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谁都看的出,李兆廷额间青筋迸跃,已愠怒到极点。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期间,太医院倾巢而出,却果然都束手无策,而晋王妃捧着肚腹,越发痛苦,就在李兆廷心焦如焚,猛然站起之际,妙音眸光一亮,唤道:“爹。”

前方,一匹马奔驰而来,马上正是妙相,他进内廷而不下马,可见来得极急。同时,脸上透着一股凝重古怪之色,见李兆廷起来,他连忙跃马而下,背后跟着司岚风。

“如何?”李兆廷促声问道。

“药已试过,是解药无疑,皇

L上,给。”

他飞快伸手过来,手上是一只瓷瓶。

李兆廷迅速接过,喂晋王妃服下,晋王妃喘得几口气,肚子一阵咕咕作响,而后紧蹙的眉眼总归是慢慢舒缓下来。

“有劳相爷了。”李兆廷松了口气,作了一揖。

妙相连忙回礼,“皇上言重。”

李兆廷犀利,见他一语过后,脸上再次现出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重凝色,几乎立刻问道:“妙相可还有话对朕说?”

“这……”妙相略一迟疑,终压低声音说道:“皇上,这刺客……他……他的身份……”

他素日里如此一个睿智稳重之人,此时一再吞吐犹豫,李兆廷不由得心生疑窦,“老丈人但说无妨!”

“这人离开时说了一句……连玉拜谢。还有,他说,请转告皇上和魏大人,国仇妻恨,他必定回来清算。”妙相一口气把话全数道出。

他声音不大,听到的也不过是二人近身几人,但从晋王妃、魏成辉、妙音、魏无泪到到阿萝无一不骤然僵住!

“慕容家想以这种把戏吓唬朕?”李兆廷声音轻柔而狠戾,“可笑!哪怕这当真是连玉死而复生,朕当初既能把他拉下帝位,此时又有何惧!”

“他倒真以为他赢了?”

他说着,唇角突然滑出一丝浅弧,随后吩咐小四好生照顾太后,令加强宫中各处守卫,又让魏妙无量等人先回,众妃散去,随之率司岚风和梁松去了一处所在。

……

冷宫。

院中,他负手而立,冷冷出声,“郭司珍,出来。”

然而,宫中半晌无人应答。他眉头一凛,一脚把门踢开,往内堂走去。

若此时,有司梁以外的人跟随,必定大吃一惊,这冷宫哪里像冷宫,屋内打扫得十分整洁干净,布置素雅。

然而,这里人声全无,又不像有人居住。

终于,李兆廷来到一间厢房前,推帘而入,里面静悄悄的,同方才的太后寝殿一般,地上横卧着几个人。

有女官,也有宫女,都是他派来的,但很明显,没有昔日在侧殿行走的郭司珍等人。

而李兆廷紧张扫去的床榻之上,空无一人。

只有一张纸笺。

梁松战战兢兢的把笺子拿过来,递到李兆廷跟前。

笺上也没有太多字,只有一行宏劲落笔:

我的妻我接回了。连玉。

一簇骇人火苗猛然从李兆廷眼中腾起,那笺子在他手中瞬间碎成粉尘。他一脚踢翻旁边茶几,几上珍稀五宝珐琅彩瓶应声倒地,碎成瓦砾。

“好,好一个声东击西,但她兄长在我手上,她还能罔顾其死活不成?”他转身大步而出,才走到院门,却见两名禁军副领面带惶色而进。

司岚风暗叫不好,这时莫要再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什么事?”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

“回统领,宫中地牢狱卒全数被药,牢内一干犯人凭空……凭空消失!另外,我们发现前朝皇帝生母故居外面值守的士兵也被悉数……药倒……”那二人低着头回答,大气都不敢透一口。

司岚风听得简直想把这两人都毙了!

他已不敢去瞧李兆廷脸色,心底有个声颤抖着在说:是那个人,真的是他,是他回来了!与此同时,他也闻到了上方潮重的呼息声。

“凭空消失?怎么会凭空消失……魏成辉曾经说过,连玉身死那晚,将冯素珍救往宫中,因为宫中有密道。原来,这密道就在他生母屋中,牢中那些人被从那里带出去了!”

李兆廷笑着一字一字道,司岚风听得头皮发麻,突又听得其中一人惨叫着地,却是李兆廷一脚将之踹倒,快步出了院门。他和梁松捺着心惊胆战跟了上去。

片刻之前,阿萝回到中宫,她并未进屋,而是唤人取了些果酿,在院中低首独酌起来。

见李兆廷倏然走进,她又惊又喜,上前相迎,“皇上……”

一股掌风无比凌厉的落到脸上,她猝痛倒地,不

可置信地瞪着眼前那个手掌高扬、脸色铁青的男人。

555 结局篇(十三):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难怪他会说那种话,你一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宫中有能耐在食物里下药的还真没有多少人,其中包括你的心腹萧司膳!连玉亡母故居的士兵、宫中大牢的狱卒,都是你那心腹令人做的,而这出于何人的命令还用说吗!”

那一身黄袍的男人,那素日里温润得如同三月春风的男人,此刻居高临下,猩红着眼逼视着她,眸中闪烁着让人骇怕的杀气和寒芒糌。

他们之间……他与她怄气过,冷战过,但他到底宠她、爱她,从未如此这般动手打过她……

“你在胡说什么,我听不懂!冯素珍忤逆你,你也不曾责罚,你居然这般羞辱我、打我?李兆廷!”她抚着脸,不明所以,心疼、寒意、怒火一迸冒出,泪水簌簌滚下,她朝他大吼。

“别拿她来说事,只说你。事到如今,你还敢说自己清白!”李兆廷充满嘲讽地睨着她,“你这孩子是谁的,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你说什么!那不是你的孩子还能是谁的……”阿萝死死瞪着他,浑身上下仿佛是被方才那绝尘而去的马车狠狠碾过一般,疼得心肺都好似要裂开来楮。

“桑湛,或许该说,连玉。”

李兆廷冷冷吐出几字,阿萝浑身一震:“你胡说……”

“朕胡说?把人带进来!”李兆廷猛地一击掌,须顷,两名内侍将一个女人拖拽进庭院,扔到她面前。

对方鬓发凌乱、涕泪横流,满眼的恐惧,正是李兆廷口中她的心腹萧司膳。

“娘娘,请救救奴婢,您说,不会有事的,哪怕出了事您也会担着!”萧司膳看过来,声音颤抖得不成话。

阿萝盯着她,厉声斥道:“本宫根本不知道你说什么!你自己做的事,别栽到本宫头上来。”

“皇上,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心中慌乱,转向李兆廷,李兆廷冷笑,“误会?你的心腹已然招认,你还想砌词狡辩?行,朕先把她杀了,再来和你算帐。”

阿萝心中越发惊惶,那桑湛是不是还做了什么,她利用他,却被他反将一军?可是怎么还会扯到连玉身上?别慌……她快速思考着,那被宫人强行拖走的萧司膳此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将人推开,冲着她恶狠狠便道:“怪不得那天你派个脸生的内侍过来,怪不得你在信上说,看完信就将之毁掉。原来,你早有算计,一旦出事便拿我当弃卒。幸好,我不笨!”

“给皇上……”她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纸皱巴巴的笺子来,递到正要来拿她的司岚风跟前,司岚风一凛接过呈上。

李兆廷一眼扫罢,随即一言不发拔出司岚风腰间配剑,可怜那萧司膳连气也喘不出一口,便被深中咽喉,砰然倒地,双目却犹自怨恨地瞪着阿萝。

一股热流溅到颈上,半晌,阿萝一声尖叫,却是方才恰恰反应过来!

那萧司膳就在她前方半尺之地,她抚着溅到项上的热血,整只手都是颤抖的,她背后,早被吓呆了的梅儿这才回过神来,将她往后拖了一把。

阿萝却大叫一声,突然向前,将李兆廷扔到地上那张笺子拿起。

其上一片鲜红,但字迹和印鉴却还能分辨出来,分明就是……她的字,她的……凤印,信中内容正是吩咐萧司膳在今日饭菜下药,分别将宫中两处守卫药倒……

她什么时候写过这些……

阿萝脑中一片空白,却又在陡然之间意识到什么!

桑湛、仆人、藕粉桂花糕,阿奴!

她心头噗噗狂跳,一颗心仿佛要从胸腔跳将出去。

接仆人进宫是假的,为的是要看清她凤印收纳之处,让那阿奴学做桂花糕也是假的,为的是将人留下来,将风印盗出盖到信函上……否则,以中宫殿外守卫,谁能轻易进入盗窃!

还有,她的字迹他熟悉,她的喜好口味他也熟悉……宫中地牢,囚禁着无情等人,他方才前院放火,醉翁之意不仅仅在酒,除去那孽种,他还要将那些人都救走……可连玉母亲故居一茬,却是为何?

明明当日他把绢帕递给她的时候,是出于关心,她能感觉到的,为什么如今,为什么……

她不知道的为什么,李兆廷却清楚的很,不仅无情,还有那个人都被他的手下从密道带出去了!他大步上前,梅儿一声惊叫,想来阻止,却内侍重重按住,他把阿萝整个拽起,一字一字说道:“从今往后,你就住到浣衣局罢,朕的好皇后。朕不杀你,朕要你好好享受

L下这人世间的苦难。朕当初是太宠你了,以致将你宠成无法无天,甚至成为皇后,心中还惦记着另一个男人。你心中不是惦记着连玉的好?可他不要你了,他口口声声说的妻子,只是冯素珍。”

“你说什么,什么连玉,什么冯素珍,他们都死了,与我何干?我是被桑湛嫁祸的,慕容家本来就恨我,是孝安那老贱人,一定是她,是她唆使人害我,你莫要被他们摆布了,我腹中怀的可是你的亲骨肉……对冯素珍你尚且一再宽容,你为何如此待我?”浣衣局那几个字简直把她逼疯,阿萝顾不上肩上被拽扯的疼痛,大声哭道。

浣衣局,浣衣局,她怎能到浣衣局,她亲眼看到冯素珍在那鬼地方如何受尽折磨,生不如死,他当初是如何的爱她,如今怎能如此待她……

李兆廷双眼通红,好笑地看着她,“你何必在这种时候还惺惺作态,桑湛就是连玉,你早就知道,否则,怎会如此为他,他改了容貌,就似曾经的你。”

“说什么我对冯素珍有情……”他猩红狠戾的眼中突然沁出一丝丝笑意来。

“我当初就是对她太狠,狠到,后来再无一丝转圜余地。她跟了我十多年,她父母为我而死,她半生苦痛拜我所赐,我却为你将她置之不理,当日跌下地牢,我为救你不惜自己骨血,她为救我也是一样,我是有把握的,知道自己绝不会死,她却不知道,但饶是如此,她那时还……”

“可是,从此往后,她再不会这般为我了,她心中只有那个男人,她为他生儿育女,生死不悔……”他说着一掌过去,阿萝骇叫,以为他要杀自己,却见他一掌劈到院中石桌上,火花四溅,桌子登时四裂!

她抱着头,看他俊目含泪,踉跄而出,这是第一次,她看到他如此,但那滴泪,却分明不是为她。

而方才他说什么,桑湛就是……连玉?!

她愣愣僵在地上,耳边只剩梁松那不男不女的声音:“娘娘,收拾一下罢,奴才一会便派人来帮你搬家。”

司岚风不声不响的跟着李兆廷。

李兆廷再次回到冷宫。

对着空无一人的床榻,他抿唇死死看着。

这一刻,司岚风突然明白,他这主子,从头到尾,深深爱着的其实都只有那位姑娘吧。

不是,他不会连她同另一个男人的孩子都愿意抚养。

不是,他不会在知道真相之后,抹不开男人脸面,却仍罔顾帝王之尊故意安排了她的死讯,背地里却命亲信率六扇门倾巢而出,情愿同武林翻脸,硬生生从江湖最大的门派中夺来一株万年宝参,来吊着她命悬一线的生机……

他不说,但他知道,他是想等她醒来,再给彼此一个继续纠缠的机会……

“岚风,这场战争还没结束。连玉是个强大的对手,但这江山还有她,一定是……朕的!”他心中百感交集,突听得李兆廷声音轻轻传来,他一震望去,却见李兆廷眸中映着近乎凶狠的笃定。

“那是自然。”他连忙答道,又听得对方沉问,“权非同到了吗?”

到权府宣旨的内侍此时正扑了个空。

权非同此刻人正在上京郊外一处密林里。

在他对面的,正是两个时辰前大闹宫廷的桑湛。

“妙老儿曾背叛过与你的盟约,相助李兆廷,你对他表明身份,他是断拉不下脸来拖延时间,不让你走,你用妙老儿他来作保妙是妙,可李兆廷不会轻易放你离开,这朝廷的追兵就在后头。”权非同淡淡说道。

对方也淡淡回道:“不怕,魏无涯的人会把他们引开。他欠我妻子的人情,今日该还了。”

——

素珍醒来看到个她从前就不怎么喜欢的桑湛在旁,不知会是怎么个反应……

556 结局篇(十四):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权非同忽地笑,“妻子?你倒是叫得顺口,莫忘了你妻子也欠着我权非同的人情!你问我要脸生的内侍向那萧司膳送信,若我不肯,一环既缺,你的妻子还不定能不能出来呢。”

他说着望了不远处的马车一眼,里面有个人还在昏睡着孜。

桑湛收起笑意,一字一句无比认真,“我同她拜过堂,她为我生儿育女,她不是我妻子是什么,作为她的夫君,这份情由我来还便好。”

“又也许说,我如今已在还你。我既表明身份,李兆廷必然紧张,但他会就此再次器重魏成辉?不会的,他们嫌隙已成,魏成辉反是早晚,是以李兆廷必定要依靠你来平衡朝中关系,他自己才好分身来对付我。恭喜权相重掌大权,指日可待。”

权非同微微一笑,但似并未全以此为喜,他很快道:“你有没有想过,她跟着你不安全,你该把她交给我。”

“不可能。”桑湛微微沉声沮。

二人之间一阵沉默,林木萧苍,悄无声息间暗流涤涌。

终于,权非同摸着鼻子,哼笑着又道:“你还的,我不要。等她醒来告诉她,她欠我。我要她亲自带着女儿来谢。”

桑湛眼眸微微一眯,透出一丝危险之色。权非同往不远处瞟了一眼——那里,小周正抱哄着孩子入睡。

终于,桑湛淡淡道:“后会有期罢。”

“皇上,若臣没有猜错,你蛰伏近年,且敢当众对李兆廷表露身份,引起他慌乱,必是有备而来。你既而未死,却并没有第一时间过来把她接走,而是暗中筹划东山再起,也真够混蛋!你难道没有想到她一个女子强敌环伺的宫中会遭遇到什么吗?”

权非同突然冷笑说道。

桑湛身形刹时一震,但他并没再说什么,很快转身离去。

权非同自然也没再说什么,自行离去。

片刻过后,与晁晃会面,他方才停下脚步,转身眯眸看去。

几大辆马车在行进。

“大哥,这人居然还没死。”晁晃脸上不无复杂之色,像他这样人难得眸中也会出现一丝恐惧和不安。

“嗯。”权非同不置可否地应了声,末了,又懒洋洋的道:“不过他说得对,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遇。”

晁晃点点头,迟疑一下,突然又道:“大哥,你其实大可不必将冯素珍给他。他需我们相助,我们若一定要把人留下,他为将人先带出宫廷,只怕不会不承。”

权非同一声笑,“是可以,但她连儿女也为他生了,这心要扭转过来,怕是不能了。我何不让她记着我的好?再说,连玉为复兴而迟到,她醒来知道心中未必不会没有刺,她是那种有恩必还的人,我们肯定会再见的,到时我……”

晁晃愣住,到时什么权非同没说,逆着风出了林子。

素珍觉得自己做了个冗长而又让人愤怒痛苦的梦。

梦中,有奇异如松参的香气在鼻端滑过,往嘴里灌入,有人不断在她耳边说,冯素珍,你若不醒来,你的孩子也得陪你一起死!

对方语音沉鸷,充满危险。

她但觉浑身绞疼,痛苦莫名,呼吸困搐,更是几要透不过气来,朦胧中好似看到一个深坑,自己身体不断往那坑里掉去,掉去,但那些话却让她大口呼吸,死死往上攀爬……

“咿……”

孩子的哭声!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