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无情,你要做什么!再往前一步,莫怪我手下不客气。”殿门外,司岚风沉声喝道,他身旁禁军侍卫纷纷拔出刀剑。

“让他进来!”李兆廷的声音却随之冷冷传来。

无情冷笑一声,快步进殿,他正要扶起地上的妹妹,将救人的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素珍却把他冷冷盯住,“你莫过来。自你为魏军攻城,害死霍长安和追命那天开始,你就再不是我提刑府的兄弟。此次相救连捷兄弟的事,是我强迫于你,你既为往昔道义相帮,已还这旧日情谊。从此,你我二人再无瓜葛。莫以为你替我相求,我便会领你的情。”

无情一震,却终于顿住了脚步。他怎会不知她话中意思,她不想连累自己,一再强调二人只是提刑府的交情。

是,若连他此次也陷了进去,又怎么救她!

素珍见他再无动静,缓缓从地上起来,转身离开。

阿萝身旁,梅儿见状,知李兆廷不会再护住她,此前因她而被李兆廷无端踢打的怨气,此时悉数被勾起,见素珍走近,她微微冷笑,伸出脚去。

素珍心中想着事情,并未看到,到脚下踉跄,身子往前仆去一下,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莲子!她心中正惊惶得不行,一只手用力把她拽住,她手心狠狠和地面擦过,人却并未跌倒。

却是随无情进殿的司岚风距她不远,眼见状况突出,眼疾手快,把她拉住。

素珍心中感激,朝他深深一揖。本来寂静如死的殿中,李兆廷声音乍起,“谁让你多事!”

司岚风一惊,只见李兆廷嘴角噙笑,目中却绝无笑意,只有深暗的杀

鸷决色。

素珍看去,心头发凉,不由得笑道:“皇上说得对。”

“皇上,素珍从前总觉得你是高山流水,让人只可仰望不可靠近,只可远观不可亵.渎,可要做这样的人,必定要自律死束,如此活着未免太累,是以,素珍总是寻思着傻法子想逗你开心。如今,你大业已成,上有慈母可行孝,下有良将可分忧,旁有美眷可共情,这喜怒哀乐倒渐渐多了起来,当真是再好不过。奴婢告辞。”

500 遭罪(三)

李兆廷看着她出门,久久没有说话,但谁都看的出,这位至少表子里温文儒雅的君王已是隐怒到极点。晋王妃眉头紧皱,接着一顿饭,吃得相当安静。李兆廷几乎无话。

这一天,李兆廷原本是在阿萝宫中过的,但用过晚膳,却并未携她同去,只回了自己寝殿独宿糌。

回宫后,梅儿大为不忿,说道:“娘娘,这黄狗偷吃,黑狗遭殃,皇上本来是要到我们这儿来的,如今却——”

阿萝打断她,“行了,这重犯走脱,皇上心情不佳是自然的,还有,你今儿倒是多事,谁让你去弄那个人的!”

“奴婢这不是痛打落水狗嘛!”梅儿不无委屈。

阿萝微微一笑,“你今日在太后宫中还没看明白?这个如今还用得着我们来亲自动手?自有人来管,我们要做的就是推一推波、助一助澜。楮”

梅儿这才破涕为笑,道:“上次冯素珍那寝殿听说皇上也是去了的,却不知是冯素珍那模样身段勾不起皇上的想法还是怎么倒了皇上的胃口,但这次倒算遭了报应。”

阿萝隔了好久,方才嗤地笑道:“就说老天是公平,我苦等多年,她却夺我的东西,如今终于报到头上。”

她说着又吩咐道:“皇上既不在,你去替本宫备些衣纸罢。”

“娘娘这是……”梅儿不解。

阿萝幽幽道:“他无情,我却不能全然……告诉他,他的兄弟似乎是安然逃脱了,他泉下有知,也该安心。”

香烟扑鼻,尘灰低飞。此时,魏无泪正好把魏成辉父子送到皇城门口。魏成辉道:“娘娘请留步。为父和你兄长自行离去便好。”

魏无泪一笑点头,又听得父亲压低声音道:“娘娘今儿这手,做得漂亮。”

“爹谬赞了。是爹消息送的及时,无泪方才来得及以用膳为名去找太后。太后必定以为无泪是求与皇上相处之机,无泪正好提出让皇上和各宫过来。”

魏无均在旁听着,眸中现出恍悟之色,随即笑道:“好啊。爹和妹妹下得手好棋。你们算好时间,这皇上在那,父亲遇事来报,这是要让太后亲眼看看冯素珍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这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魏成辉眸中迸出丝冷光,“她跟她那死鬼父亲一样,颇有些能耐,但哪怕是她父亲都要折在我手上,我就不信她,比她父亲还要厉害。”

“爹,您放心,我们魏家这个心腹大患,女儿一定设法替你除去。”魏无泪低声道。

魏成辉却按住女儿胳膊,“爹信你能耐。只是这时有太后呢,你不必明着来,只需暗中调度,太后是皇上亲娘,不一样,知道吗?另外,爹望你尽快跟皇上诞下龙子。如此,是谁也撼不动我们魏家,那顾惜萝不行,妙音也不行。”

“是,女儿明白。”魏无泪一凛,随即又满脸红晕。

因阿萝是六宫之首,素珍的事便交由她手下女官去安排。是以,待素珍收好细软,过来把人领走的是萧司膳。

小陆子哭着要送,素珍不允,郭司珍到底是宫中老人了,和素珍也还没到生死相交的地步,倒是更冷静一些。

浣衣局不比寝宫,环境要差许多,一连三四个院落,都住着浣衣宫女,不下百人。萧司珍把素珍领到其中一个院落。

这边其中一名执事宫女约莫事先已收到通知,就等在院门口,跟随而来看热闹的还有十来个宫女。

萧司膳笑道:“阿祈,这人就交给你了。这位娘娘是曾可与皇后娘娘争一夕长短的,是娘娘旧交了,只是如今忤逆了皇上,被降为宫女,你么,冲着皇后娘娘的脸面看顾着点,但当然了,这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皇上也是这般吩咐下来。”

那祈女官三十来岁,长相倒是和善,闻言也没说什么,只笑道:“萧大人放心,把人交给奴婢就行。”

萧司膳颇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素珍一眼,便告辞离去。

祈执事微微一笑,道:“娘娘且跟奴婢走罢,先给你安排住处。”

素珍临走前,郭司珍偷塞了些银子给她,她略一思索,先并未拿出来给这女官,只笑笑点头,道了句“有劳姑姑了”,便随她入内。

后面跟着看热闹的宫女,交换了眼色,随之也跟了进去。

院中四五间厢房。祈执事把素珍带到左首一间,掀帐进去。屋内有七八个宫

L女正在桌前用膳,见状连忙起来,祈执事道:“娘娘,从今开始你便要屈尊在我们此处住下了,喏,那是你的床。”

她指了指最里一张铺子。

这时,有宫女倒抽了口凉气,素珍打量过去,但见那张床上满布灰尘,一张露絮破被,凉席上落了好些黑黑硬硬的东西,似是死蟑螂和些什么虫子秽物。

这人只是看着面容和霭,素珍想起玉妃旧居的情景,不由得心笑。娘娘旧交,冲着皇后的脸面……方才萧司膳话说得动听,可一句“能与皇后争一夕长短”,这敢与皇后争还得了!何况还有一句“皇上吩咐下来”。这银子给与不给,都没差别。何况,这银两不多,她得省着点花。

她忍着对那床褥的恶心,颔首道:“谢祈姑姑,素珍初来乍到,日后还有得劳烦。”

那祈执事看她竟不动怒,似有些诧异,随即淡淡道:“娘娘早些歇吧,这浣衣局不比别的地方,重活累活一大堆,明日有的你忙,可就不比从前了。”

“是。”素珍再次点头,又道:“姑姑,奴婢已今非昔日,日后姑姑唤我出阁前名字素珍便可。”

祈执事闻言,看了她一眼方才离去。听到祈执事称呼素珍为“娘娘”,一众宫女明显颇为好奇,都随祈执事出了去,似是打听。

屋中只剩素珍一人。她走到床边。她日子过得不怎么好,小莲子似乎也感觉到,知自己并无撒娇打闹的资本,乖巧许多,不似连玉还在那时,这些日子她竟不呕也不吐,直到看到这张床。她猛地捂住嘴巴,把那种恶闷的感觉狠压下去。

孩子,乖,我们绝不能出任何差池,被人瞧出来!她心道。

这时,宫女们陆续回来,素珍站在床沿,问道:“请问,在这床上睡过的姑娘是不是已故去了。”

众人都是微微一怔,其中有人嘴快,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丫头死于痨疾。”

素珍道:“这是大家吃住之地,若非是故去之人,姑娘们大多爱洁,想来断不会容这脏污。”

“啧啧,果然是当过娘.娘的人,瞧,这想的说的一看就比咱们高。”这时,一个女子排众而出,双手抱.胸,目带嘲讽。

对方容色娇丽,颇有些姿色。

素珍纯粹只想知道,这床是不是真被死人睡过。可是看来祈执事对这众宫女交待了自己来历,甚至还多“交代”了些什么,而本来,对于一个曾得到过妃位如今又落难的人,这些宫女就不免有既嫉妒又幸灾乐祸之意。

她不是包子,但此时,她不能与她们起冲突,多生事端,她遂笑道:“姑娘言重,我本来就是个不受宠的,与宫中其他娘娘比不得。”

她说着从怀中拿了些碎银出来,放到桌上,道:“我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这是给各位姐妹的一点心意,日后还望各位多担待。”

银两很快被众人一扫而空,只剩那俏丽的宫女没拿,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素珍听得众人唤她“吉儿”,言语间多有奉承,确定她是这里的头没错。

她问拿块布巾擦洗,无人理睬,但总算也没有人寻她麻烦,后来,她索性把自己带来的衣裳撕了件,出去院中石井处打了盆水,端回来将凉席清刷干净,又将被枕卷起拿出去扔了。

她心中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但至少这第一晚,除了要睡在这张让她感觉浑身难受的床上之外,总算是相安无事的过去了。

翌日起来,果然证实了她的预感。五更天被那吉儿唤醒,起来的时候其他宫女还在睡,吉儿说,她是新来的,需要尽快上手,接着便指着院中一堆脏衣裳让她濯洗。

素珍看了眼,约莫六七十件。

素珍在家中并未干过这等活事,和冷血上京,是自己管自己,在提刑府的时候,除去贴身衣物,外袍夹袄官服都有福伯替她打点好,交由底下仆人清洗,此时让她浆洗这大堆衣裳,无疑是困难。

她知她们是有意为难,这些衣服也不知谁人穿过,方一走近,一股酸臭腥馊之味便扑鼻而来。

但她什么也没说,把桶拿到井边汲了水,略有些吃力地搬回,便在小凳坐下,把地上席面衣服拿过,一声不响洗刷起来。

小鬼头,你阿.娘也知你不好受,但你瞧,至少这非严寒时节,我们的处境也不算太坏是不是。娘既能把你爹的兄弟给弄出去,就一定能想出法子把你平安带出去

。她心中笑笑暗道,间或施了一下身子,尽量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不挤压到肚子。哪怕,如今两个月光景,肚子尚未现形。

过了半个时辰,她听得院中宫女起来,几个大厢房均有人出入,看到她,瞭了数眼,不久,她们从外面取回早膳,她双手酸痛,肚子也是饿得厉害,但自不会有人来招呼,她自己打了水把手略略洗了洗,往身上一抹,便掀帐而入。

屋内宫女齐刷刷看来,吉儿嘴一撇,淡淡道:“这里没有你的碗。”

——

凌晨一点多的更是12号的是,这是13的更新。下节见。

501 遭罪(四)

素珍也不动怒,只问道:“敢问姐姐,这碗筷该在哪里取?”

吉儿嗤一声笑,“我怎么知道?反正我们的东西自打进来便备好的,娘娘出身高贵,自然不知还要准备这些,如今……你到御膳房问一问?”

她说罢,其他宫女都笑了。素珍淡淡回了句“多谢”,便退了出去糌。

院中,有宫女用完膳食陆续从其他厢房出来,三三两两在闲聊,准备干活,偶尔朝她递来几眼,又低低私语楮。

她们看她,素珍也在打量她们。她略一思索,从怀中拿了贯钱在手,突然走到几个宫人面前,把其中一人拽过,那个被她过的宫女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这钱给你,买你的碗筷,快,否则,我就给别人了。”素珍笑道。

那宫女一愣之下,很快跑回自己所住屋子,很快便取来一副碗筷交与素珍,素珍也把钱给了她,她走回宫女群中,众人好奇,七嘴八舌问什么事,那宫女说了,颇有几分洋洋得意之意,但随即被两个姐妹拉住,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宫女吃了一惊,有些忌惮地张口看着素珍。

素珍知有些人是听祈执事或吉儿说过自己的事,她自然不会到御膳房去,御膳房怎会理她一个小小弃妃,再说,那是萧司膳的天下,是以她特意挑了个看去老实巴交的来讨要东西。

此时东西既已要到,她走回自己所住厢房,掀帐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说“她不会傻到真去御膳房问要东西吧”,另一个人说“这种享乐惯了的娘娘懂什么”,又有人道“我看她昨天说话似乎是个很聪明……”,这话说到此处,便没了声音,众人看到了门口帘边的她。

素珍轻声道:“你们继续,我来盛点吃的。”

吉儿明显也是有些惊住,但随即阴阳怪气地笑道:“行,既然来了,就拿吧,我拿给你。”

桌上还有点用剩的咸菜和两个馒头,另石锅中还有点稀饭。她说着把咸菜和馒头拣起一股脑扔进锅中,又把锅拿起来。

素珍仍旧没有动怒,只快步走过来,伸手接过之际,吉儿唇角微扬,素珍知有诈,但饶是她手缩的快,还是被热气腾腾的稀饭浇了一下。

“对不住了,你看我这笨手笨脚的——”吉儿故意赔笑道,眸中却是一派笑嘲弄。

手背腾的便疼了起来,素珍看了眼红了的肌肤,也不理她,把碗筷拿到桌前,重重搁下,方才开口:“我是惹怒龙颜被贬至此的,不是因为得罪哪位宫妃。皇上说,大伙儿干些什么,我便干些什么,他是要我受苦受罚,但除此以外,他没有要我命的意思,我若饿死渴死折在此处,把他看我吃苦的兴致都打断了,你们信不信,这宫房里的一干人都逃不了干系?”

“浣衣局看人眼色办事,可皇上到时若要出气,难道会找他最宠爱的皇后还是妃嫔?可宫女就不同了,大伙说是不是这个理?”

“我这吃食家生就放在这里,你们谁不小心把它摔了也不是不可以。”她说罢,淡淡看了众人一眼,却连看也没看吉儿,就走了出去。

背后一时静极,唯有吉儿微微冷笑的声音。

出得去,只见院中不少宫女已开始坐下干活,那祈执事已到,正掩着鼻子站在她负责清洗的衣物旁边,素珍看的清楚,她身边站着几名宫女,手捧浴盆,每个盆中又是一大叠衣服。

素珍走过去,打了个招呼,“祈姑姑早。”

祈执事看她出现,淡淡开口:“宫中有宫中的规矩,娘娘是新人,这开始难免要多做一些,奴婢按规矩办事,望娘娘莫怪才好。”

素珍也淡淡回道:“那是应当。姑姑也请吧,此处脏污,不宜多留。”

她走回去坐好,把方才捋起的袖子再次放下。这女官是老人了,和这些宫女不同,她唬不住她!

那祈执事微微皱眉,看吉儿走出来,搁下句“你好好干吧”便走了上去,素珍余光过去,但见二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素珍一声笑,这苦日子才开始,阿萝她们不会放过她。

烫伤的手,下到凉水中,也还是侵心疼。

到得午膳时间,素珍的腰几乎直不起来,却也才将早上那堆衣服完全浆洗干净。她瞥了眼那几只大盆,那里又是上百件衣服……四周宫女虽也是辛苦,但活比她少多了。她咬牙舀了半勺净水冲了冲已褪了一层皮

L的双手,慢慢站起来,回屋取饭。

这次,吉儿倒没为难,她饿得狠了,狼吞虎咽地扒饭入口,听到她和众人窃窃讥笑之声。

那些笑声刺耳异常,素珍心中一怒,几乎想把东西扣到吉儿脸上。

但想归想,终于,她还是没有。

若连开始她都熬不住,又如何走下去?

她把饭几口吃完,又咕噜喝了几口水,随即一擦嘴角,走了出去,重往那小凳子坐了下去。

此时,通往浣衣局路上,悄然出现两道身影。

那是一男一女,男的低道:“郭姑姑,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你做事考虑周详,这把娘娘在哪个宫房办事都打听好,我们要求人办事也好使多了。”

女的正是郭司珍,她闻言,叹了口气,“我和浣衣局的祈女官没什么交情,而且这人看着面善,却城府阴沉,颇有些手段,这怕是不会卖我的人情,我只能跟邻院一名女官说上几句,希望她有时能过来照看打点一下。她和祈女官是一起从低层宫女熬过来的,二人倒有些情谊。”

她身旁的自是小陆子无疑,他大喜道:“如此已再好不过……”

他正说得一句,突然有些目瞪口呆看着前面的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人微笑:“我在此处有何可奇怪?倒是你,一个小小内侍,有何资格过问我行藏!”

“既是一个小人物,萧司膳何必跟他计较。我们还有事在身,先告辞了。”郭司珍眸光微闪,淡淡回了句,随即一招小陆子,便欲离开。

萧司膳脚步一动,挡到她前面,“郭司珍不忙走。不是我找你,是皇后娘娘知道郭司珍必定过来一趟,让我在此恭候罢。”

郭司珍不禁冷笑一声,“皇后娘娘自有皇后娘娘的思虑,但也少不得你在旁说些什么。”

萧司膳双眸半眯,“我说还是不说又有什么打紧,倒是郭司珍要记住,皇后娘娘说了,她虽属意我尚宫之位,但她并无动你之意。但若郭司珍把不该管的事也管了,那便别怪她也多管闲事了。”

郭司珍脸色顿变,半晌,她低声说道:“烦劳萧司膳回娘娘一声,奴婢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只是终究主仆一场。望娘娘体谅,奴婢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去。”

萧司膳闻言,啧啧一笑,也并不多留,随之返身走了。

小陆子朝她背影狠狠啐了几口,“这贝戋婢,狗仗人势!郭姑姑,我们走。”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