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连欣看了无情一眼。

原来,昨日接报,晋王妃和魏成辉等到,李兆廷去找素珍,无情知一旦素珍被发现不见必定会出事,但看样子,李兆廷目前应不至于太为难,便趁机外出寻找铁手和连欣,若连欣和魏成辉迎头撞上,那可是必死无疑。

连欣死了就死了,但看似坚强,实已不能再承受任何打击的素珍会全面崩溃!

他把人接到的时候,晋王妃一行正往内行进,若再往前走,势必遇上,在没有办法之下,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他索性把人带回了自己的营帐。

幸好为防万一,这连欣与铁手也是捕快打扮在外等候,营地里兵士不知道前朝公主模样,又是他带着,看到倒也没有多问,以为是六扇门人,甚至恭恭敬敬的送请他们进帐。

“哥,李兆廷在,魏成辉一家又已进来,你务必尽快把连欣送出去,否则,万一在此撞见,也是死路一条。”素珍道。

无情眉头微沉,“如今怕是不行,我们行动看似不受限制,但只限于营地之中,若我贸然带人离开,禁军必会盘查,我怕会引来司岚风的注意。他虽不比魏成辉歹毒,李兆廷城府,但他忠于李兆廷……”

他没有再说,素珍却是明白。目前,连欣在无情帐中,无人来查,反为最安全。

“你放心,”无情看她脸色苍白,立刻道:“李兆廷早晚是要回宫的,到时一拔帐,我们走在后面,小心行事,想来不会出什么岔子。”

素珍仍是忧心,但目前除此,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冷血和无名呢?”沉默了一下,她又问。

无情道:“魏成辉在,冷血不宜露面,想是和无名躲进林中了,以他们的武功,一般走兽伤不了。不会有事的。”

铁手看素珍始终蹙着眉,为缓和气氛,笑道:“冷血若听到你问他,不知道得有高兴。”

素珍不语,多年兄弟,她怎么能不担心冷血?只是不想多说。但看到铁手,就不由自主想起追命来。这些日子,除去连玉,追命、明炎初和霍长安几个,她也不敢多想,只要一想,她就仿佛陷入

泥沼里,再也不能清醒。

但是,很快,她便连帐中这些人也都保不住了!

她苦笑出声,颈后突然一麻,旋即应声跌下,连欣大惊,连忙把她扶住,怒道:“朱雀,你这是做什么!”

“有些话不能当着她面说。她是死都不会答应的。”素珍背后,小周缓缓把手收回,淡淡说道:“我方才的法子很简单,到时我设法替她。”

528

她话音一落,帐中死般寂静。铁手和连欣虽尚不清楚她话中意思,但看无情脸色也知并非什么好事。

无情脸色铁青盯着小周,紧紧的,狠狠的。小周却避开了他的目光,但微微侧开的眼睛中隐约透着一股决绝之色。

两人都不说话怜。

此时,无名正揭帐而进,见状愣住,不知发生何事,一时不敢说话逢。

见势色不对,连欣与铁手将素珍搀到榻上,连欣悄悄扯过随他们一同过来的阿青相询,无名也连忙凑过来听。

阿青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低着声音支支吾吾把事情说了。

三人听罢,也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行。珍儿不可能答应,我也不可能答应!”终于,无情开口。

萧肃的语气仿佛让整个帐子都冷下来。

“李兆廷对珍儿有些情意,我看的出来。”他咬牙又道,“若珍儿跟他坦言,也许未必……”

小周微微冷笑,“那是在他不知道怀素怀了我主子孩子的情况下。李兆廷是什么人,你比我们清楚!若教他知道事情原委,无情,你根本作不了准,他到底会怎么做!怒火滔天之下,他会杀了所有相关的人!好,哪怕他不杀怀素,也不杀你,但这孩子决计保不住!”

“孩子死了,怀素会疯的。”

“我决不能让小主子出事。从我成为我主子侍卫那天开始,我的命就是他的,我连命都可以不要,还有什么是舍不得的?不过一具皮囊而已!你们有更好的办法不成?我们如今走不了,只能过了眼前这坎再说。”

她的话竟让所有人都反驳不了,包括红了眼瞪着她的无情。

只是,也是所有人都知道,她根本并非如她所说般不在乎,她说话的时候,身子一直微微颤抖着,但她眼中的决绝却清楚写明,她是不可能改变主意了。

“我出去一下,回来商议怎么做。”她约莫也是难堪,扔下一句,终于,几步跑出大帐。

无情旋即回身追了出去。

帐中,气氛仍是静的可怕。铁手替素珍把被子盖上,半晌才苦笑问道:“无名,冷血藏好了吗?”

无名点头,“好了,他不宜出现,我倒是可以,他便让我先回来照应。”

说完这句,她很快缄声。

阿青突然道:“坏!公主呢!”

铁手与无名一愣,方才发现,连欣不知什么时候也出去了——三个都是武功好手,但失魂落魄之下,却连连欣出去也不曾发现。

“还不快找!这时候可再经不起一点波折了。”铁手大喝一声,二人如梦初醒,连忙出帐去寻人。

连欣是在无情追小周而去的时候就跟着出去的,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情,便悄悄尾随了过去。今日李兆廷携众妃还有魏家父子都外出打猎了,另外,因李兆廷将生辰定于此,司岚风忙着遣人延请众臣过来,也无暇巡视,是以禁军戒备虽比此前更为森严,但这些早已非昔日皇城旧军,倒识不得她。

她跟着他们走到湖边。

若是平日,以二人武功,断不可能察觉不出有人跟踪,但此时明显都情绪激动,并未注意到她。

“你来做什么?”

湖边,小周背向他而立。

声音沙哑得快辨认不出。

无情突然几步上前,从背后把她抱住。

这一次,小周没有推开他。

自上京改朝换代后,她第一次没有对他怒目相向,而是安静的暂靠在他怀中。

“对不起,我没有能力保护你。我只能承诺,这个仇,我定会向魏家和李兆廷讨,若非魏无泪突然到来……”

他咬牙说着,没了声音,重重把头搁到她肩上。

“待一切风波过去,我们就成亲。做我的妻子,好不好?”

半晌,他再次出声,声音中一扫平日清冷,透着一丝低哑的恳求。

“无情,你我之间,本是敌非友,你无需因疚娶我。我是怒你助纣为虐不错,但我心里也明白你的恨。因为我主子,怀素放下了这段仇恨,但你亲眼看着父母惨死,还有怀素如今

L所受的苦。若真要清算,确是连家欠了你们冯家的,虽非主子下的手,但太后是主子母亲,你如今暂迫于怀素,无法做些什么,但除去魏家,你心里还想向太后等人报仇,我可说对了?”

“可只要有我活着一天,就不能让你向太后动手,因为她是我主子的母亲。你说我愚忠也好,说我不分是非也罢,这是我的宿命。你为了我,能不向太后寻仇吗?不能的。这样的日子,你不会快活,你我倒不如如此算了。也许说,我们本便从无有过开始。”

她挣脱他的手,转身笑看向他。

“再说,我如今这犹如鬼怪一般的面貌,还有很快便不再清白的身子,你不在意,我还在意呢,你知道,我是个骄傲的人。况且,说是不在意,过了这段求而不得的时间,你心里还是会在意的。”

无情眸中蓦地刷黑,他冷笑反问,“你以为我说娶你只是因为歉疚?若说没有,那是不可能,但纵使歉疚,也只得两分,其他的是什么,你心里很清楚!”

他往胸膛处狠狠一戳。

小周看着他,笑着,哭了。

无情倾身而前,狠狠拥吻住她。

二人于无声处,激烈纠.缠。

连欣悄悄回身往回走,行走间,她微微抬头,阳光透过树缝洒下,将她双眸刺得发痛。

她出生皇族,从没想到会看到如连玉和素珍、霍长安和无烟般的爱情。

还有眼前。

昙花一现,灿烂一生。

她回到营帐的时候,素珍尚在昏睡,她坐下来,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她肚子,见她额上一圈薄汗,不知是热出来的还是睡梦中也在计量、思虑,担忧、痛苦,她替她把被子拉下一些,又探手把汗擦干净,就似她还是公主,她也还是她的驸马一般。末了,她静坐在旁,等候众人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众人陆续回来,铁手一看到她,忍不住便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胡乱跑出去,会惹来多大麻烦?”

“对不起。”她垂眸道歉。

阿青和无名因着无情的缘故,对她素来不喜,此时虽没说话,眼中也是一派厌烦。几人于一旁说话,直到情和小周回来。连欣一直耷拉着脑袋。

众人都不大敢看小周,怕她难受,倒是小周毫不迟疑,把已然计量好的偷龙换凤之法给众人说了。

一切就定在明天。

否则,素珍定会发现。

目前营地、林外都有大批禁军镇守,经过前事,排查极严,重重关卡,李兆廷知此次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再逃,在有限范围内,并未限制素珍的自由。

为免守营禁军发现,计划中,先由连欣借口把素珍带到林间,阿青和铁手暗藏其中,负责将人放倒,并加以保护。他们另在湖畔建营帐。她是用药高手,手上有一种迷魂药粉,是日晚,可先让无情服下解药,而后涂于帐中烛上,无情随之邀李兆廷回来喝酒,以表忠诚,药物随烛火点燃挥发,李兆廷便会中药,此时,再由无名在外假借素珍之名,送上邀约书信。

她则也在服用解药的情况下,在湖畔帐内也点燃迷.药熏香,而后灭烛等候。

这药能让人神识在不知不觉中受到蛊惑,却以为是不胜酒力,不易让中药者察出,是早已失传的宫廷审讯秘药,专治意志力顽强的刑犯,用来撬开其嘴。

李兆廷过去,再吸熏香,又是乌灯黑火,她假扮素珍,便能瞒天过海。

“可是你的脸……”连欣突然说道。

小周轻吁口气,“这是唯一棘手的地方,我打算用人皮面具遮住。”

“这人皮面具易容之法,也是早已失传,白日里用了,但凡眼目聪利之人,仔细一看便能看出破绽来,但夜里应不会有事。”

“夜半药力发作,李兆廷……完事后便会沉睡过去,我会把头脸裹紧出来,借故气闷出来走走,不会让营外李兆廷带来的禁军识破,待我走到约定地点时,你们便把怀素弄醒,到时她再反对也已无用,她能做的只有替我走回去。”

她说话的时候,用的是素珍的语调,因她跟素珍日久,这模仿,竟相似十足,惟肖惟妙。

谁都无法否认,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又其实,谁都早已准备好,只要无情说一声“不行”,他们便以死顽拼,但无情不愿赔上

素珍、还有他们的命。

见众人眼红沉默,她笑道:“我去做些准备。无名,你回头把怀素送回那边帐子。她醒了我来跟她解释,绝不能教她起疑。”

“按她说的做。”

无情也跟着她走出去,临走前,他低沉着声音吩咐道。

“是,老大。”

几人连忙相回。

走到帐边,他似想起什么,又转过身来厉声警告,“连欣,你给我老实待在这里,生死关头,你若添乱教人逮住,可谁都救不了你!”

“若非珍儿和小周,你该知道,你死了我也不会管,你死了我才高兴。”

“我知道。”连欣依旧垂着脑袋,轻轻应了一声。

眼见无情离开,帐中几人待走,她方才低低开口:“有件事,想问问你们。”

素珍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夜,帐中一灯如豆,小周盘腿坐在地上,似在整理一直带在身边的药箱。

“小周……”她缓缓出声,小周听得声响,缓缓转过身来,笑道:“醒啦?”

“为何把我打昏?”素珍慢慢坐起,目中带着审视。

“我不想让你担惊受怕,你心情一旦动荡厉害,这气血便会凝滞不通,重者有失去小主子之忧。”她叹了口气,走过来坐下。

“你方才说想到办法是什么?”素珍却仍眉头紧皱。

小周知道,她心思缜密,有双能洞穿人的眼睛,不敢怠慢,道:“李兆廷在此庆祝生辰,禁军已出发通知大臣,明儿就会陆续赶到,这不还有三天,我们看能不能让权非同帮忙……再逃一次!”

素珍心中生疑,闻言一震,随即道:“我不能把他再卷进来,李兆廷不会放过他的。”

“你不是说,李兆廷需要他牵制魏成辉?权非同又狡猾得狐狸似的,未必会有事。”小周一边说着,一边暗暗观察,见对方垂眸低思,心中略松了口气,终于把她的注意力给转移了。

这一晚,外头依旧热闹,白天,皇帝率人打猎,晚上宴舞。

李兆廷没有强制她去,素珍自然没有出去,这一晚,她一夜无眠。她已绷到一个极致,只剩最后一根弦死死撑着。

同样一夜无眠的还有小周。

天蒙蒙亮的时候,素珍疲惫无比,浅浅眠去,再次睁眼醒来,竟已是傍晚,小周不在,留了张字条给她,说无情今日随皇帝打猎去了,她与铁手几个分头去堵权非同。

素珍当即起来,想到无情那边看看连欣,洗漱过后才出帐,便遇到也出正出帐、脸上画了妆一身六扇门装束打扮的连欣。

“正想找你,你就来了。”素珍摸摸她头道。

“我想你了。今儿营地里还是没有人,我就想偷偷出来应该不怕。”连欣想了想,又道:“素素,我们出去走走吧,你这帐子,万一姓李的过来……”

不必她说,素珍也顾忌这点,二人很快走了出去,素珍不许帐外禁军跟来,因李兆廷早吩咐下去,林地四周有更严密的兵士把守,禁军倒没亦步亦趋的跟着,只远远吊着。

二人走进林间,连欣尚未停住脚步,素珍便突然回身,沉声问道:“小周和哥哥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连欣,你到底知不知道?”

出乎她意料,连欣垂眸半晌,终于一咬牙,点头道:“我知道。”

素珍心中一凛,突觉背后有气息靠近,她虽有孕在身,却下意识要保护连欣,她几乎是立刻转过身来,把连欣掩在背后,冷喝一声,“谁?禁军就在前面,给我滚出来,否则我可要叫人过来了。”

夜宴结束后,李兆廷照例先回自己帐子,坐了一会,又喝了会酒,梁松在旁小心翼翼问道:“皇上,今晚到哪个娘娘帐中过夜?”

“就在这里。”李兆廷啜着酒,冷冷说道。

梁松为晋王妃施压,几乎是哭丧着脸提醒道:“皇上,这您就前天到魏妃和妙妃帐中去了一下,这两天都是独宿,怕是不大好吧?”

李兆廷微微冷笑,“太后让朕到哪里去?”

“魏妃有孕,皇上多多关心是不错,要不……妙妃,她是皇上素来喜欢的,若也能同时怀上,这倒是双

喜——”他涎着脸笑道。

“滚出去!”

他话口未完,李兆廷已把他打断,“太后找到这里来的事,朕还没跟你算账。”

梁松那敢再说,这下是真滚出去了。

帐外,司岚风和小四正在,见他出来,司岚风道:“梁总管,皇上这几天不高兴,你没看出来么?怎就往刀刃上撞啊?”

梁松看他颇有幸灾乐祸之嫌,苦着脸回,“司统领,老奴不是没这点眼力,太后催得紧呀,是了,皇上到底是因什么如此……暴躁?倒从不曾见他如此?”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