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见惯老太监看风使舵,心中虽急,还是笑道:“那便有劳公公了。”

老太监见她对自己客气,颇为满意地离开了。

无名倒也是个心细的,问道:“娘娘,属下出去,要让老大派人给权相那边送个信吗?他那边想也是担心着。”

素珍摇头,“不必。杜若修昨夜回去,想必已把消息带给他,他应知我无事了。”

无名点点头,欲扶她入内再眠一眠,却教她阻止。

素珍在院中来回走动,心中焦灼难捺。那感觉恍惚间便好似她同冷血进京之初、乍见皇榜满门抄斩之时,又好似那晚连玉去魏府接她离开,后来经历一生痛苦那天……

她明白,主要是事关小莲子,她又有些癔狂了……但她还是不停地走,时而跑到冷宫门外翘首而看。

皇城檐顶上是一望无尽低压的黑云,五千侍卫进出皇城,奔驰在汉白玉阶上,那架势何等之大,李兆廷今日并未乘辇车,而是以一匹高大矫黑的骏马作坐骑,那鞍蹬以黄金宝石镶造,极尽奢华贵靡,又御领大军奔驰于天地之间,仿佛尽拥时间繁华——但这些咋似并未能勾起当今天子的好心情,他一骑当先,左手紧紧捏抱着什么,把余人甩在背后。那沉峻萧厉的身影,仿佛和此时暗雨欲来的乌霾天色溶为一体。

司岚风令几名副将把方才捉捕的一干人等解好,自己焦急追上,有一个人却在背后缓缓拉住马缰,对身边亲信低声交嘱起来:“到太后寝宫,将事情如此这般告知,让通知众妃……”

……

素珍不知等了多久,又从院外走进院子,冷宫门微开,几名上了年岁的旧时宫妃都或疑窦或好奇地看着她,有两个疯了的嗔恼地朝她扔石子儿,骂狐狸精夺走了皇上的宠爱。

无名见素珍急,自己也急,见状气不打一处来,脚步一踏,便要上前给她们一些教训!

素珍把她叫住,反笑着冲对方说道:“是小的不是,无名,还不把糕点拿过去,给几位娘娘赔罪?”

无名:“……”

但素珍既有吩咐,她也只好照办了,把老太监谄媚早上有意送来的一篮子好吃给拿了过去。几名妃嫔有些惊惶,素珍又朝她们笑笑,那两名女疯子已把篮子夺了过去。

素珍正忖回头跟李兆廷说说,给些银两把人放出宫外去,忽地里尖锐一声传来:“皇上驾到——”

素珍心里一跳,连忙回头,但她甚至尚未看清楚,便被迎面迅疾而来的一个身影一脚踹到地上!

这一下对方用了足有七八成力度,她经受不住,连续两口鲜血溢吐出来。无名大惊,正要朝来人攻去,待看清对方是谁,一下愣在那里。

对方背后,那名腰间佩剑的青年男子忽然出手,无名猝不及防,旋即被他封住穴道,瘫软在地,男子命人把无名擒下带出,自己也随即不声不响,退到院门处等候。

屋中,几名妇人早吓得把门紧紧合上。

素珍顾不上锥心之痛,她目光也只在眼前一身黄袍的男人身上一刷而过,很快便定格在他左臂怀抱的那团东西上面。

“那是……”她强颜欢笑问道。

李兆廷眸中充满血丝,那猩红无比妖冶,当中午一处不透着嗜血和狠情,就好似雪原绝域中一头被激怒的暴兽,下一刻便要将人撕碎。但奇怪的是,他嘴角此时还浮溢着一抹弧度。

“何必明知故问,这孽种是咋从你哥哥府邸里带出来的。”他缓缓笑道。

素珍也笑道:“倒不知是六扇门哪个捕快的孩子……”

“捕快?”李兆廷哈哈一笑,盯着她,“朕进去时,连欣死死抱着这孩子,见朕如见恶鬼,朕去的突然,六扇门三千捕快,大多办案去了,门内捕快不足二百,朕精兵五千,哪怕你哥哥他们闻讯赶到,想和朕拼命,可是没用……”

“一个捕快的孩子,倒值得他们如此?冯素珍,你若想再要证据,不是不可以,你回宫后此前每日让你的内侍到太医院煎的是什么药?”他说着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块黑糊糊的东西出来,“啪”一声扔到她脸上。

“要不要朕再宣院正解说一下你为何需要服用这药?还是你想再次以魏无泪断错喜脉的前车之鉴来把人慑住不敢多言?”

“你果早非完璧之身,围场那晚……是连欣是不是?噢,朕也是傻,何必在此跟你废话,你既不认识这孽种,那朕把她摔死你也不会怎样吧。”他仍是微微笑着,但眼中杀气满弥,慢慢把手中东西举起。

那是一只红色襁褓,随着他动作,缓缓露出一个小小婴孩的脸蛋来。

那孩子模样尚稚,看得出生来未久,但整个粉嫩嫩的,五官娇憨可爱,更甚者,她被带着一路奔驰,也不哭不闹,此时方才眨动了一下眼睛,似有些困惑,但瞅着素珍,随即又咧嘴笑了。

这一下果然凑效,心疼、恐惧,恨意……几乎所有强抑着的东西一瞬喷薄而出,素珍吃力爬起,踉跄着朝他走去。

“把孩子还我。”她看着他,声音不大,却仿佛用尽一生力气。

那似乎是平静的述说,似乎是卑微的恳求,似乎是强硬的命令……

似乎什么都是,又似乎,什么都不是。

李兆廷看着她浑身颤抖,好似听到她全身骨节格格作响,所有血液哗哗流淌而过的声音。

她那般痴痴看着,但看的分明不是他,而是他手中的东西。

是她和连玉的孩子。

李兆廷心口仿佛又中了一记哑锤,疼得他说不出话来。他以为听到魏成辉禀报那一刻已疼到极点,可后来他亲眼看到了对方口中那个孩子,他又以为他把这孩子从连欣手中夺过一刻已疼到尽头,可如今他看到了她的目光。

那样的深爱,他从前似乎在她眼里看到过,她也是这样看自己,可是没有那般深刻,后来再也没有了。

只是,他一直在骗自己罢。

对那个人的孩子尚且如此,对那个人……

他浑身血液仿佛被一把熊熊烈火所燎,全都沸腾起来,烫得他想吼想叫,一瞬,有什么直涌到脑门,他长声一笑,用尽全身力气便要把婴孩往地上掼——那肝脑涂地的惨象,也许会将他身上那把火熄掉……

“好,你杀了她。李兆廷,我这一生因你历尽生离死别……我早活累了,她死了,我立刻去陪她便是。连玉,我把孩子带给你,向你请罪再离你父女远远的……”

她停住脚步,束发的簪子因方才激烈动作歪斜到尽头,终砰然落地,她整个眼眶亦是红得吓人,仿佛要同那晚一般,流出血来,但她却同他一样,仍是笑着说道。

他看着她脸色惨白,脸上疤痕皮开肉绽,尚未痊愈,一头乌丝,转瞬变成半头银丝。

容颜未老,已丑陋,容颜未老,已半花白了头。

那浑身沸腾的火,仿佛被那把头发狠狠揪住,几下扑灭。

他两手颤厉害,却把孩子捏得死紧。

“兆廷,这人不可不杀,她离间对你最忠臣的臣子和你,这罪孽就让我替你来担——”随着一声苦笑,一人从他背后奔出,一剑刺出。

庭院静极,仿佛只剩剑刃入肉又拔出的声音,那人凄然一笑,又往自己脖颈而去。

李兆廷大骇,纵跃而起,把剑握住……

素珍冷冷看着阿萝手中剑被夺,险险跌入

李兆廷怀中,她低头看自己一眼,胸口处鲜血飞溅而出,她不想软弱,不想认输,不想放下她的孩子,但终敌不过这无边痛楚,直直跌跪到地上。

她用尽力气,最后看了一眼李兆廷手中那团东西。

这孩子应是保住了,保住了……

那孩子一直瞪着她,此时仿佛被她浑身浴血的模样吓到,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550 结局篇(八):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素珍最后的记忆是,李兆廷放开阿萝,冲上来往她鼻下探去,还有院门前,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来到的太后众妃,和魏成辉的喋喋笑脸……

半个时辰后,晋王妃回到寝殿。

贴身宫女小春不解问道:“娘娘,这魏侯通知娘娘带领众妃前往,娘娘为何应承下来,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不怕皇上心里——”

“怨恨哀家?”

她话口未完,便教晋王妃淡淡打断会。

“哀家不是不知魏成辉心里在盘算什么,但也只有这样,皇上才不会一时心软,容许这个背叛他的女人还存活在这世上。他放不下这脸面。也可以让后宫诸妃看看,背叛皇上不得好死,看以后谁还敢!皇后今日倒是干得漂亮!”

……

中宫,有人同时抱有疑惑。

“娘娘,你为何要出这个手?冯素珍死了,只怕皇上会怨恨你一辈子……”

阿萝已换过干净的衣裳,站在铜镜前,静静看着镜中人的脸。

微有憔悴,却冷硬无比。

朝背后丫头轻瞥一眼,阿萝冷冷说道:“万一皇上心软呢?我不能不赌。有时,活人争不过死人,可是,更多时候,活人争不过活人。她死了,皇上还有可能回心转意,她不死,我……不可能再有机会。”

“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赌上一赌!”

“今日我替他把心中这根刺拔掉,他肯定会痛,可那女人背叛了他,所以,你看,”她说着轻轻抚住项上被刀刃轻拉而过的口子,“我替他承了这罪孽,他终究舍不得我,生生握住了我的剑,不许我自刎……”

“梅儿,我还是赢了。”

梅儿想想方才情景,倒却也是,千钧一发之际,皇帝情愿受伤,用力握住她主子手中的剑……

她心中大石放下,欣慰而泣,“是,娘娘。”

“还有那孽种。”阿萝看着镜中自己,笑靥如花。

“连玉,若这孩子是你跟后宫哪个女人生的,我都会设法替你留下来,可是……”

她说着突然话锋一转,“走,随我出去一趟。”

梅儿不解,“可皇上既还没下令将那孽种处死,会不会还是动了一丝恻隐之心?你如今动她会不会——”

阿萝笑,“谁说我要去找皇上!我去会会桑湛,也是时候把东西还给人家了。”

梅儿一愣,“那桑湛是男眷,娘娘你身份特殊……这刚刚经历了冯素珍的事,皇上难免对此格外忌讳,这会不会惹皇上不快?”

“我就是要惹他不快。如此,他才能尽快把心思放回到我身上来。”镜中人双唇一开一翕,缓缓说道。

桑湛出门的时候,恰逢阿萝来访。他略有些意外,“娘娘来此不知有何赐教?”

“确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阿萝微微一笑,挥手让梅儿退到园中稍远的一处花木之下。

“请问是什么事?”他淡淡问道。

昨日夜里心火难捺,他以雕塑来控——那段难熬的日子里,他也是以此来让自己恢复平静,今日起来才发现,昨晚用力过猛,竟将那木塑肩身剜掉了一大块!

他心中对她痛怒有之,却尤觉闷钝难当。

今日见过李兆廷后——既为“探看”伤势,同时献上对魏家初步分离崩析之法,便出宫一趟,挑些上好木料,将那豁口填上。

阿萝见他态度不咸不淡,心中不由得有些恼火,也淡淡说道:“前来归还公子的东西。”

“娘娘客气,大可不必的。”桑湛说道。

“本宫坚持。”她把帕子递过去。

气氛一时有些曼妙。桑湛眉头一凝,没有再拒,伸手去接。

帕子经濯洗和熏香,一股清幽的香气扑鼻而来。

阿萝手指在他掌心划过。

他顿了顿,颔首告辞离开。

哪怕他态度始终有些疏离,阿萝还是觉得,他对自己不无些心思,她来本是要在宫中制造些说法,但这一瞬心中却生了丝难言的喜欢。

L

她故意将身子晃了晃,他正从她身边走过,见状有过一丝迟疑,但下一刻还是立刻出手把她搀扶住。

她微笑,“谢谢。”

桑湛到得帝殿,已是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

乌暗沉郁了半日的天,终于瓢泼了一场大雨。

夹着厉雷激电。

闪电如龙蛇张口吞吐,雷声轰隆,好不吓人。

今日帝殿,好似和平日并无什么不同,守卫一样森严,但不知为何,心中总有股言说不清的不安颤栗之感!

收伞肩上湿润大片,秋末初冬,已有些寒冷,他也不以为意,上前求见。

司岚风并没陪在帝殿,就在外面。

但今日的司岚风,却真好似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他微微垂着头,似乎通身透着一丝萧瑟。

听到他声音,司岚风抬头答道:“桑公子今日还是请回吧,皇上……嗯,还在休养之中,不会见客了。如此怕是将维持一段时间。”

桑湛微有些诧异,他与李兆廷之间恩怨归恩怨,但他深谙李兆廷是个十分勤勉的人,这两天也还负伤处理朝务,对方如此一说,倒是有些古怪。

“那草民改日再来拜见,请司统领代问皇上好。请。”

但皇家的事,自不可过于打听,他一笑告辞。

“少主慢走。”对于李兆廷看重的人,司岚风自不会怠慢,立刻谦礼相回。

“殿外是谁?”

桑湛堪堪转身,李兆廷的声音忽而从殿内传来。低沉而沙哑,听去格外的疲惫。

“回皇上,是桑少主。”司岚风连忙禀道。

李兆廷道:“让他进来。吩咐下面备些酒水一并送进,朕想和桑公子喝几杯。”

“皇上,你伤势未……”

司岚风似乎迟疑了一下,但随即又打住,只道了声“是”。

桑湛心中疑虑更甚,见司岚风已亲自将殿门打开,他快步跨进。

殿内的情景,让他心中一凛!

李兆廷坐在屋子中央的圆桌后面,眼眶血红,鬓发凌乱,浑身湿透,整个人好似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另有一股子血腥之气隐隐的不知从哪里传来。

“皇上伤势未愈,怎不传太医来瞧瞧?”他缓缓开口。

李兆廷不置可否,屈指敲敲对面座椅,说了声“请”。

“这血不是朕的,噢,不对,朕的手伤了,但至少,大部分的血……都不是朕的。”

他以为李兆廷不会回答,不想坐下的时候,对方却突然淡淡说道。

他一怔,还未问话,李兆廷又笑着缓缓开口:“这是一个女人的。朕的妃子。”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