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连玉凑到她耳边,“是啊,谁让我很早以前就看上你了。想把喜欢的人的底细摸清楚的心自然有之,否则如何谈婚论嫁?”

素珍脸上顿热,慌忙转身,几人已隐去身影,但他们是已走了去请乳.娘还是只是匿着就不得而知了。

“他们也见惯了,有何关系?”连玉低头来吻,她连忙避开,这又才看到他两手沾着面粉,她不由得好奇,“你在做什么?”

连玉下巴一扬,“你夫君在给你烧菜做饭。”

“衣服也是你洗的?”她指指院中衣物。

“当然,你的我不可能假手他人,我和女儿的还可以让人打点打点。但这全都是我的功劳。”连玉微微眯眸看着她。

素珍嘴角上扬,终于是自己忍不住先往他唇上亲了一下。

连玉笑如春风,突觉得李兆廷对她的影响也非不可以消去,他一定会让她全然忘掉那个所谓的青梅竹马!

连惜人小,也不知哪来的模仿能力,见状向连玉扑去。素珍又好气又好笑,连玉满尝为人父的骄傲,伸手往女儿脸上点了点,连惜脸上顿时白茫茫一片,但她毫不理会,扑得更欢。

素珍被她气的,解了连玉身上腰带,把她系到连玉身前,“你带她,我不要了。”

连玉哈哈一笑,虽被连惜蹭了一颊口水,却是一脸的骄傲,驮着女儿复又走进厨下。

素珍在后看着,心中不无欣慰,连玉很爱他们的女儿,莲子也最爱亲近玉亲近,莲子会是连玉的动力,连玉也一定会好好照顾莲子。就像她跟她爹爹。哪怕有一天她走了,时间终将把他对她的惦念冲淡的,她可以放心了。

只是想到以后能走到他身边的女子,她还是不免嫉妒,但又觉得自己不该如此自私。

“连玉……”她想着,快步跑上前去,从后把他抱住。

“怎么?醋了?你女儿而已,又不是别的女人。”

男子转身回抱她,语气揶揄,但眉眼分明带着窃喜,二人中间隔着个咿呀哼叫的连惜,似乎对自己被忽略异常不满。

而她父亲还低声对她娘亲说,“而且你知道,在我心里,你第一,女儿第二。”

连惜瞪着二人,“哇”的一声哭了。

两人一惊,素珍心头那点酸涩立时被压了下去,夫妻俩手忙脚乱地哄起女儿来。

时间过得飞快,五天过后,连玉便携着妻女二人启程,回到连家军驻扎的新营地。

这是靠近大周边陲北境的一个地方。大山谷,人迹罕至,素珍没想到,连玉竟把军队转移到这里来了!

因连玉已提前让青龙白虎回谷通知,是以,他们才下马车,山林里已转出许多人来。数丈开外,孝安、慕容缻、严鞑、连氏兄弟、连军将领,一旁还有小周,冷血和铁手,前来迎接他们。

除去孝安和

L慕容缻目光复杂,看到他们,人人脸上带着灿亮笑意。

素珍一咯噔,她哥和公主不在?阿青和无名也不见了。

只是,来不及多想,不断从山谷现身的士兵,吸引了她的目光。此处一群,那里一队,绵延多里,如涛不绝,转眼之间,那天地浩大的阵势,仿佛整个山谷都被填满,一时,顿觉山河壮阔,江山如画。

她呼吸都禁不住为之微微屏住。

“见过主上、夫人,见过小少主。”

蓦地里,声音漫山响彻,虽无跪拜,山呼万岁,却都是极恭敬的半腰而礼,甚至有对着麒麟手里的连惜,声势慑人,震耳欲聋!素珍被吓了一跳,她看了看旁边的连玉,连玉却并不着急过去,他出手极快,摘了她的毡帽和面纱,素珍一惊,他已把东西扔到地,沉声说道:“今后,见夫人如见我。”

王座旁落,他并未称“朕”,不似历史上丢掉国祚的许多皇帝,手上兵卒寥寥却一直激昂高喊“复兴”,他总是清醒的很,哪怕手握重兵。

可是,他突然摘了她的帽子和面纱,让她不免生出丝愠怒,她从非懦怯之人,但到底是在意颜容的,更怕因自己而影响他的威信。是的,回程路上打尖的时候,她戴上了这些作为掩饰。

“是,见夫人如见主上!”

很快,无数声音回应,雄厚浑然,再震山谷。

“抬起头去,你是主母不必说话,但该做个回应。”素珍本微微垂着眼眸,男子沉稳有力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这一刻,他不似那几日里对她的柔情似水,更似二人并未确定关系时,金銮殿上年轻却威仪并重的皇帝。

她紧紧抿唇,他突然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

仿佛有力量从他手心汩汩传来。温暖又强硬。

她似被本能驱使,一下抬起了头。

无数将士,眼中只有敬畏,再无一丝其他。她知他治军有方,知他必定让青龙他们通知过,一瞬,心里也仿佛像这被漫山遍野军士占据的山谷,都是满的。

她微微一笑,朝他们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不远处置身于士兵当中的一道身影让她吃了一惊。

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死了吗?

对方迎上她目光,朝她颔首,连玉的声音适时在耳边传来,“慕容景候没有死,那只是幌子。我母亲的事,我找到他,我们谈了许久,他说,作为将军,望将敌人铲除再行了断,或死在战场上。我尊重了他,当时便决定让他诈死。我知道,和权非同还有晋王党的仗始终是会打起来的,只在早晚,两个强大敌人,兵法再如何运用,实力若过于悬殊,决不能取胜。他被我暗中派到民间去招募士兵去了。”

他没再唤舅父,而是慕容将军。

素珍一惊,“若是当时你不是为了救我而受伤,李魏未必就能……”

“事情再重来一次,我还会做这样的选择,还会去救你。但不是因为救你才有了今日局面,魏无瑕魏无泪当时带来的影响是谁也预料不到的,那才是祸之所在。”他低醇的声音继续落在她耳边。

“慕容将军后来为何不去营救?”

“没有我的命令,慕容是不会没有出现的。我早叮嘱过,我要他保存实力。我后来生死未卜,他也一直匿着,直到我养好伤赶到桑族,和母后他们汇合。那时,老七他们也刚回来不久,欣儿已离开桑族。我随即通知了慕容,告诉他我早晚会领慕容军过来,让他尽快打点好一切,找好盘踞之地。我虽未料到鹰炎会向朝廷献矿,但知桑族并非久居之地,毕竟那里满山的矿藏,早晚会惹来族中贪财之人的觊觎,从而引发祸端。当初桑湛欠下我性命之情,这人家财不薄,也相当仁义,我在救你之前便表明身份同他联络,暂借他那里屯兵。”

他握着她的手,淡淡道来,运筹布置,好似在说再平常不过的事,素珍看着他那宛如刀削坚毅而自信的侧廓,一时说不出半句言语,这男人啊,她的王,她的夫君。

“这里有多少人?”终于,她顿了好一顿,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慕容招募了十万军士,算上我们原来的兵,有二十。虽无朝廷军队丰厚,但并未相差太远,这场仗,一定能打。”他说。

素珍再次吃惊不已,“这么多的人…

…这粮草衣物如何解决?”

“我们在桑族吃的苦多,桑湛本无意开矿,但还是为我们开了一个小矿。”

素珍想起他此前衣着打扮简朴,心中不是滋味,又听得他微微笑道:“到了这里,反而好了起来,除了耕种自给外,我问人借了足够的军粮。”

“谁有如此能耐?”素珍越发惊奇。

“自然是……一国之主。”连玉缓缓看向她,眼中透出一丝狡黠。

“一国之主?”素珍一怔,随即摇头,也笑,“怎么可能,魏国妙相跟李兆廷结了姻亲。”

“等等,难道是楚王?”

“对,我大周此前遇灾,又是大战刚过国库紧缺,楚便兴起来侵念头,但对楚王来说,与魏相斗多年,最惦念的还是那个老朋友。我助李兆廷造成周魏联手假象,楚王一时不敢来犯,事后我给他去信,又让慕容出使楚国,言及楚王若助我收复河山,我将助他灭魏。魏背我在先,楚王知我并非妄言,我们暗结了盟约。”

素珍又惊有喜,“我原以为李兆廷城府,你比他坏多了。”

连玉忽而看了她一下,眸光显得有些深沉。

素珍不知,她的称赞并未让连玉喜悦,她提起李兆廷,那丝毫没有痛恨的模样,他心里似被什么狠狠扯了一下!他记恨,他嫉妒。他很清楚,自己并非为江山,而是她和那个人宫中那段岁月,他不在意所谓清白,但他始终顾虑,她心里也许对那个人还是带着一丝感动和感情。

素珍此时却确然完全不察,她挣开连玉紧握的手,从白虎手里接开始不耐、四处张望爹娘的连惜,准备随连玉过去跟孝安等人见面——她知道,孝安看到连玉和莲子是欢喜的,但对于自己,心情必定复杂,她又何尝不是,二人中间隔着灭门之恨!

“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她是主母,那我是什么?”

有一个人却率先走了过来,看着她,眼中带着悲愤,大声向连玉问道。

561 结局篇(十九):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素珍微凛,尚未及反应过来,连玉已一步上前,半掩在她前面,“缻姐。”

他唤了这么一声取。

慕容缻见他动作维护,心中更是恸恨,眼圈通红,“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妃子,你如此让我情何以堪?”

“缻姐,连玉已非皇帝,你也再非我妃子,你我之间在我找到你们的时候我也已把话说清,我愧对于你,愿以慕容将军性命来换,我当时守孝,你还是清白之躯,他日觅得如意郎君,我必送上厚礼,并保你一生富贵无忧。”连玉压低声音,看的出他并不愿令她难堪。但语气之强硬,眉眼之决然,竟无半丝毫转圜余地。

慕容缻很清楚,连玉是什么人,俊朗温文只是外表,正如姑母孝安所说,他骨子里是帝王的能耐,帝王的脾气腑!

她唇瓣颤抖,脸色苍白地看着他,“我不会放弃!你这丑陋的女人,你配不上他!”

她说着面向素珍大声吼道,眼中闪过凶狠的光芒。

素珍一怔之间,连玉已变了脸色。

“慕容缻,你若敢再放肆,胆敢再说一句,莫怪我不看在母后和慕容将军面上,将你撵出谷去!”

他一步上前,眸中尽是狠意戾色,一手指向谷外方向。

连惜在素珍怀中,平素父亲都是言笑晏晏,此时有些被父亲冷冽含怒的面容吓到,瞪了慕容缻一眼,“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连玉却并未像平日一般将她接过抱哄,只冷冷盯着慕容缻。

慕容缻脸色惨白,猛地捂住脸眼,转身便往谷中深处跑去。

连玉犹自抿唇,一脸沉冽的站在那处。

良久,方才向那边的慕容景候点头示意,后者回礼,望着女儿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对于一员大将来说,更看重的是这场即将打响可洗刷屈.辱的战争!他很快隐去身影。

素珍从来不是那种良善到自己委屈也要帮人求情的人,何况那是自己的情敌,只是此刻,她没感到丝毫委屈,相反,只有甜蜜,她不愿连玉为难,把连惜递到他面前,连玉这才伸手接过,大手往孩子背上抚拍了几下,连惜立刻便收住哭音,朝母亲的方向瞧了眼,一双还噙着泪的眼睛便骨碌碌的向四周士兵看去,一点也不怕生,更不怕人。

“好样的!”连玉拍拍她小脑瓜,单手把她抱得稳稳的,另手揽过素珍,朝孝安等人走去。

“六哥,嫂子!”

尚未走近,连捷连琴已先大步奔了过来,两人往小姑娘方向瞟了一眼,看样子都想抱一抱,但谁也不敢动手,直直跪到素珍面前。

“我们……”

连琴呐呐出声,素珍听连玉说过,知二人内疚什么,她倒没有太多怪责,毕竟连玉若是早知赴京,将是性命之危,桑族的事才是契机。她正想出声让他们起来,连玉却冷冷道:“你二人一会到我屋中来,这笔帐我好好跟你们算。”

“是!”

二人反而如释重负,朝素珍施了一礼,退到一旁。

“见过主上和夫人。”

严鞑笑道,连玉和素珍颔首,这时,另一道声音缓缓响起,“孩子,哀家……能抱一抱吗?”

素珍呼吸一紧,连玉已先开口,“母后,日后素珍就不到你那去了,但孩子你可以隔三差五派人过来带回去看一看。”

“嗯,”孝安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此时脸上威严与沧桑并布,她看向素珍,“哀家和你尽量不见,你父母的事,哀家……”

她说到此处,微微顿住。

以她的身份,有些话是无论如何开不了口。素珍也知道,这位太后是看在连玉面上,并非真正感悟,更不可能知错认错。

她也不强求。

何况,哪怕对方认错,她也决不可能原谅,不杀这个人、形同陌路,已是她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

“连玉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她淡淡一句过后,便没有再说什么。连玉把手中的连惜给孝安递过去,孝安眉眼舒展开来,郑而重之的接过,但连惜却似乎不怎么愿意跟这祖母亲近,挣着还没什么力气的手脚,扭头想往素珍怀里钻去。

素珍不好这么快就把人要回来,遂侧身

L和冷血几人打招呼,她伸出手掌,小周冲她一笑,冷血和铁手上前,分别和她击掌,冷血深深看来,她微微避开视线,连玉看在眼中,淡淡开口:“你也累了,我们先回屋休息。朱雀,明日的洗尘宴就交你和白虎去办。”

“是,主上!”小周和白虎立刻答道。

素珍与小周好些日子没见心里正惦念,又想问问无情和公主的事,小周似看出她心思,轻声道:“怀素,我晚点找你。”

此处确实不是说好的地方,素珍点点头,又对冷血二人道:“我也晚点找你们,咱们好好说说话儿。”

冷血颔首:“好!”

他话语方才落下,连玉与孝安严鞑等话毕,已把连惜接过,揽素珍离开。

……

素珍一路走过,但见这谷地开发的极好,无数营帐,另有精美屋舍多间,不禁赞道:“这里建得真好。”

连玉并未答话,她微怔之际,却见他突然把手里的连惜塞到背后的麒麟手上,命道:“你们先退下。”

“是,主上。”随着两声答应,麒麟青龙身影立时消失不见。

“怎么……”

她话才出口,连玉已一把握住她肩,“你今晚到那冷血屋中去,把朱雀也给我带上。否则,就别过去了。”

素珍本有些怔忡,见他眸光微冽,立刻会意过来,心中既是甜蜜,又不由失笑,故意说道:“我都没管你跟你缻姐的事,你倒管起我来!”

“我和慕容缻清白的很,她也不可能对我怎样。”连玉盯着她,声音也沉了几分,“那冷血可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素珍伸手去揉他皱起的眉头,“这世上,我就喜欢一个男人。我孩子的爹。我早便和冷血说得清清楚楚,他是剑客,还能无赖不成?说到无赖,有人还是当过皇帝的人,当初却是以大欺小,以强欺弱……啧啧……”

连玉重重按住她手,她眉间许久不见的调皮促狭,她眸中的柔情,还有那句孩子的爹,不禁令他为之心神俱醉,他一声低叹,忍不住伸臂把她紧紧抱进怀里。

素珍在他怀中,嗅着他的气息,但觉此时死去也不冤枉。

一时,二人只觉天地万物都是多余,唯有彼此。

“再给我生个儿子吧。不,多生几个。”许久,他的声音轻轻落在她发顶。

素珍愣了愣,随即把他推开,“莲子那么喜欢你,你居然嫌弃她,好啊,连玉,你重男轻女!”

她是真有些愠怒,如同连惜瞪人的样子那般瞪着他。

连玉把她按回怀中,声音微哑,“我自然最喜欢惜儿,但我需要一个继承者,你倒忍心把重担都压到女儿身上?儿子就不一样,吃点苦没关系。还能保护姐姐。“

“而且,”他轻轻把她松开,双手仍握住她肩,“你生惜儿的时候吃了太多苦,我没有照顾过你一天,素素,我想弥补。我希望你下次怀孕的时候,我每天都在你身边,对你好,宠着你,爱着你,给你最好的东西。你不知道,现下无论我做什么,总觉得还是不够,总是不够。这些天每个午夜醒来,哪怕看到你好好躺在我身边,我这里还是疼。当然,如今还不行,等你身子骨养好了,等我把江山夺回。”

他握住她的手,按到自己心口。他是微微笑着说的话,清湛锋锐眉眼当中却是袒露无遗的情意,深沉得好似无底的潭,把她吸下去。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