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你今日意图伤朕重要之人,不能再留。但朕也不会再追究你的家人,此事就到此为止罢!”他语音方落,已将自己身上匕首拔出,一掷往前。

那小刀登时没入宫女喉咙,直至没柄。

她叫也没能叫出来,眼里带着震惊和怨恨,便歪倒在地。

“皇上,属下扶你回寝宫。”

李兆廷既不追究,司岚风迅速还剑入鞘,过来搀扶。李兆廷脸色苍白,却仍撑着说话,“你随朕一起过去。”

他看着素珍,目光用力。

素珍无声点头。

因天子遇刺,四周上百禁军归拢,一行声势浩大,匆往帝殿而去。

桑湛沉默地跟在后面。

……

到得帝殿,司岚风把李兆廷扶抱到床上,素珍站在数步开外,不声不响。小四在旁擦着眼泪,忽而怒冲冲地朝她大吼出声,“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李兆廷沉声喝道:“你再乱嚷嚷便给朕滚出去!”

小四愣住,李兆廷又低声道:“冯素珍,你过来。”

素珍舔舔干涸的嘴唇,慢慢走过去,依着他的眼神在榻旁坐下,他伸手握住她手。

“太后若闻讯过来,谁也不许说具体情形,就说有人行刺朕……岚风,你说朕有口谕,令淑妃在此照料。”

他说着眉目一蹙,昏了过去。但手仍紧紧握住素珍的。

司岚风和梁松相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惊色。无疑都知道李兆廷对淑妃有些情愫,但没想到竟……如此之深。

尤其是司岚风,他早便认定李兆廷对素珍颇具情意,可今日一切,还是出乎他意料之外。所幸,这伤势虽重,但看着应未及要害……

只是,方才那种时刻,谁还能想要害不要害的——

小四在旁微微张大嘴巴,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前一切。

素珍被紧紧握住手,想挣也挣不开,心下一片复杂。

她万没想到他……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她对他的恨早不下魏成辉了。

爱,是决然不爱了,可恨,此时,她却有一丝的晃神。

就在思绪一片混然之际,她只觉,有人在看她。

深沉得令人骇怕!她一震抬头,不期然往桑湛的方向又看了一下。却发现他和司岚风二人正低声说着什么,目光落在李兆廷身上,淡淡写着担心。

这位也是影帝……

方才,只是她的错觉罢。

不过,哪怕是错觉,她也不敢再多看桑湛,莫名的就是不敢,就是会怕,真是见鬼了!

“太医来了,太医来了!”

殿外,内监突然大呼,紧跟着,院正为首,多名太医臂挎医箱,冲奔进来,看的出,太医院是紧张得几乎倾巢而出了!

素珍想走开,怎奈李兆廷人虽昏迷过去,这手却握得极紧,她用尽力气,竟都挣不开来,还是院正施针,李兆廷手上穴道应激,方才松了。

众人一阵忙活,止血,缝伤,上药……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殿外响起。

却是太后与众妃赶到。

妙音几乎立刻抓过一名内侍来问,魏无泪也紧张的过去倾听。

晋王妃一看地上,满满的血迹、血纱,脸色大变,说了声“我的儿”,身子便摇晃起来。司岚风连忙禀道:“回娘娘,皇上武功高强,伤不及脏腑,应无大碍。娘娘千万莫忧虑过度,凤.体为重!”

晋王妃勉强点头,目光猛地落到素珍身上,“你怎会在此?”

阿萝脸色煞白,此时却不打话,直接上前便给了素珍一记耳刮子。

闷响在殿中响起。

“皇上是因救你而受的伤,你为何要回来,你到底有何居心!”

她盯着她,厉声说道。

殿中人都变了色,司岚风一惊,李兆廷不让告诉太后,太后也不会有事没事让人在天子跟前打听什么,但替嫔妃打探消息的内侍、宫女却大有人在!何况方才御膳房的人不少,那正是萧司膳所辖,难怪皇后……

他暗叫不好,正要上前,晋王妃闻言之下,却已是大怒。

“皇后,你说什么?”

阿萝道:“母后,御膳房那边来人说这刺客行刺的本来是——冯淑妃。”

晋王妃目光倏沉,咬着牙齿一字一字道:“来人,将这女子给哀家绑下了!”

“慢着。”

几名内侍上前,一道声音忽而响起,一人随之挡到素珍面前。

541

“是你?!”

晋王妃一看前眼前的人,怔了一下。

阿萝也蹙眉出口:“这是太后的的命令,这是宫中之事,客人不该插手罢?栌”

不知为何,她对这人有种说不出的……忌惮,还是什么感觉,明明据说也不过是一族之主,并无甚了不得。也许是昨日他一脸自负地跟李兆廷谈国论策之故片?

桑湛先跟晋王妃施了一礼,而后看着她,淡淡说道:“皇后娘娘,草民人微言轻,自然无权插手宫中之事。只是如今得皇上礼待,心中感激,皇上受伤不轻,望能为他分忧。”

“据草民方才所见,刺客目标确是皇上,只是并未如愿,方才对淑妃动手,皇上才为救的淑妃而受伤,说刺客为淑妃而来,皇后所闻怕是以讹传讹。”

他也不说阿萝诬蔑,而是这般说道。

“太后娘娘,您道刺客为何要如此?”他说着又道:“那是因为她看出淑妃对皇上的重要,而皇上相救更证明淑妃在其心中位置。”

“皇上方才甚至对司统领和梁总管说,若太后娘娘到来,千万不能说出行刺具体情形,又说让淑妃留下照拂,这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

“若皇上醒来看到他受伤救下的淑妃仍旧逃不过伤害,岂非痛心,这一刀也岂非白挨?若因此与娘娘发生争拗,不说伤及感情,这对皇上伤势只怕也绝非好事罢?”

“太后娘娘统率六宫,必定明白此理。草民绝非诳语,此处在场各位都是见证,若太后定要惩治淑妃,我等少不免被皇上迁怒,因为我们都亲见皇上对淑妃之紧张,不出来说上一句,为君分忧那太不应该。是以,草民实无意冒犯,只是为君为己,望娘娘海涵。”

他一番话说罢,晋王妃眉头紧蹙,而一众太医本事不关己,此时也都上前跪禀,“娘娘三思,桑公子所言不差,这皇上龙.体要紧!”

晋王妃双眉蹙放之间,语气终于稍缓,“也罢,哀家先不追究。淑妃,皇上既命你在此,你便姑且留下,好自为之,否则……”

否则什么,她没说,目中是一记严厉的警告。说罢,她向此时也已施术完毕的院正询问李兆廷伤势,院正恭敬回应,她不住点头,众妃知道应是无碍,都松了口气,但晋王妃在此,又不敢逾礼上前探视,更多是以嫉妒复杂的目光看着素珍。

其中,魏无泪与那日被李兆廷斥责的夏嫔为甚。

不同其他,妙音神色中带着质疑和讥诮,这让素珍难受。但她既选择回宫复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阿萝此时更多是看着桑湛。他方才有意无意间似扫了她一眼,她心中愠怒,可竟有几分敢怒不敢言,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人有丝可怕。

司岚风本在筹措语言,跟晋王妃求情,如今终松了口气,这皇上果没有看错人……眼见桑湛朝他看来,向他告辞,他连忙让内侍相送。

……

不知过了多久,人总算是全离开了,临走前,晋王妃命素珍好好侍候。素珍被梁松和小四硬驾着又陪到榻边。

床榻经宫女仔细打理过,血腥气味已不剩多少,空气中漂浮着的更多是药香……李兆廷因失血过多,唇色青白,她淡淡看着,心思却没有都多少在上面。

她感激桑湛为她解围,但桑湛临走前那记似笑非笑的眼神,始终让她如坐灯毡。

在他心里,她必然不堪。

他会怎么跟连捷他们说?

他仿似嘲弄的暗沉目光,让她心中隐隐作痛。

想着想着,她不由得低咳一声,喉中一阵甜腥充盈,她连忙捂住嘴,尽量不发出声来。

但榻上李兆廷去已被惊扰,眉头拧起,眼皮微微跳动。

她见他满头大汗,迟疑了一下,终掏出帕子,替他把汗拭去。

她走到今天……痛苦殇疼仿佛看不到尽头,而这些,半数是拜他所赐,她对他实在无法再存任何感情,这一下,算是回救命之恩。

手忽被抓住。

她一惊,却见他已睁眼开来,他瞥了眼她手中物事,唇角微微上浮。

他欲撑身.坐起来,倏地闷哼一声。

素珍方才听太医说,知他虽未中要害,但匕首没入泰半,伤口不浅,便伸手相

L扶,及好正要回坐,他却猛地把她扯进怀里!

“方才真把我吓到了,我怕你会出事,幸好……”他有些低哑的声音落在她耳畔。

他手上用力,以致触动伤口,又是轻哼一声,但他并没有松,只把她抱得死紧!

素珍抗拒他的气息和搂抱,但她没有推开,这次行刺反是她的契机——

“你不是说已忘了我?不是打算把我扔在护国寺自生自灭?不是……”

她不无嘲弄说着,他把她稍推开,一双眼睛凌厉逼人,“我心里怎么想的,你何必明知故问!”

他眸中跃动的火簇令她有些震惊,他气息不稳地凑到她唇边,素珍开始本能的往后退去,后被他强行扭住双手,她牙一咬,也由得他去了……

殿外“啪”的一声传来,二人同时扭头,却见阿萝站在门外,一掌打在门上,微微冷笑着看着二人。

她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素珍道:“我扶你去追?”

李兆廷眉头顿时一拧!她眼中不仅并无旁的女子遇此惯有的欣喜,反而有丝似笑非笑之意,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了,他气血上涌,不禁冷笑出声:“谁说我要追她!”

“好,不追就不追,你醒了我也安心了,好好歇着,我明日再来。”她意欲把他扶下,他把她手臂拽住!

他重伤之下,这又一用力,顿时血透中衣。

“你说,把连玉尸骨要回,我如你所愿,你说陪他妹子三月,我应你所求,你遭遇火灾,容颜尽毁,我还是二话不说把你接回,你今日遇险,我……”他死死盯着她,眸光犀黑,透着狠劲,“我昨晚命人把小吃送你,你今日过来,不是已知我心思了吗?我心里到底对你怎样,你清楚的很,何必明知故问!”

“冯素珍,你到底还想怎样?”

“你对我再怎样,不也让你的才人还有皇后怀上身孕吗?我说过,无论阿萝如何待你,你都不会囚她责她。我的脸……难道不是你造成的?”素珍笑着,伸手抚上脸颊伤疤。

“兆廷,”她说,“我感激你今日为我所做的,可换成是妙音或者阿萝,你也会这么做。”

“我心里求的是唯一,你能给吗?你不能!所以我从不去期盼,我回来是因为放不下你,但我怎敢再让自己深陷其中?”

她用力一挣,李兆廷不放,骤然跌下床,她一惊看他一眼,欲转身回扶,末了,终是自嘲一笑,快步出去。

“冯素珍!”李兆廷厉喊,却眼睁睁看着她掩门而出。

他膝盖重重磕到地上,这一下不轻,登时破皮损骨,胸腹的伤口更是殷红一片,但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痛楚,唯有心中钝疼难熬。

“我是皇帝,不能没有子嗣!你当时也气我太甚,今日,换作是他人,我绝不会如此毫不犹豫。你知道,你根本不知道!”

他冲口而出,低低的笑。

“岚风,梁松。”

他忽而怒叫。

司岚风和梁松就在殿外,眼见一个个走出,都知殿中情况不妙,此时一听,连忙进来,看到李兆廷情形大吃一惊,司岚风几步过去,正要把他抱回床上,却听得他咬牙说道:“扶朕去找淑妃。”

二人骇然,但看到他眼中红丝,却不敢劝。

……

殿外,阿萝走到一处,听到背后声响,回过头来。

“怎么?耀武扬威来了?”阿萝冷笑问道。

“有必要吗?”素珍淡淡反问,不过是路只有一条,她别无选择而已。

阿萝眸中带着讥嘲,“你不是自诩深爱连玉?怎么如今竟又出尔反尔?我同连玉好,你来,我同李兆廷好,你也非要插进我们之间,你这算什么,冯素珍,我是真真瞧不起你。”

素珍笑,“我认识李兆廷在前,我们有过婚约,如今我同他一起不是应该?连玉无疑对我很好,但我当初跟他更多是感激,如今他已不在,李兆廷又已回心转意,我为何不能同他再续前缘!”

“你!”阿萝眼中冒出火星来!

“我身怀龙嗣,更是他亲封的皇后,你以为有些事情是如此容易改变吗?!”

/p>

“青梅竹马,我与他十载感情,不是说你怀有龙嗣便能怎样,我又何尝不能跟他有子嗣!”她微微笑着说罢,与她擦身而过。

阿萝站在原地,脸色煞白,浑身发颤。

……

数丈开外,李兆廷停住脚步,没让司、梁搀扶追去,兜兜转转,她心里到底还是惦念着他……他绷紧的脸颊稍稍松下,既然如此,今晚他就不必认输得太彻底。

他吩咐梁松:“你一会到皇后宫中,送上几句关切之言,说朕好了会去看他。”

“岚风,明日让淑妃过来侍驾。”

“是!”二人暗暗吃惊,皇上对淑妃的情意,好似一次比一次深……

眼看那个一直一身素衣的女子走远,一直在暗角的男子也仍未曾动一步。

他眸中浮光掠影,似墨似黛,如笑如殇,直到前方阿萝抚住肚子,泪流而下,眸光方才微微动了一下。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