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有股什么极快地升至胸腹纸!

想起那只被扔掉的玉笛,还有被自己捏碎了的笛子,他一阵烦躁。她虽惦念连玉,但对他也并非全然无情的……

他当时为何就当着她面把笛子给碾碎了呢?

毕竟,他们青梅竹马那么多年,毕竟,他是她第一个爱上的人,又毕竟,他是她第一个男人,若非他中途“走开”,那会有连玉什么事?

她拿连玉向他“示威”,维护连玉的弟妹,也许,不也想向他要些什么证明?

他把她困在寺中,当时确是怒极,但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想法,想她向他求饶?

可是,他似乎先输了……

三个月期满,过去那天,他分明看到她病了,而且,似乎病的不轻。

当时,若她求太医,他会给她。

可她有时也太倔强,他真的恨她,于是他也不说话。

她的脸,却是他万没想到的,那晚骤一看到,他心里好似被狠狠剜了一下,就好似那些火是燎在了自己身上,若他不曾把她身边的人都强行带走,有无情护住,这场火怎么会……

但他跟自己说,不能去管她。

可今日听到母亲设宴,他知,母亲不会善罢甘休,当那个妃嫔对她行动侮.辱,他终究是按捺不住了!

这个人,凭什么敢这般对她?!

他想着,心中益发柔软起来,不禁慢慢走到床边。

榻上,她睡得正熟,可似乎也睡得非常不好。

额头潮湿,双眉紧蹙,不知在梦中看到了什么!

他轻轻坐下,替她把汗拭去,她本能地伸手来抓,袖子滑下,露出一截白嫩的手臂来。他不自禁想起那晚的事情……顿觉心猿意马,待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他手已落到她脸蛋上,猛如火烫,一刹他缩手下榻,逃也似地走了出去。

庭院中,陈娇和小陆子诚惶诚恐地看着他一脸讳莫如深的离开。

出得院外,小四小声试探:“主子,你是不是被冯素珍那鬼样子给吓到了?”

他抿唇站着,不置可否。

今日他若在此宿下,就真的输了,从此他还能对她下得一句重话?

该先认输的是她!

梁松低道:“皇上,老奴正要找皇上,这司统领派人来禀,客人已到,正在御书房等着呢。”

他“嗯”了一声,“倒是时候,过去罢。”

正要抬步,小四突道:“主子,你手上的是什么?”

李兆廷一怔,这才发现自己竟把屋中那幅画像也抓了出来。

“把东西放回屋中。”他吩咐小四。

到得御书房,司岚风和一名男子已在等候。

后者正是桑湛。

见他进来,桑湛起身见礼,“桑湛见过皇上。”

“免。”他走到他面前,微微笑问,“权相可曾对你说过什么?”

他出口便是要害,直把人问得猝不及防,桑湛却同样笑道:“权相认为,草民肚中还有些许墨汁,愿招草民当幕僚。”

李兆廷被他的话愉悦到,哈哈笑道:“倒是个谦逊人。那你怎么想?岚风路上也跟你说过朕的意思了罢?”

这话仍旧问得锋利、直截。

“是。”桑湛答;“桑某愿为皇上鞍马。”

“噢?”他偏头,眸光犀利地打量着他,“权相应许的只怕比朕大?桑湛,你这决定却是为何?该不会是明为朕鞍,实为权……眼吧?”

桑湛迎上他的目光,“皇上,桑某忝为小族之主,部族虽小,但也明白君臣之义。哪怕权相事成,也非名正言顺

L。皇上是晋王之后,无论如何,却仍是皇室正统。桑某也无别的理由,仅此而已。”

“但当然,权相愿许桑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桑某斗胆向皇上一说,皇上亦勿怪。”

“好,够爽快!朕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谈事。”李兆廷颔首,“桑湛,权非同既许你这些,也必说朕无更丰厚能给,可他也太小看朕了,权力以外,朕再许你一个心愿。你,想要什么?”

桑湛眸中一亮,似对此十分欣然。

李兆廷淡淡看着他,他也有些好奇,这个人会想要什么。

“皇上自登基以来,各项举措大多利民,草民知道皇上并非暴君,是有仁德者,但终究伴君如伴虎,草民自知非善于逢迎之人,是以,皇上既肯恩赐,那草民便再次斗胆,将这心愿换一命。”桑湛缓缓说道。

李兆廷略一沉思,“好,朕答应你。回头赠你一次免死圣旨。”

“谢皇上。”桑湛低头,朗声回应。

李兆廷笑,“朕该赐你一个什么官位好?看去不会太突兀?”

他语气似在自酌,也似在询问对方。

桑湛道:“皇上,草民曾听权相说过,皇上不希望一方势力坐大,草民自认为,能明白皇上如今心中所忧。是以,草民认为,这官位还是先勿赐为好,皇上何不以与草民一见如故为由,将草民留在宫中一段时间?如此既不会打草惊蛇,草民也能及时为皇上排忧,待适当时机皇上再把草民推到朝堂之上,不知皇上以为如何?”

李兆廷眯眸看着他,那是为君者的锐意与煞气,桑湛也不多言,微笑回视。半晌,李兆廷一拍他肩,“好。”

这时,内监给李兆廷传夜宵进来,桑湛提出告辞,李兆廷回到书案前坐下,“桑湛,你也一同用些再走吧。”

“那草民便谢过皇上的美意了。”桑湛也不客套,仍在屋中茶案旁坐下。

夜点是些小炒,另有藕粉圆子、杏仁饼、肉末咸酥和莲子羹,梁松依照李兆廷的吩咐,给桑湛端去好些,给他只留了碟子杏仁饼和一碗莲子羹。

“怎么,东西可还合口味?”李兆廷问道。

桑湛道:“山野村夫,少见珍馐,这宫中御膳还能有不好的?”

“喜欢就多吃。”李兆廷笑道,他就着莲子羹尝了口杏仁饼,微微一顿,突然询问:“御膳那边可是来了新厨子?这饼子做得是真好。”

梁松在旁笑答:“回皇上,还真给您说中了,太后见您这些日子胃口不开,专程在淮县请了两名厨子过来,给你做些旧时口味。”

李兆廷“嗯”了声,缓缓道:“这杏仁饼……你明早也给淑妃送些过去。”

“是。”梁松愣了愣,连忙答道。司岚风笑,“皇上总还是惦记着淑妃的。”

小四此时正推门进来,闻言跟他嘀咕道:“她惦记皇上才差不多,你没看到,她在屋中偷画皇上,也不知皇上喜欢她什么,如今都成这幅鬼样子了,方才还到那边去,若非贵客到,今晚怕是在那边宿下了。”

李兆廷一眼过来,目光暗沉,他心中一惊,虽打小便跟在对方身边,颇得对方喜爱,还是立刻噤了声。

这时,桑湛起来道:“皇上,草民吃好了,就不扰皇上休息了。”

李兆廷对他颇为重视,颔首后吩咐道:“梁松,你在宫中西隅为桑湛安排一个住处。岚风,你送人出宫,待桑湛把随身物事打点好,你明日便把人接进宫来,朕下朝后在御花园设宴款待。”

桑湛当即谢过。

他一路和司岚风浅笑而谈,直至回到客栈屋中,脸上笑意方才猛地坍塌下来,摸出怀中那只小木塑。

他盯着它,它也仿佛在盯着他,笑得一脸无辜。

“你不会变的,是不是?”他轻着声音,一字一字问道。

“你费尽力气把老七老九送回,你心里惦念着谁,你很清楚,是不是?你说,他从前不喜你,如今他……可你还是不会变,是不是?”

他问着,手指收紧,那力气之大,指骨咯咯作响。

末了,他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往案上划了个字。

李。

又用力往自己臂上一划。

胸臆间那直如翻江倒海的汹涌,方才被这点痛楚慢慢压下,但他眸中此时却哪还有一点桑族少主的温雅,一瞬尽是狠鸷和冷意。

宫,偏殿。

翌日,素珍起来后,被陈娇和小陆子告知,这皇上昨晚来过,后来又很快走了。

素珍吃不准这人的想法,正暗暗蹙眉,未几,梁松满脸堆笑的敲开偏殿的门,命内监呈上好些糕点,说是淮县手艺,皇上吃过说味道不错,专程赏娘娘的。

素珍微微一震,心中顿有了些谱儿。

午膳时分,她去了御书房,李兆廷却不在,一问却是在御花园宴客。

540

素珍过得去,但见李兆廷正和一个人在御花园内的亭子间笑酌。

定睛一看,却是桑湛。

她怔了怔,不知是因桑湛认识连捷等人的关系,她心中别扭,还是什么,正想走开,回身之际——

“你来了?过来。欢”

李兆廷眼尖,竟一下发现了她。

素珍只好过去。

“来找朕?”李兆廷看她一眼。

他把饼子使人送去,就是这个意思,有些话不想开口,但也让她知道,自己的一些心思。

她果然来了。

素珍余光不期然扫了桑湛一下。

桑湛似是为了避嫌,正微微垂眸。

他回去会怎么跟连捷他们说?想到这里,她便浑身难受。

但李兆廷既问,她还是道:“皇上既有客在此,素珍晚点再……”

“不碍事,朕和桑湛一见如故,颇为投机,今日特邀他进宫来玩,也好对我大周主族外的其他各族有个了解……我二人所谈并非政务,你也一起坐罢,陪朕用膳。”李兆廷看着她,淡淡说道。

说到“陪朕用膳”时,语气颇为温存。

素珍对这所谓“转机”先是欣喜,此时却是忐忑,但李兆廷既已开口,她只能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梁松是个见风使舵的,见状立刻吩咐内监,命多取一副碗筷和酒器来。

李兆廷却把自己跟前的先推到了她面前,“你先用着。”

素珍一愣,她就在李兆廷旁边,李兆廷说着桌下竟伸手过来,把她手抓住。

她不自觉颤了颤,不知是不是“作贼心虚”,竟似乎看到对面桑湛淡淡看了她一眼。

她那种浑身不适的异样感愈发重了去。只觉坐立不安。

她死死忍住,方才没有把李兆廷的手甩开。

这时,亭外人声走动,她为化解尴尬,故意看去,发现却是十多名御膳监和宫女把新菜送到。

“你这丫头怎么上来了!懂不懂规矩,就站在原地,自有人去取。回头去领个罚去。”梁松突然出声,斥责一名企图上前献媚的宫女。

“奴婢是新来的,奴婢该死……”

对方战战兢兢的说道,声音都带着哭音。

这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

素珍正想替她求个情,却突觉这人眼神不对——她眼里没有惧色,更多是杀气。她心下一凛,这时,只听得桑湛一声高喝:“皇上小心!”

她惊而转头,却见那宫女碟下拔刀,已往李兆廷胸口递来!

李兆廷什么人,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冷笑一声,也没如何动作,身板往后一仰——

四周禁军飞扑上前。

“淑妃当心。”

桑湛声音倏地拔高,却是那宫女一击未得,目光一鸷,并未继续往李兆廷身上招呼,而是趁劲道未尽,招式未老,改往他旁边的素珍身上而去。

莫说产后虚弱,那怕是平日,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素珍也不可能避过。

大仇未报,奸佞未除,也没能再见小莲子一面,难道就要死在此处?

电光火石之间,素珍苦笑。

当一声闷哼,几声惨叫传来,她怔讶地看着前面的背影。

这一刀并未落到她身上!

有人挡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对方本来避开了,却一步踏上,拦到了她身前——

“皇上……”

梁松、小四等大叫着上前,把李兆廷扶住。

“还愣着干什么,传太医,把院正叫来。”老太监哭丧着脸大喊。

一旁数名内监拔腿就跑。

斜地里,司岚风和几名禁军的剑戳到了刺客身上,但因要审讯,并无伤其要害。

那宫女满嘴鲜血,恨恨瞪着李兆廷,“你整治吏制,杀我父亲,我入宫为奴,蛰伏多

L时,可惜老天不肯垂怜,今日不能取你……”

匕首直插在李兆廷胸腹之间,血水把一身龙袍染红,他却仍站得笔直,冷冷看去,“治吏是前朝连玉所命,朕当时不过是执行,你,杀错人了!但哪怕是朕,如今也会继续整顿下去,你父亲若非贪官污吏,杀不到他。”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