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好,我怕我等不了太久。”她轻声说道。

阿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冷宫的。

听到那些宫人禀报后,他对自己伤势不管不顾,从床上弹跳而起,穿衣着屐,连话也并未同她多说一句,领着人旋风般便直往冷宫赶!

他神色中有勃发的怒气,更多却是……恐惧。

他怕魏成辉和太后会杀了她。

她悄悄跟着他来到冷宫门口,在院外,目睹一切。

他情愿得罪魏成辉,甘冒大不韪也要把她救下!

在魏、晋、司岚风等人出来的时候,她带着梅儿隐到近处树后,不希望让人看到自己的狼狈。

又终究还是忍不住再走回去,她想看看他怎么痛恨她。

可是,没有。

有的只是

他对她疯狂般的热吻,还有诺言。

那种感觉,就好似,他要把她带进他自己的骨血里一般。

“娘娘,你为何不进去质——”梅儿跟在她背后,低声问道。

“你还嫌丢脸丢不够?”她回头,冷冷说道。

主子眼中的红丝和空洞,让梅儿不敢再多话。

阿萝以为自己可以忍住,可才走到御花园,却再也掣肘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他从前如此爱她。为什么……

若当年她不曾因痛恨双城让之赴约,今日是不是不同光景?连玉他……他不会这样……

而且他也不会遇到冯素珍,他们会好好的……

“连玉……连玉……”

她心如刀割,低声唤着,背后树丛忽而一声响,梅儿一惊,喝道:“谁在那里?”

有人缓缓走出来。

一身艾青长袍,有张清俊深致的脸。

“你是桑……湛?”阿萝蹙眉,依稀记得对方唤这个名字,她不悦地出声。

他看到她哭泣,竟不知礼节回避,这是要存心看她出糗?!

她冷冷看去,却被他眸中深处,那股深沉幽谲的东西所慑,竟又莫名紧张、不安起来,却又无比古怪地有丝想与之亲近之感。

“草民得皇上所召,如今在宫中作客。”他淡淡说着,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来。

她看着他手中那方雪白的帕子,有些惊震,但随即又禁不住伸手接过。

“无意冒犯,失礼之处还望娘娘海涵,草民告退。”

“娘娘,娘娘……”

不知过了多久,在梅儿的迭声叫唤下,她方才回过神来,而他早已有礼而疏冷地离开了。

桑湛再次回到冷宫。

哪怕,他和阿萝一样,不过是须臾前才离开,他也明明听到,李兆廷法方才曾吩咐,让司岚风派人把守,但他还是回来了!

冷眼盯着冷宫院门前,数十禁军侍卫来回走动巡逻,他眸中闪烁着如老鹰捕猎般的光芒,那股阴郁比李兆廷方才危险十倍……

……

素珍吹熄灯火,准备睡下。

幸好虽是冷宫,但对方临走前命宫中仆妇率领宫女其中一个房间清扫打点出来,又取来崭新的被褥和熏香……让无名也留了下来,就在对面的房间。

今晚,她也委实累了,舌上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铁锈般的味道,但她不会认为是李兆廷残留在她口中的气息,是她自己。

她……没有什么时间了。还有余京纶、毛辉和魏成辉!

——

应该下章就有非常大的转折。

548 结局篇(六):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她喉间一阵发痒,连忙躺下,可身处这种地方,到底有些忐忑,没能立刻入睡。

想想也好笑,连玉死后,她万念俱灰,如今也不怕死,就是舍不下小莲子,她甚至还没抱过那可怜的小家伙……可想到屋中其他房间那众好些疯了的后宫弃妃,哪怕无名就在对面,她再不怕死,还是觉得寒意直冒棒。

若是她,她怕是过了不了这种寂寞可怕的生活。

她本能地探手入怀,想摸摸玉石,突然才惊觉早把它连着连玉的骨灰交给小周他们了。她一阵黯然,随即又想,她那还有什么资格去想连玉?

蓦地里,眼眶一阵潮热。她赶紧闭眼睡觉猛。

黑暗中,听得窗户似并未关严,被风吹开。她一惊,只觉黑暗中好似有人在盯视着她。她执着锦被,猛地睁开眼来,屋内漆黑一片,但能隐约看到自己身前果有道黑影。

距离她不过两三步开外,她看不清他模样,但见一双眼睛深暗不见底,让人直觉惊悸害怕!

她心肝砰跳,第一反应是,魏成辉真的宁愿和李兆廷撕破脸,派人来杀她了!

“李兆廷不会放过你主子的!”她出言警告,手往床榻摸去,她的发簪方才就随意扔在外袍上面……

“你心里就只有李兆廷?”来人微微冷笑,语音方落倏然迫近,她簪子才抄起,那人仿佛都知道似的,手指往把她虎口一敲,她一阵麻痛,簪子跌下,他旋即已将她双腕扣住,分别包进自己宽大的手掌之中。

素珍惊骇,却被他制住,无法动弹半分,正要喊无名,他身形一前,便坐到床上,随即滚烫的唇舌压到她嘴上,她根本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她心中屈辱、惧怕,狠狠咬他,血腥的味道从二人嘴中弥散开来,对方吮着她唇舌,力度更狠一些,充满了侵占和怒火的惩戒,素珍直觉畏惧,可那粗重清冽的气息,又让她产生一种栗动的感觉,仿佛熟悉无比……

连玉……

她是不是在做梦?

是了,她必定是在做梦。

否则,他怎么还会出现……

她倏然流下泪来。

满腔的委屈,却又满腔的恐惧,怕他不会再爱她……

是的,她和李兆廷“好”了,他是不会再爱她了,不过这是她的梦,才能梦到他还会来亲一亲自己……

“娘娘,你在里面可还好,属下进来了!”她充满绝望,哭着想回吻他,却被门外一声喝唤和诸多的脚步声止住动作,而身前那个黑影也放开了他,身形一闪,就跃出窗外,消失了踪影……

屋门此时被踹开。

映入眼帘的先是宫灯的光亮,随之是无名和一众禁军侍卫。无名脸上布满担忧,迅步跑过来,扶住她肩:“娘娘,没事吧?”

素珍却是一片怔惘,眼前这些人如此真实……难道方才不是梦?可不是梦,那断不会是连玉了,到底是谁?

还是那只是她的癔症?

她方才陷入了短暂的幻觉?

她瞥了眼窗户,却见那里闭得严实,不禁又是一愣。

果是她思念成狂了……

“娘娘……”

直到耳畔无名的声音再次焦急传来,她猛地回过神来,摇头道:“不碍事,只是做个了个可怕的梦。你们回去吧!”

她还想再癔一遍连玉也好。

“是!”

为首的禁军领头见屋内确然也不似被人侵入的模样,恭敬颔首,领人撤出。

无名却是担心,道;“我在这里陪着娘娘好了。”

素珍不忍拒绝她好意,让她留下。无名在榻边坐下,“娘娘快睡,属下在此守着,娘娘这回不会做噩梦了。”

素珍苦笑,她却是还想再做一回这样的梦,只是,无名既在此处,她这些天来一直惦记着小莲子,正想打探些情况,没想到无名先迟疑着开口了,“娘娘,我看皇帝对你大是宠爱,凭你才智,如今若要离宫不是没有办法……你何不跟小公主远走高飞……”

素珍顿了顿,摇头道:“无名,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我陪不了她多久,纵使经小周医治,能多活几年,但

L公主的恨,我爹还有连玉的仇不可不报。魏成辉不可惹,万一他将来发现连玉骨血尚在……无论是他还是李兆廷都不会放过她……”

“所以,今晚我除了想保住杜若修的官职外,也赌一把,李兆廷不杀我,那末,他与和魏成辉之间嫌隙则更大,魏成辉的野心反心也会更大,而李兆廷本便对权臣忌讳,将来必定会动手除他。哪怕我等不到亲手报仇那天,也能给小莲子和大家留一条路。”

她眸中透出一丝警惕还有……杀气。

这是无名第二次在她眼中看到这样的气息,第一次,是方才射杀魏无均的时候。

无名不由得点头,却又见她微微垂眸,“公主的事没发生前,我曾想,我带着小莲子宁为玉碎,不作瓦全,可公主为了大家……我别无选择,我不能让她白白牺牲。”

“我同李兆廷……我对不起连玉,我方才梦到他了。”

她说着,有什么啪啪落到被上,将被褥打湿。

无名听小周同无情说起素珍的事,知她和李兆廷已……她是她见过最坚强最有计谋的女子,她素来敬重,闻言不禁恻然,顿时也难受得说不出话来,也不知如何安慰才好。

倒是素珍早已学会抑制情绪,很快开口,笑道:“我女儿她如今……可还好?能找着奶娘吗?小周他们把她带到哪里安身了?”

无名陡然一惊。

素珍什么人,又事关至亲,立刻觉察出来。

“我女儿到底怎么了!”她猛地抓住无名手臂,厉声问道。

无名为她眉间气势所慑,脱口而出:“小公主还在六扇门。”

素珍如遭电击,重重一震,她喉间又是一痒,大声道:“你们怎能如此糊涂!”

“老大他们都望能以小公主打动你,让你出去,希望你和小公主也一样,平平安安……”无名哽咽道。

素珍苦笑,“他们怎能如此糊涂!”

“无名,”她说着踉跄下床,朝面前女子跪下,无名大惊,欲扶她而起,却为她所止,“我明日一早,立刻请求李兆廷让你出去,你回到六扇门,让冷血和小周马上带她和公主离开,到老百姓家中去,一定!一旦她被朝廷发现,不仅她,冷血、小周、公主、你们,还有我哥,其他有干系的人,谁都活不了!”

“那样,我死也不能瞑目!为大事者,不可不念一点悲悯之情,赶尽杀绝,但也决不可存一丝妇人之仁。再告诉他们一遍,我是不打算活着出去了,谁也不必等我!”

“是……”

她眸光如火明艳炽烈,让人恍觉惊心动魄,无名只能点头……

夜色浓厚,突然燃起的灯火将宫中西隅一处偏静的屋子微微照亮些许。

男子缓缓坐下,伸手摸了摸唇瓣。

这家伙够狠的!把他咬出血来。

只是,他竟还是无比该死的惦念着她的味道,她的一切……那怕暗伏冷宫,亲眼看到她和李兆廷亲热,心胸仿佛被燃烧起来一般。

明明不该此时夜闯冷宫,万一打草惊蛇,也明知依门外守卫,他没有机会和她说上什么,但还是按捺不住!

他从怀中掏出木塑,那个一直被他刻意忽略的问题不断在他脑中轰过,让他浑身发狠发疼。李兆廷爱她,又已娶她为妃,他们之间到底……

其时,他养伤、改容需时,老七老九似乎还瞒了她的一些什么事,是……这个吗?

还有,她心里如今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一定要找机会跟她确认!

计划、嫉妒、仇恨混着钝疼在他身上,一阵一阵碾过……几没令他把木塑捏碎。

此时,宫中另一处的灯火也并未熄灭,一室恨怒!

“父亲,我哥他……”当中,女子哭得不能自已,而她前面的中年男子也是一脸铁青,倒是旁边一三四十岁的女人擦了擦眼睛,神色慢慢恢复一贯的平静,她走到中年男子身边,低声道:“是了,兄长,有件事要向你汇报一下……”

……

“皇上——”两个时辰后,天才方亮,帝殿李兆廷尚未起床,一阵急遽的通传声在门外响起。

——

大家元宵节快乐!

549 结局篇(七):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却是有人求见。

李兆廷让宣进。

半晌,他面沉如水,命内侍连召数人进内娲。

盏茶功夫后,两扇门被他猛力推摔开,他携来人快步而出凳。

大半时辰后,天色虽开,但还有丝暗沉,五千禁军随天子来到京中一处所在。

街上行人还不是很多,都惊愕惶恐地看着这大批皇城禁军如云涌现。那处巍峨的大宅前,门外守卫上前拜见,正要进内通传,为司岚风所止,他背后几名禁军迅速上前,将人擒住,一行人向两侧排开,为天子清出一条道来。

李兆廷垂眸大步而入。

冷宫。

素珍让宫外看守保护的禁军传话,说有急事求见皇上。为首的头目不敢怠慢,赶紧派人去了。不久,把一个人带回,却不是李兆廷,而是梁松。

“娘娘,这皇上突遇急事出宫了。”

“公公可知是什么事?”

“皇上走得急,也不曾交代,一回老奴马上传话,把皇上带过来。”老太监毕恭毕敬地道。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