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说着快步过来,半弯蹲下身子,很快又起,脸色古怪。

“魏公子,依本官看,这并非旧尸。”他说。

其神色异常认真,并不似诳人。魏无均一瞬胸腹寒气直冒,旋即大怒。好啊,这事,只怕连这杜若修也是同谋!

543 结局篇(一):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方才那个人,把宫闱秘事说得那么清楚,他开始还不察,如今……他心中冷笑,这事怕少不了冯权合计,还有眼前这杜若修!

指鹿为马的人,是他们棱!

可就凭这具腐尸想定他罪?

他厌恶地看腐尸一眼,仗剑比划,随后眯眸把杜若修看住,“杜大人,你说这并非旧尸,那当真是可笑了,这是新死的不成,是你本便徒有虚名,连新旧不分,还是你想诬蔑我魏无均什么?你随便在你提刑府挑个仵作出来,都可以告诉你,这人已死五天。身上所中是匕而非剑。我可让你搜我身,看看可曾有任何匕首在!”

他冷冷说罢,却听得那杜若修突然说道:“张善人,云慧大师,孟夫子,魏公子方才所说,凡请你等做个证。”

魏无均一愣,但见那体态硕然的中年男子,还有一和尚模样和一书生打扮的老者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矾。

和尚宣了声佛号,“出家人不打诳语。”

另两人也颔首,“无论面对何人,必定如实所说。”

魏无均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煞白。又忽而想起,虽与云慧等人素未谋面,但名字却都听过,都是京中颇有名望之辈……他猛然抬头,果见杜若修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但眸中却透着一股清肃之色。

“你,说得对极了!纵使是仵作也需经过检验,否则也不能如此清楚说出这人死了多少天,毙于何种兵器,这衣衫血迹模糊,你却能一口断定死者详情。二公子,没有谁要定你的罪,是你本便犯了杀戒。这是五天前此间身死的少年。”

“本官如今便要将你拘下,来人呀!”他说着,人群中几名差役快步走出。

魏无均怒极反笑,“善人赠粮,空巷、激将、诱我出手……好一场大戏!但莫说方才对于这具尸骨我只是随口一说,哪怕当真是我所为,你们能奈我何!我父子对朝廷的贡献,岂是这几条贱.民之命可比,你、敢、拘、我?!”

杜若修一脸平静,“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魏公子,这犯在你手上的人命,何止几条?为谋私利,从前到今,你统共杀了无辜者一百一十二人!不过是官官相护,又苦无证据而已。”

魏无均不再言语,眸透讥诮,下颌高仰,盯着上前的衙差。

“谁敢?”轻轻二字从他口中吐出,充满危险。

他身后亲随随即一拥而上,横剑相向,如狼似虎。

杜若修道:“将人给本宫捉起来,带回提刑府。提点刑狱司之名,因冯而起,因李而盛,如今不能因我而败!”

那些差役是京配的,并非杜若修从地方地方带来,此时见状却都有害怕。

“就由六扇门为大人代劳吧。”

人们正愤愤不平,人群中有声音淡淡响起,随之,四名男子和一名女子走了出来。

“无情。”为首男子面容清冷,朝杜若修颔首,作了个极为简洁的自我介绍。

“我等本出身提刑衙门,同是公门中人,秉旧日李提刑办案规,办案为民,无分其他。”

杜若修又惊又喜,魏无均却倏然变色。

男子语音一落,不过火花乍现功夫,四柄长剑已抵到了魏家兵丁颈项上。

无情的,则指到了魏无均心口。

魏府。

魏成辉正和无量在密谈,管家匆匆进门。

“侯爷,出事了!”

“什么事,如此慌张!”魏成辉皱眉不悦,管家却依旧是一脸凝重,“二公子被提刑府捉住了!”

……

“好个杜若修!好个六扇门无情!”听罢事情经过,魏成辉脸色铁青,拍案而起,无量连忙起来道:“侯爷,事不宜迟,我们立刻进宫面圣。”

“不行!”魏成辉几乎立刻摆手,目透城府,“皇上刚刚遇刺受伤,老夫若此时过去打扰,难免被说成不敬。”

“进宫是进宫,老夫去找太后。”他略一沉吟,说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这等事情,很快便会传到皇上耳中。开审也还需些时间,不碍事。”

“好。”

魏成辉想想,又道:“只是,无量老兄,还是烦请你派几名弟子过去暗中保护,这事

L是有预谋而来,老夫怕他们万一设法在狱中让犬子画押,虽暂无性命之忧,届时可也是麻烦事一桩。”

“行,老兄只管放心,我这就让京纶带几名高手过去暗中监视和保护。”

“爹——”二人正说着话,有人从门外急步走入。

魏成辉看去,却是长子魏无涯。

他此时也一脸焦急,“方才下人回报说,二弟被逮进提刑府了?”

这儿子个性敦厚懦弱,又和孽女魏无烟交好,魏成辉并不怎么喜欢,但到底是长子,也素知他向来兄友弟恭,便拍了拍他肩,“嗯”了一声。

魏无涯在军中也有职务,虽不如此前魏无均高,说道:“爹,我这边带些军中兄弟到提刑府走一趟,对那杜若修威慑一番,好让他不敢对二弟做些什么。”

魏成辉颔首,“你倒终有些开窍了。”

夜。提刑府。

这里曾一度变成残桓败瓦,此时却已恢复原貌。

人面全非,桃花依旧。

庭院中,月色下,提刑府新主人杜若修正在跟坐在对桌的男子商讨着什么。他双眉紧皱,看的出探讨的可并非什么轻松事。

“大人,这人如今是逮回来了,但魏家权力如日中天,到时审讯,若皇上旨意过来,只怕……”对面中年男子说道。

从他的衣着打扮来看,可知正是如上任提刑府主人身边小周般的人物。

“不错,我们必须尽快让他画押认罪,否则,到时便前功尽弃。”杜若修叹了口气。

“大人,”中年男子突然作了个刎颈的动作,又压低声音道:“不如我们用些手段?”

杜若修一听,眸中现出一丝暗色,但旋即沉声说道:“不行,这提刑府前任主人断案,从不曾用刑逼供,无论对方是如何大恶之徒,我决不能开这先例,玷辱了这府衙创立的意义。”

“也许,在下有个办法能帮到大人。”

一个人忽而从院外走进,青袍乌靴,腰别长剑,正是六扇门捕快。

杜若修记得,这人叫冷血。

“愿闻其详。”他刚说得一句,来人已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轻声说道:“六扇门专门处理江湖险案,江湖上最不缺的就是硬骨头,这是六扇门的独门秘方,让人喝下,稍加诱.导,便能说出详细,伏罪画供。”

杜若修眸光一亮,“当真?”

……

檐上,为首黑衣人朝后面做了个噤声离开的动作,很快,一行人便消失在檐顶。

须臾,他们重新出现在提刑府牢狱门口一暗蔽处。

“魏侯和师傅果有先见之明,如今情形,我看我们必须先把二公子带回魏府,虽说有潜逃之嫌,但利大于弊。”为首之人再次低声发话,一双眸子在黑暗中闪着精光。

“行,老怪,听你的。”

他身后男人声音粗犷,说罢,朝后一招手,其余五人立刻跟上前去。

牢门外有四名差役看守,只见眼前突落下几道暗影,甚至看都没看清,便低叫一声,昏倒在地,其中一人,甚至连声音也没能发出来。

几人迅速鱼贯而入。

牢内墙壁装嵌着油灯,灯火昏暗,但依稀能看到从外到内,从左到右,约莫有二三十间囚室,有大有小,有共囚一处,有单独紧闭的,但几都囚了人。

眼看有人闯进,狱中人都吃了一惊。

这时,为首黑衣人横手撮于嘴边,唤道:“二公子。”

有脚步声从牢狱深处传来。

“二公子……不在此处。”

随着声音低起,三个人从牢中最后一间囚室里缓缓走出。

仍是青袍乌靴,腰别长剑。其中一人踏步上前。

几名黑衣人心下一沉,只听得对方缓缓开口:“余毛两位大侠,别来无恙?”

“我等今日巧遇杜大人,都是提刑府人,不过是新旧之分,大有惺惺相识之意,便在杜大人此处作客一宿,也顺道替他看看门口,没想到你们也来……作客啊。”

“作客”二字,他说得意味深长,眸中划过一丝寒气。

他们对一个女人做过的事,他毕生难忘!

余京纶与毛辉相视一眼,冷笑一声,却也不惧,与同门师兄弟猛地拔出剑来。

……

与此同时,一道黑影避过提刑府多处守卫,闪进了后院一个厢房内。

这屋子里,囚有一人。

他披头散发,神色阴沉,见有人闯进,微微一惊,但须臾便恢复一贯之镇静,低声喝道:“来者何人?”

“二公子,属下受魏侯之嘱前来营救。此处危险,决不能再留!”黑影迅速走到他面前,低声说道。

——

新年快乐!衷心祝愿各位新一年各种幸福幸运甜蜜开心。之前我手.贝戋写了后天见,可谁知当天有事没写完……于是晚上赶紧让吧主大人先发通知让大家别等,但又多嘴跟她们说了会连夜写,当晚如果能写完当晚贴,结果我到第二天傍晚才出来……我以为吧主大人发了通知,吧主大人以为我会赶出来,便没有通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于是墨舞xx这无更品没人.性的骗子又xx了……一水儿的xx,我知道大家委屈但我也xx……春节初一到初七期间,大家都别等更,过个愉快的假期,年后更新以吧主大人通知日期为准。节后也千万不要再晚上等更……白天上来刷一回没有就过几天看……我本来是预计年前结文的,可惜我的预算永远都像被狗啃了般,然后自己又经常性嘴.贝戋各种什么时候见……但有些时候偏偏事与愿违……下一章开始连李素的感情戏集中爆发,有节操无节操有xx没xx的……反正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局篇了。大家或许等后面完结了一并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晚安。

544 结局篇(二):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宫。

晋王妃听罢禀报,亦是拍案而起,“竟有这等事!这提刑府好大的胆子。”

“只是——”她随即又幽幽的叹了口气,“魏卿啊,哀家能理解你做些生意的想法,但有时也莫要过于……急进才好。夥”

她眼尾一撩,“急进”二字说得颇有些意味深长颏。

魏成辉禀报的时候,避重就轻,只说魏家是合理收征,给了百姓补偿,不料对方恰遇命案,非要栽到他头上,以图更钱财,并道杜若修与权冯乃一伙,有意想整魏家。

但晋王妃怎不知个中蹊跷,虽偏袒魏家,也给了个提醒。

魏成辉自然不多辩驳说什么,“是,臣自当谨遵娘娘教诲。”

晋王妃点点头,“皇上大伤未愈,如此,本宫与你一道懿旨,让把人放了再说。”

她略一沉吟,又道:“哀家还是与你走一趟罢。依你所言,这杜若修有些匪.气,这次把人放了,难免回头不找麻烦,哀家去同他说几句,事情到此为止。新官上任三把火,但也不能依仗皇上喜爱,便狂放了去。”

魏成辉大喜,这正是他想要的!

“谢娘娘。老臣……铭感五内。”他缓缓笑道。

提刑府。

“怎么回事?”

屋中手足缠铐的男子沉沉出声,正是魏无均。

“大人怕杜若修与权冯勾结,会对公子用刑逼供,以此达到画押之效,特命我等暗中保护,不想果被大人猜中……”黑衣人把在庭院所闻低声告之。

魏无均大怒,但他尚算冷静,“可我若此时离开,难免被看作成畏罪潜逃,届时皇上面前只怕说不过去,况依大周律法,狱中出逃,似乎并非小罪。”

“公子莫虑。大人已进宫面圣,定有办法。”

魏无均再无犹豫——确然,相较“被迫”认罪,离开,是权宜之法!何况,他也想让权冯杜等人看看,魏家可不怕他们,这提刑府困不住他!

“走。”他命道。

“是,公子!”

来人颔首,抽剑一劈,当即将他手足镣铐破开,又从背后行囊拿出两套衣衫来。

魏无均一看,却是提刑府衙差服饰,不由得笑道:“真有你的。”

他迅速换上,灯火不灭,二人悄声而出。

路上碰到好些衙役,但二人表现从容,并无引人怀疑。

然而,转过一处,魏无均突然低声喝止,“这是往前门的方向!”

黑衣人连忙回道:“公子,我们的人兵分两路,只因我等知道,对方必有所伏。是以,其中一批往天牢向而去,引开他们注意,撤走路线就在后门,小的则领公子从前门离开,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魏无均赞道:“果是上人调教出来的人。”

黑衣人道:“公子哪里话。只要过得这最后一道关卡,我们便可全身而退。”

二人说着,脚步不停,转眼已到府衙大门。

魏无均假装侧身与黑衣人说话,二人低头快步走了出去。

“好了。”

又走得十来步,魏无均终略松口气。

“魏无均逃脱了,快追!”

然而,他话音方落,后方传来一声厉喝,他一惊,侧身望去,但见背后衙门灯火通明,十多衙役追出,为首之人正是杜若修。

黑衣人脸色微变,“不好,被发现了!余师兄那边应也是阻挡不住了,不过幸好公子已然逃出,我们的马车就在前面街口,有人接应,到得那边就安全了。公子快跑!”

魏无均也不迟疑,随他施展轻功,疾步而驰。

“魏无均,你身犯杀人重罪,若再罔顾法纪,不肯就擒,依大周律例,本官可有权将你……击毙!”

背后,杜若修再次喝喊道。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