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酒在嘴里含了几下就吐出来,周身酒气也是熏出来的,高烧是小周的杰作,给她用了剂对身体无损的药,醒酒汤和汤药也是小周给调配的。

说他丝毫无感,不似,她方才故意打他,他也没有迁怒,但他却突然走了。

她本已做好与他亲近的准备,可是——

她猜不透他的心思。

可恶!她狠狠在床上捶了一拳。这时间已是迫在眉睫了

L。

.

殿外,郭司珍等看李兆廷出来,不知里面发生何事,但见他虽沉着脸,倒没说什么责罚此前擅闯的话,遂战战兢兢的恭送他离开,小周眸中却意蕴不清。

司岚风随李兆廷离开,也是十分诧异,他本以为李兆廷会留下过夜,见李兆廷一脸讳莫如深,走了一段,终忍不住问道:“皇上,淑妃又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李兆廷淡淡答道。

他语气是淡,但说话的时候,嘴角却牵出丝弧度,司岚风和小四越发疑虑,都不明所以,这时,司岚风只听得他轻声说道:“也不能就一味对一个人太好,如此,她反还会惦念你。等着吧。”

司岚风没想到他竟是这个想法,不由得莞尔,小四没注意听,想到事儿大声嚷道:“皇上,皇后那里,你是不是忘了,这得赶紧过去吧。”

李兆廷却道“你去说一下,朕今晚就不过去了。”

小四蹙眉不解,司岚风却忖他是不是顾虑素珍知道不高兴,但李兆廷的心思他实在猜不透,寻思间,李兆廷已然走远。

回到寝殿,李兆廷洗漱过后又看了会奏折,思索几个问题,眉头蹙结,又好会儿过去,才打算就寝,内侍却来报皇后殿外求见。李兆廷本想让报已睡下,略一寻思,终还是出了去。

阿萝在殿外冷冷清清站着,也没让人跟着,见他走来,轻声开口:“听说你到冯素珍那里去了。我不是来怨恨抱怨的,只是想来说声,我想你了。今儿太医诊断的事也份外失落。”

李兆廷看着她温声道:“朕不过去是怕夜深打扰到你休息。走。”

他说着上前,伸手把抱住,阿萝先是微微垂着嘴角,见他如此,终微微笑了。心生欢慰,却又不无暗怒和惆怅,幸好,今晚他只到冯素珍那里去了一下,并无留宿。他还是在乎她感受的。她果不能过于用强,与他硬对硬,他虽爱她,以如今身份,也不可能永远迁就。

接下来,一连几天,素珍还是求见不了李兆廷,心中焦急,但上次的法子既行不通,她也不打算重复使用。几日里,据郭司珍回报说,李兆廷到阿萝宫中走得勤,其次是妙音和魏无泪。

阿萝倒是没有再来和她耳语什么了。但她知道无论是阿萝和魏无泪都不会轻易罢休。

但幸好,这次李兆廷并没对无情禁足,还是准他出入内宫探看她。而权非同似乎在某一程度上和无情达成了一种合作关系,通过他把信带给她。

信中更多提及朝中的事情,他似乎有意想让她更多了解自己的近况,也许,还有他的努力。

其中,魏家的事引起了素珍的注意。

原来,李兆廷有意培植自己的军事势力,他在魏军中本便有好几个完全忠于自己的副将,近日发现一名小兵,在行军打仗上很有一番见解和勇武,为人虽有些傲慢,但李兆廷还是打算擢升,但这人却被魏无均寻借口杀了,理由是对方性情跋扈,某样军务处理不当。

而这事实际上是,魏成辉本寻思让魏无均来个杀鸡吓猴,但有些迟疑,怕惹怒了李兆廷,权非同让晁晃在军中观察,知道这些,故意暗中让晁晃煽动那小兵挑衅魏无均,魏无均一怒之下便把人杀了。

这是其一。

其二,却和朝中另一个老狐狸不无关系。他们熟悉的老朋友,黄中岳。

原来,黄中岳无子,却有两个女儿,其中小女儿尚未成婚,却出落得异常貌美,与京中富贾之子有婚约在身,这魏无均一次无意看到黄家小姐,却是十分中意,也向黄提亲。黄中岳既愿与魏家结亲,对富家之子也是喜欢,但魏无均本已有婚约在身,对方正是晋王党旧部,如今新朝吏部尚书的千金。若女儿过门,肯定不能是正室,而自家姑娘也是情系未婚夫,对魏无均十分讨厌,于是黄中岳最终还是选了富贾子。问题这便来了,一次酒家相遇,二人发生口角,魏无均将人重伤,竟致对方残疾,黄家小姐为此要死要活。

两事叠加,后者姑且可恕,但前事着实令李兆廷震怒,魏家显现横行之迹,他欲.严惩魏无均,给魏家一个警告,可碍着魏成辉的情面,苦无良法。

517 奠定(二)

权非同目前将设法将魏无均治罪,本来,牵制魏家就是李兆廷让他入朝的目的,加上魏家此次陷害,他与魏成辉更是势不两立。

而对素珍来说,这奸相此前用晁晃设局、让魏成均斩杀那兵士不免有些阴损,但素珍还是拍手称快棱。

若能借此一削魏家威风,岂非极好,而且,她和权非同的禁闭也许就能就此解除。

无情和小周看她在屋中踱来踱去,知她有意设法将魏无均绳之于法。

“这不好办吧?”小周方才说得一句,素珍已停住脚步,大声道:“小周快想,还有你,冯少英!矾”

小周被她突吓一跳,无情起来按住她,“你以为权非同干啥吃的?他都还在计较的事情,我们就能这么快想到?你莫要急,我对魏家的恨只比你多,我怎能不想,还有,你这肚子最急人,不是别人,是你哥了。”

他瞥了眼她肚腹,微微咬牙说道,一贯清冷的眸中带着几分殷切。

素珍轻轻推开他。没有太多和好之意。

小周冷冷道:“你这是跟谁横,我这小主子还得唤你舅爷,倒像他欠了你似的!他这身份只有你般配不上,说到底是你欠了怀素的。”

无情勾了勾嘴角,淡淡道:“我是舅爷,你是舅.娘。”

小周怔了一下,随即垂眸,声音更冷几分,“我这丑八怪,没这福份。”

两人说着,却发现素珍不知什么时候走出院外,也不再唇枪舌剑,各自都寻思去了。郭司珍几个茶水来回,但帮不上忙,三人都是聪敏明.慧之人,但直至无情离去,都没有寻思出法子。

晚上,小周就宿在素珍屋中榻上。如今时间紧迫,她们却毫无出宫希望,她焦急异常,这眼见权非同送来个豁口,却又苦无办法,她根本无心入眠,这到得中夜,也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敢轻易翻身转侧,怕吵到素珍。

“有了!”

她烦躁中突听得一声低呼,一下坐起,只见边床上的素珍也坐了起来,灯火微曳中,她一双眼睛熠熠发亮。

“怀素?”

小周正怔忡,却听得她高声道:“去,快去,派人到那边宫房去找郭司珍,另把小陆子和陈娇叫醒,全部进来。”

她眼底一片乌青,尽显疲惫之色,竟也是彻夜未眠,但眸中含笑,如星烁璀,当中透着一丝黠意,她不由得顿住,这久违了的神色,还是许久以前提刑府办案时见过。

她摸了摸脸上疤痕,硌手无比,失去了的已回不来,但此时也是多日来她第一次笑开。

中宫,此时李兆廷正披衣而起。阿萝被惊醒,起来问道:“皇上?”

“你睡吧,朕出去走走。”李兆廷淡淡说道,阿萝低道:“可还为魏家的事烦心?”

李兆廷的心病,朝中后宫,并没多少人知道,她是为数不多的人之一。李兆廷没有瞒她。见他沉默未答下床,她也连忙下床,将外袍递上,笑道:“阿萝并无嫉妒之意,但朝上既无法治他,那魏妃那里便少去几晚,给他魏家一个提醒。”

“朕却想朝上将他气焰收一收,魏妃那里算得什么。”李兆廷自嘲一笑,走了出去。

阿萝知他心烦,也不去打扰,吩咐下去让到御膳取些热汤糕点,待他回来吃,一边蹙眉思索起来。

这天清晨,吉儿如常起来,准备到司设房做工。三天前,她从魏无泪处拿到奖赏,更阿萝那里拿到了白银百两,随后被阿萝安排到了这里当一个小头目,隶属于司设房杨司设辖下,脱离了浣衣房奴籍——她表示过不求祈执事位置,希望跟在阿萝身边,开些眼界,但阿萝却说目前不好把她安置在中宫,以免皇上看到多想了去,哪怕权冯私会是事实,待过些时日再把她调去。

吉儿一半高兴,一般不甘,她知,这过些时日怕是无望了。但当日她选择告密,却是一怕素珍日后报复,二为心中所驱。相比祈执事的职位,她更希望能在中宫行走,是因为,再不错的位置,终归是奴婢。可在中宫,就能看到……

她思忖着出门,却被迎面而来的一个宫女唤住,“这位姐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对方看去有些面生,吉儿不由得奇怪,低声问道:“你是——”

那宫女也压低声音道:“奴婢是皇后娘娘的人,本是梅儿姐姐

L过来,但宫中是非多,娘娘为稳妥见,就派奴婢来了。”

吉儿知梅儿是阿萝的大宫女,心中怦怦乱跳,不知皇后此次让人过来是答应她的请求,还是警告,让她莫就此前二人见面之事多说话,虽不知祸福,但她还是赶紧把人领进自己屋中,又给来人沏了杯茶。

“敢问姐姐,皇后娘娘有何吩咐?”她站在一旁,紧张的问。

对方自也无心喝茶,神色讳莫如深,缓缓开口道:“皇后问,你可愿成为这宫中的主子?”

她怔愣良久,当真是又惊又喜,随即意识到什么,脸色登时一白,甚至跪倒下去,情急说道:“姐姐请务必回复皇后娘娘,奴婢心中绝不敢存非份之想!”

“皇后娘娘说了,你可以存非份之想,除非,你真不想当主子。若你愿意,她可给你一个机会。”那宫女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但眸色竟不似开玩笑。

吉儿心中乱跳,半晌,她一咬牙,说道:“谢谢娘娘恩情,奴婢粉身碎骨,也定当图报,皇后娘娘不知……不知如何才能成为这宫中主子?”

“还有,皇后娘娘为何愿意给奴婢这个机会?”她眸中透出丝疑惑。

“娘娘愿给你机会,是觉得此前事中,你是可造之材,能帮得了她。但要得到,自然需要付出代价,任何事情都不是平白无故的。”

“你,先要的到一个地方去……”对方附嘴到她耳边,低语一番,最后说道:“此事机密,你千万不能私自去找娘娘,有事娘娘会遣人找你。”

“是,奴婢明白了。”吉儿一笑颔首。这一说,她倒完全明白皇后为何要给她这个机会了。

傍晚,小陆子依照素珍吩咐,来到妙音寝宫。

他正欲递上拜帖,却发现李兆廷的仪仗侍卫在外,李兆廷似过来用膳,他遂不敢多留,匆忙回走,但他行迹可疑,却还是被侍卫报与司岚风,司岚风远远看了眼,眉头微皱,让人跟了过去,随即进内密报于李兆廷。

却说小陆子走了一段,欲躲到一边,却听得斜地里有人小声招呼道:“随我过来。”

“你是不是冯淑妃宫中的人?到此找我家主子?”

那是道女子的声音!小陆子心头一喜,当即回道:“是,我家主子正有事拜会。”

“小太监,一边说话罢,皇上不会愿意看到你主子的人到此。我家主子也料到淑妃可能会来,特命我在此等候。”

“好。”

小陆子斜斜一瞥,但见侧方一棵树后极快地探出一道身影,随即又隐去。他连忙跟过去,待得站定,方才对着那对面姿容看去颇为秀丽的宫女道:“是这样,我家主子想到了在朝上助皇上破敌之法,你把这拿给你主子,她看了就明白。主子还是说,她愿以此换一个人的消息。”

他说着把手中拜帖递过去,对方连忙接过,又问:“什么人?”

小陆子摇头,脸有惶色,“奴才说不得,一切都写在帖中,你家娘娘看了就明白。”

“好吧,那你先回,万一被皇上的侍卫看到不好。”对方低声提醒。

“谢谢姐姐。”小陆子连连点头,千恩万谢地走了。

……

妙音宫中,李兆廷用过膳,没有留下,只道仍回御书房,把政务处理完毕再来。妙音知他办公喜静,颔首相送,甚至体贴的道:“若是太晚,皇上便别过来陪臣妾了。”

李兆廷抚住她脸颊,眸中透出丝怜爱,“得妃如此,夫复何求?朕晚点就来,朕也想你了。”

妙音脸上微热,此前他在浣衣局中对素珍种种看似深情厚意,心中因起抑郁,倒是扫空不少。

李兆廷带着司岚风和小四离开,快到御书房的时候,有人忽而出来拦驾,禁军侍卫当即一拥而上,刀剑齐出。

“皇上救命。奴婢不是刺客,奴婢冒死前来惊驾,是因知皇上心中有事,特来送上排忧之法,不知是否可行,但却是奴婢一片心意。”那人伏地叩拜道。

司岚风一听诧异,李兆廷微微眯眸,忽道:“朕见过你……噢,你是浣衣局那个宫女?”

518 奠定(三)

“皇上……皇上还认得奴婢?”

拦路挡驾的正是吉儿,听李兆廷提及自己,不禁心中砰然,鼓起勇气抬头看去。

李兆廷不置可否,只淡然出声道:“你过来把话给朕说清楚。愎”

“是。”吉儿羞涩应着,趋步上前,到得李兆廷跟前,但见金靴龙袍,鼻中飘来一息清冽幽香,心中越发紧张,暗暗告诫自己绝不能出半分差池,仍低头回道:“皇上,关于皇上所忧之事,奴婢心忖也许可通过……姚”

“慢着。”皇帝的声音在头顶再次响起,微微冷笑,打断她所述,“朕倒是奇怪,你深宫一名小小宫女,也知朕何所忧?”

吉儿着实被吓了一跳,但皇后早忖皇帝会有此问,遣婢女来时教过她,她遂答道:“回皇上,奴婢此前因举报有功,经魏贵妃奏请皇后娘娘,得以调去宫中司设房帮忙,脱了奴.籍。”

“昨日听闻皇后过来找杨司设商议皇上寿诞宫中布摆之事,便想前去道声谢,不想过去皇后已然离开,奴婢遂连忙追赶,却在路上听到皇后与贴身侍婢言及皇上之事,奴婢当时并非有意偷听,只是关心之下,忘了回避,就……”她说到此处,脸上故意透出些须忐忑之色。

李兆廷唇角微勾,“关心之下?朕的事你如此上心?”

吉儿脸上一红,羞涩之情毕现,又听得他淡淡问,“你有何法子,说来听听。若果能排忧,朕重重有赏,若只是哗众取宠,这惊驾,可是重罪,懂吗?”

他声音微微曳长,深浅莫测,令人惊怵,吉儿一震过后,连忙伏身道来。

小四不忖政.治,听得云里雾里,李兆廷眸色边渐见深,到她说完,他第一次,深深看了这名低下的宫女一眼。司岚风在旁也是暗暗称奇,连连看了这婢子几眼。

.

自古以来,朝事分文武,各自为政。翌日早朝,李兆廷却提出在朝中设立一新职,兼管文武大事,目的是让文武之间能在上朝议政前边互通有无,提高效率,职阶暂拟正三品,虽非一级大员,但看李兆廷意思,日后有意将此发展成为一个新部,这到时便不可同日而语了,能当上此部顶戴上司的还愁没有一品?

这可是非同一般的大肥缺,比魏权之职是毫不逊色,甚有可能超越。

但皇帝此举,又不免令人浮想联翩,只因这几日里都不见权非同来上朝,今日才见他沉默出现,脸色阴晦。据说此前曾因事惹怒了李兆廷,具体事宜似是禁忌,竟没传出一丝具体消息,但只怕并非什么小事。同时,魏家这边,近日处置了一个李兆廷颇为中意的将士。

看来,皇帝是对权不满,同时也欲开始打压权倾朝野的魏家了。

这厢,魏家自然嗅到险情。父子三人都脸有凝色,魏成辉更是眉头高蹙,紧盯着李兆廷。群臣心思越发活络,纷纷猜测起圣意来,不知此职会落入谁人之手,是六部官员,还是另外提拔新人,朝上的,还是地方的。

看的出,李兆廷虽重视老臣子,但对新人也着实提携,这可是才提拔了一批政绩突出的地方官吏入朝未久。

但李兆廷下面一言,却让众人又是一讶。

他说,此职,他属意魏参赞魏无均。

新朝建立以来,魏家私下利用权力做了不少横征暴敛之事,朝中有跟魏家交好的,有分一杯羹的,有看着不满的,但总体都不敢多说什么,怕惹来横祸。皇帝近日许多动作,不断开辟新势力,让魏家忌惮,借故斩杀了军中一士以作提醒。

这几日里,众臣猜测李兆廷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发作,如今看来,很明显,李兆廷开发新势力归开发新势力,还是有感于魏家恩德,这新职位大有安抚、并继续看重之意。

魏成辉会心一笑,魏无均大喜谢恩。

同时,李兆廷又让百官推荐,日后可在此部供职的下属官员。一时,群臣反响热烈,连魏无均的丈人吏部尚书也推荐了自个在魏军担任要职的儿子一把。

不料,这本看似一派欢愉祥的朝堂气氛,两日后,竟彻底变了天。

这天,黄中岳突然当众参了魏家一本,言及魏无均将自家女婿打成重伤,恳求皇上务必严惩凶徒。

说起这魏黄两家之事,朝臣早有所闻,那黄家小姐眼见自己未婚女婿被打成残废,那是要死要活,好不伤心,但黄中岳和魏成辉素日里有些交情,许久之前的第二国案,更是魏成辉受李兆廷所嘱,私赴岷州,亲自把黄中岳拉进晋王皇朝的阵

L营,如今魏家势力又大,黄中岳遂只好哑巴吃黄连,咬牙咽下这事,不曾声张。

谁想今日突然发难。

魏成辉大怒,痛陈只是两家小儿争风吃醋,意起决斗,本就是生死各安天命之事。只是魏无均侥幸获胜而已,若反过来,败的是魏无均,那是绝不会追究,今日根本没必要将一件私.事上升为朝事。

黄中岳闻言痛哭流涕,说根本就是魏无均看中自己女儿美貌,求亲不成,恶意报复,又让人把未婚女婿和当日酒家证人带到殿上。群臣看去,但见那富家公子面目英俊,举手投足之间,文质谦礼,但一足残疾,走路歪瘸,脸上也落下一道狰狞长疤,不免有几分唏嘘惋惜。

魏无均盯着对方,眸中戾色毕露,微微冷笑。

李兆廷当场站起,眉目铁青难看。看的出他并不想责罚魏成均,但也有些架不住这位黄大人的各种跪求撒泼。

只因这黄中岳作为两朝重臣,熟悉地方中.央,这地方提拔上来的官员,有好几个正是经他所荐。一段时间以后,这些人大多政绩显著,不得不说,这狐狸虽狡,但也颇有慧眼,李兆廷也是颇为满意。

是以,此时,李兆廷也不能一味偏帮了魏家。

就在朝臣错愕,皇帝为难之际,这几日里行藏低调的权非同突然出列奏报,提及此事既是两位重臣之家事,便也是朝事,到底是决斗无眼,还是故意寻衅,看似各自有理,眼看皇上也难以定夺,在列为臣者实该为君分忧,说出各自见解。

众臣一听便愕,好个权非同,如此操.作岂非要么得罪魏成辉,要么得罪黄中岳!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