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众人虽不甚明白,但见她黯黄脸色,立刻答应。

“奴婢去一趟。”郭司珍道。

“不,我去!”小陆子自告奋勇,拿起方子便走。

李兆廷出得去,边行边吩咐司岚风,“无情彻查同时,你也务必派人另查,朕一定要知道是何人所为。”

“是。”司岚风低声应道。

他迟疑了一会,又道:“皇上,你说会不会是……”

“有可能,也不大可能,”李兆廷淡淡道:“魏军是他的军队,如此未免过于明显。你先查再说。”

“是。”

司岚风顿了顿,又试探着道:“皇上,你既把人接了回来,这淑妃如此境况,你便不留下用个膳,陪她说几句?”

李兆廷微微的笑,“你对她倒是关心。”

司岚风想起之前的板子,“皇上,属下是为皇上……”

“朕和她是买卖不成,交情不在。但她的命朕不能不保住,如今确是看冯家面上了。把她接回只因那边不安全,这场火、她的伤,有朕的一丝责任,却也仅此而已。”

素珍略一洗漱,换了身干净衣裳,随即研墨写了两封信。

一封给无情,一封给权非同。让郭司珍派人一并交到无情手上再行转送。

直接送权,万一被李兆廷查察到便麻烦。

写给权非同的是感谢,写给无情的却是让兄长帮她做两件事。经过连欣的事,她信无情多少有所触动,不会贸然加害于连家人。

她将事情原委说明,让无情替她写信通知连捷此事,叮嘱他们决不能慌乱,更不能现下便大批撤出。同时,让小周和连欣千万不能将小莲子已诞下的消息通知连家。

否则,他们定会设法探出小莲子下落,将她要回去,高举复兴之旗。这是她绝不愿意看到的。

二让无情目前不可再与冷血等人联系,这是她之前就叮嘱过的,但还是担心。只有完全切断和小莲子那边的联系,无论是于李兆廷这一边,还是连家,才能防患未然。

她一边思虑着

L劝说李兆廷取消开矿之法,同时又想着如何充盈国库,两不相耽,两相矛盾之下,困伤之下,终昏睡了过去。

六扇门。

无情把信与众人看了。原来,小周几人并未离去。谁都放心不下素珍,想再留些时日,看看情况再走。无情也决不愿素珍生死一搏,唯有小莲子才能把她制住。但若到最后,也无办法,那他们就只能走!

他让铁手和阿青借执行公务之机将信送到连捷等人手上。

众人皆惊,想不到一事未竞,又出祸情。

“娘娘……娘娘……”

素珍睡到迷迷糊糊之际,郭司珍的声音轻轻传来。

她头目昏涩地睁眼开来,郭司珍的脸在上方,不无担忧,“太后使人来传,说是让您也参加秋日宴。”

素珍的睡意一下散去,秋日宴……这皇家各种宴会还真多,当然,也不过是寻个名目罢了。

但晋王妃既有旨意,她不能不去。

陈娇给她梳妆打扮,她没有看镜中人。

到好,郭司珍几人正待随她出门,却教她摆手止住,“我自己去。”

眼见素珍随传旨太监走远,陈娇和小陆子不由得纳闷,“娘娘为何不要我们同去?别的娘娘架势大,如今皇后又添了皇嗣,她自己过去未免……”

郭司珍叹了口气,“鸿门宴,她不想我们跟着受累、难堪。”

……

那还真是鸿门宴。

宴席设在御花园。

素珍到时,后宫诸妃已到齐。

看到她出现,无人不惊。

连正同晋王妃言笑晏晏的阿萝和魏无泪都猛收住了话匣。

妙音站起:“你……”

素珍朝妙音颔首,她知道她们如今眼中自己的模样。

她左颊上是一块三指大的伤口,肉色红黑黏糊,十分可怖。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整了那院正,对方也整她,但总之,对方千叮万嘱,这药上了过后一定不能把伤口捂住,否则后果梗重,于是她便如此过来了。

“哀家听说淑妃……休养完毕回宫,便把你召来一起用膳。”到底是老姜辣,晋王妃缓缓开口,好似没有看到她的伤疤似的。

李兆廷下朝后,便与工部尚书、兵部尚书、魏成辉还有今日又随其进宫的鹰炎在御书房商谈。

自数天前,魏成辉把到府上毛遂自荐的鹰炎带上朝后,李兆廷便命工部安排人手,以备开拔过去作勘察、挖掘之用,因鹰炎说族人和邻族必不肯轻易迁出,他又令兵部和地方全力协助,届时先安排百姓疏散,若有违抗者,以武力压!

魏成辉趁机提出让二子魏无均戴罪立功,过去打点。

李兆廷沉吟间,小四进内。司岚风心忖,这小子这回来得倒是正好。

小四笑道:“皇上,该用膳了。”

李兆廷颔首,“那各位,此事便明日再议罢。魏侯,无均的事朕会考虑,朕是否君无戏言倒还好说,但只怕无均将遭受群臣非议,朕想想再定。”

“是,皇上。”

魏成辉咬牙笑答。

李兆廷正要离开,外头突有内侍来报什么,未几梁松进,见魏成辉在,附嘴在李兆廷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原来,李兆廷将今日午膳定在妙音宫中,老太监却刚接获妙音宫中内侍所报,这太后和皇后安排宴会,让众妃参加,让他先别过去。

李兆廷微微皱眉,按理说秋宴,他母亲不可能不派人前来通知一声,他略略一想,说道:“摆驾御花园。”

“众卿也一并过去吧。鹰炎,你献矿有功,也一同过去,朕和你喝一盅。”

“是,草民谢过皇上。”

魏成辉等人自然不拒,鹰炎更是喜不自胜。

他自和心腹被那外来的青年助桑湛赶离部族后,曾杀回过一次,却被桑湛再赶出来,后一思索,辗转到了上京,正好遇灾,便投到魏府,说能献上财富,充盈国库。

如此

一来,只要朝廷肯出兵,哪怕桑湛再能耐,也绝不能抗衡,那青年即使还在,又有何可怕!他不仅能加官进爵,还能拿到自己应得的一份!

李兆廷一行来到御花园的时候,素珍正好落座。晋王妃见他过来,微有丝惊讶,但随即笑道:“皇上和几位大人来了,还不看座?”

一旁宫女、内侍连忙张罗起来。

魏成辉看到素珍形容,颇有些吃惊,但随即,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鹰炎对天子妃嫔自然不敢多看,但素珍扎眼,他一瞥之下,不由得一惊。

不仅因为她的脸,还有她的身份。二人当初见面,他以为她只是一富贵人家妻妾。

李兆廷看过来,“怎么了?”

鹰炎一震,连忙答道:“皇上勿怪,是草民失礼了。”

晋王妃不咸不淡地道:“不知不罪,本来,乍一看受到惊吓也是情理之中,哀家和大伙儿方才也被吓得不轻。”

众妃一听都笑了。这时,素珍身旁一个宫妃悄悄挪了挪椅子。

看的出,她是有些害怕素珍的脸的。

只是,素珍妃位到底不低,虽被皇帝撵赶出宫,但如今到底回来,她不比皇后妙魏二妃,下到底对这丑八怪有些忌惮,但晋王妃这一开口,她便没有了顾虑。

素珍虽不在乎,但出于女子的本能,下意识还是悄悄伸手摸了摸脸。这时,李兆廷突然开口:“夏嫔,你过来替朕沏杯茶。”

夏嫔正是那挪椅嫔妃的名讳。

她一愣,忖是皇帝近日到屋中过夜、表示过喜欢之故,当下微微笑着赶紧起来,走到李兆廷身旁。

她很快把茶沏好,将茶碗递上,却不知为何腕处一疼,茶水登时洒到李兆廷手背之上,通红一片!众人一惊,她已骇然跪下,“皇上……臣……臣妾该死!”

“如此手拙,你确是该死。”李兆廷接过梁松递来的帕子,淡淡说道。

他本便天生嫡贵,登基之后,帝王之气更是日渐见深,如今虽淡淡一言,却叫人不寒而栗。

夏嫔大惊,连连磕头,半晌,李兆廷方道:“滚回去!”

夏嫔哭着当真连滚带爬地跑了。

气氛一阵微妙。

在场的没有一个是简单人,谁看不出,李兆廷在昭示什么!正各自心思之际,又听得他道:“淑妃,你过来,替朕再沏盏茶罢。”

素珍心中吃惊,微微睇去,不知他心中是何所想,但很快站起,走到他身边。

“梁松,拿把椅子过来。”他再次开口。

这时,阿萝笑道:“那不是权相吗?这身边的还有谁?”

众人正惊,闻言随李兆廷看去,果见权非同就在不远的地方,似因见事出突然,并未让人通传。他身边还有一名蓝衣青年,布衣打扮,修眉星目。他深深看着前方,倒没有觐见天子的窘迫,看去一派谦礼,但眸光若沉。

——

2.4

537

素珍也看了过去。

视线甚至没有相触,只是将将一眼,心下却莫名一跳。

又是故人唐!

可这人怎么会跟权非同一起泗?

是了,他们肯定是不知从什么途径先收到消息,知道了鹰炎的事,但连捷等决不能露面,于是便由这人出面,力图挽一挽这狂澜!

对方见她看来,礼貌地回望了一下,目中似没有太多波澜,并未相认。

素珍明白,二人虽薄有交情,但此种场合根本不宜相认。

魏成辉身边,鹰炎嚯地站起,咬起了牙,“桑湛!”

魏成辉一怔。

李兆廷见似有异,余光在他身上一顿,随即道:“权相来了?怎不过来?”

权非同这才笑着开口:“见皇上正在处理家务事,臣不敢打扰。”

晋王妃笑,“权相快过来一同用膳罢。”

权非同谢过,携那青年过来,李兆廷道:“这位是?”

他只打量一眼,便感这人眸中藏锋,绝非简单人物,不是那鹰炎可比。

权非同笑道:“正要向皇上推荐,这位正是朝廷即将采掘大矿矿地部族少主,桑湛。”

“噢,那桑公子此次来是?”李兆廷一凛,魏成辉和鹰炎虽未明说,但他知道,鹰炎和族中大有矛盾。

桑湛微微一笑,“闻说国家和皇上有需,草民此处前来自是……献矿。只因此矿由鄙人来献,颇妥一些,有人早被逐出部族,皇上英明,朝廷若随此等人过去,只怕会落人口实,说国家强、人、所、难。”

“好个桑湛,你若肯献矿,当初便不会百般阻挠,皇上切勿信他,这人只顾自家利益,想把矿藏据为己有,方是实情!”鹰炎冷笑怒喝。

“你是不是记错了,我说的是矿可以开,但必须慢挖,亦不宜过份,否则将引山.体崩塌,此是大危之事。皇上,说到朝廷进驻,草民部族与其他数族世居于彼,我族尚好说,其他族群深爱大地,未必肯迁,若朝廷过急,不晓之以情,而以武力压,结果怕只能是对当地百姓的一场屠杀。”桑湛一字一字相回,气度闲适,无他之急躁。

“慢?”魏成辉笑,“桑少主是吧,此矿是国家征作抗灾之用,矿能等,军需、饥民却不能等。这灾民如今仅靠稀薄米水度日,老夫说句不中听的,如你这等说法,慢采少挖,这矿献得来,那几大州郡的人却都死光了。”

权非同啧啧几声,“魏候果是赤胆忠心,皇上还没急,自个先急了。”

魏成辉知他讽己“皇帝不急太监急”,不怒反笑,“老夫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权相过奖了。”

他就不信李兆廷会因这人所说的“晓之以情”来减缓挖矿进度!

“桑公子,非是朕强人所难,而是国难当前。若有他族不肯,那朝廷只能用朝廷的法子。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果然,李兆廷开口,虽一字未着屠杀之事,但话中正是如此意思,语气之硬,无丝毫转圜余地。

魏成辉见权非同微微皱眉,与鹰炎笑了笑。

权非同跟他作对,以为带来了宝,可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桑湛却并无惧色,也无惯常的书生公子意气,他双手一拱,道:“皇上,草民既敢前来献矿,便必不至于叫皇上为难。”

“与族群千人相比,自是州郡数万灾民为大,可是,无论小我,还是大我,这每一边都是您的子民,都不该被牺牲。”

“皇上如今为难的是,既要解军需之虞,又要缓饥民之忧。若此矿尽快开采,则国库可先用于饥民,稍后再从矿收补上军需。可扩充军需之根本,乃是邻国意欲来犯,若是……无仗可打呢?”

他姿态从容,眸中流光蕴转,一字一字,笑住问。

一刹,全场皆静,李兆廷扶案,缓缓站起,看住眼前这一身廉价布衣的男子。

“此处非谈话地,桑公子随朕到御书房一趟。”

“请皇上借一步说话,草民斗胆献矿、再献免战之策!”

二人相视,话音同落。

众人再次惊奇,都不由得对这个青年看了好几眼。

L

李兆廷已伸手相邀:“桑公子,请!权相。”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