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几乎敢确定,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她抱住他腰,猛地把头埋在他怀里,一下就把他衣衫打湿。

“好,我再替你生个儿子。”她喃喃说道,今晚,一定要和小周碰面,问问她,自己还能留下来多久。

连玉抚着她发丝,那总觉空缺的心,似终被填满一丝,他想,她也如同他一样吧。但两衫之隔,一个心终于微微笑开,一个却哭得无法将息。

562 结局篇(二十):千杯还酹千重情义,一生但求一出好戏

但素珍到底不敢过于放纵情绪,怕被对方看出什么,她慢慢抬头,笑道:“走累了,背我。”

“成何体统!岑”

连玉拧着眉答,这四周人来人往,不断有兵士走过,朝二人见礼,确然不妥,素珍哼了一声,却见他已蹲下身去。

却是她难得撒娇,连玉怎能不甘之如饴,什么主帅之尊哪会放在眼中?

素珍一笑上去,他把她稳稳托住,大步往前欢。

素珍紧紧搂住他脖子,把头搁在他肩上,偶尔在他项上吹口气,连玉肌肤痒热,难免会有丝心猿意马,便恫吓道:“再闹把你扔下。”

素珍嘿嘿一笑,凑上前去,往他脸上狠咬一口,

“脏,我真要把你扔下了。”

说是扔,其中一手往她屁股打了下,却越抱越紧。

士兵走过,远远行礼,又赶紧撤了,不敢打扰。

背后,麒麟脸色难看地抱着已然睡得一塌糊涂却尿了他一手的连惜,青龙但笑,“这两人已全然忘了咱们这位小祖宗。”

“他们这样,也是见惯不怪了。”有两人从后面赶上,其中一个开口道。

麒麟忙不迭把孩子递过去,但见笑嘻嘻一脸揶揄的正是小周,另一个却是白虎,二人方才到下面交代洗尘宴的事儿去了,此时方才赶上来。

白虎连忙把孩子接过,她背后包袱有连惜的小衣服,小周把衣服取出来,几人在路边亭子张罗着替这小祖宗换衣。

“白虎,主上和夫人之间你也看到,他们中间谁也插不进去的。”小周突然低声开口。

白虎沉默半响,方才轻声答道:“我知道,日后我待夫人就如同主上一样……”

“如此最好。”小周点点头,见拾掇妥当,她把孩子抱起,走在前面。

“她怎么了?方才那高兴劲瞧着就是装出来的。”青龙问道。

白虎压低声音道:“大抵是无情和公主的事,我方才听她问铁手他们收到无情的消息没有……”

几人声音极轻,但小周耳目聪敏,还是听到了,她把连惜抱紧,蹙眉看着前面两道背影,她忧愁的若只有自己的事……倒好。

素珍随连玉回到主帅院舍的时候,连捷兄弟已到,正跪在院中,背上还夸张的负着荆枝,看到她进来一脸愧疚的又唤了声“嫂子”,素珍看着有些好笑,心中那口气是全然下了去,连玉却不然,道:“你进屋歇息,别出来,也莫要劝我,劝亦无用。”

“好。”素珍倒真没制止,爽快答应,回头冲兄弟二人道:“自求多福。”

连捷苦笑,“我们该的。”

素珍进屋,屋内几乎是从前连玉帝殿的布置,她走到书桌前坐下,桌面是一张极大的地图,上面用墨笔朱砂分别密密麻麻圈点绘写了许多东西,是他的军事图!

她伸手轻轻触摸,连玉……

心里又在开始绞着疼,至少,要陪他把这段走完,哪怕她认为时间最终会把他的伤痛抚平,但这段时间,她不敢想象。

他每个眼神,每个动作,她都能确确切切感受到,他不能没有她。

屋外拳脚相交的声音传来,偶尔是几声闷哼,她叹了口气,她得让他发泄一下——时间过去,哼呼声明显变弱,但击打的声音却没有停止下来,她一阵心惊肉跳,他这是要往死里打的节奏?!

突然,一阵哭声入耳,她心中一动,快步走了出去,却见小周正抱着连惜走进院子,连惜似被殴斗的声音惊醒,不由分说哭了再说。

院中,连捷二人被打得东倒西歪,瘫在地上,身上、嘴角一片血红,连琴那脸跟猪头没什么两样,那荆条早被扔到一个角落,连玉负手站在中间,脸部线条冷峻得和方才面对慕容缻没什么两样,甚至更狠冽阴鸷几分。

听到声音,他极快地看了她一眼,目光随即落到小周身上,“把惜儿给夫人。”

小周当即颔首,这当口她哪敢替这两位爷求情,正要朝素珍走去,素珍却比她快,已几步过去,将连惜接过。

连惜看到母亲,慢慢收了哭声,扒在母亲怀里,眉目颇有些严肃地看着地上两名奇怪的男人。

这神色和连玉陷入思考时的模

L样有几分相像,素珍冲丈夫道:“像你。”

连玉往女儿看去,眸光略柔和了丝许,声音却仍是冷的,“把孩子抱进去。”

素珍却抱着孩子走到连捷二人身边,将人塞进连捷手里,“你俩轮流抱着,不许跟我说不。”

她回头又对院子中央的男人道:“我不劝,但你打归打,莫把女儿弄哭了。”

连玉眉头一沉,皱眉看着妻子,连捷二人心中虽仍愧疚万分,也心甘情愿受罚,但知素珍心意,配合的没有作声。

素珍也不多话,对小周说了句“我回头去找你”,便回屋中休息。

不多久,连玉沉着脸进屋。素珍已在前屋软榻慵懒躺下,见他进来微微一笑,“莲子呢?”

“明知故问,老七老九给抱去玩了。”

对方冷声答罢,在书案前面坐下。

素珍起来过去,把脸凑到他面前。

连玉视而不见,看起军用地图来,素珍低头吻去,他仍旧不为所动,调砚磨墨,素珍自讨没趣,正要收嘴走人,才将将迈开步子,已被他从背后捞回按到膝上,他唇舌紧跟着凶狠过来把她嘴堵住——

和她方才蜻蜓点水小鸡乱啄般全然不同,他那是带着情.欲和惩戒的……素珍很快招架不住,扯抓着他衣衫,又觉身下有什么烫立起来,她脸上大热,挣扎要起,这都傍晚了,一会还要去找小周呢。

连玉虽想泄火,但顾虑她长途跋涉,还是牙一咬忍住了,把她抱起,送回床.榻。

“睡一下,晚膳叫你。”他咬着她耳朵嘱咐,“莫再惹我,否则……”

素珍笑,心满意足的看着他微微严厉的模样。

蓦地里又听得一阵脚步响声,床榻随即微微下陷。

却是他把地图拿了过来,放到床前小几,似是要在这里办公。她心中柔软得发涨,伸手抱住他腰。

他摸摸她的发,便低头推敲起来,素珍知道,这场战争不消多久便开始,他担子不小,又是个勤勉的人,自不去扰他,转了个身闭眼休憩。

但尽管身体疲累,她心头堵慌,却没有多大睡意。但又不敢动作,怕被他察觉出什么来。

“心里有事?装睡不累?”

他的声音突然在头顶淡淡响起,几没把她吓坏!她一下坐起身来。

他微微皱眉看着她。

这他怎么看出来,她可是背对着他!

不过斗智斗力察言观色,她从来玩不过他,心中正慌,但见天色已暗,灵机一动,说道:“我和冷血他们约好了……”

果然,这“心虚”暂时让她蒙混过去,他眸光暗了暗,没说话,垂眸看了半晌地图方才沉沉道:“带上朱雀,回来用膳,我等你。”

素珍哈哈一笑,往他脸上亲了口,“一起过去?”

“一起不过去?”他挑眉。

她连忙逃也似地溜了。

……

连玉看着渐渐昏暗的屋子,没有立刻去点灯。他明知她对冷血不存任何男女之情,但李兆廷终是他永远的恨,他再见不得别的男人对她存一点想法。这种占有.欲,若换作从前,他自己都难以想象,但自打经过这次几近一载的生离死别,他只想她时刻呆在自己身旁,在他一抬头一伸手就能触及的地方,只要想起她在宫中几乎无声无息凄惨死去他却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他浑身血液就为之沸腾、疯狂!

若再失去她一次,他不敢担保自己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

小周的屋子就在距离主帅屋舍不远的地方,素珍一问当值的士兵就找到。

院门没关,素珍在门口唤了声,小周很快应答,但奇怪的是声音之中隐隐透着一丝惶恐。

“怀素,你等我一等,我马上出来……”

她正要进去,对方却大声说道,随之,匆匆走出。

“你此间有事?”她问。

“没有。”小周摇头,随即伸手把她抱住,“怀素,你终于回来了。”

素珍拍拍她的背,低声道:“是,我回来了,回来了就不

想再同你们分开,可是……告诉我,我还能呆多久,你主子他……不知道,是不是?”

563

连琴懊恼不已,只怪自己多嘴,抓着她让保证。

慕容缻心中又惊又喜,“我不说,你放心吧。”

她心满意足地走了镑。

如是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素珍觉得很幸福。

对于后宫和李兆廷那段日子,她和连玉都很有默契地只字不提,若不小心谈到有关的事儿,都立刻绕了过去。

白天他指挥军队操练、和连捷等人谈兵论道,他的言行举止,就好似比慕容景侯等一众老臣还有老辣几分。

但对自己,她能感觉出连玉内心的复杂和压抑。

有一晚,她噩梦半夜醒来,却见他支肘在榻间,幽幽盯着自己看。

红姑为他施了术,变回原来容貌,其时伤口未愈,他脸上裹着布条,她笑骂他吓唬自己,他懒懒笑着,但他躺下时将她锢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那段日子,她试着慢慢放下,连玉却没有。

他对她始终还存在愧疚,痛苦,这让素珍吃惊也心酸。

但他什么都没再说,她也没问。这种失而复得如履薄冰的幸福,已足够让她心底软得不成模样……除却这一天,小周和冷血的告别。

意外,也情理之中,小周说还是忍不住出发去找她哥哥,冷血也决定与她相忘于江湖。

对于小周的决定,她是赞成的。无情他们三个也到该把话说清楚的时候了。

而冷血,她怪责过他,但到如今一切仿若尘埃落定之际,她心底深处终究舍不得这位兄弟。

但她知道,这是对两人最好的方式。

有些人,可以在你最难的时候陪伴,但注定缺席你的现世安稳。

因为你已足够幸福。

你也该放他凡尘俗世,软红十丈了。

她给权非同写过一封信,恳求他给冷血解药,放他自由。权非同回信过来,要她暗中到上京见他一面作为交换条件。

回去路上,她走得极慢,也许是经历过大喜大悲,苦难生死,离愁别绪比平日更易伤人,人还未走,思念已侵上心头。

“娘娘,我就不明了,这是给主上送的汤,为何要转九爷相送?”

她长长吁了口气,正想给自己鼓鼓劲,却听得一道声音传来,前方草丛随之出现两道身影。

她不愿与对方狭路相逢,便隐到旁边一株大树之后。

慕容缻定住脚步,拿过丫鬟手中食篮。

“你忘了我跟你说过,九爷无意中说漏了嘴,那女人已没几日命了,那不过是他们骗她和皇上……我何必这节骨眼上去讨皇上厌,倒不如悄悄做些事,等那女人死了,我再出来安慰他,他自会想起我的好,过得一段时间忘了她……”

“主子说得是。”

素珍浑身仿佛被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

她突然有点明白,为何总能在小周处找到冷血,为何二人离开的时间一致,应该跟她的情况有关,他们想到外面寻找生机。

只是,死生终究有命啊。

慕容缻二人离去不知多久,她方才慢慢走出来。

她拉起裙裾,吃力走上山坡,缓缓站定。

山下漫山遍野士兵在训练阵法,连玉、连捷连琴和慕容景侯等各居阵眼,亲自带领,一字长蛇、二龙出水……逶迤连绵,大开大阖之间气势如虹,那是卫国之战,最后一战,破釜沉舟,一去成功或是无回。

苍木似涛,大河如玉带,磅礴东流。

河对岸是万户炊烟,柴米夫妻,普通人家。

冷峻与暖色结合在一起,让人悲恸的情绪去掉大半。

这真是片大好河山。

大人物为之尔虞我诈,杀伐残忍,小人物却为生计操劳,披星戴月,但无一例外,他们都获得欢乐,不管多还是少。

她慢慢走回主帐大院。

院外士兵比平素多,而严密。麒麟三人俱在。

素珍便知,连玉等已是回来了,应在屋

L讨论军政大事。

“夫人,属下这就通知主上。”麒麟施礼,便要进内。

“里间正事,不必通传,我就在这里等他。”素珍跃上屋檐。

足落檐顶,她身形一晃,脚步不稳,麒麟一惊,正让白虎上去相扶,素珍却稳住身子,坐了下来,笑着调戏他,“我说你到底什么年纪,我是该叫你福伯还是阿福好?”

麒麟哈哈一笑,学着往日声线,“李提刑喜欢就好。”

素珍不再说话,淡淡把前方屋子望住。

几人不敢扰她。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