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你何必逼我!”他心下一沉,猛地转过身来,“是,我是对你有意。从前是我忽略了!我要你留下来,不是因为你父亲,而是因为你。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素珍耳边嗡嗡作响,他果然……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但他眸中宛如火焰簇燃着的厉芒却非纤毫玩笑。

她张口想说,她还是只想

L出宫,但他眸中自嘲之余写着一股势在必得的霸道。

一股寒意从脚底透上,直达心口。她还是走不了。本来,她以为,经过这一劫,若他肯救,也许就会放松对她的钳制。

她再花些时日相求,也许能寻得出宫的希望。

没有用。

眼看着她脸上的迷茫、震惊,方才那隐在眼中的抗拒也更清晰了一些,李兆廷心中烦躁,但她笔直跪在冰冷的地上,不再是往时张扬,倒多了份卑躬之意,他又心疼,他强行把她拉起,再次按坐回床上。

随即伸手把她抱住。

“我知道,”他吻上她耳蜗,“自己从前待你不好,但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讨厌你。我更多是怒你父亲,忌你父亲,因为他救过我,而日后复辟也少不得他的扶助,就因为这样,我哪怕不喜你,也要和你玩耍,是以,对你便……”

“连玉的事,我给你时间平复,你不必羡慕阿萝,她的吃穿用度,我私下也以等厚给你。我说了,我们两个还好似从前一样。”

素珍死死忍住把他推开的冲动,皮肤血液下那份颤意却是越听越甚。他最爱的还是阿萝,她不能拒绝他,像往日对待连玉那样。她和连玉之间,就像连玉说的,他是皇帝不假,他也从不是个仁慈的君王,但偏偏中了她邪,除了阿萝的事,每次看似是他欺负她,但其实,低的那个人从来都是他。可眼前这个人不一样,除非,哪一天,他爱她和阿萝一样,甚至更多,否则,她就不能正面与他“谈判”。

这条路果然只能这般走下去。

留下,假意顺从,得到他的信任,只有在他没有了防备的时候,他才会让她出宫。

再过些日子身子就会显怀,她不能乱,不能错。

既然离开了浣衣局那个鬼地方,她还是有机会!

“好。”她低答一声,方才借故把他推开,“我身上脏,还是先回偏殿了。你为我耽搁了朝务,如今还是先处理吧。”

“太后皇后她们心里怕是不痛快,你也还得去走动走动。”

李兆廷淡淡听着,没有出言点破她眼中的那丝隐晦,他有的是时间和她磨。她对连玉的感情,因为那个人待她好的感情,他会慢慢把它磨平!

“我回头便查今日事起缘故。”他伸手摸了摸她脸颊。又顺势而下,滑到她项上,细细抚摸她项上浅浅勒痕,“还疼吗?”

他故意用指腹粗糙之处有一下没一下在她肌肤上滑动、摩挲,那异样的触感,素珍脸上发烧,暗自忍住,笑道:“你不是不知,我自小就皮粗肉厚。”

他闻言笑了一下,淡淡道:“今晚,我就翻你的牌子。如此,铁证如山,谁也无法再说什么。”

这话却把素珍惊得打了激灵。她突然想起那天他走后自己在偏殿发现的白色巾帕,她当时不知那是什么,如今登时明白。她怔忡半晌,方才勉强挤出一丝声音,“等下个月十六好不好?”

李兆廷眼皮微撩,“为何?”

声中透着一丝阴鸷。

她没有立刻答话,反倒是李兆廷一顿之下,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那天是我生辰。”

“好。”他唇角弧度渐见缓和,看着她的眼睛,低头又往她唇上吻去,素珍知自己不能过于抗拒,一手绞紧衣角,这时,殿门外传来一丝响动。

“皇上,奴才把药膏取来了。”小四的声音随之小心翼翼响起。

这一声暂救了她,李兆廷起来,走到门前。折回来的时候,手中拿着瓷瓶和纱布。素珍正要接过他手中瓶子,他突然伸手一点,素珍顿时跌回床上,一动也不能动。

“你为何点我穴?”她胆颤心惊,李兆廷却没有答话,把瓶子放一旁,将方才跌在盆中的布巾再次绞了,而后替她擦起脸来,接着又拭了拭脖颈,最后拿起她双手,放到自己膝上,擦了两遍。他擦得仔细,而小心,怕弄疼她。

“你小时候像个野猴子,遇到我不肯陪你的日子,总爱带着冷血和红绡出门撒野,有时回来一身泥尘,就缠住我替你洗脸。我那时侯觉得你这人真讨厌。但是,那天你被连玉杖打的时候,我恨你害了阿萝,但我跪在那儿,却还是想,将来有朝一日,我定会把他也活活杖毙,就像他对你做的。”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又倒了些药,替她煨到各处小伤口上。

素珍咬着唇,竟不知如何答话,直

到她放了他,她便赶紧走了,出门前,却听到他淡淡说道:“今晚,朕还是翻你的牌子。”

这一次,他用“朕”。

511 宠爱(二)

素珍回到偏殿的时候,浑身还在发颤,她不知李兆廷为何出尔反尔,但她也不可能提醒他君无戏言,他是皇帝,是老大,一切都他说了算嵬。

难不成这次换作把他擒为人质才行?

可这根本行不通。这宫中都是他的人,没有帮手,她自己如何制服他?

他武功可一点也不低,智谋也只在她之上。

哪怕,她真能如有神助般把他擒住,带着人,这追兵过来,永无宁日,中途把人杀了,结果也一样。

她头疼地伸手把脸捂住,坐在凳上,宛如入定鬻。

惟今,只能先假装葵水,虽然这借口假得不能再假,再不济就把自己弄伤,这宫中美人之多,他对一个毫无美感的伤患还能产生任何不成?

“淑妃娘娘。”正沉思之际,屋外意外地传来司岚风的声音。

她不觉一愣,把门打开,司岚风一揖笑道:“皇上吩咐,把这些贴心的奴才给你带回来。还说,无情一再这般搭眼弄线,在宫中影响不好,但这次看你面上,就不追究了。但下不为例。”

司岚风走的时候,素珍尚还在怔忡,司岚风有些自讨没趣,耸耸肩悻悻离去。小陆子却是高兴异常,郭司珍脸有愧色,素珍半开玩笑说过后自己若再次蒙难,姑姑还是明哲保身便好,这才是对的。眼看她不似说笑,郭司珍更是愧疚,她把素珍拉到一旁,低声相问她可已想到方法应对。

和小陆子不同,郭司珍是知道“事情”原委的。素珍摇头,并告诉她,李兆廷今晚回来。郭司珍震骇当场,嘱她无论如何以信期之法先搪塞过去,又授计把皇帝灌醉,以此将第一次蒙混过去。

素珍只觉浑身冰冷,血液仿佛凝结起来一般,没有一处是暖的——若她还想不出法子出宫,郭司珍提议的她便不得不考虑……

“珍主子,皇上已经死了,你一定要为自己打算。”临走前,郭司珍语重心长的再次低声叮嘱她。

这个皇上说的自然并非李兆廷。她把小陆子和陈娇也带上,好让素珍静思。

陈娇却有些迟疑地望着素珍,素珍忖她有话要说,把她留了下来。

陈娇看郭陆二人都出去了,方才压低声音问道:“娘娘,权相问,问……你和皇上有没有……”

她脸上微红,期期艾艾,素珍却还是明白她在问什么,这个皇上问的也不是李兆廷。

她想了想,附嘴到陈娇耳边,“告诉权相,我确实是连玉的妻子,我们成亲了,无论名分,还是……身心。”

陈娇脸上是一片惊愕之色,但她到底机灵,随即点头,“奴婢明白,奴婢会如实禀报。相爷方才吩咐了,娘娘若有用得着奴婢的地方,奴婢一定要全力帮衬。如今这皇上把奴婢调来正好,娘娘有什么只管吩咐。”

她离去后,素珍疲惫地合上眼睛。

权非同……

这次,她能脱困,多亏得他的“老”谋深算,她不想瞒他,若是因此说了,让他心生怒意,不再相护,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她不能再欠他,她是真的还不了。

若因此虚报以情,对他是种侮.辱。

她沉默半晌,又给无情写了封信,嘱咐小陆子带出去。

信中,她把情况告诉无情。最后说,哥,我今晚也许能侥幸逃过,也许不能。若是后者,你也莫伤心,你说连欣来了,请一定要把她安全送回连捷他们身边,另照顾好小周。

李兆廷随后先到晋王妃宫中请了安。晋王妃极力反对,但他态度一如既往坚决,又问了今日事情消息来源,晋王妃一时无法,暂且告诉了他,只待伺机设法再要素珍的命。

“母后素来聪明,此次怎如此糊涂,只是一个婢子无意听说难免有错,母后日后该多加注意才是。”

李兆廷先为浣衣局一番顶撞致歉,离开前,却搁下这么剧话,晋王妃知他意思,不由得皱了眉头。

李兆廷随即去了中宫,阿萝却不在。一问说是到了天子寝殿。李兆廷折回去,阿萝携萧司膳和梅儿侯在殿外。看到他脸透寒,她拉梅儿跪下,“皇上,阿萝此次过来,并非认错,因为臣妾本便无心害她,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但你若因此要怪要责,阿萝也愿接受,毕竟,无论对错,此事确是起于臣妾奴婢之口。”

“嗯,是

L你婢子多嘴了。”李兆廷把她扶起,淡淡看了梅儿一眼,道:“下不为例。朕不喜欢多事之人。若你并非皇后的人,今日……”

他没说今日如何,但语气里透着的杀气,梅儿心中顿怵,磕头便道:“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李兆廷看着她磕得头破血流,方才说道:“记牢了便起来罢。”

“是。”梅儿战战兢兢起身,退回阿萝背后。

阿萝一直冷眼看着,心中那股死抑着的酸楚怒恨终于绷断!她还施一礼,咬牙道:“谢皇上不罚,臣妾告退。”

“你知朕过来并无怪责你的意思!”

见她负气而去,李兆廷在后,声音也是微厉。

“可她即使错了也是我的奴婢!你有没有念及我的心情?她会去嘴碎,也不过是因为听到冯素珍将不利于你,而我的担心只在她百倍以上!你便不能看在我面上饶过她?也罢,为你担忧是我多事,是我活该!”

“冯素珍那些话,我也是有听到的。你信她,我无话可说。只是我原以为,你待我是一片真情,如今才清楚看到,你对她实超于我。”她冷冷说道。

“饶过?一个不会说话的奴婢只会妨碍到你。冯素珍自小跟着朕,朕待她好些难道不该,更何况这次牵涉生死?她几时能跟你比过?所有人都知道,朕对你的心!”李兆廷上前一步,声音更沉一分,“朕没有念及你的心情?罢,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阿萝听得此言,冷笑一声,快步离去了。

走到一处,萧司膳把她拉住,慌忙相劝,“娘娘,皇上是爱你不错,但你千万不能因此而跟皇上置气,否则那冯素珍便有机可乘,再说,还有魏妃妙妃她们呢!”

阿萝微微苦笑,其实,她方才走着也是后悔了。李兆廷待她确是极好,但他到底是皇帝,她不能过逆他意,而且,萧司膳说对了,这可是后宫三千,她不能把他推到冯素珍和妙音她们手上!

她携二人回到殿中,吩咐萧司膳备下好酒好菜,又派人把内务府梁松找来,对他耳语几句。

梁松低笑:“是,咱家明白,一定按照娘娘吩咐的,请皇上翻娘娘的牌子。”

入夜时分,六扇门内早已布好晚膳,但一干人却谁也无心举箸,小周更是连影都没了!竟不知在这节骨眼上到了哪里去。

无情垂眸坐着,一言不发。冷血猛然站起,“今日的事就差点要了她命,李兆廷这伪君子如今也是疯了,我这就夜探皇宫。”

连欣素日里也是个冲动的人,这时却黯然道:“哪怕你把命搭上,也救不了素素!若她能逃过今日,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让人进去帮她。如果我能进去就好。”

“你进去能帮上什么忙?”无情冷冷一声,把她打断。

连欣咬唇,恨恨看着他。

“公主不能去,但我能去!我如今可以进宫了。”

门外,有人沉声答道。

“小周?”铁手本也垂头站着,闻言抬头,眼前似乎恢复往日朱雀使打扮、脸罩纱巾的女子,不由得诧异,无情倏然起来,朝门外看去,小周缓缓把面纱摘下。

一室皆惊。

宫中,此时,阿萝同样看着酒菜渐凉,微微皱眉,又等了些会,仍未听到殿外动静,她正想吩咐萧司膳到天子寝殿走一趟,宫女却进门来报,说四爷到。

这四爷正是小四,他进来看见阿萝,行礼便道:“皇上有东西送给皇后。”

萧司膳笑道:“娘娘,皇上人还未到,礼先行,足见诚意。”

阿萝眉目间隐约的愁绪这才缓缓隐进眼梢之中,她接过小四递来的锦盒,打开一看,发现是双剔透润的翡翠手镯,那种水一看便知价值连城,愠怒烦躁一时扫减不少,唇角不觉为微微扬起,问道:“皇上呢?”

小四闻言,却是迟疑了好一会才道:“皇上说……今晚有事,不来了。”

512 宠爱(三)

今日的菜肴也异常丰盛。桌上放了佳酿,是郭司珍替她“精心”准备的,她心烦意乱,想喝口酒,最后自是生生忍住,强迫自己吃了几口饭。

“皇上驾到!”正躁忧之际,门外传来内侍尖细的声音。她一惊起来,这尚未到宿寝时辰,怎么人就来了羲!

她还僵在原地,门已开了,屋外,郭司珍和小陆子一脸难色地把人迎进来,李兆廷挥挥手,打发二人和梁松离去,郭司珍给素珍一眼神儿,又瞅下桌上的酒,便缓缓把门合上。

“好饿。”李兆廷笑笑坐下,“正好你开膳,我就在此一并用了。”

“伙食可以吗?朕吩咐了御膳,让给你这边开了一小灶。”他有意无意瞥了她一眼。

素珍却没有丝毫感觉,心中只在寻思,这酒水是下策,葵水更是下下策,但李兆廷精警,若用酒,一个不好露出破绽,那便……她拿了个碗边给他盛汤,决意先开口,缓缓说道:“谢谢。只是我今晚怕是不——眉”

“你来月信是吗?”李兆廷淡淡打断他,但唇边俨有笑意,倒并不见怒。

素珍惊住!他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但同时也拿捏不透他的想法。

“我到你这边过夜,但没打算做什么。”李兆廷淡淡说道,拿过她手中汤碗,“吃饭吧。”

他说着伸手在她桌前敲了敲,低头吃喝起来,素珍如释负重,也坐下用膳。期间,他几次给她夹菜,倒似往日她给他做的那般。

素珍不声不响,但也没有拒绝。李兆廷偶尔会看她一眼。这顿饭吃得杳无声息。过后,李兆廷让人把东西撤了,内侍在外报说,洗浴的东西已备妥。

素珍唇角微微抿住,一语不发看着内侍将东西搬进来。

及好,李兆廷让人退下,问道:“你沐浴了吗?”

“我洗过了。真洗过了。”素珍往后退了一步,谨慎地答道。

事实上,这也非谎言,她一身脏污回来,郭司珍早便打点让她沐浴过了,把一身秽气洗掉。她此时身上是一套妃嫔所穿的素色宫装。

李兆廷颔首,他既不招人服侍,也没让她代劳,径自解袍,素珍侧身坐到一边,目不斜视。李兆廷也不打话,静默中想起从前连玉也做过类似的事,只是他那时会“强人所难”,李兆廷看来却大有本君不屑之意。

水声传来,而除却水声,二人一片沉默。

过了好些功夫,他一身便袍,带着沐浴过后的清香走到她身边——他二人之间,他永远更像一个优雅得体的大家闺秀,她似个不修边幅的男孩儿。

“陪我出去走走吧。还是你想……就寝了?”他声音再次淡淡传来,隐约透着一丝揶揄。

素珍本能道:“出去。”

她说着手上一暖,他已握住她的手,把她拉起。

素珍厌恶手上触感,但也无法,随他走了出去。李兆廷拉着她走出院外,树梢花木下,他想起什么,突然笑道:“还记得查案的时候我们在树上坐过?”

他不说,素珍倒真全然忘了,李兆廷道:“这次换我带你上去。”

她还没反应过来,腰身一紧,已被他抱住,凌空跃起,抱上树梢。这轻功比她好多了。他仿佛怕她坐不稳,没有松手。素珍忍住没有挪动身子,又见他从竟从怀中掏出一支碧玉笛子,慢慢放开她,凑到嘴边轻轻吹奏起来。

正是她白天所奏曲目。

素珍却全无心思欣赏,只盘算着怎么取得他信任,而后好出宫。李兆廷余光一直在驻在她脸上。见她眉毛轻挑,眼珠微微转动,这是她从小思考时的特征,知她无心倾听,心中微沉。他把那渐起的怒意抑住,掐断音律,开口道:“你从前送我的笛子我不小心弄丢了。”

素珍终于有些反应,她摇摇头,表示无所谓,“丢了就丢了,原也不值钱。”

“花了心血,就是价值连城。”李兆廷又瞥她一眼。

“什么时候,带我到你做笛的地方走走?”

素珍心中突然一动,这次倒是立刻抬头看他,顿了一下,笑答道:“好啊。”

李兆廷看她眉目终于微微扬起,也顿生些愉悦,把笛子放回怀中,慢慢伸手环住她的腰,素珍微微一颤,但终没有闪避。

……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