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魏无均不怕杜若修当真胆敢如此,但闻言心中到底还是一凛,动作减慢,这时,只听得那黑衣人突语带惊喜道:“公子,莫要为这杜若修所唬!看,前面路口那位可不正是大公子?”

“必定是接你来着了!”

魏无均顺着他目光看去,果见十来丈开外,纠集着数十人,皆着军装,为首之人正是大哥魏无涯,只是让他微有些不解的是对方旁边——还站了个晁晃。

许是闻讯看戏而来。他心中冷笑,此时自不理会,眼见魏无涯朝他招手,口中念念有词,他平日虽不喜这大哥,此时却立刻朝他奔去,一边喊道:“你说什么?这姓杜的有意为难,你替我断后!”

孰料,魏无涯此时脸色一变,他正疑虑,背后“噗”“噗”几声破空而来,他身上寒气直冒寒,骇意陡起,后背却已是一阵蚀心之痛传来,透骨穿肉。

他下意识低头,但见胸前插着三支利箭,鲜血喷溅而出。

“均儿!”

斜地里,一声厉喝响彻整个街道。

“爹……”

魏无均翻着眼睛,但他只来得及看那从马车里下来的中年男子和华贵妇人一眼,便砰然倒地!

带着恐惧、怨恨和不甘断了气。

他仰天躺着,最后眸光倒映定格在,衙门外一个人身上。

这是个女人,容貌半毁,手上拿着弓箭。

她背后另有一名捕快服饰打扮的女子,手正从她手上弓箭处缓缓移开。

与此同时,中年男子疾跑过来,一手探到他鼻翼下,末了,男子摇晃起身,大步走到这女子前面,眸中如要喷出火来,充满怨恨和刻毒,“冯素珍,你胆敢射杀我儿子!这条命,你得还!”

话虽如此,但太后面前,他尚存一分理智,高举的手,并无即时落下。毕竟,哪怕晋王妃再厌恶冯素珍,但宫闱之外,为皇室颜面计,决不会处置一名宫妃。

无名一惊上前阻挡,素珍伸手把她拦住,淡淡说道:“魏侯,你是位高权重不错,但也有所不知吧,依大周律例,凡犯有杀人重罪在身之凶嫌,若敢越狱逃跑,一律当死罪论处。”

“方才冯素珍亲耳所听,杜大人已一再警告,令公子仍一意孤行,论罪当诛。”

“你怎么敢!”这时,魏无涯也已率众过来,大声喝道:“纵我二弟畏罪而逃,但我魏家是什么人,新朝功臣,岂容你来处置!我们必定告到皇上面前——”

他话口未完,眼前一阵掌风扫落,脸上旋即吃痛,却是魏成辉气得七窍生烟,迎面便狠狠给他一掌。

他愣愣看着父亲,似不知为何对方竟把怒气撤到自己头上来。

魏成辉却仍怒不可遏,却是因为,晋王妃面前,他这一说,无异于承认,魏无均是逃犯!

但魏成辉并没注意到,魏无涯微微垂下的眸中,那抹一闪而过的暗芒。

而此时,这点果教素珍给捉住,她笑,“魏侯,你瞧,可并非冯素珍信口雌黄,二公子逃跑,大公子也可作证。太后娘娘面前,杜大人面前,大公子将来可不会反供吧?”

“自是不会。这人确是逃了,我们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

魏无涯尚未回话,那厢,晁晃已先开了口。

魏成辉怒极反笑,“淑妃娘娘,你要论法说律是吧,这后宫不可干政,你如今所为……”

晋王妃一直面沉如水,此时也终开了口,“冯素珍,随哀家回宫,家有家规,国有国法。”

如魏成辉所料,她不会在宫外处置或处决一名宫妃,但她眸中寒光、杀意毕现,还有那句家有家规,是断不可能放过对方的。

素珍怎不明白,她没说什么,只恭敬的回了声“好”。

“杜若修,今晚的事你亦责无旁贷,来人,把他也带回去!”晋王妃又冷冷命道。

很快,数名禁军内卫上前,将素珍、杜若修和他身边的师爷给按压住,杜若修看到素珍飞快看了他一眼,一些情景也飞快在脑中闪刷而过。

权非同找过他。

问,可有惩处魏无均的决心?

若敢,他有计策……

如魏无均所说,善人施粥、清场、故意诱其出手杀人、以旧尸令其道出死者身份、让众德高望重之人作证,都是一早便计划好的。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谁都知道,哪怕他敢以卵击石,以魏家权势,闹到皇家面前,还是无法将人定罪。

他们的目的,是要逼魏无均……逃!

545 结局篇(三):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只有这样,才能在皇家干涉前依照大周律例将之处决。

哪怕这闹到天子面前,也不能要他赔命。当然,赔上前程、皮肉之苦、刑狱之灾这些是无法避免了。

是以,在他答应权非同之前,他有过一刹那的犹豫。

为此赔上大好前程.真值得吗圊?

再说,从此再也不能为民请命了。

可百姓的状纸早便送到提刑府,他无定罪之法,一直按兵不动,如今,别人送来了法子,他却迟疑?一人不治,何以公天下?终是热血沸腾般,承下此事!

但魏家却不是块好啃的骨头,幸好中途来了六扇门的帮手,方能顺利将魏无均带回来。

庭院中与师爷所商量的一切,还有那个冷血的献药,都是假的……

世上哪有这种逼供药!

早在六扇门随他们回来时,就再次带来权非同的话——以魏成辉的谨慎,定会派人过来监看。

不能让这批人把魏无均带走。

魏无均在他们的保护下,不一定能就被当场射杀。

于是,兵分两路,由六扇门的人拦下监看的人,同时,安排人引魏离开。

黑衣人也是假的!

那实是权非同的人。

魏无均一倒地,他便当即逃离,在那混乱当口,谁也不会留意这位怂恿者,哪怕是魏成辉,匆匆一瞥,也只会以为,是余京纶他们的人。

只消魏无均一出府——

所有事情都在计划之中,只是,他万没想到在他下命衙役举箭的时候,有人策马赶到,如风一般落到他面前,比他更快一步。

“李怀素。”

对方朝他匆匆一颔首,便持弓跃下马背。

“无名,我力气不足,助我一臂之力!”

这是他从她口中听到的第二句话,但并非与他所说,而是朝马上另一名女子。

“是!”

电光火石间,马上另一名女子跃落,握住她手,拉弓引箭……

被禁军赶上马车,帘帐一下,他便听得对方低声说道:“杜大人,记住,到得皇上面前,必须阐明大周律例,魏无均越狱该死,但同时也表明你虽出言警告,却绝无射杀对方之心。”

他不禁和师爷面面相觑,急道:“李提刑,不,淑妃娘娘,你为何要如此?这本是杜某承诺权相之事,便该由杜某承担,你不该卷进来。”

“这份恩情,杜某还不起呀!”

对方笑,“你依法办事,这事不能要你性命,但这官职却是保不住了。”

杜若修傲然一笑,“那又何妨?至少,杜某对得住天地良心,这辈子也不负祖上门楣了。”

“不,你这顶乌纱不能掉。”对方依旧微微的笑,“我是没有能力再为百姓做些什么了,但大人可以。你不该为此赔上提刑官一职。我会设法自保,你不必担心。”

“我会告诉皇上,六扇门路过发现案情,出手相帮大人。我是从无情处得到消息,你们把魏家人捉了,过来一看,眼见犯人越狱,情急之下动了杀心。他也知道,我和魏家的恩怨……”她微微眯眸,似是在和他说话,又似自语思量。

“大人懂进退,有勇气,相信日后定能前途无量,但望大人走得再高,也能记住,不管何时,都请让提刑府开一扇门,让百姓有个能求助的地方……”

说到此处,她捂嘴咳嗽,她旁边女捕似是一惊,“李提刑,你赶紧歇歇。”

她朝他点点头,不再言语,仰头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

她脸色青黄,不知是拉弓使力损耗,还是本身有疾,但眉目中却是一股他在许多男子身上也不曾见过的英飒之气,帘子被风撩起,京中灯火处处,人们依旧忙碌地操办着他们的营生,改了朝换了代的大周,对他们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哪怕,明明,原来的一切比如今好多了。他们当中大多数人似乎那般麻木懦弱,但也还是他们,以自身的勤劳和坚毅,创造了一国的繁荣。

但总要有人,先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胸怀更大,才能让历史的年轮往更好的方向推驶过去。

大至兴邦亡国

L的国君,守护一方的将军,制定政策的大臣,中至地方官员,“小”至……也许是像她那样的人。

轱辘染着夜色,碾破从上京街道到皇城官道一路上的平静。

杜若修心中激荡却一直挥散不去。

后来,他为官三十年,最后官拜一品,也有了私心,也曾为自己牟利,但始终记得,要为百姓留一扇门。

他不能,输给一名女子。

眼看禁军敛尸、逮人,马车分作三辆,晋魏一辆、尸骸一辆、“罪犯”一乘,往皇城的方向急弛而去,有两个人快步从提刑府门内走出。

一容貌绝伦,一清俊毓秀,平素都是淡定从容之人,此时眸中皆写着焦色。

权非同微微咬牙,“那丫头真是疯了,这老杜都肯扛下一切,也断不会要了他命,她还……”

“不行,我要进宫瞧瞧。”他猛地一拂袖袍,便.欲往前。

桑湛眸色如夜,深不见底。

“我也先回宫,到皇帝跟前打探消息。”

“好,你我分作两路——”

“大哥,不行!”

权非同话口方落,街心一人快步过来,正是晁晃。

他和魏无涯分别带来的官兵已先后散去,但他身边,还剩一人,却是教魏成辉痛怒之下留下的……魏无涯。

“对,权相,你此时不能进宫。”

若魏成辉此时仍在,必定惊震得无以复加。他这大儿子非但没有离去,还和他的敌人站在一起,并且相劝。

“大哥,李提刑定有她的考量,你此时闯宫,反会让魏贼反咬一口与杜若修相互勾结,杀害魏无均。”

晁晃又道。

“谢大公子好意。”权非眉低叹一声,先向魏无涯致谢,又对晁晃道:“我假意明日才收到消息,带你进宫,到李兆廷跟前相问怀素情况。你说大公子到军中纠集官兵闹事,要求放人,你图一热闹跟随过来,和众兵一道,是亲见魏无均逃脱的。若皇上不信,可传兵士相询,明白没有?”

“是,晁晃明白。”

权非同却仍是眉头紧蹙,这计策,是他和她还有桑湛三人所订。

虽并无聚首,却各有所出。

他设计以假死者家眷诱魏无均入瓮,桑湛献策逼逃,以律法将人提前制裁。

魏无涯和晁晃的出现,则是她的想法。她忖李兆廷卧榻,魏成辉必定会进宫觐见晋王妃,让晋王妃出面先管此事,于是,她安排魏无涯带人假意前来“要人”,故意“质问”杜若修为何射杀逃窜的魏无均,目的是要让同行军士看到。这些士兵,有魏的人,有晁的人,但无论是谁的人,今夜回去,必定将消息传遍三军。

军中有李兆廷的势力,这些人不会偏袒魏家。

如此,杜若修届时便可在李兆廷面前全面洗脱。

这位提刑官只是,依法而为。

也确是,依法而为!

她要万无一失,说决计不能连累一名好官丢了性命。

但他万没想到,她把自己也卷了进来,他不是不懂,不过是关心则乱。他其实只有比晁晃更明白,她还想保住杜若修的官职!

从二人相识开始,她就是这样。

他摇头笑,“希望李兆廷的宠爱,能让她这回少受些皮肉之苦。”

桑湛眼神倏然一紧。

这时,魏无涯说道:“诸位,我先告辞了,否则,被人看到怕是棘手。烦请转告李提刑,无涯谢她两度出手,今日终替我报了杀妹之仇。日后若需有用到无涯地方,无涯必无二话。”

“也谢大公子此前在黄大人的事情里,助我等一臂之力,没有你那一票,我们当时不一定能将局面板转。”

权非同微微一揖,说道。

当时,她让他去游说魏无涯,把他那不记名一票也拿下,争取最多的票数。而魏无涯果然帮了这个忙。后来更在他引荐下,暗中与李兆廷见面,阐明在家中不受重用,愿为皇帝效力,暗中监察魏成辉动作。

魏无涯淡淡说道:“权相无需客气,各取所需而已。我父亲对于己无用的儿女从无善待,甚至杀了我妹子……我和无烟虽非同母所出,却胜似亲生,我早已心寒,可我没有能力反他,杀他也是大逆不道,但至少,我要他也尝尝痛失亲人的滋味,何况我这兄弟本便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说着也是一揖,而后隐入街道暗处。

权非同让桑湛先离去,他留下暗中与无情一面。无情等人还在里间打杀,依计将余毛等人缠住。

桑湛也不多话,上马朝皇城方向疾驰而去。他的路,在那边,要等,要问的人,也在那边!

546 结局篇(四):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帝殿。

李兆廷虽卧床罢朝,但天性勤勉,同连玉一样,仍处理了几份急章,同时,对桑湛此前献计,让妙相来周,并向吏部尚书过问了日程安排。

此时完事,小四给他喂过汤药,正要扶他躺下休憩,却教他止住,只听得他道:“岚风,她回宫没有?配”

那语气中深抑的不悦和冷意,让司岚风有种冷汗涔涔的感觉,这个她,何须明说,也知是谁——因他手下的人已来回走了六七遭了终。

对方在傍晚时分向他主子提出出宫办事,说是听无情说起,提刑府新接了几宗冤案,尸检方面碰到极为棘手问题,大为紧急,她想过去瞧瞧,看能不能帮上忙。就出去个把时辰。

他主子这次一反常态,竟放她出去了。

只扣了她宫中那三名亲信:萧司膳、小陆子和陈娇。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