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一阵急悲和急喜交叉着如江涛卷雪般向素珍脑海盖来!那狂乱的情绪,让她脑中又是一刹空白,泪水就这样落了下来。

连玉心头本便愧疼,方才那宛如兽般的行径是欲.望和不安的交织,让他只想狠狠同她融为一体,可哪怕几次过去,也还是不够。

此时见她无声落泪,那种心疼、歉疚的情绪登时把如藤曼般缠上身体,让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你还活着!”素珍既被肯定,激.动过度,说得一声,竟昏了过去。

连玉一惊,连忙查看,见她呼息均匀,方才放下心来,他把她抱起,又回到浴桶,替她擦洗掉身上狼狈,她肌肤青紫多处,却是他方才所为,他把她抱回床上,一拳打到旁边几上,小几碎裂,他手上红损一片,却仍自责不已,他知自己方才不该,可那相思入骨的,还有李兆廷曾碰过她的想法……所有所有,一经触发,再也无法自控。

他把她抱回床上,替她套上贴身衣服,紧紧搂着她,让面对自自己躺下。良久,睁眼无眠。

夜还深。

他看了眼跌在二人之间的木雕,轻轻将之挪开,复又紧紧地、毫无间隙的抱住她,直到此时,那满腹的烦躁和不安,方才稍稍平复一些。

可是,她醒来,该怎么跟她解释?

他自嘲一笑,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抚过。

不知过了多久,脑中思量着和她的对话,思量着即将对李兆廷宣战的部署,终于,因重新拥有她添了安心,他得已知疲,慢慢闭上眼睛。

但他终究是十分警醒的,朦胧中,怀中忽然一动,他几乎立刻睁开眼。

怀里果然空了!

他心头倏然收紧,一跃而起,正要冲出去寻她,余光却见她就坐在梳妆台前面,淡淡看着镜中自己,听到声响,她慢慢转过身来。

脸上神色安静无比。

她看着他,“你若能早些回来将我接走便好。”

L

终于,她还是提出来了。连玉站在那里,唇角动了动,自诩是个能立于危地也不败的人,此刻,他发现自己竟然词穷。

“我对……”

“连玉,我丑了,也老了,还曾……做过李兆廷的女人,你改颜回来是要拿回江山的,以你的能力,日后一定还是皇帝,谢谢你不嫌弃我,可我……我已不配站在你身边了。”她语气始终平静,一字一字,微笑着说道。

“莲子,不,连惜……你要不要,或许我……让我带走半年好不好?”她又歪头问道。

一句“对不住”尚未出口,她这几句直把他击溃!他猜到她会问,既然没死为何不早点来接她,可没想到,她并非怪他,在意的是……

不是她负了他,是他啊!

他从前,总觉二人之间,他付出更多,他不后悔,但他是在意的。

直到后来冰窖的事,她放弃仇恨,情愿一死成全他,他方才知道,他错了,而事到如今,他痛。

原来,只是相遇太迟。否则,她给他的,会是所有。

甚至,超出所有。

她爱李兆廷的时候是这般,爱他的时候也是这般。

她的发,黑中带白,脸颊上的疤痕已开始愈合,但终究留下痕迹。她的模样其实还很年轻,但眼神已经老了。朱雀告诉过他,那狰狞的伤疤是她不愿李兆廷再碰而弄的。

但实际上,她的沧桑,还有她身上所有的伤痕,都是他带给她的!

他是嫉恨李兆廷,恨不得将这对手碎尸万段,但他从来没有对她感到一丝芥蒂,若是如此,他还配立足这天地之间?

该怎么抚平她的伤痛?

这是二十多年来,第三次,他眼眶尽湿。

他大步上前,弯腰把她拥进怀里。力道大得,她骨头也在格格作响。

“家国是我的责任,但你和女儿更是我活着的希望。你不能把我女儿带走,你更不能走,没有了你,哪怕夺回江山,我这一生也算完了。你和李兆廷之间……我承认,我嫉妒我痛苦,但我更愧疚更心疼。你怕我嫌弃你,其实是我怕你嫌弃我,我和你之间,不从来都这样?你没有对不住我,是我对不住你,素素,连玉该早点来接你。”

他胸膛微微震动着,他手上力道极大,他向来是个力量强大的男人,哪怕如今看似立于颓势,但素珍却就是笃定,他有着覆雨翻云的能力,从帝殿觐见那天起,就注定了他不仅是她的男人,还是老师,和君王。

可这个强大的人,此刻高大的身躯在微微颤抖,这是第一次,她感觉到他在……害怕。

这个词从不适合用在他身上,可此刻她却清清楚楚,他在害怕。

“可是,别人会说你。”她伸手悄悄环住他的腰背,“一个丑妻,一个不洁的妻子……”

“谁敢说!”他蓦然厉声握住她肩,她看到他湛沉黑眸中,透出霜寒杀意。

那并非儿戏,确然是帝王之怒,也是他的保证。

“冯素珍,若你不愿意再跟我一起,那便答应我一件事,在我把责任完成后,你一剑给我干脆。反正,你不在我身边,权力滔天富贵荣华对我来说已再无意义。我从不是个儿女情长的人,但你对我来说是例外。”他捏起她脸,逼她看向自己。

素珍垂眸,“阿萝不在,你不遇到我吗,你这样的人何愁无妻,三千佳丽,唾手可得。”

他一声笑。

“我和顾惜萝,”他唤的不再是阿萝,“那时都太年轻,就像当年你藏起来的青杏子,还没熟,便已经掉了下来。冯素珍,你对我来说,再无人能代替,你认为我连玉这辈子还会有别的女人?若你真这么想,那你也太小瞧我了。”他黑眸凝霜,冷冷盯着她。

泪水夺眶而出,素珍捂住脸,那埋藏太久的委屈,剩下的路,她再也不必思考,他回来了!她和小莲子可以永远呆在他身边了。

连玉被她眼泪烫得心都要碎了,他把她抱起放到膝上,双手把她圈紧,低头吻住她耳垂,一句一句接着,说只说给她听的拙劣爱语……

559 结局篇(十七):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两人互相述说别后的事,说起烟霍,两人一阵窒默,最好的朋友。良久,素珍方才说道:“但愿真的有个蓬莱仙境,能把他们都救活。”

连玉搂紧她,“我始终相信,我们能再见。”他双眸微眯,回忆起自己当天的情形,“我当时感觉你可能出事了,可起来走得几步便倒下不省人事,醒来的时候麒麟他们找到我,玄武临走前做了记号。伧”

他语气里难得透出丝恸意。

素珍知道,明玄等人对他来说,早非仆从侍卫,想起二人,尤其玄武,心中难受之致。

“麒麟?”她突然又是一怔,“是不是那个灰衣人?”

连玉笑了一下,“是,我原有五个侍卫,朱雀、尤其是麒麟,不到必要时间不会出来。袋”

“我想看看麒麟。”素珍不由得又些好奇。

“你也认识,过些天就看到,这几天谁也别来打扰我们。”

连玉潮热的气息喷在颈后,素珍脸上顿时一热。

“你还真奸诈。她转身朝他翻了个白眼。

他深深看着她,又吻了下来。

素珍低低喘着,攀住他的衣襟…

有些东西,其实她心中不是不在意,但她不说。

他有他的责任。

若他醒来就来找她,他们全身而退的机会几乎为零,可只要她能同他死在一起,那也是圆满,不必像如今一身肮脏,只是如此一来,他便辜负了他所有朋友将士。

而那时,他也不知她身怀六甲,不知李兆廷对她同从前不一样。

她时日无多了,在意归在意,但何必再去怪他,去增添他心中苦痛,她苦,他也苦。

心中一时既是重逢的巨大喜悦,却又不可避免充斥着死寂的黯然,她不知道,他知不知她的情况,也许小周告诉他了,也许,没有,看样子似乎是没有,想是不忍。

他一吻结束,摩挲着她的唇,二人继续窝在一处说话。

她始终没有多说自己不好的情况,不想他难过,只挑不太坏的来同他说,比如她怀着莲子时莲子颇乖诸如此类,然而,后来二人还是不免说到连欣的事,他声音冷极,“这个仇我一定会报,还有……”

还有什么,他蓦然而止。她却知道,他想到了李兆廷和自己。她一瞬没有回话,悄悄抬头看去,果见他眸内闪着森寒杀气。

她知道,他不会放过李兆廷。

她对李兆廷如今已无爱恨。确切说,对这个人不再萦怀。因为他回来了!她不想把时间费在那里,只要他不在意,她就有了放下的理由。

她想的更多是,她走了,他和莲子会怎么样。

他说,这辈子无人可取代她,若她不和他一起,他宁可不活,她听着怎能不喜?可哪天她先死了,情况又不一样,像他那样的人,有江山、母亲、忠仆,朋友,自不可能自尽陪她,何况他们还有莲子。她也决不愿他那么做。

他还是会遇到很好的女子。

她希望他永远记住她,永远最爱她,可也不希望他孤独。

她方才在镜中看到自己的头发和眼睛,觉得自己是真老了。

“连玉,回去你把脸换回来好不好,如今你为我和莲子破了功,桑湛的脸也没有用了。”她静静看着他,伸手揽下他头颈,吻住他。

希望,能在一起多些时日,希望我能陪你把光复的事完成再离开,连玉。她想。

“嗯……”连玉见她情动,心中一荡,只比她更为动情,又见她眸中始终带着一缕伤恸,不知是在意着他的迟到,还是想起同李兆廷之间,毕竟,他说起李兆廷的时候,她似乎并无痛恨。在他离开的时候,李兆廷对她其实也是用了心,他们的女儿,他也始终没有杀掉,还亲自留在帝殿抚养,她心里也是感动的吧……

这些想法噬咬着他,让他的不安和欲.望更为强烈,他猛地把她抱起,再回床榻……

可是,哪怕他再想,还是克制着,毕竟按日子算来,她月子过后不久,才将将俩月,她身子骨也不好,他咬牙遏制着,只敢一路轻吻。

素珍见他眸色渐暗,却允自透着一丝压抑,使坏地探手进他衣衫里摸索旧疤,只听得他一声抽气,猛地按住她手!

连玉从前没少变着法子“折磨”她,但二人新婚过后到底时日不多,她又是羞涩不已,鲜少主动,此时他但觉浑身如火炙,难熬的很,也是三宫六院过来的,却没有对那个妃嫔有过这种欲.念,他狠狠含上她耳垂,咬牙道:“你且等着,待你身子一好,看我如何炮制你。”

他将她手拉向自己身下……

“公子……”

敲门之声此时却是大作,门外传来妇人焦急的声音。二人一怔,素珍已是一把推开身上男人,急道:“是不是莲子怎么了?”

她要待下床,连玉把她拉住,皱眉说道:“你衣衫不整的,过去做什么?我去。”

素珍瞥他一眼,他还没有了衣衫好不好!那厢,连玉已飞快套上裤子,过去开门。素珍撩起帐子,透缝望去。

“公子,小姐已经喂饱,也并无尿溺,不知为何却哭个不停,想是惦念你和夫人,我……”

但见乳娘在外,无奈说道,怀中莲子果哭得稀里哗啦,一塌糊涂。

素珍心中自责,又见那乳娘脸红红的看着连玉说得半句,忽而定住,将莲子往他怀里一送,飞快走了。

她略有些奇怪,这是被连玉的好身材煞到还是被他身上狰狞疤痕吓到?连忙下床,连玉正转身过来,脸色难看,素珍视线往他裤下一溜,登时明白,二人紧张女儿,竟忘了他此时状态,她脸上也是热热的,又不由得笑出来。

莲子瞪大眼睛看着素珍,虽不知娘亲在笑什么,但如今赖在父亲怀中,十分惬意,也跟着咿咿呀呀笑起来。

连玉脸色铁青,额头轻轻触到女儿额上,低斥道:“你也是只小白眼狼儿!”

他说罢把她抱过去,放到二人床前一只小木摇床里。素珍这才发现,连玉竟还在屋里安置了这个,这人初为人父,倒也跟他当皇帝一般,颇有功架。

他很快过来抱她,素珍尖叫着避开,“莲子在这呢,你去洗个澡便好。”

她说着把孩子从床里抱出来亲哄,连玉颇有些咬牙切齿,正要把女儿扔回小床去,连惜却以为他要抱自己,目光一亮,张着手便向他扑去。

素珍大为郁闷,明明女儿对她十分依恋,但跟连玉一比,立马分出个高下来。

她气呼呼道:“扔回去,扔回去。”

连玉哈哈一笑,低头亲亲女儿的小脏脸,反倒舍不得了。

二人到底初尝当父母的滋味,不由得又逗莲子玩耍起来,连玉在素珍耳边低声提议,把莲子先哄睡了再把事情办完,素珍红着脸答应,不想这孩子白天睡饱吃饱,又兼之比普通婴孩更为聪睿灵精,越逗越起劲,怎么也不肯睡,反倒是大伤初愈的素珍神识开始慢慢倦怠,连玉看得心疼,怕她吃不消,将莲子放回小床里,而后把她抱放进榻内,在她眼角落下一吻,柔声说道:“我去洗个澡,很快回来陪你。”

“好。”素珍答应一声,又柔柔看了女儿一眼,慢慢闭上眼睛。

很快,屋里传来哗哗水声,她心安之下,很快,意识渐迷,朦胧中,有人带着一身清新香气把她紧紧抱住,犹如深入骨血。

这一觉睡得心安,到被连惜蹬醒的时候,阳光已落入地堂,眼看着接近晌午了。身边连玉已然不在,怀中换成莲子,小家伙扭着身子,笑嘻嘻地望着她。

“你爹到哪里去了?”她抱着女儿亲了亲,嗅到浓浓的奶香味道,看来连玉已把这小鬼抱出去让乳娘喂过,她随即起来洗漱换衣。

打点妥当,她抱起莲子,出外去寻连玉。

院中,晾着一家三口的衣物,忽如其来的幸福,让她眼眶微微发酸,蓦地里,却有人倒抽了口气。

她一怔看去,却见乳娘正从屋中出来,惊愕地盯着她看。

素珍一下从她眼中看出震惊,虽非鄙.夷,心里还是微微一涩!

她知道,对方吃惊什么,她在镜中看过自己的模样,不算太丑陋,疤痕已渐渐淡了,但半白的头发……在这乳娘心中,她配不起她那丰神俊朗的夫君吧。

“你走吧,工钱是早结了的,你可以立刻离开。”一只手环到素珍背后,声音随之响起,冷冽如霜。

那乳娘吃了一惊,“公子,奴.家无意冒犯,只是看到夫人一时……”

“你冒犯了我夫人。走

。我这人说话讨厌说第二遍,你喂过我女儿,我不想让人把你撵出去!”

男人声音更沉几分,他话音方落,檐上立时探出几道暗影,乳娘闻声看去,但见人人都悬剑带刀,登时骇得浑身发抖,东西也不取了,推开院门便狂奔而出。

560 结局篇(十八):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我模样就是这样了,你没必要……这一走,莲子没吃的了。”素珍抬头看去,连玉还一脸寒霜,唇抿得紧紧。

他见她看来,“我们小莲子不差那口吃的。我连玉的女儿还怕找不到人喂。僳”

“对不对?”他说着看了女儿一眼。

连惜很配合的咧着没牙的嘴巴冲他笑。

他摸摸连惜脸蛋,再看她时,倨傲的语气已全数消散,眼神也变得温柔,锐利的眉眼难得透出丝歉疚,“是我疏忽了。这就让他们出去重找一个回来。你模样很好,只是村妇无知罢了。这头发,我总会想办法给你恢复过来的,相信我!克”

他伸手抚住她随意挽起的发丝,素珍到底是姑娘家,哪能对容貌全然不在意,只是他眼中尽是深爱,她心中虽是涩然,却也泛着如同方才看到一家三口衣服随风而晾的幸福微酸。

她想起什么,又往檐上看去,连玉眼梢一动,屋上三人立刻跃下,与她见礼:“夫人。”

素珍突然笑,“不是阿布和阿奴和阿奇,是青龙、白虎,还有……麒麟。”

“李提刑。”几人相视一笑,阿奇缓缓开口。

素珍一怔,随即又笑,“原来是你。”

麒麟低头再施一礼,笑而不语,素珍侧身瞪连玉,“你好呀,把自己的人全都安我提刑府来了。”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