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样一直到夕阳西下,连捷和众将陆续走出,看到杵在檐上这道风景,都有些吃惊。

“啊呀,我的姑奶奶你在这里做什么?”连琴大声道。

“我在这里赏花赏月赏连玉,不,等连玉。”她哈哈笑。

不知是连琴的大嗓门还是她的声音,很快,一人从里间迅速走出来。

“怎么不通传?”

他责备地看着她。

“我喜欢等你,你从前等我许久,我等你一下又怎样了?”素珍笑道。

连玉深沉的眼眸掺进抹柔意,提气一纵,上了去,众人看着这两人要秀恩爱,临了连琴做个受不了的动作,都知情识趣的赶紧退下去了。

“来,我让人传膳……”连玉将人抱下来,正要往屋里带。

“连玉,”素珍止住他,“我们去一个地方。”

二人回到方才的山坡。

“我这几天过得太好了,我想,如果这次打仗,你一去不回怎么办?”素珍脱开对方怀抱,走到前面站住。

连玉看着她,“我一定会回来,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别轻言承诺,当你做不到的时候,你知道别人会有多么恨你吗?”素珍转头看着他,夕阳的余晖将她脸映得氤氲不清。

“何况,生命该用宽度来丈量,而非长度,小周说我还有十余年命,但哪怕只能走到今天,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我这一生,每次选择,都遵从了内心,没有做愧对别人的事,我尽了自己最大努力去活,我还遇到你——”

“你看你现在身体在天天变好,朱雀说你至少还有十年光阴,她会想办法,而我也绝不会让你有事。”连玉起先听得凝神静听,随后脸色一变,颇凌厉地将她打断,上前把她带进怀中。

他双手如此用力,她觉得整个人好似都嵌进了他的身体里。

“不,连玉,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你一定拼尽全力,但我想告诉你,哪怕你战败回不来了,我会伤心,但决不会自暴自弃,我会带着莲子好好过,我们一起的时间虽短,但比别人的好,我希望你能明白。”

“谢谢……”他低沉的声音难得带着一丝氤哑。

她听到他牙关微微作响。

她在他背后看不到的地方,紧紧闭上眼睛。

在他听来,这番话,她是为安他的心而说的,让他不必有顾虑,全力一战,但其实是为不久那天说的,她不在了,他也要活得欢乐精彩。他给过她的,够了,她没遗憾,没有比看到他能好好活着,让她更开心。

晚膳过后,连玉照例办公,在灯下研看军事图,朱砂笔在其上圈画着什么,素珍逗了会莲子,把小祖宗哄睡,也不管他,径自找小周去了。

连玉知她同小周二人交情,非常时期,他无法多陪她,有人陪着她自然是好。

小周庭院。

见素珍来找,小周微微一笑,“怎么我明天离开,你要给我践——”

“朱雀,出事儿了,你赶紧去找一找怀素,让她过来商量,我们去怕引六哥思疑……”

素珍未及相应,连琴的声音急急躁躁响起。

二人看去,只见连捷携连琴大步走来,脸色都十分难看。素珍心不由得往下沉。

“什么事?”

二人看到她,难得露出一丝惊喜之色,但很快又黯下去。

“无情来信,连欣……出事了。”连捷说,手中是攥到发皱的信。

两封信。

几人闷声不响进屋,素珍咽了口唾沫,迅速把信接过。

连欣刺杀毛辉、余京纶被捉,自杀不成,人被转交至魏成辉手上。吾于上京寻找营救之法。

第一封落款是“无情”,并留了通讯地址。

第二封却是魏成辉所书。

陛下,若汝肯降,交出兵权,老臣可在新君前保你全皇族不死,且赐田宅,以一隅富饶以安之,若汝不降,一月为限,将汝妹吊死于上京城楼之上,为万人所瞻。

十分言简意赅,但当中无不透魏氏式的狠鸷毒辣。

564

“这个魏贼,就只会故技重施,也不知是哪门子英雄好汉!”连琴气愤地一拳捶到桌上。

小周脸色发白,她还没来得及处理素珍的事,竟又发生了大事!

“我知道姓魏的在想什么!”连捷恨声道:“他既知我们反击在即,一个多月时间,看似给六哥考虑,实则他们可以调兵遣将,实施布防,以防我们攻他一个措手不及,到时降,那是最好不过,不降,杀了欣儿,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扰乱军心。镑”

“你们眼下有什么想法?想不到怎么跟连玉说,先找我商量?”素珍是众人里最冷静的一个,她看向连捷,目光沉稳栩。

“……”

连捷苦笑,张口无语。

“这节骨眼上,告诉连玉是死,不告诉也是死。我们若不降,连欣死,若降,是这数十万军士,是江山。”素珍看着二人,继续道。

连捷长叹一声,“是,实在不知道怎么跟六哥说。”

“那就先别跟他说。”

众人一讶,只听得她缓缓说道:“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若还没有解决之道,我们届时再告诉他。以他之智,这时间足够做出最不后悔的决定。”

这天,连玉和连捷正在商议军情当中,连琴突然出去,不久,拎着一个食篮进来。

“六哥,七哥,先用膳。”

连捷皱眉:“你什么时候成了火头?”

连琴偷偷看了看连玉,见对方还在看军事图,笑道:“我这不是为大伙着想吗,看你们最近都废寝忘餐的。”

连玉突然抬头,淡淡瞥了他一眼,连琴一阵心虚,连忙低头布膳。

布置完毕,连玉起来,将摇床上刚醒来的连惜哄睡,又将睡着的连惜弄醒,素珍却还没回来,他遂让二人先吃,抱了连惜出去。

到得小周处,素珍已然不在,说是去了冷血那边。

他知素珍跟冷血关系,对方既要告辞,她心中必定有诸多不舍,这时多与之相聚倒是常情,他不会连这点度量都没有,这冷血离开,正好卸下他一块心病,他可不喜欢一个觊觎他妻子的男人在他们四周。

冷血在院中练剑,他心里有事,练到后来,气血上翻,几乎没走火入魔。

剑尖在地上曳出道道火花,他一个纵身,重重跌到地上。

他想起,那些年在小县城的日子。

纵然情深缘浅,先是李兆廷,后来权非同连玉,他没能将青梅熬成竹马,但一点一滴都是骨血。

如今,他不得不掰着手数她最后的时光。

与小周外出寻药,更多不过是安慰自己的做法。

他是权非同的少年杀手,也是探子,身上有权非同下的毒。

从前有老狐狸三年一解,老狐狸死了,他也快没命了,但他不在乎。权非同那里,他不打算去求。

也许,他不能陪着她生,就陪她死。

就好似过往每次陪伴一样。

眼眶突然便热了,不知为她,还是为自己,身上汗出如浆,热气如火烤笼着他,他难受得低嘶一声,一把扯掉上裳,光着膀子又跃起来。

蓦地里,他喉头一甜,连忙以剑尖抵在地上,支撑着体重。

“这个……还你。”

一道声音轻轻从前方门口方向传来,他一惊抬头,但见一锭金子在空中划过弧线,一身鹅黄衣裳的女子站在门口,一手高举。

金锭子朝他掷来。

他倏然伸手接过,目光却仍怔在女子身上。

“那些年欠你的零嘴钱,是时候结算一下了,够了吗?”她盈盈笑着问。

他如梦初醒,心中酸楚,却也微笑答道:“够了……足够有余。”

“一直没有仔细问你,你和权非同到底什么关系?”

“我是他手下的杀手。”

“你来我家的时候,还不到十岁。”

“我是孤儿,自小就被他买下训练,他手下有这么一批人,通过各种途径,混进朝廷大臣家

L为他打探消息。老狐狸虽然已经退隐多时,但权非同总觉得他和晋王有些关系,他是先帝股肱之臣,怎会放过不查?”

“是以你当年在集市故意跟着我爹,来博取我爹的同情心。”

“老狐狸可没什么同情心,只是他看你喜欢我,便将我带回去。他是什么人?那双眼睛毒的很,很快便识破了我的身份,但你舍不得我,他便没赶我离开。”

“是啊,我小时候最爱跟你一起,哥哥聪明,不肯在我手上吃亏,李兆廷又不怎么理我,”她像陷入某种回忆之中,嘴角带着微微的笑,很快又敛了去,“权非同给你下毒是……”

“以便控制,后来我不愿再回去,老狐狸是奇才,给我配了解药,但怕我有异心,一直是三年一解,再后来,傅静书的事发生,时间紧迫,来不及给我配药,让我回去找权非同,正好与你同路。”

“爹爹他早知我会上京?”

两人一直淡淡说着,她身子微震,蓦然顿住。

“大隐,隐于朝,老狐狸早猜到,你定会上京,也许甚至能走出一条不同的路来。”他静静说道。

她不再说话,目中却隐隐透出某些光彩。

“你为什么要把银钱还我?”他突然想到什么,隐隐的痛,那是要跟他彻底撇清关系?

“我怕现在不还,就没机会了。你这一走,我们应当不会再见了。”她轻声说道。

“你果然是想我永远离开。”他冷冷说道。

她有些奇怪地看着他,很快,眼中闪过丝了悟。

“原来我已经放下了,你却也还没放下,冷血,过去的已然过去。”她摇头笑。

“真的?”他欣喜若狂。

她点头,唇边笑靥却渐渐凝定。

“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你说。”

“陪我回上京,就像当年一样。”

他顿惊,“为何?你方才从那囚笼脱困。”

“回去为你求药……”

他猛地打断她,“我不需要,你别!”

“这只是其中一件事,还有一件事我想你陪我……我已时日无多了,答应我吧。”她看着他,一字一字说道。

他刹时大震,“你怎么知——”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只需答应我……”

她也极快地打断他,他眼中唯剩下她嘴巴一张一合的模样。

那接下来的话,他每多听一句,心就多痛一分。

但她却娓娓道来,宛如当年集市初见,一切还未曾开始,还有许多欢乐日子可以期待。

眼中是一种孤绝的灼热与坚决。

他好似回到当年那个风雪寒夜,听到她对他说“冷血,我要上京”时一样。

哪怕明知前面是悬崖,再前一步,便粉身碎骨,竟也义无反顾。

到最后,他只能大步走到她面前,将她紧紧揽进怀中。

“好,我答应你,珍儿。”

“谢了兄弟。”

她低声说道。

“为什么我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如果我是,你今天……就绝不至于如此。”他大声发问,好似对这澄澄碧空,也好似对着狼狈的自己。

“冷血,能活着再与你和连玉他们再见,我够了,真的。”她挣开,看着他说道。

冷血却只是摇头,眼中闪着恨意,“你这般对连玉,连玉他没死,却到这时才寻你,若他早些——”

门外,青龙和白虎忍不住,正要喝止,抱着又已睡着的连惜的连玉却轻轻摇头,转身离去。

他来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冷血把人抱住,他心有怒气,但犹可忍受,若严格说来,那可算是她另一个青梅竹马,正是大离大别时刻,对方离开后,大多意味着永远的诀别,相忘江湖,他肚量没那么小。

但是,对方最后那句话,却让他如触针毡。

她虽然没死,她虽然不说,但李兆廷给他给她带来的伤害……

哪怕她自己已尝试放下,但记得的人……都永远记着。

他一直走,不经觉踱进山中一片湖泊前。

“主上,那个冷血也太可恶,怎么不让我们教训教训他!而且他还……”青龙恨恨开口,却又说着噤声,有点犹豫,白虎却道:“他还对夫人无礼。”

他面湖而立,闻言良久一动不动。

他背影肃峻如山,二人只感一股无形压迫扑面而来,气也不敢透一口。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