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如果说,那次踢她,他知道自己也怕她受伤,浣衣局相救,他知道自己也爱她不算太少。今日,他再不知该如何形容心中那甜酸苦辣。原来,这些年来,她早已是他身体的一部份。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他慢慢走到她面前,伸手替她把那大灯笼拿下。

“朕……”一声过后,他竟蓦然断住,不知该说什么,明明,有那么多想说的。

“你终于肯见我了,我又求了你那么多天,你总是如此心狠。”她终于抬眼瞧了瞧他,轻轻出声。

像无风的湖面,那么平静的声音。

“我对连玉恨之入骨,你不必求妙音。纵使你求她,我也不可能把连玉尸骨给她。但我可以把它给你。”他看着她半响,终于又再出声。

她似有些吃惊,随即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置可否。

他顿了顿,又一次开口。

“你要埋葬,要祭祀,我都可随你,只要你……还愿意跟我一起。”

双手在袖中微微攥紧。哪怕曾是朝廷重犯,落魄王孙,但这是他此生第一次求人,他等她的回答。

521 奠定(六)

“你怎么知道我求妙小姐来?”终于,沉默半晌,她缓缓开了口,声音中也有了一丝微微波澜。

李兆廷心窝仿佛骤被什么狠狠一捏,她答非所问,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你莫要管我怎么知道!告诉我,可不可以,怎么才行!”他微微咬牙,一瞬拔高声音沦。

一声之后,却是后悔,他怎么又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他懊恼地看了眼她的脸色,她倒似不以为意,脸上没有一丝一毫动怒的痕迹,他心中更是烦躁不安,却又不敢再说什么,只等她开口,此时,无论多久,他都等。

“你说过带我去我从前采玉的山中,还算不算话?这宫中太让人窒息。”她想了想,问道洛。

李兆廷一刹当真是忧喜交加。喜是她虽没明着说,却似答应了他的要求,忧的却是,她还如此平静,不吵也不闹,似已麻木或是看透,这认知教他难受,他情愿她像上次在浣衣局那般跟他哭闹。

“好。”他当即答应。

“谢谢。”她点了点头,又道:“我先把活干完,你有事便先忙。”

就似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这一句,听得他心火直冒!

眼看她弯腰去捡那灯笼,他伸手过去,用力握住她双手,末了,他解掉她袖上发带,塞进自己袖中,替她袖子放下来,盖住那瘦削双臂。

最后,他紧紧握住她双手。

粗糙的感觉立时入掌,她手上老茧比他都还多,这是双该握笔的手。从小,她没吃过这些苦头。

她没有责怪,没有挣扎,也没有作声,只默默垂首于地。

他宁肯她朝他大声吼,就似第一次那样,但她明显再也不会了!

“你心中有不满,可以冲我——”

“我不敢,怕总是好景难长。”

他牙关绷紧,手越握越紧,这次,她倒回得快,他未完的话语就这样被她生生截在喉间。

他隐忍到极点,再也按捺不住,依着本能伸袖替她把额上汗渍擦去,随即把她拥入怀。

她依旧未动。

但他那种空虚慌闷之感却到底是填补上了。

他把她抱了一会,稍稍平复下来,也终意识到自己失态,遂把她放开,但仍携了她手,转对晋王妃道:“此处有劳母后了。”

“该奴婢干的活就让奴婢干,若连这点小事都拎不清,就不该在那个位置上面。朕相信你们两个分得清楚,务必协助好母后,莫让朕失望。”最后,他目光落到魏妙二人身上,沉声吩咐道。

魏无泪和妙音神色各有各的复杂,但都很快欠身应了。

他与冯素珍之间的对话,声息不大,未能听清,但间或“一起”“可不可以”这些字眼却入耳而来,而他随后替她拭汗,将她抱住,更是无处不是动情。

似乎,她每遭一次罪,他就她的爱就多一分,而这次甚至还不像浣衣局那样是生死之劫,但他的在意和紧绷,却任是谁都察出来。

萧司膳和梅儿也是惊呆了。梅儿惊恐地道:“娘娘……”

若连这点小事都拎不清,就不该在那个位置……这些话是对她说的,但偏偏略过她!阿萝眼睁睁地看着这人拉着冯素珍快步离去,仿佛被一个耳光用力丢到脸上,打得啪啪作响,火辣辣的都是痛!

那么多妃嫔和宫人都朝她看来,目光简直能把人吞了。

他和冯素珍之间似乎又发生了些什么,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否则,他怎么会来翻这吉儿的旧账,替她出气!可按说她嘱咐吉儿做的那些事他不该知道才是,怎么会这样?

唇瓣不觉被咬破,血锈的味道滑进嘴里,让人想作闷欲吐!她忍着眼中酸涩,咬牙看向那被侍卫押解着的奴才。那吉儿早如一堆烂泥瘫软在地,眼中净是恐惧,根本没看到她的眼色示意。

她此时也管不了太多,直接过去,俯身攥住她肩上衣服便问:“说,皇上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你又跟他胡说了什么?”

“皇后娘娘,你定要救救奴婢,那些话都是你教奴婢说的,怎么突然变成了淑妃的功劳……还有什么拜帖,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啊……”吉儿也紧攀住她衣袖,眼看着已是崩溃的情态。

阿萝顿时一震。她说的,根本不是此前她到浣衣局吩咐的那些事

L,甚至也不是假借魏无泪出面指证权冯二人的事。

她正要再问,却听得司岚风道:“皇后,皇上交代过,这奴才是要接受宫中刑法的,属下是时候该将人带走,先送牢房了。”

他说着躬身行了一礼,便指挥侍卫,将人带离。阿萝心中悲愤,冷冷看了他背影一眼,转对尚在一旁的梁松开口:“梁总管……”

老太监有些为难地笑道:“娘娘,若说是这当中的事宜,老奴当真是糊涂得紧,这跟在后头听得云里雾里的,这还要跟过去服侍皇上呢,老奴随后再拜谒娘娘。”

这看风使舵的才!眼见他说着便走,这后宫,当真是噬人的地方,一沉百踩,阿萝僵在原地,双手止不住颤抖起来。

李兆廷,你好得很,你会后悔,你会后悔的……

出得停芳殿,走了一段,李兆廷看了眼背后默默跟来的小周等人,低头对素珍道:“随朕回寝殿,也是该用膳的时间了。”

没有了旁人,二人才能好好相处。

“你怎么知道我跟妙小姐说过什么。”素珍见他停下脚步,也停下问道。

见她还耿耿于怀这对他来说再也不重要的过程,李兆廷不由得苦笑,“这些不重要,你只消知道,我想跟你好好在一起。”

素珍笑了笑。

那是一种意兴阑珊,安安静静的笑。似乎他说了,她便听,但除此,似乎再无其他了。

李兆廷只觉舌心一片发苦,他随即给急步跟来的梁松一个眼色。

梁松会意,打发小周等退下。小四还愣着,也被他带离,只让侍卫远远跟着保护。

不远处就是个湖泊,湖色水光,亭台入眼,倒是一番醉人景致。李兆廷见人退净,再忍不住双手扣住她肩,便往她唇上吻去。

素珍没有挣开,但微微偏过头。

李兆廷失望,但这次并无勉强,只道:“走吧,你也饿了。”

他说着偏头想了想,讨好她道:“我这就命人安排出行事宜,待我寿诞一过,我们立刻动身外出游玩几天。”

“兆廷。”

她开了口。

并无敬语,李兆廷鼻头竟是一酸,说不清一种什么激荡的情绪,直上胸臆。

“嗯。”他抑着心中汹涌,转身深深看着她。

“能不能别等寿辰过后?”她说。

李兆廷本想告诉她,如此时间不免过于仓促,这皇帝外出,安排人手可是需时,出口却道:“好。就是生辰之前我们必须赶回,宫中祭祀不能错过,若是推后,我可陪你多玩几天。”

“我不需要留太久,我知道分寸。”

她唇边终浮出丝弧度,李兆廷看着,立刻颔首,“我一会就让他们安排下去。”

但她眸中却仍有豫色,他察言观色,又道:“是不是还有什么想跟我谈?你只管说,我定为你办去。”

“我是还想求你两件事。”她看着湖面,缓缓说道。

“你说。”他毫不迟疑。

“我不知道那吉儿怎么罪了你,但见方才她被你的人押着,你应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了罢?若是,我想把她要过来。这姑娘不是什么好人,她往日不把我当人看待,我如今既暂翻了身,先要把她给废了,省得日后落难,她又来害我。哪怕你觉得我歹毒。”她轻声开口。

若这吉儿能令她高兴,有十个他定送她十个,暂时翻身,这让他心下又是一片发涩,但随即点头答允,“怎会歹毒,这奴才活该,本来我就不打算放过她。既然如此,索与你,你爱怎么处置,自行决定,不必再报我。”

“还有一件,是什么。”

他又问,希望尽快结束,现如今他只想把她带回自己殿中去,这时,她声音在风中传来,“能不能今日就让我把连玉的骸骨安葬了?”

他是答应了让她把那个男人的骸骨领回,但她如此心念,李兆廷浑身还是绷得发疼发怒,他想碰她,要她!就这样把她挟回殿中,让她今日就成为他的女人,真真正了这淑妃的名分,让她为他生儿育女,将连玉从她心上连皮带肉的剥离。但他什么都没说,只

深吸口气,仍道了声“好”。

一路上,素珍被对方五指紧扣着,他的手就好似老树盘根般纵横交错牢牢吸附在她手上。

她没有表面的平静。她其实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开口说连玉。但她怕生变数,出宫前,她一定要把连玉的骸骨带走,她不能让她心爱的人永眠在这冰冷之地,她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她本忖李兆廷即便答应,多少会动怒,但他竟没有,甚至答应用过膳后便立刻带她过去。这让她觉得,眼前的他和从前是真不一样了,虽然,对她来说,已早无意义。

二人在长廊默不作声走着,小四眼尖,突道:“咦,那不是权非同吗?他怎么进宫了,皇上,他是来求见您吗?”

素珍一怔,朝他所示方向看去,果见不远处走来三人,前面正是权非同和晁晃,后头一个却比他们矮瘦,且古怪地戴着毡帽,缝隙之间,看不清楚面貌。

“权相。”李兆廷突然开口,把人唤住。

“倒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臣进宫,正好有事求见皇上。”

廊外另一条道上,权非同听到动静,微微笑着开口。但当目光随转过来,落到对方和他身边人紧扣着的手上时,他唇边笑意慢慢停住。

李兆廷看似随意的松手,却改把素珍揽进怀里,笑道:“正好淑妃也在,权相也过来见见罢。”

——

1.8更新。

522

他的眼神显得格外深沉,别有深意,权非同顿了一下,又恢复了笑意,仿佛没看到他怀中的素珍,携晁晃走过来,他们背后那个人也跟着走了上来躇。

“见过皇上,见过……淑妃娘娘。”他低头行礼。

李兆廷左手揽着素珍,右手虚扶,“免礼。”

素珍心中复杂,但也只能道:“权相请起。”

权非同抬头,李兆廷说道:“朕正打算与淑妃回帝殿用膳,权相与晁晃也一起过去吧。”

“这用过膳后,淑妃在内里休息,我们可在前厅议事。狸”

权非同道:“谢皇上盛情,臣禀完事情便离开,不敢相阻皇上和娘娘用膳。”

“如此就下回再一起喝酒罢,权相有什么事?”李兆廷也不勉强,淡淡问道,恢复了一派办公的口吻。

“带个人来拜谒一下公子。”他说着和晁晃略略侧开身子,后面那人走上前来,素珍正有些好奇,对方帽子一摘,她倒有些了然。

那人跟李兆廷见礼,说了几句,李兆廷上前拍拍他肩,也耳语了几句,那人便告辞离去,临走前,看了素珍一眼。

李兆廷对权非同颔首,“权相做得好。”

权非同道:“是皇上安排得好罢了。”

“朕回头重重有赏。”李兆廷也拍拍他肩,又微微笑道:“朕这便带淑妃先回了,她今儿还没怎么吃过东西,又嚷着让朕陪着出去玩几天,朕没辙,还得尽快做些安排。”

素珍想与权非同作别,想了想,终究没有,她如今倒不太怕李兆廷,但怕为权非同带来麻烦。

李兆廷在她腰上一用力,她便随他离开了。

“臣恭送皇上、娘娘。”

眼见二人身影远去,权非同这时,才在背后把素珍盯住。

“大哥,你说让你暗下去找黄中岳,晓以皇帝心思、职位相赠其徒,还有今日种种看去是李兆廷吩咐你所为,其实是……”晁晃在他身旁,低声说道。

权非同摸摸鼻子,“嗯”了一声,“她事先给我写了信。她说,李兆廷会找我的,没有比我这奸相更适合当说客了,何况是黄中岳这样的人精。”

“这新职和无记名投选妙极。”晁晃笑,“前些天有多少人举荐了自己或自个下属的,今日只怕就有半数以上给投了罚票,反正面上绝不得失魏贼,老魏也不能确定是哪些人投的。魏无均是老贼左右手,这把他暂时弄下去,我军中行事也方便好些,狠狠给了老贼一个教训。不过这两票之差,也是兵行险着。老天有眼,魏贼连自己女儿都杀,报应。”

“不,我倒觉得是自助天助。方才那人,她也让我当说客去了。没想到,结果正是多了这票,才没形成和局。她把能想的都想了。还有我师妹,也算了进去。”权非同勾了勾唇,唇边噙着笑意,眼中那丝冷沉阴鸷却慢慢显现出来。

“她这样的人不该在这深宫之中这般活着,若她身边那个是我,我就会……”他说到这里,突然一拳打到身旁廊柱上,柱子丝毫无损,他五指却一片鲜红。

“可我什么也做不了。”

“大哥!”晁晃一惊,权非同方才面对李兆廷还是冷静自持,进退有度,没想到……

“不,大哥,若非你买通宫女,她已经死了。”

“有几个人我也是时候会会了,走罢。”他还没说完,权非同已转身,大步远去。

大哥。他不禁摇头苦笑。

李兆廷一直暗中观察素珍神色,见她看到权非同深色没有太多起伏,心中暗吁一口气。

回到寝殿,他亲自绞了自己的布巾替她擦脸,洗手。用膳的时候,他给她盛饭夹菜,给她说从前的事。可她不声不响,不多话,几乎是他问她才答。

他心中刺刺的难受,饭后,他把司岚风叫来,吩咐他随后把淑妃带去埋尸地。

他不想看到她缅怀连玉,他怕自己看到她为连玉悲恸会发怒,能让她把尸骨拿回安葬已是他最大限度。

“我晚上到你那过夜。”临走前,他在殿门口对她说。

素珍一凛,今日以来,她有些害怕他的眼神,她不动声色笑道:“你不要到皇后那去一趟,给她解释解释吗?”

李兆廷听她如此说,心中不是滋味,他看着她道:“在我心中,你很重要,你没必要跟她比。”

“那就到妙小姐那里去吧,她是好人。今日的事恐怕她会误解。”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