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我把那个吉儿给宰了。”她看着他,说。

“然后,”她耸耸肩,“我让人把她的手指剁下来分别送给你两个爱妻了,皇后和魏妃,她们都算计过我。”

“你骂我罚我也罢。”

她说着摸摸自己手上残指。

她说得理直气壮,李兆廷心中竟也半丝不悦,倒觉得这符合她作派,比起女人之间那些阳谋阴谋倒来得爽快多了,倒是她手指……看得他心中一堵,那是为连玉而断!

“皇后娘娘到。”外头一声报,他眉头一皱,素珍笑道:“糟,肯定是告状来了,让你的心肝宝贝看到我在这不好,我进去躲躲。”

她说着,几步跑到屋前,就推门进去了。

李兆廷想斥她不必如此,都没来得及。

“传。”他微微沉声对外头道。

未几,梁松把阿萝和梅儿带进来。二人给李兆廷见了礼,李兆廷淡淡道:“找朕有事?”

阿萝看到他仍旧疏离的态度,心中一沉,但想起他那天没到谁人殿中过夜,终没有和他拌嘴,甚至先退了一步,道:“他我自己亲手做了羹汤,你尝尝看。”

她说着从梅儿手中拿过食篮,往前推门进殿。李兆廷想起素珍在屋里,微微皱眉,随即跟了进去。

梅儿要来帮忙,阿萝没让,亲自舀盛,李兆廷不动声色,环了屋中一周,随后接过她递来的碗,喝了一口,道:“汤朕也尝过了,你若无事便回吧,这刚下朝还有好些政务要处理。”

阿萝见他一口之下便将汤碗搁下,再也按捺不住,登时红了眼。

“我是有惩罚过她,但你是知道我的,我不会平白真伤了她。我和连玉一起的时候,她来争,我如今和你一起了,她还来插一脚,我让那浣衣房派些粗活给她难道不该?”

愤慨之下,她说话仍是谨慎,并没多泄露一丝不该说的。

倒真只有这些?李兆廷心中微微冷笑,但也没有与她争辩,他只想让她尽快离去,遂上前抚抚她肩,“过去的就罢了,日后朕希望你与她好好相处。她没有与你争,连玉那个时候,也是连玉的错。好了,别哭了,朕迟点去看你。”

“你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也该知道政务不可废。去吧。”

阿萝看他言语中多有维护素珍,心中恨极,但对自己到底是和颜悦色了许多,忖他吃软不吃硬,如今不能硬碰,渐渐再让他心疼,才是上策,于是缓缓靠进他怀中。

陡然间,他微微一震,料他也有所触动,心中倒又舒坦一丝。李兆廷看着前方床

L帏,眉心突突的跳,没有伸手相扶。

梅儿见二人似已和好,机不可失,当即声音一哽,开口道:“皇上,我们主子不是不想好好跟那位相处,这两天里思来想去,知皇上对她旧情难断,哪怕自己委屈,也欲与她握手言和了,怎知她却给主子送来这东西!”

她说着把一直紧攥在手中的锦盒呈到李兆廷眼前。

“行了,别说了!”阿萝低声斥责。

李兆廷并未领取她“心意”,他此前听素珍说过,知里面是什么东西,几乎立刻便道:“是断指?”

梅儿一呆,“皇上知道?”

李兆廷怀中,阿萝也顿时怔住。李兆廷顺势将阿萝放开,指了指锦盒,“魏妃也收到这么一只盒子。跟朕报了。”

“原来贵妃娘娘也收到了。请皇上务必要为奴婢主子讨一个公道,淑妃如此也欺人太甚,你是没有看到,今儿主子被吓得脸白心悸……”

“你怎知是淑妃所为?”李兆廷很快地打断她。

梅儿一顿,阿萝苦笑,“猜也猜到。这是女人的手指。那吉儿不是被你拿住?后来必定被她要去了吧?这东西就是从吉儿身上取下的。否则,还有谁会给臣妾送这东西?皇上断断不能这么做。”

李兆廷却是一笑,“皇后约是误会了。这吉儿尚在朕此处,何来被谁要去一说?”

“朕倒是对她用了刑,但并无断指。她皇后若不信,又不惧怕血腥的话,朕让岚风带你到大牢一看究竟?”

阿萝一刹那,她竟分不出,这到底是李兆廷替素珍开脱之言,还是事实确是如此不错?若是前者,她想想都浑身打颤,他竟如此纵容?!

可若是后者,不是这个人,又会是谁?

这时,李兆廷又道:“此事既惊吓到你,朕必定遣人调查清楚,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若教朕查出,必定严惩。”

阿萝一时竟不知如何应答,迟疑之间,李兆廷走到门口,吩咐道:“岚风进来。”

司岚风旋即过来,“皇上有何吩咐?”

李兆廷把锦盒的事简单交待一遍,司岚风察言观色,立刻会意,应道:“属下明白,这便立刻办去。”

李兆廷颔首,又对门外梁松道:“送皇后回宫。让太医也过去诊治一下,开帖宁神静气的药,知道没有?”

“是,奴才必定好好服侍。”老太监恭敬应下,便去搀扶阿萝。

阿萝见李兆廷走到桌前坐下,看样子要开始忙碌,微微蹙眉,只好先携梅儿离去。

走到门口,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见李兆廷起来缓缓把屋门关上。明明他举止周到有礼,她心中不知为何,却觉得堵闷难受,好似有一条沟壑在两人中间,将两人分隔开来。

殿内,李兆廷走到床帏前,笑道:“出来。”

素珍从宽大的帷帐内探出身来,“把你床踩脏了。”

“你就是故意的。”李兆廷见她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好气又好笑,伸手掸掸她脑门。

素珍心想,我才不会故意。她想起也曾这样藏身在连玉床帏背后,若非此处无处可藏,她出宫在即,给阿萝一个教训,但实在不想再跟她打照面,免得节外生枝,她也不能躲到这里来。

李兆廷见她突然沉默,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以为她在意他和阿萝方才的事,把她抱下来,“你不能没有良心,方才我可帮了你,也没有对阿萝怎样。”

素珍倒是笑了,“哪怕你当场把她睡了,也是应当,她是你的皇后,我就当看场活春.宫。”

李兆廷闻言,一时竟不知笑还是怒好,看着她,微微咬牙。半晌,他唇角浮上一丝弧度,“朕可不想睡她,要睡就睡你。我还记得十六要跟你讨些什么。”

他眼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虽是笑,却并非玩笑。

素珍话中原意是,他没必要为她和阿萝怎样,但他如此一说,再想起他方才对阿萝的态度,她不敢再说,这样的李兆廷让她有丝……害怕。

——

不好意思,这几天胃病又犯得比较重,身体也还有其他一些状况,所以昨天的更新还有免费字数都还没能补上。绝不是有意拖大家,我比大家更急,希望能尽快写完,进入一段长久的休

息期。因为今天实在不是很舒服,写写停停,怕后面几天的更新可能也不稳定,提前跟大家说声。详见吧主通知。抱歉。

525

她顾左右而言他,“你既要办公,我便回了,收拾收拾准备出宫。”

李兆廷虽不知她全部心思,但总是明白一些,他也打定主意,到了那天无论是软是硬,定要把二人关系确定下来,如今却不可相逼太过,遂让她离去。

素珍点点头要走,他想起什么,又把她唤住,“那个地方我们不能过去了。桀”

“你说什么?”素珍一震回头,“你答应了我的……”

李兆廷眸光变得深沉起来,“若连捷等人收到消息,带人来犯,我们此去路途遥远,结果不堪设想。但我可以带你出去玩,我们去京郊皇家围场,京城数十万守军,随时能调来应急。你也不希望我把命丢了吧?漤”

他这么一说,素珍不好反驳,她脑中空白一片,半晌,方才低道了声“好”。

李兆廷看她满脸失望地离去,心想,待把慕容残余拿住,定要带她过去。他也想到那里走走,看看她当年为他辛劳洒汗的地方。

只是这承诺,他没跟她许,她不会高兴听到连捷等人被擒的事,哪天他找出慕容军藏身所在,将敌人歼灭,面上也只会宣称,姓连的这几个已然逃脱。

……

却说素珍回到偏殿,整个都蔫下,对着李兆廷做戏太累,如今又起变数。

小周看出不妥,急语相询。她微微苦笑,把事情告知。小周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这是说我们要改变计划?可此时不逃,只怕机会再难寻……”

“我们定要逃的。”素珍眸中疲色更甚,但坚决亦然,“没有时间了,机会也可一不可再。我们定要全力一搏。”

不久,无情带着当年素珍采玉郡县的地图到来,听讯紧紧皱住眉头。皇家围场他们完全不熟,且离上京太近,到时一旦发现人不见了,两边形成包抄之势,他们夹在中间就插翅难飞。但随后他把围场地图带进宫,三人密谈,终究还是决定按计而行,冒险一搏。

当晚,李兆廷和晋王妃于夜中详谈。

翌日,李兆廷朝上宣布诞辰将至,拟到护国寺斋戒祈福数日。暂时罢朝,朝中事交魏、权等共同协理。

当天傍晚,司岚风率精兵护送李兆廷出宫。

随后几天,宫中倒是相安无事,阿萝经此前变故,一时未再寻素珍麻烦,魏无泪更是按兵不动。倒是素珍,连给妙音送去多份礼物,妙音也未有回应。素珍知对方对她虽是同情,同时也已心生芥蒂。她想写信言明她早便对李兆廷没有爱,如今更是只有恨。但这话又怎能在这种时候跟妙音说?只好作罢。

这一天,依照李兆廷吩咐,她向阿萝上禀身体不适,欲到宫外皇家别院静养,阿萝准了。随后,她由大总管梁松安排宫中重兵护送出宫。

然而,这队重兵实际将人送到了皇家围场,与天子汇合。

同时,翌日晚,五名黑衣人随夜潜入皇家别院。柱香功夫后,黑衣人出,一个时辰后,出现在魏家大宅门前。

少顷,一辆马车从魏家大宅急弛而出,往皇城方向而去。

又半个时辰,魏无泪宫中来了两名访客。

“什么?冯素珍不在皇家别院?”魏无泪一惊站起,把父兄看住。

魏成辉冷笑,“我本想趁此时机派人杀了这丫头,皇上苦无证据,心中虽有怨言,也不会你父亲怎样,总比眼看着一日一日二人感情深了去好。可谁知这皇上呀……呵呵。”

“父亲的意思是——”

“父亲猜,她必定是随皇上出宫了。”魏无均回的她,目中一派阴沉鸷色。

“皇上竟然为了她……”魏无泪喃喃出声。

“不行!”想起那天李兆廷对对方的态度,这如今二人同行,少不免日夜缠绵恩爱……她蓦地里大叫一声。

“自是不行。”魏成辉冷冷道:“皇上尚无子嗣,若二人朝夕相对,她先怀上龙嗣,这如何了得!”

翌日,魏贵妃宫中传出娘娘身体不适的消息,传太医诊脉。不想,这一诊,竟诊出了喜脉。喜讯顿时传遍整个宫中,听得内侍在外报喜,阿萝和妙音惊愕之下,都分别亲自出外查看,晋王妃却是喜极,立刻派人到护国寺报皇帝。

怎知,内侍回复说皇帝并不在护国寺内。

殿中,晋王妃闻讯又惊又怒,拍案而起,“怎么回事?

L”

“皇上和淑妃先后离宫,会不会……”此时,殿中宾客出声。却正是魏无泪兄长魏无均。

魏家父子被太后宣入宫中同贺喜事。

“胡说!皇上怎会如此糊涂!”魏成辉一听,立时相斥。

“不,二公子言之有理。”晋王妃缓缓说着,心下倏沉。李兆廷找她谈过魏家和冯家的事,自魏成辉杀了李兆廷打算擢升的将兵开始,她也开始赞同儿子的判断,这魏家不可不防,但是,李兆廷对于冯素珍的感情,她却不赞同。万一哪天让冯素珍知道,李兆廷其实知道是魏成辉泄露她的行踪以致冯家满门抄斩,她会怎样?还有她是女人,她不认为冯素珍对连玉的感情会轻易过去,甚至,只怕对权非同也比对李兆廷……

她儿子是聪明人,唯独在这事却动了不该的情愫,一叶障目。

这二人如今若是同行,皇帝正是血气方刚,少不免天天欢好,万一冯素珍有了子嗣……后宫之中,谁怀上龙种她都高兴,唯独冯素珍不行!如今,她最希望怀上龙嗣的是……妙音!

“一品候,你是知道哀家心意的,我们这就带上魏妃去找皇上,亲自报喜。”她声色俱厉。

魏成辉心笑,面上却恭敬的回道:“谢太后隆恩,臣自当鞠躬尽瘁,报答皇恩。”

李素二人到达围场是在素珍出门的当天晚上,安营扎寨后,素珍便假意装累睡下,李兆廷不动声色抱着她也睡下。翌日一早,无情来找李兆廷议事,素珍嫌闷,要携小周出去,到处逛逛。

李兆廷素知她是个坐不住的,便让她去了,嘱咐司岚风派兵保护好。

“是。”司岚风笑,“这四周有上万禁军守着,属下两名副手也会带队精兵跟随,皇上务必宽心。”

李兆廷颔首,摸摸素珍的头,素珍由着他碰了碰,随即笑笑走了。无情第一次看到李兆廷和妹子如此亲密而处,呵呵一笑。

李兆廷见他笑中若有深意,道:“怎么?”

无情道:“只是觉得不习惯罢。皇上有朝一日也会这般相待我这傻妹妹。”

李兆廷哪能听不出他话中讥诮,也没发作,只低叹一声道:“少英,从前是朕多有得罪,对你倒还算问心无愧,对你妹子却是……但你放心,朕从今往后会好好待她,她对我很重要,我不能失去她。”

无情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唇。

素珍和小周出得来,二人只当作没看到背后那队精兵,素珍笑道:“昨儿过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那边有个湖,我们过去玩水消暑如何?”

“再好不过。”小周哈哈一笑。

二人携手嘻嘻哈哈的就走,司岚风两名副手连忙率兵跟好。

到得湖边,但见湖水澄清如碧,四周绿树垂花,十分的幽静喜人,素珍一掸衣服便道:“我要下去游几圈。”

“主子!”小周“哎哟”一声把她叫住,随即转身对那两名副手道:“娘娘要游泳,你们还杵在此处做什么?还不赶快回避!”

“这——”二人一怔,其中一人有些迟疑地出声,“娘娘也许还是莫要下水为好,属下等若是不在,只怕发生什么,照料不及。”

素珍眉头一沉,小周已板脸冷笑,“奴婢出身六扇门,武功虽说比不上两位大人,但自问水性尚可,有事大呼便是,还是两位认为我武功低微,连呼救的本事也没有?”

“不敢。”二人一听,连忙赔笑,“六扇门的功夫我等尚来佩服。”

六扇门也就罢,这淑妃如今可是皇帝的宝贝,不可轻易得罪,二人又叮嘱了几句,见素珍深色不耐,不敢再留,立刻率兵撤到林外。

素珍与小周相视一眼,后者轻轻一击掌,前方丛中顿时转出一男一女,女的是无名女捕,男的却是多日未见的冷血,他深深看素珍一眼,二话不说,便把手中包袱掷了过去,自己则是跃入湖中。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无名大声嬉笑,将声音远传。同时,素珍小周将包袱打开。

里面是两套六扇门服饰,另有两套禁军衣服。二人迅速将六扇门的衣服换上,又将剩下两套应急衣甲收好,由小周背上,随即隐入冷血二人来时方向。

526

二人往前走了一段,只听得林木丛中一声响,小周警惕地低喝出声:“谁?”

不远处,一株大树后迅速冒出一颗脑袋。

“莫怕,是我。谪”

“说好了接应,我还道你哪里去了。”小周宽下心来,来的却是六扇门的青衣捕,阿青幻。

“我方才到前面勘察去了。出了这片林地就是猎场,禁军开始多起来,密密麻麻的岗,每岗上百人,若露出破绽打起来是绝无胜算的。幸好这边禁军不比守城卫,没有李提刑画像在手。路上这两天李提刑又多在马车之中,没多少人见着。对了,老大还备了些工具,说嫂子和李提刑都是高手。”

“铁手和公主就在围场出口等着。”阿青低声说着,又将一只包袱扔过来。

素珍点点头,小周对这句“嫂子”却并无应声,沉默地接过东西,迅速替素珍掇弄起来。

说是易容,其实也不过是在脸上画点妆,贴些东西,不可能像回春堂那般完全改容易貌。但简单收拾过后,素珍模样看去确然有了些改变,只打过照面的也未必能认出来,除非是熟人。

“什么人?”

三人行进一段,果遇禁军查岗。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