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此时,眼见魏无均示意,负责担抬的官兵准备起尸,却见得有人从人前方人群中,挤身过来,这人一缟素,秀发挽髻,却是个女人。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无烟。她神色倒是平静,一步一步往场中走来,但眸光也不看别处,只落在地上尸骸上面。先是驻落在年轻的帝王上面,目中闪过惋惜、痛心,随后,长久又温柔地定格在那身着破碎衣甲的男人身上。

但她尚未能靠近,已教官兵拔刀拦住。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让她过来!”魏成均冷笑出声,他身旁的大哥魏无涯却比他仁厚多了,急道:“妹妹,还不快向爹认错道歉,爹念在你思夫心切份上,应当不会怪罪。”

他话是这般说,但知要魏成辉不怪还真是千难万难,就拿父亲素来颇为疼爱的魏无瑕来说,若非她外公亲自来到,后来权非同和晁晃又重为新皇所用,问把人讨回,还不定怎么惩罚!何况是向来忤逆魏无烟。

他战战兢兢地扭头看着父亲,魏成辉已把无烟看住,“不该来的来了,也罢,正好来给你情郎做个伴儿。”

“父亲大人,我既来得,就没想过还能活着离开。也没想过离开。我同他死在一起。”无烟微微笑着说。

“把她杀了!”

魏成辉也轻描淡写地道。

“爹,不要!”魏无涯大惊,几乎是跌下马背,他连滚带爬起来,想奔到父亲身边求情。

“无涯哥哥谢谢,请替我照顾娘。”

人群中,若非无情出手迅速,一把将连欣揽过,手掌用力捂住她嘴巴,连欣已失声叫了出来,小周咬牙急道:“怎么办?没想到魏妃娘娘竟这般烈.性!”

无眉淡淡道:“你没想到,珍儿却想到了。我不敢把曝尸的消息带给她,她却不知怎地知道,托人给我带了封信,嘱我无论如何都要救魏无烟,可是……”

他说着,出手如电,在连欣身上疾点数处,连欣顿时身如泥塑,闷声往后倒去。无情眼尾一挑,无名女捕会意,连忙将她接住,而他则伸手把小周揽进怀中。

连欣知道,她对他而言,已完全没有了利用价值,如今连虚与委蛇也不屑了,不过,他们中间原本也没她什么事,如今,他也算得是她半个仇人,她淡淡想着,冷不丁觑到小周脸色大变,而人群中惊叫声乍起,魏成辉他真……她一震省觉,往前看去。

几枚刀剑扎在无烟身上,她眸中现出痛苦之色,嘴角却依旧

L微微笑着,她也是执拗,竟仍想往前,又是几柄刀剑凶狠落下,她满口鲜血,这次,她终于无力跌跪下来。

“长安,为了救我,你让秦姑娘把毒转到你身上去,你说秦姑娘离去是寻救你之法,我早知……你骗了我,秦姑娘也没有办法。你把我带回来,是想把我带到连捷身边,但这……不是我要的,长安,我来陪你了。怀素,你永不必愧疚,情义是我同他此生所……所……”她语音未落,跪地气绝。

虽无法到达对方身边,但她所眠位置却是相望可见的同一方向。数步之遥,年轻的将军双眼未合,犹仍英武地睁眦着,却无法再回应。

“妹妹!”地上,被余京纶和毛辉紧紧拉住的魏无涯失声痛哭。

连欣往日与无烟交情不算得多深,但泪水却止不住夺眶而出,她身旁,无情怀中小周也是一样,只是哭声,却教无情捂在怀中。

无烟忖到,他们就在人群之中,最后一句,却是要他们带给素珍的。

于是,这一阙心酸,竟不知是伤这位假娘娘同那个假驸马的一段情谊,还是痛惜烟霍二人这段情缘气数太短。

“珍儿要我救人,可是莫说我无法相救,哪怕我能,这也不是魏无烟要的。若换作是我,真爱一人,也会如此。”此时,无情淡声开口,完了方才中断的话。

整个大街这时也骤然息寂语静,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魏无涯软弱的哭声。

“妹妹,你和霍侯一生虽短,但为爱人用尽情,为朋友洒进义,也算无憾了。”他和无烟情谊甚浓,这些话说出来,更多似是安慰自己。

魏成辉冷眼看着,沉声吩咐道:“无均,回头把这小.贝戋人和叛贼霍长安的尸骸分别拿去喂狗。”

“是。”魏无均不假思索应下,魏无涯惊呆,“爹你……”

他恨他们从不听命于他,一路斗争反抗,竟要他们死无全尸,甚至死了也不能在一起!

“老畜.牲!”

小周愤怒的声音在无情掌中氤氲不清,这时,冷血和铁手也已回来,都脸色难看地看着前面的惨烈情景。但他们什么都不能做!

四下百姓,虽有不忍,更是无人敢说一句什么。毕竟,眼前女子虽美,举动更叫人震撼,但终和叛名挂钩。

“我这次,还是又来迟一步。一品侯,这两具尸首不能让你拿去喂狗,老婆子我要了。”

就在魏无均指挥官兵把无烟尸身搬起,一道声音在人群中淡淡响起。似仍在很远,又似近在咫尺。既自称老婆子,声音又异常年轻,且清脆宛转的勾人心弦。

无情和冷血迅速交换了个眼色,俱感疑窦,连欣小周却急急看去。

魏无均沉声喝道:“什么人?竟敢讨要叛党尸骨!识相便立刻滚出来受罚,若教官府寻到,定必严惩!”

他说着四处张看,魏无二人也眸光见深,暗惕四周,搜索叛党踪迹,可二人充满城府的眼里,也斥着疑色——按说这叛党更在乎的该是连玉的尸首,且,他们要盗尸,也应在明日一切结束之后暗中行事,而非在大庭广众下公然叫板!

毛余二人正要带人深入到百姓当中搜索,一个人却从中缓缓走了出来。人们似乎为这人所慑,都纷纷往两侧让开。

只是,这人出得来,众人更是吃惊。

因为这是个女人。

确切来说,真是如其所说,是个……老婆子。

她一身松绿衣袍,布巾掩面,满头花白,发丝及腰,以一同色发带束着,发带飘摇,垂在发尾末端。布巾以上,可见额头皱纹密布,肤光不复光洁,让人感觉足有五六十岁。

但她一双眼睛,却又清亮出奇,仿似二八少女,可动人心魄,那身段腰肢更是柔软窈窕,看不出丝毫老态,可那眸中沧桑和四角皱纹,却又和她的年岁堪堪相当。

这是个看去相当古怪的老妪。

魏无二人相视一眼,几乎立刻肯定,这女子并非连捷等人的人!可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看样子是个武林人,看去虽不似高手,但应有些本领。”无量一双老练的眼睛,几乎立刻判断道。

魏成辉颔首,“霍长安一身武功颇为称道,往日与武林人士有结交不奇,这是为他鸣不平来了。”

说着捋须一笑,提高声音道:“老人家,老夫不管你与霍长安二人是什么交情,但这是朝廷在办事,皇上和老夫对江湖门派也十分敬重,这次姑且先恕你无罪,你我二人交个朋友,你领着你的门人速速退罢。”

“不错,鄙人府邸就在这大街尽头,老人家若是商量,可携门下弟子过去吃几盏酒。”无量也说道。

新朝始立,立威是必定,但也没必要得罪武林中人,尤其是有点名望的一派之长,若能将他们招安更好,是以,二人都先礼后兵。

那女子轻轻开口,气息把布巾吹得微微起褶。

“谢谢!不必了,老婆子没有带门徒来,也不是什么江湖人,只开过一家医馆。霍氏夫妇曾在我那里处治过病。”

此话一出,小周暗叫不好,冷血铁手等也都微微变色,青衣捕咬牙叹道:“也不知这老太太是假傻还是真笨,如此一说,魏成辉等人怎还会顾忌!倒是徒送了性命。”

果然,不待魏无开口,魏无均已冷笑一声,厉声喝道:“来人,把这老太婆给我擒下!但有反抗,格杀勿论。”

“二弟,这对一个老太婆也要下杀手吗?”魏无涯怒叫。

“你管我!”魏无均沉沉答道。

人群中,许多人都转过头去,不忍再看一次鲜血淋漓!六扇门众人亦然,若公开与魏成辉作对,就是与朝廷作对!

然而,这次,刀剑并不似方才落到无烟身上一般,把那老妪伤得血肉糊涂,甚至还不曾落到她身上,便已纷纷落地!

为首十数名官兵,都刹那愣住,四周,人们也霎时傻眼,魏无均大吃一惊,毛余两人见势不对,亲自飞跃上半空,五指如爪,向女子头脸抓去。

女子微微抬头,二人瞬顷从空中狠摔下来。

饶是魏成辉和无量这样的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骇色,这是何等功力方能办到!

魏成辉跃马而起,高声道:“国师与老夫会会这位高人罢!”

无量点头,也迅速在马腹上用力一踢,腾空而起,“好!”

女子突然微微一笑,二人身形竟定在半空,无法再靠前一步。

但女子身形也不易察觉地微晃了一下。魏成辉与无量心中惊骇,魏成辉何等城府,自然不会自己开这个口,而暗给魏无均使了个眼色。魏无均会意,大声命道:“把这妖妇人给我拿住!”

街上官兵不下千数,这一声令下,立刻一拥而上攻来。

然而,这上千兵士方一动作,竟已定在原地,如同被人点了穴一般,人群之中顿时炸开了锅。

“她是不是神仙?”

……

魏成辉和无量素来不信怪力乱神,此时却也如同人们所想——别人不知道,但他二人武功高超,怎会感觉不出,这断不可能是功力了,若真要定义,只能是……妖法。

女子这时却一阵猛烈咳嗽,随即一阵血花在蒙面布巾上迸溅开来。她紧紧抚住心口弯下腰去,这一下当真现出了苍老之态。六扇门众人看得暗暗心惊,但见她很快又直起腰来,右手朝虚空一挥,不远处,无烟的尸骸,更远一点,霍长安的尸骸,都同时漂浮起来,落到她身边。

方才噪声大振,此时四周又猛然归于平静,人们仿佛像官兵被她定住一般,也一动不动,瞪大眼睛。更有甚者,开始跪地叩拜。

女子眸中透出丝笑意,低叹一声,“我若是神仙倒好,可惜这不过是暂借了上苍的力量。”

“年轻人,老婆子曾替你重铸过容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老婆子两次都来迟一步,霍长安死前,老婆子只来得及用术法替他护住心脉。若有朝一日,霍魏二人能回来,便是老婆子已然不在,以命换命,也理所当然。只是,也不一定能成,但真有这么一天,你就帮我把这东西交给来寻我的人,让他们把东西交给他们的主子火王。”

“我兄长曾赠我九次穿越机会,但若这九次都无法让那个人爱上我,那么,我也必须付出惨烈的代价。可我累了,这最后一次机会不想再要,倒不如试试用这点力量来成人之美。哈哈……”

她说着突然放声大笑,众人见她一直柔眉顺目,此时眸光大盛,当真利极,凶极,狠极,却也艳极。

“我欲把一个冷漠残酷的魔渡成人,不想却被他渡成了魔。我打开时间门,

来到你们此处,这些年来,携门徒为那么多人改容回春,不问好坏,但求拿到其血肉上的精魄,逆天而行,每施一次,便老一岁。只为替他集齐精魄提炼药引,好治他心爱女人的病,你告诉他,不是只有我的心才能下药!我就算死了,也会叫人一把火把自己烧了,这颗心决不容他践踏,不容他的公主享用!”

“你说,他会不会有一丝后悔?”

“可是,会又怎样,不会又怎样?”

她忽而冷冷自问,身上腰带飘起,如绿色藤蔓翻飞天地之间,声音犹在,但她身影与霍烟二人尸身却已消失无踪。

魏成辉以下,官兵也一瞬全部得动。

人群中,惊撼如旧,不明所以,还有人不停在磕头,连欣等人却把惊骇的目光从空地上收回,落到一直沉默蹙眉的无情身前。

人们不知,魏成辉那些人也不知,但他们几人却看得清清楚楚:一只雪白瓷瓶竟无凭无依,悬空吊挂在无情面前,直到他缓缓伸手去接,那东西才轻轻落入他手中。

那女子的话却原来是跟无情说的?!

游街示众一茬在霍长安尸首凭空消失当天提前结束,连玉尸身被悬城楼,由重兵把守。朝廷花了大功夫方才上京里头把上天不满新政、神迹显现谴责等胡话平息下去。

李兆廷其后得知大怒,把负责相关的人责骂一通,令其加紧追查余党下落,又把无情宣到殿上,直接逼问连捷下落的事。无情轻笑摇头。

“皇上,珍儿防我也如防你一般,怎肯告诉我,实际上,我把二人送出上京后,二人便依照我妹子锦囊所授,与我告别,自行离去。”

李兆廷听罢冷笑,但倒没有再追问下去,他很清楚,再追也是无用。

不久入夜,内务府梁松照旧拿牌子过来让李兆廷翻,李兆廷昨日忙于政事,独宿寝殿。此时,他瞥了眼盘中大堆绿头牌,淡淡开口道:“翻皇后的牌子。恩师先逝未久,她心里必定难受。朕过去陪陪她。”

“是,奴才明白了。这就去让皇后娘娘准备。”梁松笑嘿嘿的道着,退了下去,一旁司岚风也打笑道:“连玉尸首悬城曝晒,这才是皇上担心皇后的缘故吧。”

李兆廷手中重重搁下手上朱笔,沉声斥道:“多事。”

他说罢沉默了一会,方才再冷淡地开口,“随朕先到浣衣局去一趟罢。”

 

506 问情(三)

司岚风闻言怔了怔,这李兆廷去浣衣局不可能是去参观,也便只有一个原因了,这些天他对冯素珍不闻不问,他有心想替她说说情,一个姑娘放在那边委实难熬,思及李兆廷太后寝宫那天盛大怒.意,却不敢轻易开口,否则,不仅求情不成,他也一身麻烦,如今倒终是松了口,他心中突起了个念头,但自不敢说破,只一笑应道:“是。”

临近浣衣局,李兆廷忽而停住脚步,司岚风正想问是否要通传,让冯素珍来见驾还是怎地,眼见他停下,连忙问道:“皇上,属下进去通传一声?菟”

“不,不必了。”李兆廷摆了摆手,淡声道:“朕不过去了。”

司岚风不由得愣住,“皇上一场来到,为何……听说,昔日魏无烟与她交情颇深,淑妃若知魏妃之事必定悲恸不已,但看到皇上能来,也定高兴异常。”

“高兴?”李兆廷一声冷笑,继而冷冷道:“朕对冯家够宽容了,这是她咎由自取。她却不知感念,朕若还姑息,她必定有恃无恐。这样一个人,朕也是死心。逖”

“摆驾皇后寝宫。”他一声令下,带人离去。

司岚风微微蹙眉,心忖既已来到,便过去看看到,倒不枉往日官场相交一场。然而到了浣衣局对方所在院落,正要进去,目光所到之处,脚下却没有再跨进去。

他一眼看到了这位昔日“同僚”。

她鬓发凌乱,约是干活干得累了,正微微抬头,有些笨拙地舒了舒身子,她脸青鼻肿,两侧嘴角高高肿起,脸色蜡黄。

她这是怎么了?

他不由得一惊,谁动的手?随即想到她和皇后,还有魏家的过节,还有那日太后殿上,太后眸中深藏的冷意。

她此时起来,到井边打水,那边有几个宫女,其中一人使了个眼色,有两人故作假意一绊,把水洒到她身上,她淡淡看了对方一眼,也不说话,只放桶进井,打了满满一桶水,有些吃力地,踏着蹒跚步履把水连提带拖带回自己位子上。

他心中愤怒,想进去斥责那些个宫人,却又深知,他虽是禁军统领,这是深宫内廷,皇帝家事,何况,背后还牵涉到那么多他不能惹的人,他咬咬牙,终还是动作。

可也不敢再看。他思索半天,知若过了今晚,他未必不会明哲保身,毕竟魏成辉的面子他还是要卖,于是直奔到皇后寝宫求见,小四却出来说,皇后不适,皇上正陪着,若是政事军务,便进,若非,则明日再说。

司岚风鼓起的勇气,一下被打散,一声低叹,“这人和人之间,怎地区别恁地大?”

小四不明所以,噗嗤笑道:“司统领,你还敢跟皇后比不成?”

翌日,二人又是一阵缱绻,李兆廷起来早朝,不让阿萝起身服侍,只让她继续睡,阿萝甜甜一笑,享受他予她的恩宠,闭眼休憩,他洗漱完毕,又在她额上一吻,方才走了。

梅儿进来服侍,看得脸红红,见李兆廷走了,方道:“娘娘,皇上待你真好。”

她艳羡的说了句便不打扰主子睡觉,把洗漱器具端出,阿萝声音却在后面传来,“梅儿,侍候我漱洗。”

“主子什么事?这给太后请安的时间也还远远没到啊。”梅儿一怔转身,却见阿萝一改方才甜蜜之态,不由得更加奇怪,“这是怎么了?”

“梁松昨日暗中遣人来报,说皇上到浣衣局了。”阿萝起来穿衣,淡淡开口。

“是,他让人跟着,不是后来在皇上来之前报说,皇上还没到达又改了主意?”

“改了主意归改了主意,但万一有下一次?冯素珍从前嘴硬,但如今那边日子过的苦,若是出口恳求,又祭出冯家恩情,难保皇上不会改变主意,把她放出来。我不能让冯素珍有可乘之机,有些事情,是时候结束了。我说过,我想开始新的生活了。皇上待我好,我如今也慢慢爱上了他,我不希望连玉和冯素珍的事,再卡在心中!”

梅儿见她目光坚决,不由得心惊,“主子,我们不能自己动手去除这人,你不也跟奴婢说过,皇上他深爱着你自不会拿你如何,但少不得一顿责骂,也会让他心生嫌隙。我们要让太后或者魏妃出手,若是魏妃更好,你正好把这仇人也除掉。”

阿萝眸中透出一丝幽芒,“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太后寝宫。

其他宫妃已一一过来请安问候,唯

L独皇后未到,晋王妃吩咐身边女官,“你到皇后宫中一趟,看看她可是抱恙还是怎地?”

那宫女是皇后心腹,知晋王妃对阿萝并非十分喜欢,虽是清白完璧之身,但其到底与前皇帝连玉有过牵绊,闻言不禁说道:“依照礼数,该是皇后来向您请安,她不来,娘娘也不必去问她,等她过来便是。”

晋王妃正用过果品,她拿起布巾擦擦嘴巴,斜倚到宫女递来的软垫上,方才有些慵懒的开口,”哀家对她虽有些想法,但她倒是个知礼节的人,平日对哀家也算恭敬,何况,又是皇上心爱的,哀家不问一声也不好,去吧。”

“是。”那大宫女颔首,正要退下,门外内侍却宣皇后到。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