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好吧,她自己一个,雄赳赳的殿后。

终于,她慢慢往正中位置瞧去。那里坐了两个人。金銮座侧以下,是一个满身罗翠,头戴珠佩金冠的美貌中年妇人,这女子不似孝安那般霸气慑人,静如沉水,然而,目中又隐隐透着一缕精光,素珍终于明白,李兆廷长得像谁了。她握了握手,目光最后落到銮座上,也落入一双乌黑沉邃的眼睛里。

——

这是27号的更,补上周六剩下的一千字。延迟了几天,非常抱歉。最近白天都有事,无法码字,要到晚上才写。今晚还有一更今天的。更新时间从下周起定在晚上十点,如果十点不见更,大家就第二天看,不要等,不另外通知,主要是具体一点的时间后ma自己也做不了准,时有误报,想最近已把吧主大人都坑死了,再次抱歉。

494

金冠珠帘,一身明黄。她极快地低下头去。

依稀,感觉到他漆黑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阵,让她有股说不出的惊心。

她不能再看,再看她会想起连玉,会想这个位置是连玉坐过的,她和他第一次在金銮大殿是怎样见面的。

昨晚开始,她下定决心,她要暂时忘了他芴。

只要想起他,她就会痛,就无法镇定,就脆弱,这不利于她带小莲子离开。她现在,必须要在这里活下来,提防明枪暗箭,就好似没有受过伤一样。

孩子是他的,她无论如何都要保住!

她又紧了紧双手,低头看着地面,静待一切。

“嗯,冯姑娘也到了。哀家来说几句。哀家今日高兴,因着列位诸位的鼎力相助,今日晋王的遗志终于得以实现,逆党系数被除,恢复我连家正统血脉来继承这大周万里河山。文武百官方才也已一一确立,有些从前就在朝中为官,有些是先夫家臣,还有些是这些年来我们招募到的治国人才,以魏卿为首,日后都是朝廷的中坚力量。望诸位好好辅助皇上,让这连家新皇朝永享昌盛!”

果然,有人说话了,声音柔美,却自有一股威仪,昔日的晋王妃,今日的新皇太后。无疑,这位娘娘十分器重魏成辉,素珍心中微凛,余光暗瞥过去,只见魏成辉微笑出列,点头致意。她又看了权非同一眼。对方脸皮够厚,似是丝毫不以为意。如今想来,似乎晁晃也在,只是位于武将后列,她方才进殿并未确切注意到而已,这哥俩倒是够能屈能伸的。

从前朝中虽是三权分立,但魏明显在权之下,如今情势完全换了过来,甚至,他处境还不如当初的魏,魏成辉既是晋王党旧部,这里有多少是他平日的挚交!

“今日乘这大庆,”座上,此时晋王妃起来,又道:“依周祖古制,君王大婚执政。皇上既已登基,正好册立六宫,前宫后宫相互映辉最妙不过,后宫安家室,前宫治天下。”

“是,谨遵太后懿旨。”

阶下众臣齐声,声势甚浩,素珍有种挖耳朵翻白眼的冲动,她这废未婚妻被召来是要见证他选妃这一历史性时刻?

不过,她倒也想看看,李兆廷到底会怎么封后定妃。

谁会成为皇后?

她有股幸灾乐祸的感觉。

终其一生,连玉都不肯把她卷入后宫的斗争之中去,这些姑娘就没有如此幸运了,这是份荣耀,也是份枷锁。除了妙音,对于阿萝和魏无泪,她觉得,这很好。

这时,李兆廷好似感觉到她心中诽意似的,忽而从御座上站起,把她吓了一跳。

当然,事实证明,他并不曾。

他朝阶下那个五六十岁的内侍开口:“宣读罢。”

那内侍素珍认得,内务府往日头目,从前在明炎初之下。如今这老家伙倒终可以翻身把歌唱了。小初子,她心中默念一句。

眼见那老太监恭敬地点头,把手中圣旨打开,她止了想法,且先听读。同样地,能感觉到殿中气氛渗进了一丝微妙。看得出前方几排姑娘非常紧张,这些不必猜,必定是百官女眷,沾亲带故。

只是虽背对她而立,看不清容貌,但从身姿来看,都是曼妙婀娜,虽说是政治婚姻,但还是有丝质量保证的。素珍心道,丑八怪养成配给他才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学究天下当代大儒听雨女徒首足顾氏惜萝,贤聪德惠,孝悌成性,摘女试之桂冠,学博翰之经纶,实乃天下女子之典范,可堪佐朕,承宗庙,母仪于天下,特此授予宝册,立为中宫,从今而后,统率六宫。”

老太监终于把旨意念了出来,抑扬顿挫。

此话一落,素珍隐约从缝隙中看到,阿萝身形有些不稳,似乎也未曾料到最终母仪天下的竟是自己。

当日老师听雨一卦,果然一语成谶!

李兆廷对阿萝倒是真爱。素珍如今不爱甚至憎恨李兆廷,自然没有半丝嫉怒,反而想,高处不胜寒。只是,阿萝这路越不好走,她心里越高兴。

阿萝旁边,魏无泪表现极为得.体,甚至伸手虚扶,阿萝低声说了声什么,应是谢过。她旁边的妙音倒不曾做这些,但侧身一笑示意,也是恭喜的意思了。

终于,阿萝出列,缓缓跪接过老太监手中圣旨,含泪叩谢圣恩。

李兆廷从銮座步下,亲手把她扶起,二人携手,一起拾级而上,站到阶中,接受群臣的拜贺。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百官叩首,再次声震大雄宝殿。素珍人在檐下,不得不跪,心中却道:受老子一跪,你们祸事一堆。

她趁隙又探了眼魏成辉,接着是另边的妙相。但二人脸上却并无什么,都堆浮着浅笑。

她本忖这中宫之位不是魏无泪便是妙音,毕竟二人父亲是辅助李兆廷赢得这场战争的大功臣,其中可能以魏居多,而现在……

她略略一顿,却又随即想到了什么。

是了,这样安排眼前实是最合适的。无论后位是魏无泪的还是妙音的,另一个人的父亲都不会满意,魏的功劳无疑比妙相更胜一筹,但妙相背后是魏。与其这样,倒不如让阿萝来当这中宫,魏妙二人无法比较,这个面子反而是保住了的。以二人的实力,目前也还能不太在乎这个名号,也可以成全了李兆廷对阿萝的情意。

当然,后面皇嗣之争就难说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当朝一品忠烈武侯魏成辉之女……魏相国之女……共晋为贵妃。”

她这样想着,又听得老太监继续念读,此次竟是同时册封魏妙二人,破格将贵妃之位改为两个?!

妙魏二人上前接旨,妙相和魏成辉同时拜谢,晋王妃凤袍逶迤,亲自下来相扶,先是扶起魏无泪,后是妙音。看得出,她对这两个能助李兆廷一臂之力的姑娘最为满意,其中,更以魏无泪为甚。

阿萝方面,她方才似淡淡看着,并无太多表示,似乎只要李兆廷高兴就好。

素珍心中正计算着这后宫势力的分布,却忽而发现那老太监朝她看过来,她顿时打了个寒颤。果然,对方再展一卷新旨,念道:“兹有冯氏女素珍,其父冯少卿前身为大周提刑官,尝救朕母子于危难之中,虽后其志有移,然朕寤寐思服,仍感其恩,特此授冯氏宝册,晋淑妃之位。望自此协同皇后贵妃、治理六宫,莫令朕失望。”

素珍站在那里,有许久双耳是嗡嗡响,听不到声音,只见那老太监嘴巴上下开阖,似乎是催她上前接旨还是什么。

但她双足仿佛被钉在地上,无法动弹。

她以为他那天因她拒而动怒,此事自此一笔抹过。上天真是有趣,当年她恨不得日日与君好的时候,这纸缘分为他所恶是她淌不过的河岸,如今,在她根本不想要甚至深恶痛绝的时候,它却随风而至。

只看到无数目光再次朝她而来,其中,右侧权非同眉头紧拧,眸中又透着丝冷怒,仿佛在嘲笑她,若当日答应他,日后也许还能一条后路可走。

魏成辉宛如毒蛇般的目光,如形而至,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素珍下意识想往无情的方向看一眼,但这节骨眼上,他又怎能帮到她?

阿萝微微笑着把她看住,双唇也如那个老太监开阖,似乎也是让她拜谢皇恩,妙音却是微微蹙眉,她却只仿如充耳不闻。

“冯素珍,”这时,一直尔雅静立的晋王妃终于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你可曾听到,还不快上前接旨!”

“太后娘娘,这冯姑娘她往日最喜欢兆……不,最是仰慕皇上,如今心愿突成,岂能不欣喜若狂?怕是高兴得晕头了。”

阶梯,有人赔着笑脸开口,却是往日常常与她作对的李大妈,没想到这时竟为她打了个圆场。

身上一阵热一阵凉,但在二人的对话之中,素珍终究收敛住心神,朝太后恭敬地行了个礼,又看向李兆廷。人群之中,他一言未发,背手站在那头,下巴微微仰起,目光幽冷地看着她。珠帘在他额前轻轻摆动,仿佛只要她敢说一个“不”字,他绝不会……放过她。

——

明天不更,周二三四每天四千补上。周日见。

495

“冯姑娘可是……不愿?”有道声音关切地问。

殿中极静,音量虽轻,却掷地有声。

阿萝珂。

素珍微微咬牙阕。

对于她的久未回应,晋王妃已是一道目光射来,眸中蓄着怒意和不满。

这时,右首有人朝她看来,她暗暗瞧去,但见右首列首权非同眉头深拧,眸色十分复杂,但微不可见的,他似朝她点点头。

那天离去,她不是没看到,他眼中有什么一点一点冷去,甚至,他在她耳畔说的话,也是颇狠语气。

但奇怪的是,到得今天,她都觉得这个人比李兆廷可靠、真实。

她明白他的意思,先承下来,否则,再次触怒李兆廷,失却最后一丝怜悯,这朝中,这后宫,前有虎,后有狼,谁都可以灭了她!

权非同救不了她,无情更救不了她。除去他们,这满殿是敌非友!她不能落人口实。

她下意识想抚住项上玉石和玉佩。

这辈子我只能做连玉的新娘。

她曾这样跟他说过。

因为,她只愿做这个人的新娘。

今日若只有她自己,大不了不报魏成辉这仇,哪怕赔上她这条命,她也绝不能让连玉受.辱。但终于,目光一垂,她快步上前,双手高举同时屏息跪下,朗声开口:“谢主隆恩。”

老太监把圣旨交到她手上。按礼她需叩谢李兆廷和晋王妃。

她跪到李兆廷面前。

李兆廷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冷笑和震怒。

因为没有女人敢像她这般迟疑。

但最终,他没说什么,只冷冷一句,“起吧。”

皇帝既然不说什么,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多嘴插口,包括太后、皇后和权臣。

而后,剩下的秀女被陆续册封,这次却都是妃以下的名位,贵嫔、嫔、美人、才人……

但还是人人有喜色,就似方才魏妙二人父亲一般,官员相继而出谢恩。

一切既罢,终于,大典结束。随后,宫中将举行帝后大婚吉庆。

群臣被请至后宫赴宴,听宣过后,恭敬地拜谢帝后。

随之,人群开始往外,素珍随行而出,隐约间间听到无情在前面回身轻唤,她没有应。

“李提刑。”

行走间,一道身影急步来到她身边,她起先以为是权非同,随即意识这人不是,此时此刻,权非同再不会这般称呼她。

而且这声音,上了年纪。

她抬头,只见听雨朝她点点头。

“先生。”她连忙恭敬地朝这位长者见了一礼。

这位大儒眼中带着叹息,“老夫此前被皇上急传进宫,一为鄙徒阿萝册封有个可依恃的身份,二为——”

“老师请到此处来。”他说到此处,背后恰传来阿萝的叫声,似是请他商讨大婚证婚事宜,听雨侧身一点头,却并未立刻过去,仍与她说话,“二来就是你的事。老夫请皇上放你出宫,皇上不允,只求老夫在太后面前以卦荐你为妃,阐明你命格带贵,后宫为妃能彰君王运道。因为你父亲曾劝阻皇上放弃举事,你晋身后宫,众臣极力反对,甚至有不少臣子在某些居心叵测的人的煽动下,向同样不满于冯家的太后提出将你格杀。后来,太后面前,老夫遂了皇上心愿,假意说项,太后迟疑之下终答应让你封妃。”

“老夫曾听孽徒非同提过你和武帝近日之事。老夫心中明白,你怕是不愿嫁我这另一个徒弟为妃,但哪怕你怪老夫,老夫也还是要这么做。武帝是老夫心中最合适的君主,但他情愿保你而命丧,你父亲也是一朝奇侠,你也曾为状元,曾为好官,是以无论如何,老夫都望这样一个人能保住性命,好好活下去。”

“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李提刑,”他仍唤她李提刑,“你虽非男子,但却做了许多男子一生也无法能为之事,如今必定也能屈能伸,老夫无用,无法助你离开,只能这么做,因为只有眼前这妃位能暂时保你无虞。无论谁想动你,也必定要忌惮三分。”他说着朝仍停在殿中正和妙相寒暄的魏成辉看了一眼,“同时,老夫还有个私.愿,望你虽在后宫,也还能给这朝廷再次吹来

L一股新风。皇上为势所为,以邪制暴,无论是我劣徒非同,还是那魏大人,虽都官居一品,心中装着的却非百姓。”

他眸中带着无奈、忧虑,又隐隐透着一股期许。

素珍想不到这封妃背后还有这一番事情!但她也清楚明白,在李兆廷不肯放她离开的情况下,这的确是最后一根能暂时保住她和小莲子性命的稻草。只是——

“多谢先生费心,先生的话素珍记住了。”她低头一拜,又微微苦笑道:“先生看,入主这后宫的,哪个不是厉害角色,反之素珍求的只是最基本的保命。可就连这命,后宫复杂,朝堂诡谲,争斗之下也未必能保住,又何谈能再为朝事做些什么?”

“论聪明才智,这些女娃确实个个都不简单。但老夫却只看到一个人曾考试为官,老夫不敢说人能胜天,但李提刑可曾记得当日一卦?老夫算出你不日必死,如今你我却还能在此相谈,这就说明命道之中也有算测不到之处。说也奇怪,你逢木方有一线生机,但武帝却非……也许是,武帝以他贵不可言的命格为你开出新生机,”听雨眸中现出一丝疑色,随之又慈悯地看着她,仿佛她也是他的徒弟,“老夫知道你难,哪怕不求其他,也望你这女娃能好好保重。老夫这辈子,望以学育人,达者可兼济天下,可这教出来的几个徒弟,聪明有之品性却……兆廷有当皇帝的智慧,只是,这天下他未必能真正怜悯。若你这女娃娃才是我徒儿该有多好。”

说到逢木一事,素珍心中也是一咯噔!只是听着这宛如家中长辈的关切,想起连玉临去前一席话,从方才便一直冰冷的心,慢慢沁入一丝暖意。

“承蒙先生不弃,一席肺腑,素珍心中,你就等同老师一般。先生学贯古今,有你在李兆廷身边劝诫——”

听雨微笑着摇头,“老夫曾见天变,怕京中出大事,强算一卦,想通知武帝,提防李姓之人,不料却被劣徒木三囚禁,自古算人不算天,老夫既强测天道,必将以性命抵,老夫命数将不久矣。”

“老师,皇上和太后都等着呢。”

素珍一惊,正要说话,后头阿萝又唤一声,声中微带绷意!她这才发现,此时,无论殿里,还是殿外,人们都悉数停下,带着诧异把在这殿堂当中细细低语的他们望住。

一个是名满诸国的当代大儒,一个是半生复杂的深宫孽妃,这身份之间说有多怪异就有怪异,可偏偏这听雨大儒似对这小辈极为爱护,一老一少,含笑而谈,仿若忘年之交。

素珍心中虽担忧听雨所说生死,还是忙道:“先生快去。素珍务必保重,先生也一样。”

听雨欣慰颔首,转身回行。

晋王妃眼中已充满阴沉的不悦,魏无泪和阿萝说着什么,似不以为意,但素珍能清楚感觉到她身上的不善,妙音侧着身子看不清楚神色。李兆廷却好似根本没她这人似的,只与妙相和魏成辉笑谈,时而向老太监和领命上前的尚宫局交代几句随后大婚的事宜。

素珍趁此隙快步离开。她明白,这后面的宫宴,她参加与否,都不会有人理会。倒是正好。出来的时候,有人拍拍她肩膀,却是那个往日对她百般打压的李大妈,她低声说,冯家的事,大娘和大叔也颇觉遗憾,阿冯,大娘从前虽总认为你配不上我的儿子,但你是大娘看着长大的,大娘也曾听闻你在京中的事儿,好样儿。你多保重。我们只是皇上的养父母,今日过来就是领些赏,成全皇上的一番孝义,不能说上什么话。

素珍握住她手,这么多年,她看错了李兆廷,也看错了这位邻家大娘。终于,她可以同她一笑。

晚上,宫中到处是鞭炮声,鼓乐声,又是另番热闹。素珍知道,这是李顾大婚的仪礼。

她把小陆子和一众宫女放过去看热闹,自己却窝在床.上写写画画。床边小榻上是磨好的墨汁,还有好些纸宣。

人的潜力果然是被逼出来的!这一封妃,虽说只是名份上的问题,李兆廷三千后宫,绝不会来她这里,更不会对她做什么,但还是将她逼出一个新想法。

她要越狱。

还是从密道离开。从众目睽睽、重兵把守的连玉亡母旧居逃出去!

看似是无论也不可能的任务,但若经过周详计划,也许……

“娘娘,淑妃娘娘……”她咬着毛笔,看着纸上布兵情况,皱着头正苦想入神,冷不丁小陆子毛毛躁躁的声音在外急吼吼起来:“皇上命人来请你到皇后宫中去一趟。”

素珍头

也没回,“他和皇后正准备洞房办事,叫我过去做什么?嫌不够热闹让我想些把戏出来闹洞房给所有人乐乐?”

小陆子此时已推门进来,他也是摸不着头脑,眸色古怪,“奴才也觉得奇怪,我们方才远远看着,这皇上和皇后已被姑姑们送进屋中了,此时也不是正准备洞房,是该……在洞房了吧。”

——

这是30号的更新。

496

既是李兆廷所传,不管多少疑虑,素珍没有办法之下,只能出门。

门外候着的竟是萧司膳。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