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笑道:“六扇门接到急务外出办事,这是无情大人的令牌。”

她说着把一只令牌掏出来,递上前去。

对方小头目低头,仔细查看起来,又往几人脸上看去,素珍不慌不忙,与之对视。半晌,那人道:“几位大人慢行。”

素珍谢过,又道:“后头还有两位兄弟过来,有劳禁军大哥了。”

小周与阿青松口气,赶紧携素珍离开。无情携六扇门几名精英捕快随行,这些禁军是知道的。接任务出勤倒也不奇怪。素珍武功不行,又是带着孩子的人,冷血和无名会武,脚程快,此时在湖边引开那边精兵的注意,只待他们走出一段路,便会立刻施展轻功跟上。

三人又走过几岗,正要到达下个关卡,突见两骑飞驰过来,跳下马背,冲岗上禁军便喊:“各位兄弟,有情况!请即派人给皇上和司统领报。”

天子帐中,无情和李兆廷正谈到对魏家的防范,还有六扇门捕快深入江湖,向消息灵通的江湖人打听慕容军的下落等事。

说到要紧处,司岚风急急掀帐而入,“皇上,太后携各位娘娘过来,就在围场入口不远处。”

“什么?”

李兆廷和司岚风同时一惊。

关卡处,骑兵报罢离去,素珍身上一晃,几乎是立刻压低声音说道:“走,马上往回走!”

小周和阿青脸色也登时难看起来。

这晋王妃突然到来,不说堵住了围场出口,几人过去万一被认出……李兆廷也必提早出账找人!

小周搀扶着素珍与阿青急急赶路,路上谁都没说话,这真是飞来劫数!

“慢着,有人过来,大批的人……”阿青骤然停下脚步。

小周显然也听到了,“快藏起来。”

素珍却轻声道:“来不及了。”

“你穿成这个模样是要到哪里去?”

她话口方落,一队人马在前方树后转出,为首之人一身白衣便服,脸如冠玉,也……面如寒霜!

“参见皇上。”小周和阿青心中大惊,果是来不及了!

李兆廷眼中的震怒和嘲弄,表露无遗。

“冯素珍,说、话!”一丈开外,李兆廷也不上前,目光紧攫在素珍身上。

素珍看着他,倒没有太多惊慌,轻轻笑道:“你身边的女人太多了。如你所见,我想走,但最后还是放不下你,也怕连累哥哥,就回来了。”

李兆廷冷笑,“是放不下朕,还是听到太后到来的消息方才折回?”

“太后?”素珍怔了怔,“什么意思?她来了?”

小周暗中看去,但见李兆廷瞳仁猛力缩放,不禁旁替素珍捏了把汗。

李兆廷此时当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当他听报外出找人,根据禁军所说,寻到湖边却发现空无一人刹那,若非司岚风死死求情,他

L当场便捅杀了那两名领队。

她要离开。悉心要离开。他被她骗了。她心里对他的感情根本没有他想的多!甚至也许……

他觉得好似有人在他心尖上用力剜掉一角。

他疼,那人却捂住他嘴,又送他一下。

他让人把无情拿下,疯了般带着司岚风追过来……

找到人,他便把她困起来!

他边走,心里如骇浪般汹涌的只剩这个念头。

此时,她乌黑的眼睛却让他竟一时分不出真假。半晌,他走到她面前,扣上她手臂,“走,跟我回去把你身上这套该死的衣裳换掉,然后随我去见太后!”

“太后见我在此恐怕不妥吧?”素珍道。

“放你一个在帐内更不妥。”他冷笑一声,命司岚风和禁军把小周二人擒住,不由分说把她往营地方向拖去。

回去之后,他把她狠狠扔到床上,嘴里只森严的吐出两个字:“换、衣!”

素珍眼带犹豫,但见他眸中讥诮更甚,知他不肯走,背过身去脱衣。衣衫方才褪下,背后一股冲力图突至,他从背后把她抱住。

“你若对我不满,可以跟我说,怎么都行,为何要走!”

她不敢动弹,他猛地把她脸板过来把她吻住……半晌,直至二人都气喘吁吁,他方才把她放开,眼中燃着残火,强行替她换过衣服,又把她拽了出去。

出帐后,他终于把她放开,脸上恢复了一副冷漠的神色。一路行去,他不再碰她,但冷冽的眸光始终盘桓在她身上。

……

和晋王妃是在半路碰上的。

各人已下了车辇。众妃和魏成辉一家于后,晋王妃身边跟着耷拉着脑袋的梁松。

“皇上,哀家过来是……”对方说到此处,眼尾掠了她一下,“噢,怎么淑妃也在此处?不是身子不好请旨去了别院疗养?”

“是朕把人接过来的。出发前就知淑妃身体抱恙,这朕过来后派人回去问信,说到别院休养了,朕斋戒完毕,过来这边走走,见景色尚可,便遣人把人接来,让她在这边养养。”

李兆廷看了眼梁松,知定是宫中有事报到护国寺,发现他不在,逼问梁松找了过来。他立刻截下了话茬。

“原来如此,得皇上眷顾,淑妃倒是好福气,不过,这魏妃更是福气,皇上呀,魏妃她有了龙嗣,你要当父皇了!哀家派人到护国寺报讯,没有找着你,一问梁松,方知你到这来了,这欢喜之下,再也等不及,忍不住就带人过来亲口告诉你了。”

晋王妃呵呵笑道,看的出是真喜悦,当然,也还有别的心思。

但除去她是真心欢喜外,还有魏家人笑意盎然外,她背后众妃虽也都笑意满脸,却非真情。阿萝脸色尤暗和白。

素珍却只是微微惊讶,除此,心中并无一丝涟漪。一刹想的更多是魏家日后只怕更难以对付了。与魏无泪视线短暂一碰,对方目中果是一闪而逝的杀气。

李兆廷目光一亮,也显见欣喜,毕竟是第一个子嗣。他谢了晋王妃,走到魏无泪面前,执起她手道:“爱妃辛苦了。”

魏无泪心中复杂,此时却还是不由得羞涩低下头去,“皇上言重,能为皇上诞下龙嗣,是臣妾的福分。”

李兆廷又温言几句,随即和魏氏父子三人寒暄,君臣相视而笑。

随后一经商洽,晋王妃道,这宫中主子们既已到此,索性游玩几天再回。

一行回到营地。

禁军很快搭建好新帐,各人回帐短暂休息,拟晚上在帐外举宴。

素珍被禁军送回原来营帐。李兆廷并无再回,去了魏无泪处。素珍问起无情和小周等人,禁军只道不知。她求见司岚风,禁军替她报去,不久折回,说司统领正陪在皇上身边,事务繁忙。

她知道是李兆廷不允。

她缓缓坐到榻上,自被李兆廷发现逃走后一直抑力控制的情绪几近崩溃。

这次过后,她是再也逃不出去了,而哥哥和小周他们怕也已被囚禁起来!

大鱼儿……小莲子该怎么办?她缓缓拿出一直贴身藏着的瓷瓶,眼眶通红,指节却抓得泛白。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声音喧闹,开始热闹起来。晚宴怕是要开始了。她看着被腰带紧缚住的腹部,咬牙挣扎起来,她是宫妃,再无心思也必须出去。无论如何,除非到李兆廷发现她秘密一刻,她都不能放弃。

撩开帐子一看,帐外四周却是密密麻麻的禁军侍卫,他什么时候派了重兵过来?他把她软禁起来了!她浑身颤抖,却听得一道不情不愿的声音道:“皇上让你留在帐中休息,不必赴宴了。喏,这是你的晚膳。”

她抬头看去,但见小四端着托盘站在前面,盘中三荤四素,菜肴精美,袅袅飘香。

……

她接盘入帐,勉强吃了几口便再也吃不下。

鼓乐声、欢笑声从帐外隐隐透来。不知过了多久,声音淡去,她却还是一动不动,僵硬地坐在那里。不知时辰。

直到帐子被猛地撩起。

一阵浓重的酒气飘来,她吃惊看去,看到天边星辰一角,还有来人一双乌沉猩红的眼睛。这人此时该在魏无泪帐中,再不就是妙音阿萝那里……

527

李兆廷站在帐外。

知道自己不该来,可还是忍不住来了。

晚宴过后,他到了魏无泪帐中陪了一阵,因她有身孕在身,并未留宿,后来到了妙音那里幻。

妙音熟睡后,他出了来,回到禁军后来搭建的天子大帐中喝酒谪。

他是怒她不错,但不让她赴宴,更多是不想让她看到魏无泪高兴的眉眼。这孩子来得凑巧突然,可能是真,可能是假,若是后者,无非为的是阻他此行,但若是真的,他怕二人之间会出现更大嫌隙。

别院必定有人去过,发现她不在,才有了今日的事。

所以,这些禁军也是保护她安全。

可是,他为此想尽又如何?此刻看到他,她眼中分明不是高兴的模样。

“是因为连玉还是因为我的其他妃嫔,你、说、实、话!”

终于,这句在方才摸杯当中涌起过无数遍的想法,终被他低喝出来。

“都有之。连玉待我很好,他身边没有女人,你有。我早说过,我累了,不想和人争什么,走最好。”看他目中燃着厉火,抿唇走来,素珍心中不是不惊,她多想让他知道自己是有多恨他,多想冲着他喊,我只为连玉,你算什么!我们早完了!而非再按着他的心意应对。

不全是连玉。李兆廷心中紧绷的怒气稍稍缓和一丝。

他大步走到她身边,俯身下去,她往后便避,他双手撑到她两肩之间,鼻息也喷到了她脸上。

“连玉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其他女人?那慕容缻是什么,魏无烟是什么?顾惜萝又是什么?那些后宫妃嫔又是什么?”他一字一字逼问着她。

“他同我好后,就没再跟其他人好。”素珍按捺着惊意,反驳他道。

他冷冷笑道:“那是他骗你,他是皇帝,三千弱水,只取一瓢,怎么可能?而我,后宫之中,如今待你最好,还不可以?是,他是为你而死,但那不过是一时冲动,一定就抵得上漫长岁月?我们却是打小认识,几近二十载的情分,我敢说,他日后把你对腻味了,绝不能如我,不会弃你!”

素珍心头一怒,想叫他滚开,别以自己的心去揣度连玉的!但她此时还是不得不噤声,她终不敢彻底惹怒他。她从来就不是只有自己一个。

李兆廷虽不知她心中所想,但二人太近,她此时情绪也是激动,以致他能看到她眸中隐隐的不屑。

汹涌的怒意顿时把他湮没,他俯身而下,把她压在身下,一手把她两手定在头顶,一手去扯她襟领衣裳。

“李兆廷,李兆廷,这么多年来,你可有考虑过我一丝感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我们之间怎样就怎样,我呢?我从来能自主过什么!”素珍怒叫,狠狠去咬他的手。

她疯了般和他撕扯,他手上皮肉几被她咬下一块来,看她满脸恨意地盯着自己,李兆廷终于缓缓从她身上下来。

他似乎此时才窥到她一丝半点的真正想法?

他突然笑了,下床离去。

走到门口,却又猛地转身过来。

“好,我不强你所难,我顾全你感受,可十六是我们说好的,我就在此处过生辰,那天你若不自愿让我入帐,可以,我不会怎么你,但你哥,你宫中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想想宫中那个荒凉的乱葬岗吧!”

他眼中执意和残戾的杀气让素珍浑身打了个冷战。

看着那夺帐而出的瘦高身影,素珍气血上冲,愤怒得双手发颤,只想与他同归于尽。

他这么多女人,如今为何偏要执着于她!

十六,十六……还有三天就是十六!

可是,哪怕她答应他,她已非处.子之身,他知道了,能不杀她、还有她哥哥和小周等人?

她在床头看着灯火熄灭,帐外曙光。

一夜不曾入眠。

帐子突然微微一动,她一惊看去时,几人已走了进来。

“怀素!”有人冲到她身边,语气焦急,“你还好吧?”

是小周!

她摇摇头,小周眼中却猛地变色,远点的阿青极快地别过身去,无情脸色铁青,快步过来

L,把自己外袍披到她身上。

素珍不用细瞧,也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衣服怕是被李兆廷撕破了。

“你们不必担心,他并无怎么我,否则,如今你们看到的只怕是我的尸首了。只是事到如今,有件事,我也无法再瞒你们。”她把十六的事轻声说了。

阿青脸上一红,躲到帐外去,无情和小周相视一眼,半晌没有说话,脸都是青的。

一室的惨淡。

又过一会,小周突然抬头道:“我有办法。”

“你说。”无情看了过来,小周却道:“我还在计量,等我想妥了再跟你们说。”

素珍也感有异,正要再问,小周又低声安慰道:“这不还有三天,你之前做的已经够多,剩下的就由我们来替你想办法。”

“对了,有个人来了,你看到肯定高兴。来,过去见一见。”

素珍忖小周这主意肯定有异,但以她个性,若是不愿说,是怎么也问不出来的,只能暗下设法了解。

她此时无论如何还不能乱,还不能疯。

听她说到让见一个人,她又微微一讶,随即苦笑,“李兆廷是不会让我出去的。”

“放心,我们今儿能进,你便能出。是李兆廷同意我们进来的。他昨日虽把我们擒住,但没有限制行动,我们还能出入自如,就是不能过来看你。你走不了,我们肯定也不走,他非常清楚这一点。如今,四下都是兵,你哪怕出了帐,又能到哪里去?”小周恨恨说道。

素珍突然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李兆廷是要她好好看看他们!

另一边,小周已笑着把她拉出去,无情尾随而出。果然,帐外禁军这次并无阻止她。

无情的帐子就在不远之处,他们把她带了进去。

虽早已料到几分,但当看帐中二人、尤其是其中一名少女时,素珍还是忍不住微微红了眼眶。

“素素!”对方看到她,也是目光大亮,飞快跑过来将她紧紧抱住,差点没把她给扑倒。

“你怎么来了?”欣喜过后,素珍抱着这人,不无担心。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