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从过去四五个时辰到现在,他只做了这么一个动作。

她沉沉睡着,仿佛不会再醒来。

此时,仿佛有感于他的注视,她眼皮动了一下。

无情心中砰然狠狠一跳,当即坐到床上,把她搀到怀中。

为他动作所牵,扯到身上伤口,连欣吃痛之下,慢慢睁开眼睛。

“你终于醒了。”他轻声道。声音里连他自己也不自觉的有丝颤抖,大夫说,若这个时辰,她再醒不过过来,就再也不会醒了。

连欣却浑身颤抖,半晌,她低笑,“你为何还要把我救活?”

无情道:“我知道这般说,会显得绝情。但既然李兆廷那里你也能熬过,后面就权当被疯狗咬了,为何还要自寻短见?我那时亲见父母惨死,万念俱灰,也没动过这念头。”

“无情,我同你不一样。我活着能报仇吗,不能。我没这个能力,我已经不是公主了。这里除了素素,也没有人欢迎我。我也不可能再回到母后那里去了,她会担心。到民间去么,可我当了那么多年的公主,能习惯吗?而且……万一我落单,魏成辉他们又还惦记着,把我捉作要挟,我就会成为素素、七哥和九哥他们的负累。我帮不了他们,但决计不能成为他们的负担。”

“我原想着,你和朱雀一起,日后会偶尔想起我,可你那么讨厌我,你不会。昨晚那两个人……我想想都觉得自己好脏……我真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该继续活着。”

“经历了那么多事,我越来越明白,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永远也不会……被人惦记,甚至,如今连公主也不算。但我必须像个真正的公主那般捍卫我的亲人。”

由于二人位置特殊,无情看不到她脸上表情,但那虚弱的声音中无处不透着嘲弄、卑微,也许,还透着一丝骄傲,可却再无一点生气。

他不曾想到,她会想那么多。在他眼中,她从来就是一只骄横该死的孔雀。

有些人,死过一次,是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再死一回了。因为,几乎没有人不渴望活着,只要还有一丝活着的希望。那是人.性的本能。

可是,在她身上,看不到。

他想起第一次见面。他当时其实在观看监斩的人群之中,他看她打马而过,射杀幼孩,而在这之前,他便听人们说,她在宫中就曾随意打杀婢女。

他是真憎恶这个女子!

长久以来,从最初的讨厌,到后来想到的种种利用,到如今……

父母在世时,妹妹素珍是他们更注意的存在,因为他注定是要长成男子汉的,妹妹是姑娘。连他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妹妹劝他放下仇恨,更多是从自己和连玉的感情、从大情大义出发,素珍比他更像父亲。每个人都不一样,对错取舍,别人眼中对的,自己眼中就是错。所以,她可以放,他却一直办不到。可是,哪怕妹妹如此坚强,这一路走来荆棘痛苦,她连自身的快乐也早已忘记,自然不可能再考虑到当哥哥的快乐。

六扇门的兄弟,愿意追随他,生死以托。

他爱着的小周,有自己的使命,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

她是他如此讨厌的一个人,可这么久以来,又似乎只有这么一个人始终关心着他的忧伤与快乐,他的负担,他累还是不累。

她帮了小周,也帮了他妹妹,他并非不感激,只是他还不了。一个姑娘最宝贵的东西,他该拿什么来还?命吗?可是,有时有些东西,还真不是命能还的。

是以,当时他真恨她多事。

可是,就是他的狠话,再让她遭遇了无法想象的灾难!

他是个男人。

“无情,我好了,就会走,你出去吧,你让无名来照顾便行,你不必愧疚,我会好好活下去的。”她突然又说道。

他心中仿佛被什么猛蛰一下!

明明从没有试过也不愿意去了解这么一个人,可是,他就是很清楚,她这是谎言,她似乎也看到了他深藏的疚责,她不会再在他眼前死一回,可只限于他眼前……

他缓缓把她放下。

连欣看着他起来,眼中也流下泪来,想起很久之前在寺庙里同老和尚的对话,也

许,她从前走错过太多路,可是,方才一刹的温暖,也算是她的圆满了。

只是,和她预料的不同,他并未离去,在桌上拿起药汤便转过身来。

“你说,人该有让自己幸福的机会,同样,人也是该有被救赎的机会,是不是?民间你既无法适应,那就留下来,让我照顾你。”他看着她,缓缓说道。

“啪”的一声,手中一直紧抓着的早已浸润潮湿的东西掉了下来……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534

李兆廷宿在阿萝寝宫,素珍携小周过去,其时李兆廷已然宿下,值夜内侍知她最近颇为得宠,不敢怠慢,连忙报去,出来的时候却一脸秽气,说皇上让淑妃回,不见!

描摹着李兆廷的语气,冷戾的很。

素珍无法,先回寝宫,幸好不久无名又至,给她带来了连欣苏醒的消息,她才稍稍宽心,小周也松了口气。

清晨,天降雨花。

这天是李兆廷的诞辰大典。原定围场庆贺,因此前意外扫了兴,仍按原地计划在宫中停芳殿操.办庆典。

素珍过去赴宴,却仍遭禁军所拦。

李兆廷不愿见她侃!

素珍一笑,在殿外跪下,对出来察看的梁松说道:“若他不肯,我便跪到他肯为止。”

小周随她跪在身后。

梁松这人是个势利眼,如今见阿萝同李兆廷回暖,对阿萝又殷勤起来,闻言阴阳怪气地道:“那娘娘您就慢慢跪吧。”

晋王妃和李兆廷已先到,余人陆续赶来,宫妃、众臣开始进殿。雨开始大起来,妃嫔进殿时都忍不住瞥她一眼,心忖围场的事果让二人再起嫌隙,心中皆喜乐不已。

梅儿撑着伞,阿萝从她身边过,轻声道:“不是你的终不是你的。”

妙音没有说话,径自进去,魏无泪也没说话,她和父亲在谋算个事儿,要将地上这人彻底扼杀。宫中千百年来常用之手段,俗极,也凑效极。此时过于树敌却是不宜。

权非同对晁晃道:“你去把伞给她那侍女。”

晁晃正点头答应,又听得权非同道:“我也是傻了,这伞不能送。”

他没有再多看,快步进了去。

殿中山呼万岁,呈献礼品,各自祝颂,歌舞宴乐不断,李兆廷淡淡看着,手上酒没停,一杯接一杯的喝,间或和百官相聊,朝事、各人家事,气氛倒是颇好。

司岚风低声道:“皇上,这外面雨势见大,要不先让淑妃进来。”

李兆廷声音不大,“宴罢你自领五十板子去。”

司岚风一惊,苦笑道“是”。

阿萝和别的妃嫔不同,座次就在帝侧,听得清楚,心中微微笑开。

慢慢地,除去有心人,似乎没有人记得门外还有人在。

见李兆廷已喝了两壶子酒,阿萝低声劝了几句,他微笑,“朕今日高兴。”

外头,雨越下越大,梅儿想着素珍在外,心中便不由得窃喜,轻声对阿萝道:“主子,雨又大了呢。”

她没说其他,阿萝却心领神会。

“皇上,这是通州知州托臣呈上的礼……”

此时,李兆廷又一只酒樽见底,底下一臣子在报读礼品,梁松正要给他加酒,他猛地起身,道:“众卿继续吃喝,朕出去一下,去去便回。”

“是!”

他快步往外走,司岚风和梁松连忙打伞跟上。

“怀素,要不回去吧,我怕你和小主子撑不住……”

殿外,小周在素珍背后低声说道,雨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

素珍道:“不行,小莲子的事快瞒不住了。我一定要尽快……倒是你,没必要陪着我受苦受累。”

水珠把她的眼睑打得撩不开来,她眯着眼睛,心疼地看住对方。

“冯素珍,你这是几个意思!”

突然沉沉一声,把她思绪打断,她扭头看去,但见李兆廷一脸阴沉站在她身前。梁松在旁替他打着伞。

“只求皇上让我出宫看看连欣,陪她一段时间。”她道。

李兆廷冷笑,“你认为朕会让你出宫去陪连玉的妹子?!还是你想借这蹩脚的借口再逃一回!”

“连欣昨夜自尽了。”她苦笑。

一丝惊愕从李兆廷眸中一闪而过,他却又随即冷冷道:“她纵是死了又与朕何干?她死了才好。”

“这是我欠连玉的。他妹妹回京一为拜祭,二为见我一面,方才去了围场,谁想却遭遇了这种事。我不会走,你可多派人在宫外监看。

L”

“我本想,把这笔债还清,那末,日后也能安心和你在一起。你若不允,我也没有办法,反正,这辈子,你不让我走,我都不可能出宫,你就让我如同一个犯人般在此老去死去吧。”她笑。

“你意思是,朕若不放,你便对朕不理不睬、相敬如冰的过一辈子是吗!”李兆廷怒不可遏,大步走到她面前把她拽起。

这一来雨水直打到他身上,梁松顿时手忙脚乱,“哎哟”一声上前遮挡,李兆廷喝道:“滚开!”

他一掌过去,老太监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司岚风识趣地反往侧退了退,想了想,走到小周旁边,替这姑娘挡一挡。

……

雨水顺着二人眼睑、脸颊不断流下。

“朕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满意!朕退一步,你便进一步!冯素珍,在你心里,连玉就那么重要?重要到他的兄弟你要管,他的妹子你要管,是不是今日出现的只是他身边一个低贝戋奴才你也要管?!”李兆廷眸中火花四溅,紧紧的捏住她肩。

“我已经同你做了夫妻,你们却什么也不是!我不许你管!”他眸色通红,当中闪泄着狼.性般的幽狠辉芒,仿佛随时将她撕扯开来!

“是你让我变成了今天的模样。这机会你给,我们就在一起,我还像从前那般去爱你,不给,我这皮囊也可以陪着你,但是,无心。”

素珍却反而显得冷静,笑着说道。

李兆廷身上一晃,他看着她,也突然笑了,“你想走多久?”

“半年。”

“三个月。”他打断她,语气无半丝转圜余地,“不要便罢!”

“好。”素珍一咬牙,点头。

“今天是朕生辰,陪朕一宿,明天让你出宫。”他盯着她,冷冷说道。

“好。”素珍一笑答应,眼中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小周在后怔怔看着,李兆廷已拂袖回转,在殿中人伸长脖子,纷纷惊奇探视的目光中,行了回去。

若非她多嘴!阿萝狠狠看梅儿一眼,攥紧手中酒盏。

……

回到宫中,郭司珍过了来,今日当值的小陆子和陈娇也已从宫房过来。小周只道“我替你传水,莫要着凉”,便匆匆跑了出去。

屋中静极。

她命人抬水进去,自己却一直不敢跟进,直到三个时辰后,她端着晚膳进去的时候,却见屋中那桶水一动没动,已从热变凉。

而素珍还维持着回来时那个姿势,一身湿衣坐在床沿。衣服也从湿润到被她的温度硬生生煨成半干。

她捂住嘴巴,不敢再看,正想出去,素珍的声音却在后面传来。

“替我保管些东西。”

一转身,却见她从裙上把这些天一直不曾离身的荷包摘下,许是半日未动,起来之际脚上一趔,她连忙过去,欲伸手相扶,她却缓缓摇头,慎重地把那荷包交到她手上。

她捏着荷包走出去的时候,低声哭了。

那里面是两块破碎的玉料,还有一瓶子她主子的骨灰。

玉早被阿萝砸得碎烂,是这个人一点一点从地上把碎屑拣起,放回去的。

……

窗外的天已尽数黑了下来,雨水竟还不停歇。素珍腹中好似感觉不到饥饿,但看了眼桌上饭菜,惦念着小莲子,还是挣扎着走了过去,正要坐下,门外传来宫人见礼的声音……她心中一跳。

有人推门而入。

她没想到这人竟来得如此之早!

他一身白袍,作淮县时候打扮,眸中深沉幽冽,浓得化不开来。素珍才往后一退,他眸光一暗,已上前把她捉住……

他几乎是粗横地把她拽拖到床.上,而后,手足按压着她身子,手一挥,把帐外灯火打灭。

他狠狠吻她,她把他嘴唇咬出血来,他任她咬,双手撕了她的衣裳。

黑暗之中,二人几乎是撕扯着做。在他进入的时候,她哭得那么大声。

屋外雨声那么大,仿

佛也盖不住。

那声音彻底把他激怒,他正要用比围场那晚更狠的手段对待她,却听得她说,“我不动,你别……”

第一次,他听到她声音里真正哀求的意味。

脑中“嗡”的一声,明明怒到极点,他却竟只慢慢地待她。

环在他颈项的手一直颤冷着,她所有一切其实都还仍在抗拒,但他还是感受到来自身上和情感上双重的极致欢愉,他一声一声低喘,汗水落到她身上……三四次过后,她冰冷无比的手终从他颈上滑下去,他吃了一惊,狼狈地从她身上下来,顾不得昏暗中踢翻凳子砸到腿上的疼痛,便捻亮烛火,却见她赤身果体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得像个死人似的,那种目光,他之前在那连欣眼中也看到过,甚至,比后者更甚。

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着处。

一双眼睛红肿得不像话,好似要流出血来。

不,她眼底下,确是一抹红色!

他大吃一惊,“我给你传太医。”

匆匆套上裤子,他散着发,赤脚便往门外跑。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