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不知是不是因为此前,听到她和皇后的争辩,心情甚好之故……

他随后问起,这人说,也不能一辈子禁着她,此次不围场狩猎,他有人在手,他不信她不顾这些人的死活!

但话虽如此,他分明感觉到这人并不高兴。

也是,自个尚且卧床,她却瞧死尸去了……

只是您想讨人欢心,把人放了,自己却各种难受,那又何必放人……他心中嘀咕着,面上却是赔着笑脸道:“其实也不过将将过了两个时辰,皇上歇一歇,这一觉醒来淑妃怕就回了。”

李兆廷也没说话,冷冷一眼过来,他登时吃怯,可不敢再放半声屁,转身就出,吩咐侍卫继续往偏殿窜。

“皇后娘娘到。”

这时,梁松匆匆进来禀报,李兆廷皱了皱眉,还是道:“宣她进来罢。”

今日,妙音、魏无泪和几个份位高点的宫嫔都来探看,他让妙音留得最久,其次是魏无泪,其他的,他都让梁松给打发了。她们在,她就只肯站在殿外暗角,不会进来。

未几,阿萝携梅儿进殿,经历了昨晚的事,她脸色有些憔悴,他见状,把她拉到身边,她眼红红的依偎着他坐下,正要说话,司岚风突然去而复返回,急步走进。

“什么事?”他问道。

“皇上,方才有官员来报,这……魏家出事了!魏无均被提刑府逮了进去。”

李兆廷微微冷笑,“魏家横征暴敛的事朕不是没听说过,不过就睁只眼闭只眼罢了,这次受点教训也好,不过这杜若修胆子倒也真够大的。”

他话口方落,忽而似想到什么,脸色微变。

几辆马车飞快驶进皇城宫门,惊散了在墙下走过的几名宫女。

“娘娘,这回寝宫还是……”

“吁”的一声,大太监让内侍把马车停下,恭恭敬敬的询问道。

“到冷宫。”

车内传来晋王妃森寒的声音。

“是!”

盏茶功夫后,马车在一处萧瑟破败的大宫门外停下,素珍和无名等被禁军推下马车,押进庭院之中。这里,素珍并不陌生,和浣衣局不过几墙之隔。

晋王妃大宫女小春令内侍擎灯照明,突然,众人只见前方那黑逡逡半闭半敞的门里钻出几个脑袋来。

“啊!”两名胆小的宫女被吓到,尖叫出声。

小春低喝道:“这有何可怕的,不过是前朝冷宫弃妇!”

素珍却知道,晋王妃把她弄到这里来,绝非参观先帝弃妃那般简单。

倒不知这里有没有被连玉打入冷宫的女人?她突然想道。

随即又想,他那样的人,应当不会。

不是不狠心,而是不喜欢的,根本懒得费心多看一眼,又怎还会把人打进这里来?

思念及此,这种情势下,心里竟也能变得柔软,连对眼前的畏惧都少了几分。

晋王妃看在眼里,却是大怒,“死到临头,冯氏,你不知悔改,竟还敢笑!”

“娘娘,这个手的确不该由素珍来动,只是素珍从前忝为提刑官,看到不法按捺不住,做下逾规之事。但无论如何,也罪不至死,魏无均杀人在

L先,又藐视大周律法,公然逃窜,这种人才该死。”素珍辩道。

“不错!”杜若修当即出声,“淑妃虽有过失,但那凶嫌逃脱在先……”

“一派胡言!”魏成辉气得浑身发颤,冷笑便道:“我儿尚未定罪,何论杀人在先?后宫不可干政,她一介宫妃,却妄图牝鸡司晨,还不该死?!”

“牝鸡司晨,这魏侯把太后娘娘带到宫外,而今娘娘又插手衙门办案……”素珍眼珠一转,目光似笑非笑地落到晋王妃身上。

晋王妃脸色一沉,“魏侯不必与这孽妃多费唇舌,哀家今日必定给你一个满意交代。”

这一来二去,她竟把牝鸡绕到晋王妃身上去,晋王妃哪能不忌讳,魏成辉暗暗咬牙,只道:“一切但凭娘娘指示。”

晋王妃缓缓点了点头,他一看旁边杜若修又道:“这人也是帮凶之一,还请娘娘一并替臣作主啊。”

杜若修一惊,但随即冷目相对,十分骨气。

晋王妃却道:“魏卿,这冯素珍哀家今晚必定论处,至于这杜若修……依哀家看,惩罚那是要给,但他到底并未伤人,还是交由皇上处置罢。”

“这……”魏成辉眉头倏拧。

素珍心笑,晋王妃不会不知这杜若修是李兆廷提拔的人,她今日杀己,已是要惹怒儿子,若把这老杜也一并咔嚓了,无异火上加油。

在她去提刑府前,早把这一切都反复掂量过了。

魏成辉见她觑着自己,模样和那冯少卿虽不尽相同,那神色却肖了个十足,仿佛就是那个令人痛恨的对手淡淡看着自己一般,胸口猛地一闷,如要飞炸开来!

但他到底纵横朝野数十年,虽历丧子之痛,这口气还是沉了下来,这姓杜的哪怕逃得过今晚,日后总有机会收拾!

这时,小春已依照晋王妃的吩咐,命侍卫拿来杖具。

“你们要干什么!”无名喝道,挡到素珍面前。

杜若修也冲上前来,想要制止,无奈他一介书生,须臾已教禁军制住,脚窝被人狠狠一记,登时跌跪到地,只能惊骇地看着,禁军一步步朝素珍逼近。

魏成辉微微冷笑,森森把素珍看住。晋王妃喝道:“行刑!将这孽妃给哀家杖毙……为止!”

“还有这六扇门的丫头,杀了。”

无名昂首便笑,她身上佩剑早已被缴去,可面对数十禁军持剑逼来也仍是丝毫不惧,却是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决意死保素珍到最后一刻。

素珍却一把将她推到身后,笑道:“娘娘,何必跟一个不相干的小女子计较?你要杀的人是我而已。”

“只是,哪怕是我,您动手之前,是不是也该再考虑一下?这先斩后奏,皇上问将起来,难道不怕伤了母子感情?”

晋王妃冷笑,“魏侯是皇上恩师,哀家是皇上母亲,皇上更有诸如魏妃妙妃这些红颜知己在旁,后宫佳丽三千,伤心一时也许会,但岂能为你一个容颜尽毁的女人一直耿耿于怀,我说淑妃啊,你未免把自己瞧得太过了,还有,这拖延时间可不是每次都凑效的。”

“不是每次都凑效……”素珍突然指着她背后道:“可那是谁?”

晋魏二人一凛,往后看去时,只见来路一片幽暗,偶尔枝叶耸动,但却哪有什么人!

晋王妃大怒,“来呀,把她按住,打!”

无名要待冲上前,教素珍喝住:“无名,退下!”

明知此时极险,但对方眸光如凛,仿佛有股力量让她盲目遵循,她一咬牙,止住动作,禁军随即将她擒住,小春亲率两名内侍上前,将素珍用力按住,让其肚腹、手脚狠狠地面擦过。

“皇上。”素珍这时又轻唤一声,魏成辉“嗤”的一声笑,眼见那棍杖便要落下,却陡闻沉沉一声,“给朕住手!”

禁军棍棒登时定在半空。

他一惊扭头,果见李兆廷领着司岚风和梁松,在一众侍卫的簇拥下,踢门而进。

皇帝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晋王妃更是震怒不已,她有意选在此处,就是怕李兆廷听到风声赶到自己寝宫——

她不知道,李兆廷冷冷看着素珍,却是再也明白不过。他只扣下了她宫中

几个重要人物品,这家伙早就在皇城门口安排了其他宫女,晋王妃的马车往哪去,她的宫女可在墙角听看得一清二楚!

她早就安排好一切。

宫外发生何事,他尚未接报,她的宫女却已来报。

她们说,皇上,我家主子让您救她,她杀了畏罪潜逃的魏家二少爷,被太后娘娘扭往冷宫处以极刑。

“皇上,冯素珍射杀了犬子,请皇上定要给臣作主啊!”魏成辉大步过去,掀袍就跪,老泪纵横。

李兆廷胸腹翻涌,双拳紧攥,唇抿得隐隐发白。真恨不得将前方那个淡淡看着他的女人给碎尸万段!

547 结局篇(五):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这时,杜若修大声道:“皇上,请你莫要听奸佞胡说!淑妃是有错,但真罪不至死,依照大周律例,这杀人凶嫌若再敢逃狱,可当场格杀!缤”

魏成辉哈哈大笑,振袖而起,眦目反问,“言则,杜大人也有杀人之心?”

杜若修激动之下,本想说“那又如何”,但随即想起素珍此前嘱咐,对方这是要保住自己,若最后两人都陷进去,岂不——他冷汗一起,当即忍下,只道:“下官只是出言警告,并无杀心,但若论法,魏公子确然可诛。”

“皇上,他们信口开河,这事分明是预谋而为,目的是要杀我儿!”魏成辉回看向李兆廷,再次跪下,声泪俱下。

晋王妃亦道:“魏侯所言不差。皇上,切莫要有任何怜惜之心。”

李兆廷看着素珍,袖中双拳几乎捏碎!她好,她真好,她这是要把他置于何等艰难的境地!他深吸口气,走到魏成辉,亲手把他搀扶起来坼。

“魏侯,这事朕一定秉公办理。你且先莫急。”

“杜若修,朕问你,你说魏无均杀人,可有证据?他可曾画押?”他厉声问道。

杜若修一凛,立刻答道:“皇上,魏无均已亲口承认罪状,上百百姓,还有京中几名德高望重的长者可以作证。”

“若皇上需要亲自审问,微臣可把他们带到您面前一一盘查。尸检伤口和魏无均今日所持佩剑不同,但缴获其家中兵丁武器,与他们衣藏利匕刃口厚薄却是如出一辙。”

“这魏无均就是惧怕证据确凿之下无法辩驳,不可不画押,方才逃狱。”

魏成辉脸色微变,李兆廷看过来,眉头拧紧,似也是有些为难,但他随即又喝问:“你说,魏无均带罪潜逃,又可有证据?”

“回皇上,此次仍有人证。”杜若修连忙又答道:“微臣衙门一干差役可作证。”

“当时,魏大公子率兵来扰,还有晁将军和兵士也在场,皆可……作证!”

李兆廷双眉越发紧蹙,就在魏成辉要待说话时,他猛地先开口,“魏侯,朕明日会传召一干人等前来盘询。冯素珍若违法而为之,哪怕是朕所爱的女人,朕亦决不徇私,给你一个满意交代,但若杜若修所言属实,你魏家有功在前,朕自必顾念之,但也不能做过了,望你明白。”

“当然,冯氏以宫廷命妇之身插手此事,无论如何是错了。朕不可不罚,来呀,将冯素珍……”他看一眼眼前残破冰冷的漆黑宫殿,一字一字说道:“打、入、冷、宫!”

“司岚风,你派人好好守住,不许再出任何乱子,让其出来生事。还有杜若修,你未能阻大事发生,罚俸禄半载,棍棒五十,经此一蛰,长些认识罢!不是谁你都能惹。”

晋王妃没有说话,若她此时相劝李兆廷,反倒好似对的是魏家,而越发惹魏不快了!

魏成辉脸色铁青,双手紧攥成拳。这冯素珍和杜若修只怕早便设计好了,事事有人证,百姓在前,晁晃在后,偏偏自己那蠢儿子无涯还自以为聪明的前去要人,又多给他们一可乘之机!

虽是自己的兵,但当时情况混乱,他并未严禁,这士兵回到营中,还不得乱嚼舌头,将事情传开!

李兆廷这话说得威仪并重,他已阐明冯素珍是他宠妃,可也将她下了冷宫,若自己再进言,明日李兆廷朝堂上召人公讯此事,反倒显得是他逾越了!

可李兆廷分明是偏袒冯素珍,命司岚风派人守住,就是怕他会使人杀她,呵呵……哪怕她被打入冷宫,又怎抵得上他儿子一条命!

他魏家如斯功勋,他咽不下这口气!

他左右寻思,斗争激.烈,李兆廷伸手拍拍他肩,“魏老师,无均天性聪明,朕本有意栽培,可惜命薄……如今死者已矣,朕会命人将之风光大葬,朕看无涯是可造之材,你底下也还有好几个儿子,虽尚且年少,但都是大周未来栋梁,老师也千万莫要太伤心,身体为重才好。”

这安抚之言倒是动听……魏成辉咬了咬牙,终甩开李兆廷的手,道了句“谢皇上”便转身离去。

“皇上——”晋王妃一惊要说什么,李兆廷仿佛没有看到帝尊被蔑视,仿佛也无难堪,只轻声道:“母后先行回宫罢,朕把此间事情处理一下。母后放心,朕自有分寸,会处理好同魏家的关系,如今让魏侯先冷静冷静亦好。”

晋王妃看他神色坚决,知他心意已决,她心烦意燥,狠狠

L扫素珍一眼,率人离开了。

“岚风,将冷宫内的人先驱出去,把杜若修和六扇门这丫头也带下去,其余人等都退下。”李兆廷冷眼看着素珍从地上慢慢爬起,方才还算沉静的眉眼,仿佛一瞬染上风暴,暗到极点,语气里没有半丝温度。

杜若修松了口气,无名却担心地看着素珍,但很快一干人等被侍卫带了下去,连同冷宫内那些其弃妇。

“谢皇上。”素珍看着他道。

李兆廷却是唇边笑意泛冷,“不是该朕谢你吗?朕为保你把魏成辉彻底得罪了,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你可以杀了我的。”素珍轻声说道。

“你!”李兆廷闻言,喉间一甜,登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伤势不轻,方才紧赶慢赶过来,已触动伤口,如今情绪激动,当真是气怒到极点,气血上涌,再也按捺不住。

素珍一惊,走过去把他扶住。

“是啊,朕真该杀了你的。”他紧紧握住她双肩,咬牙切齿。

“兆廷,魏家视我为眼中钉。”

“朕能保护你,有朕在,他动不了你!”

“可我爹是他们害的,你让我怎么释怀?”她微微笑道。

他看进她带着嘲弄的眼睛里,心里微微一震,脸上却仍保持着一贯的沉稳,“你胡说什么?他们都是我父亲的旧部,魏成辉怎么会害你父亲?”

“我当提刑官的时候查到的,还有,魏成辉曾囚禁过我,他亲口承认的。你不会动他们,但我要为我爹娘报仇。”她仍旧淡淡说道。没有告诉他,最早和她分析过这事的是连玉,也没有说,她今日手刃魏无均,除去为父报仇,也为她的爱人。

李兆廷心中的怒恨就这般被她唇边苍凉的笑意打败。

这段日子,每和她多相处一分,他就多认识一分,她是他身体骨血中的一部份,他深深亏欠着她,他深深爱着她。

比他从前知道的深,也许,比他如今知道也还……深。

若换作其他宫嫔,为保同魏家的关系,今晚他是必杀无疑,可这个人是她……

于是,他似乎并不后悔。

哪怕她才骗了他出宫。

只是,如今,哪怕他听她亲口对阿萝承认,她心里还是有他,他终是不确,她对他的爱是不是比连玉深?

可他却好似一头栽进了沼泽泥潭,不断往下陷,不断地……

遇到刺客,他想也不想,就挡到她跟前,过后就连他自己也细思极恐,他似乎连命也可以给了她?

是不是这样?

看着她依然如平静似镜的湖水那般淡淡看着自己,他心里发痛发狠,不顾伤口流血,猛地把她掳进怀中,狠狠吻住她……

直到血染黄袍,他眼前一阵昏黑,他才咬牙放开她,她靠在他怀中,低声问道:“兆廷,我以后是不是都要住在这里?”

那是很懂事的口吻,就似儿时她把他惹怒,他一言不发,快步而行,她则锲而不舍就像跟屁虫般跟在他后面,小心翼翼地问,兆廷,我是不是把你惹恼了……他心中一阵发紧,把她抱得紧紧的,在她耳边仿若承诺地说道:“等过些日子,我亲自把你接出来……一定!”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