张嘴缝住堵上的逼迫在他身上翻腾着!但又有什么在他心中慢慢亮堂。

她说他们像,她会把二人错认,甚至她会认为自己爱上一个人,其实是,她心里根本从来没有忘记过另一个人。

他和连玉本来就是堂兄弟,身上自然有相似相近的东西。

素珍甩开他双手,戒备地慢慢往后退,随之发现他眸中寒峻渐褪,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幽的复杂,但唇角却是微微扬着。

她不知他在思量计较什么,她只觉得这个人很可怕,很陌生,城府太深,她认识他那么多年,他却在暗中筹划着她所有不知的一切。他杀人也是可以不眨一下眼睛的。

连玉也城府,但从不会对她。

终有一日,她要替她的小莲子还他一刀。

她冷冷想着,走到桌前坐下,低头大口吃喝起来,吃完恢复些力气,她就把连捷他们带出去,离开这个鬼地方!

487

“多吃点。”

身边带起丝风,李兆廷在她旁边坐下,淡淡说了声,随之一箸子鸡肉夹到她碗中。素珍没有丝毫心理准备,这一下没避开,她抿着唇,把东西挑出来,扔到桌上。

李兆廷眉头皱了皱,但没说什么,但他倒似想到什么事情,道:“这菜是让御膳那边做的,已撤了两回,为的是让你醒来第一时间能吃上口热饭,虽是夏日,但到底还是热的好。若你觉凉,我让他们再做一桌过来。啮”

素珍没有作声,继续扒饭磐。

李兆廷看了她一眼,顿了又顿,又道:“我知你心里在想什么,素……”

他说到此处,窒了一窒,突然想起,这些年来,他竟似乎没有怎么正式唤过她的名字。他和她平日多是以“你”称呼,你怎样你如何,而她倒是常常笑嘻嘻地唤他李公子,或是兆廷。

其他人也大多称呼他为李公子,但她那声李公子倒和他人有些不同,不觉疏离。

而她进京后易名成李怀素,其实是因为他吧。

她希望他想着她。

他想到这里,不觉有些好笑,心忖方才他委实不该打她,只是对于如何称呼她……他轻咳一声,还是略过,只道:“你的吃食并非我让人所断。”

“是……”他眸光一深,并没有说出他心知肚明的事实,而是道:“是宫人将我当日气话以讹传讹,司膳房误会了意思。”

素珍这时倒是微微一顿。自非感激涕零,更不认为他对自己有甚往日情谊,想到的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不管他当日如何忌惮她父亲,他对她父亲恩情还是有丝重视的。

是以,他用阿萝来威胁他,他最终没有弄死他。

只是,他是如何对待她的孩子的,她却是丝毫都不会忘记!

李兆廷见她依旧不声不响,眸色有些暗了下去。

“我派了尚宫局的女官来给你打点,日后你这边也是有人。”他说。

素珍依然没有应对,只是大口吃菜。

李兆廷抿了抿唇,却又想,她伤得不轻,倒也不喊不矫揉。他晚膳也没用,途中也是传人在这边沐浴更衣,一直在此等着,此时也觉得有些饿了,于是拿了碗筷,舀了半碗饭,也低头吃了起来。

素珍冷眼看着,见他吃得斯文,但约莫是饭菜有些凉了,他微微皱了皱眉——连玉也是身份高贵,比他更甚许多,但从不这般,甚至能拣她用剩的,有菜没菜也是满满两三碗饭。

这人倒更似个名门贵公子。

她想起连玉,于这荒凉中竟不觉微微温暖起来,她从前问他,为何是她,他说因为那年遇到的不是别人,是她。

她从前不懂,如今是有些明白了。

因为对她来说,在最重要的岁月里,遇到的不是别人,也是他。

可是,如今能领会再多,却已是太晚。

她想着,微微笑着。

李兆廷握着箸子的手,也微微定住。她也想起从前的时光?

“珍儿,”他轻唤一声,她家中的人好似都是这般唤她,她却似根本不曾注意,缓缓站起道:“我吃好了,你且慢用。”

她终于开口,却是离席,她从不像个闺阁小姐,说着顺手便往嘴上擦去。

他站起来拿下她手,从怀中掏出新放进的干净帕子,递了过去。

有次,她在晨光中在书斋给他磨墨,弄得一手脏,他那天取得了权非同的赞同,打算参加来年科举,心情颇为不错,掏出帕子替她擦了擦手,她高兴得整个人都傻了,还悄悄藏起了他的帕子,说洗干净再还他,后来,她一直没把东西还回来。

素珍没有接。

李兆廷手伸在那儿,两颊绷了绷,半晌,他也没收回,缓缓把绢子放到桌上。

“连捷他们在哪,将人提过来,我们这就出宫。”她冷漠地道。

李兆廷心头陡沉。

“我方才的话你没有听清——”

她打断了他,“我说我要出宫,我把阿萝放了,请你也恪守承诺。世子大人,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她目光更冷几分。

L李兆廷很少看到她如此冰冷待人,但想起方才那一下,他尽量抑制着心中

怒火,淡淡出声,“我说过的话自然作数。”

“人,我会放,但不包括你。”

素珍闻言一窒,半晌,怒意遽起,“你明明答应把我们平安送出上京,如今竟要将我扣下来?李兆廷,你是当着你部属面前许下的承诺,你更是即将登基的人,这大周的新君,君无戏言,你还能再无.耻一点!”

李兆廷眯眸看着她,看她张牙舞爪,不怒反笑。

“冯姑娘,无耻的并非我,是你没听仔细而已。我当时说了两遍,说的是‘他们’,而不是‘你们’!你我相识多年,我记得,你记性不差,何不回想一下当时?”

素珍顿时一身冷汗,她当时头昏目眩,已是随时欲倒之态,哪还能认真分辨清楚他话中真意。她已记不真切,但他如此一提醒,她却隐隐想起,他当时似乎确不曾提过“你们”二字。

论城府,她怎么比得过他!

他是怒她以阿萝要挟,他压根没打算放她出去。

“你是我向你心爱的姑娘赔罪还是如何?可以,我去,让我走,让我离开这里!”她气急攻心,隔着饭桌,冲他厉声喊。

李兆廷却是十分从容,冷静地看着她急她怒,似乎要将她锋芒都磨掉了再说。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