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见她如此“善解人意”,李兆廷眼神一变,他一把将她重扯进殿,将门踢上,揽住她推到墙上,俯身便吻住她双唇。

他撬开她牙关,舌齿直入纠住她的……素珍难受,但已到拿回连玉和出宫关头,哪怕他如今多番迁就,但她不能一味逆了他意。她没有回应,但终没有过份挣扎。

他李兆廷嗅着有过女人,且登基以来,为雨露均沾,除几名宠妃外,也临行过好些妃嫔,他有需求,但算不得重欲之人,这时,却觉得浑身燥热,他明白,除去想对死去的连玉、虎视眈眈的去权非同还有她宣告一些权属之余,她口舌的柔软馨香,还有他从小就熟悉的清甜味道,无一不让他沉眩,她身上那种既熟悉却又还陌生的感觉!

他动作越来越大,把她紧压在墙上,领子被他信手扯开,唇舌去到了她的颈项……手也慢慢摸索往下,极力摸索、摩挲,素珍好不难受,此时心中惊恐,一手挡了过去!

他却执起她的手,含上她的指头,细细舔吻过,那火热濡湿的唇舌包裹着她的手指,他漆黑深沉的眼中是暗哑的情.欲。

素珍浑身颤抖,用力一推,睁着失措的眸眼瞪着他。

过去,床帏之间,连玉情动时,也经常对她做尽这些让她羞涩得难以启齿的事,但那是连玉……她委实不能想象这个人也对她这样,这个自小端庄翩然、如今也恨之极深的男子。

李兆廷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哪怕他宠幸过好些女子,但他从没对妃嫔做过这些他看来颇为亵邪的事情,他自己退后一步,眼中稍稍恢复了一些清明,想说什么做解释,却又觉得这本便理所当然。

素珍看到他眼中的强硬,心中一怒,竟管不住自己,抬手便给了他一记耳光,而后,开门快步出了帝殿。

上次醉酒她便打过他,他没跟她计较,这次却是清醒着。李兆廷也是窝火,直想把她捉回来在她屁股也招呼几下,见她拽过帝殿外的司岚风便走,心中一黯,终是忍住了。

她说,他不喜她,她还惦着他,但她心中,连玉又还占多少!

他闭了闭眼,回到桌前坐下,翻阅奏章之际却是她雪白的颈项。他深吸口气,放下本子,吩咐梁松给魏无泪赏赐些东西,作为今日对魏家处罚的抚慰,自己却领人去了妙音寝宫。

“皇上。”看到他来,妙音既是欣喜又不无委屈。

他也不说话,抱起她就往帐中走去。

妙音忖他惦念自己,这第一个就来了自己殿中,羞涩地勾上他的脖颈……

衣衫方褪,他却从她身上起来,温声道:“才是光天白日,朕不该胡混,否则,倒与昏君无异了,朕晚上回来陪你用膳。”

妙音满脸红晕,点头称好。

回到寝殿,李兆廷冷冷吩咐小四:“去打点水来。”

小四见他脸色阴沉,不知何故,连忙亲自去了,李兆廷拿过布巾擦了把脸,又狠狠把东西摔回盆中。他方才竟怕她到妙音那里去的消息传到她耳中,她对他嫌斥更深。

这种想法,他自己都觉得可笑!他这是怎么了?他是想和她一起,可为她而不宠幸别人这些想法也太过,他是一国之君!他拿起床头小几一本书打开,书中夹着一封信。是旧日里她写的信。他拿来想把它撕得烂碎,以证什么,半晌,却仍把东西叠好,夹回书中,又轻轻放回床头。

他唤来梁松,交代道:“岚风回来,让他立刻来见朕,朕要问他话。”

素珍带着司岚风先回了趟寝宫,小周已然回去,告诉她无情来过,她点点头,把小周带上,方才去了宫后院的乱葬岗。

这地方几乎在宫中尽头。那真是一处荒凉所在,四处是微微凸起的坟包。有些有名姓,有些没有,有些有衣纸,更多没有。

司岚风指了指一处,素珍看去,那里竖了块烂木牌,上面仅书“篡贼”二字。坟包前没有衣纸蜡烛,什么都没有。

素珍静静看着,一动不动,直到司岚风忍不住提醒,“娘娘,属下这就让侍卫替你把尸骨起出来?”

素珍这才说话,她摇头,“谢谢,我自己来。”

司岚

风一惊,却见她已拿锹蹲跪下来。

“我能不能独自呆上一会?”

她声音极低。

司岚风虽曾着过她的道儿,但此时心中恻然,颔首带着众侍卫走到远处。

“怀素,我帮你。”小周见人走了,哽咽着声音道。

“不,我自己来。”

她眸中的坚决,小周知道说什么都没用,她默默退到一旁,只待她体力不支便立刻上前搀扶。

素珍却咬着牙,直到土里现出一片衣衫。

523

素珍的手因乏力也因激动而剧烈颤抖,她放下铁锨,伸手捧起那衣服上的泥土,想把它情弄干净。

蓦地里她大叫一声,往后便跌。小周大惊,赶紧把她扶住,低头一看,土中是半张腐朽的脸。她跟在素珍身边时日也不短了,从她第一次面对尸体的惊惧到后来闭着眼睛也能解剖,但这却是她最爱的人的尸骨呀。

…躇…

素珍缓缓醒来的时候,天已擦黑,迎面是小周关切的目光。

“我恳求司岚风,让他别告诉李兆廷,好等你静一静,他答应了。”小周低声道狸。

素珍点点头,“各为其主外,司岚风这人不坏。”

她说着挣扎起来,“你主子的骸骨还没收掇好……”

小周急忙按住她,红着眼睛道:“我已替你把主上火化了。情绪激动会伤身,会伤到小主子的。别看了。”

素珍一震,一阵恍惚,她还是不能再见他一面么……顺着小周的目光过去,她看到灯火下一只大瓷瓶。她缓缓下床,把瓷瓶打开,取出早已备好的小瓶……随后将小瓶小心翼翼放回自己腰间的香包里。

这时,门外一阵响动,小周去开门,来的却是无情。

“我在外面如何配合你?”他进门便门,看得出紧张、焦急。

却是他在朝上听政,看情态发展,知计策已成,李兆廷下朝后他便立刻过来,小周却道素珍未回,他便先回六扇门,晚上又过来探看。因他是素珍胞兄,李兆廷对他频繁出入内宫并无阻止。

素珍却指着桌上瓷瓶道:“哥,帮我带出宫去,交给连欣保管,我迟点取回。”

无情一顿之下随即会意,眸光一变,便道:“你倒是能耐,连这东西都从李兆廷手上搞到了。我只管你的事。连玉的骨灰你休想!”

素珍也不说话,朝他便跪,无情心中疼怒,咬牙道:“我答应你。”

小周冷笑,把他看住,他回睇过去,一时屋中杳无声息。半晌,他见素珍仍盯着瓷瓶怔怔出神,心中一软,把她拉坐下,“好了,如此辛苦才能出宫,我们必须要尽快制定后续计划。”

“这可比此前宫中形势还要险峻许多。”小周也顾不上与他冷峙,眉间俨有忧色。

素珍没有说话,三人视线相触,都是凝重。

皇帝出远,再不动声色,也定带数千侍卫随行,无情六扇门中虽也有三千捕快,但届时若是硬碰,过后残局便难以收拾,将遗祸这些人。但若把他们带走,素珍这是要到连捷等人隐遁的桑湛部落去,如此浩大的一批人行动,沿途都是痕迹,几乎立刻就能被追兵赶上,暴露慕容军所在。

是以,无情只能带冷血铁手和六扇门几名得力心腹过去,协助素珍离开。

初步预想是由无情以谈事之由将李兆廷引开,素珍乔装成捕快,携小周假借皇帝突派六扇门执行任务离开。

而无情与李兆廷“商议完事宜”后,也必须立刻设法遁走。

可问题是,无情和李兆廷谈事,最多只能争取两三个时辰,这还是假设顺利的情况下,李兆廷回来后发现人不见了必定立刻派兵追赶,素珍一行到底能走多远?

“我们这一逃,只许成,不能败,否则,被逮回来,我就永远也出不了宫。”素珍缓缓站起,“哥,我们现在唯一的优势在于,那个地方,你和我都去过,有些山势地形我还记得。我将让李兆廷答应允你同行,此其一,其二,你明日把地图带来,我要计划好撤走的路线,三、路上你必须设法与司岚风套近乎,建议他将驻兵以横布,切不能纵扩,否则到时一旦被发现,这一收线,我们走不了多远便被前面的守兵追上。”

“好,”无情颔首,“我知道了。”

小周却始终担心方才的问题,“怀素,侍卫人多,我只怕,我们还没找到七爷他们,便被追上。”

素珍看着桌上瓷瓶,“我倒突然有一想法。”

“什么想法?”无情和小周相视一眼,都知她“诡计多端”,情急之下往往能逼出什么来。

素珍缓缓道:“原路折返,再回京师。”

二人吃惊,半晌,小周微微颤声道:“你这是想置诸死地而后生?”

“不错,待追兵往京师相反的方向追去、却徒劳无功鸣金收兵回到京中时,我们再出京城。”

无情立刻问,“可京中我们也必须有可藏之地,六扇门人多口杂,你想……”

他一问之下,但见素珍目光微黠,突然心头一亮,“霍家别院!”

他绽出今晚以来第一个笑容。

临走前,素珍又让他准备一笔银两,他们离宫前,她会悄悄告诉陈娇,待他们一走,就把这银两分成三份,陈娇拿一份,剩下的交与郭司珍和小陆子,让郭司珍带二人出宫,到权府暂避。

如此,李兆廷回宫,也不能把气迁撤到她宫中人身上。

小周也稍稍松了口气。这至少是有完整的计划了,无情既走,她柔声道:“这些天你太累了,早些歇罢,还得养精蓄锐,应付接下来的危险。”

素珍却道:“我们还有一件事要解决。”

……

吉儿被囚在偏殿一间小屋中。小周进去的时候,郭司珍几人也跟着进去了。

吉儿这时倒比先前镇定了不少,她被转押到这边之后,好饭好菜招待,不比此前皇帝严厉。

眼见他们进来,小陆子甚至给她解开手中绳索,她不禁笑道:“看来皇后是给皇上说明白了。你们想困着我折磨,没这般容易,日后只管走着瞧!”

郭司珍二话不说上前就给了她一个耳刮子。她吃惊地瞪着郭司珍,厉声道:“你干什么!”

郭司珍勾唇道:“说明白?你倒是异想天开。莫说皇上如今心思根本已不在此事上面,哪怕他肯查,皇后也肯为你解释,但你认为能解释清楚?”

“你说什么?”吉儿眸光开始变得慌乱起来。

陈娇是个口齿伶俐的丫头,闻言笑答:“吉儿姐姐,你还不明白?皇后根本没派人去找过你,更别说授以计谋了,那天去找你的是郭姑姑司珍房里的心腹宫女!”

“你把你的皇后也栽进去了。”

吉儿愣住,浑身发颤,“你们……”

“还有,你是没到过妙妃宫中去,但不会有人知道,当天那名侍卫怕我们发现,只敢远远跟着,根本不曾看清人面,其中一个是我不错,但另一个实是陈娇姐姐,可那计策是你献的,于是,陈娇姐姐也就变成了‘你’。”小陆子也“趾高气扬”起来,为奴多载,第一次如此畅快淋漓。

“你们何必跟她解释?”小周缓缓出声,“吉儿姑娘是吧,今日可曾饮饱食醉了,若已完了,我这便送你上路。”

“你……你要杀我?”吉儿早已脸白如纸,听到此处紧抓桌角,惊骇地看着她,恐惧如蛇信阴凉,铺天盖地而来,她眼都红了,“你不能随意杀我,你不能……”

她说着,突然一掌推倒陈娇,夺路便往门外逃去。

小周轻盈一跃,落到她身前,附嘴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主子说,你害她一次两次,她都可以忍,但你三度害人,连累她的朋友,更差点害到她腹中性命,她,不能放你。”

她抽出腰间佩剑。

素珍负手侯院中,听得众人脚步声,缓缓开口:“好了吗?”

“好了。”小周在背后回道。

素珍点头,又道:“郭姑姑,烦劳你取两枚盒子将东西装好,阿娇、小陆,你们趁夜把东西送到皇后和魏妃寝宫门前。”

“是,奴婢这就办去。”

郭司珍恭恭敬敬地颔首,陈娇和小陆子也立刻答应,三人脸上都是一副赳赳战色。他们都是奴才,从来身不由己,哪怕职位不低的郭司珍,但跟在这人身边,他们第一次对茫茫前途有了于逆境寻找出路的决心。

眼见他们高兴而去,素珍眸中却隐隐透出一抹苍色。

翌日天刚亮,阿萝便起来,她一夜无眠,伤心、气怒,怨恨。但让她欣慰的是,派去打听的宫女回报说,皇上昨晚独宿帝殿,不曾到淑妃处过夜,也没有到其他妃嫔宫中去。

梅儿给她梳头,她心中盘算,是等李兆廷过来,还是自己过去找他。

她忖他昨日对她发火,后来怕也是有些悔了,否则,不会舍冯素珍而在帝殿独眠,甚至也没到其他妃子的寝宫去。

他终会来找她的。

可他纵是来了却会不会觉得,

每次都是他迁就于她,也许,这次,她该先去找他,给他一个惊喜。

就在取舍不定、心烦意乱之中,有宫女进来报道:“娘娘,奴婢们在殿外发现了一只锦盒。”

阿萝一怔看去,却见对方手上是一只做工精巧、价值不菲的紫檀木盒子。

想起李兆廷此前所赐翡翠手镯,她心中突然便亮了,笑道:“拿过来。”

宫女连忙把东西呈上。阿萝打开一看,旋即惨叫一声,盒子从手中跌下,盒中物事也随之掉了出来。梅儿和宫女们见状,也是蓦然大惊,失声叫了起来。

盏茶功夫后,阿萝怒而起立,“把东西装起来,皇上下朝后,立刻通知本宫,本宫要去参冯素珍一本!”

李兆廷也是一夜无眠,昨晚密见了魏军几名副将,随后吩咐司岚风着手准备出宫事宜。

但他改变了主意,为安全计,目的地再非原来的地方。

他正忖该如何跟素珍说,进了院子却发现她一身粉色宫装站在那里。听到脚步声,她侧过身来,轻声问道:“你脸还痛不痛?”

——

1.10更新。周末无更,周一上免费字数。

524

李兆廷怔了下,看她半是愧疚半是促狭地看着自己,心头一舒,但还是板起脸道:“你说呢?”

“要不我让你打几下?”素珍走过来,眨巴了下眼睛。

见她这样,李兆廷心中火气早去,低哼一声,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两个人多久没这样相处过了,那一记倒也算值得桀。

脑中闪过这想法,心中随即一沉。他这是怎么了。。

“如果你不生气,能不能让我哥让一起过去?”素珍又笑嘻嘻地问漤。

李兆廷往她头上轻敲一下,“我就知道,你必定有事相求。”

“好。”他颔首,心里其实并不想无情跟去,这是两人独处的好时机,但难得她放软,他没办法不应,而且,他日后也打算重用无情,为自己也为她巩固权势,遂答应了。

素珍作揖,“谢主隆恩。”

李兆廷心中一动,伸手去搂她,在她耳畔道:“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素珍“嗯”了声,心说还有下次?嘴上只道:“连玉新死,我心里总是……望你明白。”

李兆廷心里想起司岚风的话,她亲自刨挖连玉尸首,悲恸难言,他心中愤怒难受,但他们还有时间,连玉死了,是无论如何也争不赢他了,终有一天,她的心思会完全回来……这让他心头虽是沉怒,但还是淡淡“嗯”了一声。

想起改道一事,正要开口,又听得她有些为难地道:“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难得她了了连玉的事,心情似乎颇好,他被她感染,不禁先问:“说,我为你作主就是了。”

她挣脱了他的手,李兆廷一怔,微微蹙眉,“怎么?”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